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
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 連載中

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

來源:google 作者:青禾有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靈 沈自玉 現代言情

少女雲靈對校草沈自玉一見鍾情,展開浪漫攻勢,然而,這人白瞎了一雙漂亮的瑞鳳眼,對浪漫視而不見生日當天,為他落下的初雪,他說晾在陽台上的衣服忘了收電影院里,雲靈悄咪咪裝睡,剛靠上沈自玉的肩膀,他說快醒醒,電影里的女主角真的要死了?!雲靈忍無可忍,扯着沈自玉的衣襟,狠狠地咬了他一口,狠狠地問道:「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沈自玉的新同桌又憨又莽,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做,被純粹到極致的人喜歡真是場災難可災難結束,他又暗戳戳地計較,為什麼雲靈要半途而廢?究竟是我哪句話說重了?還有那個未婚夫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展開

《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章節試讀:

沈自玉被雲靈強吻了,在電影院里。

雖然扯着對方衣襟,不管不顧地吻上去,只需要腦子一熱。

可吻上去之後,雲靈不會了,她梗着脖子僵持了片刻,眼睛突然睜得又圓又大。

被她強吻的沈自玉居然哭了,兩行晶瑩的淚水沿着面頰流淌,划過唇角,是鹹的。

雲靈面上不顯,心裏慌得一批,她把人給吻哭了,不知道要判幾年?

慫了吧唧地後撤,雲靈剛分開一點兒,卻被沈自玉捏着後頸肉給強吻回來。

雲靈眼睛瞪得更大,心裏想着,他居然要用這種方式報復回來?!怪她孤陋寡聞,只聽說過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沒聽說過以吻還吻的!

腦內CPU過載,雲靈在胡思亂想的道路上一去不返,身體卻很誠實,兩頰發燙,呼吸紊亂,心跳聲越來越大,整個人暈乎乎的,像是微醺。

不得不說,沈自玉可真會,像是吃糖一樣,含弄她的唇瓣,沿着唇線細細地吻她。

在漫長又無比珍視的吻里,雲靈腦海中浮現出許多久遠的記憶,那些支離破碎的片段拼接、組合,令她終於回想起,和沈自玉的初次見面……

金秋九月,輕風起,朵雲升。

雲靈配合嫂子的工作調配,舉家搬到山清水秀的湘州,轉學進了湘州一中。

哥哥雲棲請了半天假送她去學校,班主任小辛老師了解過情況,帶她去教務處辦好手續,領了校服和課本,一路往高二8班走。

進了教室,只比雲靈高一點點的小辛老師走到講台前,清了清嗓子:「佔用一下大家的課間,今天起,我們8班轉來一位新同學,下面請她做個簡短的自我介紹。」

雲靈走到講台前,微笑:「我叫雲靈。」

微笑,結束。

「哪個雲?哪個靈啊?」坐在最後一排的男生笑着起鬨。

「雲靈的雲,雲靈的靈。」雲靈話音剛落,教室里爆發出一陣鬨笑聲,有人說新來的轉學生有點拽哦。

小辛老師一陣頭大,感覺這新來的轉學生像個刺兒頭,眼睛掃過眾人,落到最後一排。

班上只有沈自玉同學還單着(座位),沒辦法,香餑餑太招人惦記,誰坐過去都不得安生,要不,讓刺兒頭試試。

「你就坐到最後一排,沈自玉同學旁邊。」小辛老師這句話,不亞於落進油鍋里的一滴水,班裡靜了一瞬,馬上沸騰起來,幾個膽子大的女孩子嚷嚷着願意和雲靈換座位。

雲靈順着小辛老師手指的方向,看向教室最後一排。

哦豁,這個小哥哥好好看,我喜歡的。

雲靈麻溜地坐過去,這是她的座位,誰都不換。

沈自玉抬眸看了眼新同桌,又垂下眼瞼,繼續寫一張英語卷子,剛剛還拽拽的雲靈,這會兒心花怒放,沉睡了十七年的小鹿睜開惺忪的睡眼,似脫了韁的野馬,蹦噠得厲害。

上課鈴聲響起,小辛老師揮一揮衣袖,深藏功與名。

這節是語文課,看上去五十齣頭,實際孩子才上小學的芮老師姍姍來遲。

芮老師沒發現班裡多了個新同學,因為才開學兩周,他還沒認清班裡的學生。

只覺得今天的課堂格外鬧騰,竊竊私語的學生不在少數,還有人扭過頭去,往後面瞧。

別人是扭過頭來偷偷地瞧沈自玉,雲靈倒好,拖着個腮幫子光明正大地瞧。

沈自玉被她瞧得頭皮發麻,豎起一隻手遮住自己的臉。

好看的人連手指甲蓋都是好看的,雲靈喜歡好看的人,連指甲蓋都不放過。

一節課下來,沈自玉手都舉累了,甩了甩酸脹的胳膊,問道:「你看什麼?」

「看你啊。」雲靈回答得坦坦蕩蕩。

遇上這麼不矜持的女孩子,沈自玉也無語了,但他不能對一個女孩子口出惡言,只能幹巴巴地道:「女孩子要矜持一點。」

雲靈不以為然,哥哥教育她遇見自己喜歡的,要先下手為強,不然給人搶了去,哭都來不及。

雲靈不能哭,所以她喜歡的人不能給別人搶了去。

可沈自玉都開口了,她怎麼著也得表示一下。

於是,雲靈勉為其難道:「真拿你沒辦法,我盡量吧。」

從旁經過的顧聞舟只聽到這麼沒頭沒腦的一句,腦子裡卻已經抑制不住地瘋狂腦補起來,究竟他們班的男神沈自玉提了什麼教人為難的要求,莫非?

沈自玉只覺一陣氣悶,他不想再和雲靈說話了。

偏過頭去卻見顧聞舟表情古怪地盯着他,還煞有介事地嘖嘖兩聲,自言自語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都什麼毛病,真是莫名其妙。

下午的體育課上,新來的雲靈可謂出盡了風頭,女生的八百米測試跑了第一名不說,還在男生測一千米的時候,全程陪着沈自玉跑完。

沈自玉都跑得微微喘起來,雲靈就跟沒事人似的,還有心思和他搭話。

連體育老師都說,雲靈同學可堪大任,能當他們八班的體育委員。

沈自玉陷入了自我懷疑,他居然真的跑不過雲靈,想甩都甩不掉,加速了幾次都被她輕輕鬆鬆地趕超,還「好心」指點他,該如何正確地跑完一千米……

班裡還有好幾個女生喜歡沈自玉,扎着高馬尾的丁曼蓉就是其中之一。

她沒有雲靈那麼厚臉皮,卻也鼓足了勇氣把雲靈叫到一邊,跺着腳,憤憤道:「你怎麼能這樣啊,就不能默默地喜歡他嗎?你這麼高調會給他帶來困擾的!」

「你怎麼知道他困擾?」雲靈歪着腦袋,好奇道,「沈自玉告訴你的?」

「怎麼可能!這種事他怎麼可能跟我說。」丁曼蓉氣急,拿手指着雲靈道,「你故意裝傻的吧?!」

「你才傻。」雲靈最不樂意聽見別人說她「憨」,說她「傻」,當即就不高興了,長長的蠍子辮一甩,扭頭就走。

丁曼蓉話還沒說完,不甘心她就這麼走掉,伸手去拉雲靈的衣袖,卻指尖一麻,像是被靜電觸到。

她忙縮回手,看了看手指,雲靈就走遠了。

雲靈往籃球場走,遠遠地看到幾個女生圍着沈自玉,手裡拿着各種運動飲料,想要塞給他。

沈自玉沒想接受這些人的好意,可他眼皮子一撩,無意間瞧見朝他走過來的雲靈,然後他的手就有了自主意識,鬼使神差地接過其中一瓶,還笑着說了聲:「謝謝。」

「呀!天邊好大一朵烏雲啊!不是要下雨了吧。」有人驚呼了一聲,引得眾人紛紛抬頭朝天看去。

「這雲哪來的,好突兀啊。」

「我去,不會吧,我今天沒帶傘。」

「天氣預報明明說是晴天,真是一點都不準。」

今天又是天氣預報風評被害的一天。

《你是不是對浪漫過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