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逆天萌娃:修鍊從逃荒開始
逆天萌娃:修鍊從逃荒開始 連載中

逆天萌娃:修鍊從逃荒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五小姐1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斬寒楓 程九兒

【成長文+主修鍊+大女主+雙潔】末世最高指揮官魂穿到修鍊世界五歲小奶包程九兒的身上,開局就遇逃荒還差點命喪惡人之口不怕,憑她敏捷的身手,分分鐘秒殺靠着兌換系統,程九兒帶着程家人在逃荒路上混得風生水起隨手撿的一株小草還能煉出絕世丹藥,一不小心就成了天才煉藥師,還一不小心成了最強修鍊鬼才最後碰上一個比她還妖孽的人物一向要強的她表示很慌......展開

《逆天萌娃:修鍊從逃荒開始》章節試讀:

婦人們嚇得倒退,而兩個男人把程九兒團團圍住。

程九兒一點不顯慌亂,慢條斯理的蹲在地上用死去男人的衣袖擦拭着菜刀上的血跡。她微微偏頭,看向臉色蒼白的婦人。

奶聲奶氣的道:「嬸嬸,九兒好餓呀,九兒想吃肉肉了。」

甜甜糯糯的聲線在此時聽來像是索命的鬼嚎,三個婦人嚇得轉頭就跑。

「呀,一跑,九兒就會不開心。」程九兒瞄準了那個領她來的婦人後背,只聽咻地一道破空聲響起,那婦人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後背正**插着一把生了銹的菜刀。

她從來都不是好人,更不會留下一星星的火苗,等着春風吹又生。

程九兒慢慢的走過去拔下那把菜刀,此時那兩個婦人快跑沒影了,而那兩個男人還傻傻的立着,大概率是在震驚程九兒小小年紀就如此心狠手辣吧。

她不狠,能在這個災荒年代安身立命嗎,顯然是不能的。

她早發現板車底下有一把大刀,是這家子用來嚇唬人的。她迅速抽出大刀與菜刀一起擲出去,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力道。只砍中一人,讓另一人跑了。

整個過程非常的快,兩個男人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其中一個男人端起那鍋翻滾着的開水就朝程九兒潑來。

程九兒迅速彈開,不過還是濺了不少在身上。她皺眉,沒有感覺到疼,但她生氣了。

小臉沉了沉,小小身子如炮彈般彈射出去,攀附在男人的身上。胳膊緊緊的勒住他的脖頸。

「二柱,救,救我……」

那二柱像見鬼一樣驚恐的跌坐在地,這小女娃的速度太快,他根本不是對手。

「咔嚓……」男人的脖子發出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程九兒竟活生生的勒斷了他的脖子。

嚇得二柱不住的往後退着,「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求求你,饒了我這條狗命吧。」

程九兒臉上掛着甜甜的笑,走近男人,奶聲奶氣的道:「叔叔是第一次嗎?」

男人愣了一瞬才反應過來程九兒問的是什麼?忙不迭的答道:「對對對,是第一次,我們之前是有糧吃的,後來被山匪搶走才……」

「可是,九兒從叔叔的眼中看到了撒謊,這可如何是好?」程九兒笑着打斷他,那笑容在男人眼裡就是魔鬼,怪物。

就在程九兒低頭沉思時,男人抓起一塊石頭,憤然而起,朝程九兒砸來。哪知程九兒早有防備。只一個側身便躲開。

等着男人的是凄厲的慘叫,驚起林中的鳥兒四下飛散。

程九兒拍拍手站起,從一個男人身上抹了一把血糊在程時的臉上,才朝山下走,不過很快就回來了,指尖帶着絲絲的血跡。

她在板車上一陣翻找,什麼也沒有找到,這家子真窮,連一點米都沒有,銀子更別說了。看來是真被逼上了絕路。

「叮,發現手工板車,價值二十文,是否兌換?」

「兌換。」

與此同時,那道淡藍色光幕從指戒中彈射而出。

程九兒果斷的選擇了一隻燒雞,再用五文錢換了兩壺水。

程時被拍醒之後,先是一陣迷惘,而後想起來什麼似的,面露驚恐。「妹妹,妹妹…..」

他的呼喚是那麼的絕望。

「時哥哥,我沒事。」程九兒出聲道。

程時看到了立在身旁的程九兒,同時也看到了一地的屍體。「他們?」臉色蒼白如紙。

程九兒面不改色的道:「是個很厲害的大哥哥救了我們,還給了我一隻燒雞呢。」

程時知道妹妹不懂得撒謊,便信以為真。「你有謝謝那大哥哥嗎?」

「謝了呀,他還誇九兒是個乖孩子。」程九兒睜着大大的眼睛說瞎話。

程時拉着程九兒的手道:「妹妹本來就是個乖孩子,我們快走吧。」路上見多了死人,這會兒程時倒不是那麼害怕了。

壞蛋死了,他的心裏還有些竊喜。

兩個小傢伙一路有驚無險的繼續走。哥哥們怕是走遠了,沒有等他們。落到心狠的山匪手上,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所以哥哥們不可能還在原地等他們。

路上還有想拉兩兄妹進隊伍的難民,程時學乖了,不再搭理。

二人把燒雞分了吃,肚子飽飽的,還有水喝。程時覺得逃難的日子也挺幸福,比在村子裏還吃得飽。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吃這麼香的燒雞。

也是第一次吃這麼飽,想到還在挨餓的哥哥們,承受太多的他又哭了。

接觸到妹妹看過來的眼神,他慌亂的把淚水擦掉,並安慰程九兒道:「妹妹別怕,哥哥不懦弱的,哥哥要保護妹妹,要堅強。」

一個膽小的孩子,嘴邊卻總是掛着堅強,程九兒感觸頗深。

程九兒笑笑,重重的點頭:「九兒相信時哥哥。」細看之下她的笑意並不達眼底,因為她不習慣這一容易暴露自身缺點的表情。

兩人繼續往前走,儘管知道哥哥們和奶奶不可能在原地等他們,但兩人還是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找過去。

「爺爺,你怎麼了,起來呀,你起來呀。」一個同程時一般大小的男孩跪在地上痛哭,他身邊躺着一個已然死去的老人。

那孩子瘦骨嶙峋,身上的灰布衣衫破得不成樣子。大概是同病相憐的緣故,程時拉着程九兒跑過去。

「你爺爺已經死了,你跟我們一道吧。」程時蹲在地上道,還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程九兒心下一嘆,真是個善良的人。

見男孩看過來,忙解下掛在腰間的水囊給他喝。

程九兒:……

那男孩實在是太渴了,一下子喝完了囊中的水。

這時,程時才意識到什麼?苦着臉看向程九兒,「他把水喝完了,妹妹,對不起。」

真是的,喝完了才意識到這個問題,是不是有點傻?

那男孩咂着嘴看向兩人,神色迷惘。

接下來,兩人的逃荒路變成了三人,這下目標更大了。像是三袋行走的白米飯,啊不,三人都黑不溜秋的,應該說是三隻行走的小野豬。

三人不停地走,不停的走,好像走過了原先與哥哥們分開的地方,又好像走錯了方向。

沒有一點方向感的三人完全是盲目的在移動。根本不知道東南西北。林子太大了,程九兒也忘記與哥哥們分開的地方,只能一直往前,往前,與那些落單的難民一樣,不知疲倦的的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