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的身上總有光
你的身上總有光 連載中

你的身上總有光

來源:google 作者:耳朵咬月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明洛 現代言情 陳楊

周明洛從來沒想過,除了沈沐之外她還能遇見第二個對她噓寒問暖的人可是等到她向他表白的時候對方卻說:「你誤會了,我關心你只是醫生的職責」周明洛苦笑:「陳楊,我是摔傷了,不是摔傻了我第二個腦袋都快長出來了,你還關心我?不喜歡就直說唄」直到後來住院的人換成了他,周明洛才明白,陳楊就算死了,身上所有地方都是軟的,他的嘴也是硬的醫生×網文作家互相治癒第一次寫文,別罵我別罵我別罵我別罵我(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輕點罵)展開

《你的身上總有光》章節試讀:

和菲姐溝通完稿子已經快七點了,周明洛看了眼時間。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才想起來,除了中午吃了幾口麵包之外她就再也沒吃過東西了。

拿起手機想叫沈沐一起出去吃燒烤,好久沒吃了,饞的很。剛打開微信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看了眼聯繫人:媽,好傢夥,真是稀奇,這人還能想起來給她打電話。

周明洛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深呼吸一口氣,給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設之後,她按下了接通鍵。

「喂,洛洛啊怎麼才接電話啊?」向梅在那頭問道,語氣里充滿了不滿。「剛剛在忙,沒聽……」周明洛隨口說道。

「你有什麼可忙的啊,你寫的那個破小說有人看嗎?讓你回來住,你怎麼還不回來啊,你張阿姨給你介紹了個不錯的對象,你連個動靜都不給。你還當自己是小孩子啊,一天天的不務正業!」

還沒等周明洛把話說完,電話那頭便開始一頓輸出,難聽的話噼里啪啦的砸過來,就像是一顆顆的子彈,無比精準的打在周明洛的身上。

她攥緊了手機,努力不讓自己的情緒崩潰,「還有事嗎,沒事我掛了。」沒辦法,周明洛對於向梅這個媽媽一向沒有辦法。她只能躲,但是好像也躲不掉。

「你又給我擺出這個樣子是吧,我這都是為你好你知道嗎,讓你嫁個好人家,你從小到大我給你操的心還少嗎?」

向梅並不打算就此打住,而周明洛一直隱忍的情緒也在聽到「我都是為你好」這句話時瞬間崩塌。

「為我好?我最煩的就是這句話,為我好小時候把我逼到牆角用火筷子打我!為我好整天覺得我是拖累逼我嫁人!為我好整天把你那些該死的負面情緒傳遞給我!要是沒有外婆我要死了!把我逼成現在這樣,你換位思考一下,這份好我給你你要不要啊?」周明洛用盡全身的力氣吼出這些話。然後慢慢癱坐在地上。

摁了掛斷鍵之後,周明洛坐在地上用手臂慢慢環住自己,一開始是抽泣,然後一點點變成了嚎啕大哭,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最後周明洛覺得自己哭的頭都疼了。

她慢慢從地上爬起來,隨手抹了把眼淚,然後下意識的走到沙發的桌子旁邊找葯。

向梅當年生她的時候產後抑鬱,後來病情慢慢加重,動不動就對周明洛拳打腳踢。後來沒辦法,她被送到了外婆身邊養着,那是她最幸福的日子。後來她上六年級的時候外婆去世,周明洛又被接迴向梅身邊。向梅還是沒變,和以前一樣,慢慢的周明洛也有了輕微的抑鬱症。

喝了葯之後她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沒了叫沈沐吃燒烤的心情。於是自己泡了一盒泡麵,吃了一半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看了眼時間已經八點半了,周明洛哭的累了就想早點洗澡準備睡覺。

去浴室放完洗澡水,試了試水溫,想起來浴巾還掛在陽台。想起身去拿,也可能是藥物的作用讓她有點暈,加上地上有些水漬,她就那麼華麗麗摔倒了。

頭磕到了浴缸的邊緣處,雖然慌亂中她用手擋了一下,但是頭依舊被撞的血流不止。血一點點流下來,流到水裡,開成了一朵朵妖艷的花。周明洛感覺到鼻子里充滿了血腥味,聞得她有點噁心。周明洛忍着劇痛捂着頭上的傷口想要拿手機。

好巧不巧剛才這一下把腳也崴了,痛的要死,她自己根本動不了。

周明洛捂着傷口靠在浴缸邊,心裏竟然覺得有點搞笑,以前也不是沒試過去死,可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死掉。她這輩子也不能算是個壞人,死了之後會不會上天堂啊。

她甚至已經把自己的網絡熱搜都想好了:「獨居女子浴室摔倒,變成乾屍被人發現」或者「一女子浴室喪命,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周明洛就這麼想着然後一點點失去了意識,最後連痛都感覺不到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周明洛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頭暈暈的,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像泡在水裡一樣,她隱約感覺到有人好像在摸她的頭髮。

她勉強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個男生的臉,他好像在摸她的額頭可是她看不太清楚。周明洛眨了眨眼睛問:「你是誰啊,你在我家幹嘛?」「我叫陳楊,這裡是醫院。」他的語氣淡淡的,但是聲音很好聽,讓人覺得很溫和。

聽了他的話,周明洛有點懵了,她記得她在家裡寫稿子來着,後來……後來怎麼了?

周明洛想的頭疼,乾脆就不想了。她看着眼前這個叫陳楊的男生,雖然他戴着口罩,但是周明洛還是能看到那個人的睫毛很長,眼睛也很漂亮,而且還白白凈凈的,應該也就二十來歲,像是大學時那種大家都會喜歡的校草類型,有一種乾乾淨淨的少年感。

陳楊檢查完傷口之後叮囑周明洛:「你的麻藥勁還沒過,短時間內先不要動。不舒服了就按護士鈴。如果發燒了記得叫護士,等下還會有大夫過來看你情況的。」他邊說邊在本子上寫着什麼,可能是在做記錄吧。

可能是麻藥的藥效太強了導致她腦子不太清醒,也可能是她腦子被撞壞了,周明洛幾乎是沒猶豫的就問了一句,「那你不來了嗎?」說完還頂着紗布擺出了一副委屈臉,看的旁邊的小護士都有點忍俊不禁。

對方聽完她的話愣了一下,筆懸在半空中一時竟然忘了要寫什麼。大約過了兩三秒,他才開口說。「額……我會過來的,你先好好休息吧。」說完就離開了。

就在周明洛還傻乎乎的目送他背影消失還看着門口笑的時候沈沐從外面急匆匆的進來了,穿着一身黑。

雖然形色匆匆,但是臉上的妝可是一點都沒花,手裡還拿了一大堆單子和袋子。

沈沐把東西放到旁邊的桌子上,然後一屁股坐到她床邊。氣呼呼的用手懟了她一下,「還笑,你還笑的出來,可真有你的。」周明洛看着她,一臉認真的說:「沈沐,你知道嗎?剛才有個醫生可帥了,像天使一樣,他還離我特近。」

對方聽完這話氣的差點背過氣:「天使?周明洛,我要是不去你家找你,你就成天使了,還花痴!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我了。如果我要是沒你家鑰匙,你早掛了你知不知道!」

她的語氣越來越激動,甚至最後都有了哭腔。「掛掉?我怎麼了?」周明洛聽了沈沐的話愣了一下,頭突然疼得不行。「怎麼了?你在浴室里滑倒,頭撞了個大口子,再晚幾分鐘,你就上社會新聞了!」沈沐無語,這孩子不能是撞的失憶了吧。

聽到這話周明洛終於想起來事情的經過,好像是誒,怪不得頭那麼疼。「沐沐,你又救了我一次誒。」周明洛語氣倒很輕鬆,抬出手想摸自己頭上的傷口,剛抬到一半就被打了一下。

「別亂動,陳大夫說,你麻藥勁還沒過,不讓你亂動。」沈沐抓着她的手塞回了被子里。「陳大夫?哪位啊?」周明洛在被子里揉了揉自己的手背,有點委屈的問。

「就那位天使,剛來看你傷口的那位天使,您腦袋上的傷口是他給你縫的。」沈沐給周明洛掖了掖被子,從旁邊的一堆袋子里拿出了一個蘋果和刀,開始削皮。

「陳楊?」周明洛小聲的嘀咕。「你怎麼知道的?」沈沐頭也沒抬,專註的削着手裡的蘋果。「哦,剛他檢查傷口的時候告訴我的。對了,這大單間你給我安排的?」周明洛轉着眼珠往四周看了看。這可不像是普通病房。

沈沐「嗯」了一聲,然後說:「我爸知道你受傷之後都嚇了一跳,怕你出什麼事。」沈沐的爸爸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對沈沐很好,對周明洛也一直很照顧。

沈沐說完後又接着削蘋果,蘋果皮拖了很長一條,她用袋子接好。

然後兩人就這麼一個坐着一個躺着,一個削蘋果,一個看天花板發獃。

終於沈沐削完了蘋果,切下一小塊,遞到周明洛嘴邊。周明洛搖了搖頭表示不想吃,沈沐也是不客氣,直接塞到了自己嘴裏。

「對了,你來我家幹嘛啊。」周明洛挪了挪身子,卻忘了自己崴了腳,疼的「誒呦」一聲。沈沐嚼着蘋果,說話有點不清楚:「想找你吃燒烤來着。結果敲了半天門你沒開,我就自己拿鑰匙進去了。客廳卧室你都沒在,最後在浴室看見你那副要死的樣子。」

果然是好姐妹,真是連想吃什麼都這麼有默契,周明洛歪頭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寫滿了「不愧是咱倆」的感嘆。

「對了你幹嘛吃藥啊,我看茶几上有水還有葯。」周明洛有輕微抑鬱這事兒除了她家人和自己知道以外,就只有沈沐知道。

「害,我還能因為什麼,就那點破事唄。」周明洛假裝洒脫的擺了擺手。又被沈沐抓着塞回了被子里。

她不禁感嘆,這個朋友有的時候真的是跟她媽一樣。哦,不,是比她媽對她還好。要不是認識這麼多年了,搞不好周明洛現在都熱淚盈眶了。

沈沐和周明洛一年級的時候就認識了,那個時候她在外婆家,夏天外婆就帶着她到巷子口賣冰棍。沈沐就住在離外婆家不遠的小區里,那個時候她每天都是第一個來買冰棍的,她也是第一個主動和周明洛說要一起玩的人。

兩個人就這麼一起玩了十八年,周明洛最難的時候身邊都是沈沐陪着她。即使後來回到向梅身邊,她也一直沒離開過。

沈沐把吃完的蘋果核扔到袋子里,抽了張紙巾擦了擦手。美甲上精緻的裝飾品,反射着燈光,就好像要亮瞎周明洛的狗眼。

「不是我說你,小時候你媽就那樣,現在你都25了咋還能被你媽逼成這樣。她不改,你還不能改改嗎?」沈沐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周明洛被她逗笑了,「你還不知道我,我的病又不是第一天這樣的,我也沒辦法啊,我要是也有沈大小姐你這樣的家庭,我就不會躺在這了」

沈沐無言,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不幸,而不幸的承受者大多都是孩子。

也對,她能有什麼辦法呢,畢竟那個人是她母親。她沒辦法,只能自己熬着。

沈沐理了理頭髮,從包里掏出口紅和粉餅補了個妝。周明洛就那麼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她,然後特別認真的說了一句:「沐沐,你知道嗎,我一個女的看你都心動。」

沈沐從鏡子里抬眼看過去,邪魅一笑:「誰見了我都會心動。」

周明洛笑着說了一句「變態」,然後慢慢把頭扭了過去。

聊了這麼久,她有點困了,看了眼時間凌晨2點了,得睡一覺了,她這麼想着,就安心的睡了過去。她知道沈沐會在這陪着她的。

這期間有個小護士來給她的傷口換藥,又給她量了一**溫。問周明洛頭還疼不疼,然後簡單交代了幾句,類似於不要亂動之類的話就離開了。

《你的身上總有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