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連載中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來源:google 作者:呆a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郁 陸清桉

十年前,蘇郁被綁架失蹤,音樂圈少了一個青年鋼琴演奏家十年後,蘇郁在執行任務中,意外看到了個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氣但美男的脾氣有點冷,嘴巴有點毒搭訕失敗,犯賤不成,就算攜手解救被挾持的人質,也要被他「誇」是個憨批她想:這個福氣,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頂頭上司蘇郁:......夭壽哇!陸清桉:閉嘴!蘇郁(慫兮兮):好的呢!陸清桉:叫老公!蘇郁:那我還是閉嘴吧陸清桉:.......離奇慘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間沒有第二人進入的跡象塵封數年的老舊棺材裏,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敗巨人觀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漢,胃部竟然殘留着自己的身體組織......所有案件撲朔迷離,抽絲剝繭中,十年前那起連環綁架殺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處詭異烙印的秘密,逐漸浮出水面最後一個受害者,蘇郁,坐在審訊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掛着淺笑,「我殺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風明月,更有家國天下,還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隊長vs沙雕賤萌女刑警食用須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這是一篇披着懸疑文的小甜餅展開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章節試讀:

我擦嘞?!

我知道我槍法不好,但也不至於關鍵時刻掉鏈子吧?!

男人距離引爆器僅僅幾步之遙,手槍里的子彈也已經告捷,蘇郁快步上前,企圖爭搶。

黑衣人窮追不捨,用力按住單薄的肩膀,拳頭彷彿被物理加持,帶着閃現暴擊,朝她的面門,毫不留情的揮下!

蘇郁眼眸中的小火苗燃燒着,歪頭輕鬆躲過,咬牙切齒的乾脆一抬腳!

斷子絕孫腿!

重物跌倒的聲音尤其明顯,黑衣人滿臉痛苦的倒在地上,徹底喪失了所有掙扎能力。

另一邊。

方宇眼裡只剩下引爆器,腦海中想像着煙火紛飛,火焰衝天的壯觀景象,狂笑着伸長了手臂。

手指馬上就要觸碰到引爆器!

蘇郁的瞳孔驟然縮緊!

「嘭!」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傳來,玻璃碎片稀稀拉拉的掉落滿地,緊接着,快到模糊的身影果斷出手,完全看不清他的動作,只能聽到慘烈的一聲慘叫——

「啊!」

是方宇在痛呼!

事情轉折發生的太突然,蘇郁眉頭微皺,大腦快速運轉,果斷的出手阻攔想要去援助的黑衣人,警校里學過的各種格鬥招式全部往他們身上招呼着。

陸清桉看着身手矯健的纖細人影,不緊不慢的撿起引爆器,放在骨節分明的大手裡把玩着,深邃眼眸中寫滿了清冷漠然。

彷彿他拿着的不是關乎所有人性命的炸彈引爆器,反而是一樣精美的小把件。

踩着男人後背的力道加重,目光冷淡的看着他嘴角溢出的鮮紅色,眉頭緊鎖着。

「你放了他!」

不知道從哪裡突然竄出來一道人影,女人顫抖着手臂,眼眸中帶着閃爍的晶瑩,剋制着緊張,「你放了方宇,不然我殺了他們!」

說著,手槍的方向對準了人質的位置。

蘇郁果斷解決了面前的麻煩,目光停留在神秘男人身上,眉頭微微皺起。

脊背挺拔像是站軍姿,渾身上下散發著疏離冷峻的氣息,從他簡單的動作招式上看,受過嚴格的高強度訓練。

是友非敵。

大腦快速的運轉得出結論,三步並作兩步繞到男人身側,保持着安全距離,警惕的提醒,「她是方宇的妻子。」

輕飄飄垂下眼眸看她一眼,陸清桉很快收回目光,薄唇輕啟,嗓音清冽低沉,「你會開槍嗎?」

「你敢殺人嗎?」

眼睛瞪的像銅鈴,蘇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大哥,你腦子瓦特了嗎?!

這是對綁匪該有的語氣嗎?

身旁人一臉「你丫的怕不是有毛病」的小表情,陸清桉置若罔聞,冷淡的看着對面女人慘白的臉,陳述一般的語氣,「你不敢。」

女人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兩隻手緊緊握着槍,像是已經要到極限的模樣,聲音裡帶着哭腔,「快放了方宇!」

方宇目眥欲裂,「快跑!別管我!」

啊,這是一場多麼瓊瑤傷感的畫面。

什麼「你快走」、「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陸清桉的面上毫無動容,單手拎起男人的脖頸,輕鬆的宛如拎小雞崽子似的,一把把人按在樓梯處!

男人的大半個身體懸空,只要他一鬆手,整個人就會從三樓掉下去!

懸空伴隨着的強烈失重感覺讓方宇求生欲爆棚,抓住男人的手,指節泛白,就像是捉住了救命稻草。

深邃眼眸彷彿看着沒有生命的跳樑小丑,陸清桉漫不經心的把人再次向下低,語氣冷淡,「放下槍,否則你不僅不能讓造謠者繩之以法,不僅會失去女兒,還會失去丈夫。」

女人肩膀都在顫抖着,丈夫的命懸一線徹底擊潰她的最後防線,手槍緩緩滑落,整個人跌坐在地上,雙手捂着臉無聲哭泣。

蘇郁:「......」還能這樣呢?

萬丈高樓平地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倉庫外傳來警笛聲,隱隱約約能看到紅藍色的燈光,大門從外面被打開,裝備精良的**魚貫而入。

一瞬間,被扭轉的戰況徹底成了定局,腳步聲,痛哭聲,此起彼伏。

掏出隨身攜帶的銀色「手鏈」送給他們,蘇郁的動作利落乾脆,隨着「咔噠」一聲輕響,耳畔傳來有氣無力的聲音,「你,你中彈了,為什麼沒死?」

「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防彈衣,」蘇郁滿不在乎的站起身,拉開外套拉鏈露出裏面黑漆漆的防彈背心,「隨身準備了幾個小血包,被子彈擊中,偽造成流血受傷讓你放鬆警惕性。」

「防彈衣這種東西呢,是用不知道誰的臉皮做的,特別實用,是人類的智慧。」

「呵。」

頭頂突然傳來一聲輕笑,蘇郁快速轉過頭,餘光看着高大男人嘴角上揚的嘲諷弧度一閃而過。

她什麼有種他在諷刺她的感覺?

難不成防彈衣還能是用她的臉皮做的嘛?!

陸清桉眼眸中倒映着她幽怨的眼神,不經意垂眸,目光落在單薄的身影上,緩緩落下,鎖定她顫抖不止的手。

瘦,這個女人太瘦了。

剛才看她,瘦弱的彷彿一陣風吹就倒,現在脫下厚重的防彈衣,整個人更加纖細,弱不禁風。

也不知道她剛才是怎麼撂倒人高馬大的黑衣人的。

方宇沒有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暗流涌動,咳嗽兩聲面色慘白,聲音很輕很輕,「蘇郁,有個人,托我給你帶句話。」

「他說,雲端上高高在上的天使一旦隕落,會成為地獄裏最狠毒的魔鬼。」

「我不會死,我會在你日漸腐爛的內心裏,直到你為你的驕傲殉葬。」

誰都看不到的角度,蘇郁的動作停止,漆黑一片的眼眸中暗光快速划過,眼睫微顫,手指顫抖的幅度增大。

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從窒息般的痛苦狀態恢復正常,手臂搭在膝蓋上,語氣沉沉,「你和你妻子都是中產階級的工作者,我國控制槍支彈藥的標準格外嚴格。」

「你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獲得槍支和炸彈,所以,幫助你的那個人,是不是就是讓你給我帶話的那個人?」

雖是問句,但話語當中的陳述語氣太過明顯,方宇閉上眼睛,露出絕望的笑,模樣癲狂,「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蘇郁,我在地獄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