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果子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南祁 郁櫻櫻

【先虐後寵+雙向暗戀+雙潔1v1+偏執病嬌】他,富家少爺幼時落魄,成為她的貼身保鏢,伴她六年,卻捂不熱她的心,母親重病她見死不救,是恨是愛?她,首富千金驕縱任性,唯吾獨尊,世間萬物皆為玩物,卻唯獨得不到他的目光,是痴是怨?一夕朝改,千金神壇墜落,舉步維艱,他成為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商業帝王,看她一身矜貴高傲染上凡塵,這一次……他也要讓她嘗遍從前的苦痛!展開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於是,她被困在這裡,半個月了。

她不知道外邊的情況,逃走也不過是想知道爸爸的安危,如今章柔兒的提議似乎正中她下懷。

她太想走了,她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

「我好不容易找到她,你讓我放了她?」

穆南祁眸色微眯,危險的神色瀰漫整張臉,精緻的面龐看着極為可怖,叫人害怕。

而,章柔兒似乎不懼,她傾身過去,湊到男人身前,用只有兩個人才聽得到的音量開口:「南祁哥不就是想將她弄得乖巧一些么?將她丟出去,封鎖所有的路,她得不到錢,自然會回來心甘情願地求你的。」

「誰說我只是想讓她乖?」穆南祁冷笑一聲,但又似乎覺得章柔兒的法子不錯,露出無法言喻的恨意,「我要讓她生不如死。」

郁櫻櫻不是端着大小姐架子嗎?那他就把她的自尊一點點踩碎如泥。

郁櫻櫻不是傲嬌自滿,驕縱任性嗎?那他就讓她陷入黑暗,讓她體會無助絕望的滋味。

他要將當年的一切,百倍千倍還給她!

穆南祁到底是聽了章柔兒的建議,將郁櫻櫻趕出了別墅。

她被人拖着丟到了外坪,倒在地上後,一道陰影籠罩下來,她抬起眼,看見章柔兒的臉陰狠無比,是不同於她在穆南祁面前的模樣。

「郁櫻櫻,從前你那麼對我,沒有想到自己還有今天吧?」

章柔兒一張臉很小巧,標準的瓜子臉,但五官並不出彩,尤其她此刻流露的表情,讓她看着竟有些猙獰的意味。

倒是郁櫻櫻,她不疾不徐,從地上站起,渾身上下都是來自金錢的堆砌,膚若凝脂,吹彈可破,五官可愛又精緻,加上這身矜貴的名媛氣質,不管身處何地,她總是壓別的女人一頭的。

「的確沒想到,」郁櫻櫻張口,神情冷然,「我還想不到,你這狐狸精這麼賤,穆南祁走到哪你跟到哪。」

「你!」

章柔兒氣得抬起手要打人,被郁櫻櫻反手握了,她打不過穆南祁,一個章柔兒她還能桎住的。

「郁櫻櫻,我要不是怕你這賤人勾引南祁哥,費盡心機爬他的床,你以為我會提議將你趕出來?」

對於這樣她恨着的敵人,就應該收在身邊盯着,這樣才好教訓她!

可這些天,所有的事情好像脫離了掌控,讓章柔兒不得不防!她只能將郁櫻櫻趕走!

郁櫻櫻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個甩手將章柔兒甩開,她立於原地,微風吹拂她耳邊的碎發,半張臉輪廓分明,清清冷冷,如凌霄花般矜貴,叫人高不可攀。

她冷嗤:「你心心念念的東西,你拿他當寶貝,在我眼裡,就是一坨狗屎。」

丟下這句話,郁櫻櫻不管章柔兒難看的臉色,轉身便走了。

她腳踝上都是傷,每走一步都疼地緊,但她倔強着不肯露出弱態,一點一點離開這座莊園。

別墅二樓,男人立在落地窗前,眼神陰霾,陰沉可怕,他凝着視線,如利刃般盯着遠處那抹移動的身影,意味不明,似是克制着自己沒有上去將人拖回來,撕咬,啃噬。

出來後,郁櫻櫻打了輛車,剛坐進去,便接到了一個電話。

醫院打來的。

「是郁小姐嗎?病人郁庭明的住院費該交了,今天是最後的期限,下午之前不交,我們就要將人趕出去了。」

《虐完我,霸總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