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女有毒
農女有毒 連載中

農女有毒

來源:google 作者:安慕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喻莞 古代言情 蕭北宸

一朝穿越成農家長女,奶奶重男輕女又狠毒,還差點被家暴的親爹賣掉,懦弱的娘親有苦難言,她摸了摸年幼的弟弟妹妹,打親爹,懟親奶,替娘親自請下堂帶着娘親和弟弟妹妹開荒種田,啥,沒錢?對一個來自幾千年後的靈魂來說那還不簡單隨便賣幾個菜譜,不僅還了被親爹賣身的錢,還和酒樓合作種大棚蔬菜,種玉米馬鈴薯......日子過的風聲水起,一夜被外敵入侵,百畝良田毀於一旦,百姓哀聲怒嚎一個炸彈炸死他們,合作朝廷鍊鋼制刀,一刀一個,怎的,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啊!展開

《農女有毒》章節試讀:

歐陽雲弈怎會不知喬喻莞說了一半的話是什麼,眉頭跳了跳,

「喬姑娘還真是心直口快啊!」

沒有一絲不好意思,喬喻莞脆生生說道:「口誤口誤,也是歐陽公子太過俊美了。」

「呵呵呵,這個沒辦法,爹娘給了一副好看的皮囊。」

見趙雲等人尷尬地不知說什麼,歐陽雲弈對着如花說了一聲,「帶趙嬸子她們去旁邊的雅間,本公子和喬姑娘有事商量。」

「阿美,不是,阿莞。」

在府衙改戶籍時喬喻莞順便把原主的名字改回自己的名字,不然趙雲叫着她總是會出神,也順道將那兩個孩子的名字改了。

「沒事,娘,你們跟着這位如花公子去旁邊吧,省的不自在。放心吧,我怎麼也算對這位歐陽公子有救命之恩,不會有事的。

「您帶着萱怡和浩軒在這裡也不自在,這天香樓的菜咱第一次吃,再好吃您也得盯着別讓他倆多吃,肚子受不了。」

畢竟原主幾人長這麼大,肚子從未吃飽過,猛地吃太多腸胃肯定受不住,再吃出問題就受罪了。

如花出門時給喬喻莞擠眉弄眼幾下,

「你這侍衛還真是,特別啊!」

歐陽雲弈自是看到了如花的表情,抬手扶額,「這如花還真是病的越來越嚴重了

「下次讓無妄給他開幾副治腦子的葯。」

聞言,喬喻莞呵呵笑了兩聲,看着一桌子美食,兩眼放光。她最愛的就是吃了,大學的閨蜜經常叫她吃貨。

「這一桌子菜,不是什麼鴻門宴吧。我雖因歐陽公子受傷,但歐陽公子的人已經給我服了葯。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明白,但這兩日卻是輕鬆了些許,想必那葯不簡單吧。

「而且歐陽公子也給了銀子,其實後來我也發現了,即便是沒有我去攔下那一個殺手,想來對歐陽公子來說也不算什麼。」

歐陽雲弈自然知道喬喻莞當日已反應過來,只看那身手便知她雖不精通也無內力,卻也是差不多的。

「即便如此,喬姑娘也是因我而傷,我們也算共患難過了。今日在此見到姑娘也無別的意思,只請姑娘吃頓飯而已。」

見喬喻莞每道菜都淺嘗了一口,有時驚喜,有時又有些失望,

「如何?我天香樓的菜不合胃口?」

只見喬喻莞搖搖頭,「這道菜火候要是再淡點味道會更好,還有這道糖醋魚,若是酸味再重一點點,甜味稍微淡點味道會更好。」

「這道五珍燴做起來可不簡單啊,飛禽、走獸、山珍、海味、河鮮五種奇珍異獸的不同部位燴制而成,這天香樓還真不簡單啊。」

歐陽雲弈越聽越驚喜,「沒想到喬姑娘只嘗一口就知道這菜如何燴制,看來喬姑娘廚藝頗深啊!」

看着這一桌菜,喬喻莞有些疑問,「這雲陽鎮靠近海域,這桌上的食材怎的只有魚,沒有別的?」

「喬姑娘此話怎講?難道除了魚還有別的能吃?」

喬喻莞睜大眼睛,彷彿不信歐陽雲弈的話,「難道你沒有吃過螃蟹嗎?沒吃過小龍蝦嗎?」

見歐陽雲弈蹙眉,一臉疑問,「螃蟹長着厚厚的殼,前面還有一對鉗子會咬人。小龍蝦大概有手指那麼長,一般是青灰色,熟了後是紅色的。」

「原來是這個,這個我倒是見過,原來它們叫螃蟹小龍蝦啊,這玩意兒根本就沒法吃啊,不好吃。」

歐陽雲弈一臉拒絕的樣子。

「我去,這可真是暴殄天物啊,這麼好吃的東西你居然說不好吃。」

「滄蘭根本就沒人吃這啊,肉又少,還不好吃。」

喬喻莞一臉痛心疾首,清蒸螃蟹,麻辣小龍蝦可是她的最愛啊。想到這裡,她眼神一轉, 「喂,歐陽雲弈,若是我說我知道這螃蟹和小龍蝦的做法,做出來絕頂好吃,你要不要把秘方買了。」

「反正你也調查過我了,應該知道我和我娘幾個被那臭不要(B)臉的爹三十兩賣給了紅樓,我好把銀子還給紅樓啊。」

歐陽雲弈眼神閃了閃,「你要贖身啊,那可就不止三十兩了啊。其實照我看,那紅樓也許根本就沒想要你去,否則怎會讓你去府衙辦理戶籍。」

喬喻莞聳聳肩,「我知道啊,那又如何?總歸是紅樓出了銀子的,人家也不可能做好人好事吧,早日還了銀子早日心裏乾淨。」

歐陽雲弈對着雅間外面說道:「去撈點那個小龍蝦和螃蟹。」

這才轉頭看向喬喻莞,「那你便先試試看吧。」

因天香樓離海邊是很遠,那暗衛又有內力,不過半個時辰便回來,「主子,那螃蟹和小龍蝦已在後廚了。」

「歐陽公子在此等等,我一會就好。」 跟着暗衛走了出去。

到後廚後,她看着地上籃子里一籃子的小龍蝦和螃蟹,笑得像個孩子,那後廚的師傅們都一臉錯愕地看着這個小姑娘。

「各位好,我只借用一下廚房的小灶,做一下這兩道菜即可。」

後廚的師傅們已經收到了掌柜的通知,知道這姑娘是幕後主子的人,連忙說道,「姑娘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

「那麻煩粗使的小哥幫忙清洗一下這些螃蟹和小龍蝦即可。」

師傅們恍然大悟,「原來這叫螃蟹和小龍蝦啊,不過姑娘,這東西做出來可不好吃啊,尤其那螃蟹,殼又硬又沒幾兩肉的。」

喬喻莞笑笑,「那師傅們一會可得嘗一下啊,保准讓你們吃了還想吃。」

「小哥洗螃蟹的時候用手捏着它的殼,這樣就不會夾到手了,還有那小龍蝦,不要頭,只要後面那一點。」

在小哥清洗螃蟹和小龍蝦的時候,她迅速將配菜切好,不多時麻辣龍蝦尾和清蒸螃蟹就出鍋了,那麻辣的味道在廚房久久不能散去。

留了些給廚房的師傅和那個幫忙的小哥,剩下的她讓那小哥順便送到三樓雅間。

歐陽雲弈看着眼前的清蒸螃蟹和麻辣龍蝦尾,他竟被那紅彤彤的龍蝦吸引。 照着喬喻莞的樣子吃了一口,瞬間辣的他眼淚都下來了。 看着眼前姑娘吃的歡實,他又吃了一口,那又麻又辣的感覺,讓他瞬間就愛上了。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此時要是有酒就好了。」

嘗了一口那盤涼拌黃瓜,竟也是酸辣爽口,讓原本夏日有些食欲不振的他也是歡喜了幾分。

「喬姑娘還真是厲害啊,這秘方不知你想怎麼賣?」

「說實話,我的腦海里至少有幾百種菜譜,我本是想以菜譜入股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還是直接賣給你比較好。」

「哦?不知你說的入股是什麼?」

「就是我出菜譜,你給我天香樓的分成。」

歐陽雲弈思索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分成如何分?」

「我先要一成,畢竟這天香樓有我這菜譜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日後我這菜式若在天香樓大賣,我們再另行約定。」

「喬姑娘還真信得過本公子啊。」

「若是信不過,就不會和你合作了。」

歐陽雲弈笑笑,讓門外的暗衛拿進來紙筆寫了一份合約,

喬喻莞看完,見合約並無問題,簽上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伸手右手,笑着對歐陽雲弈說道:「歐陽公子,合作愉快!」

歐陽雲弈看着喬喻莞簽下的名字,也是微微笑了笑:「阿莞,既是合作,不妨叫我雲弈。」

喬喻莞也不扭捏,「雲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