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納薩力克的無頭騎士
納薩力克的無頭騎士 連載中

納薩力克的無頭騎士

來源:google 作者:頹然的茶葉蛋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櫻庭 遊戲動漫 頹然的茶葉蛋

如果葛傑夫·史托羅諾夫在卡茲平原戰死,卡恩村全滅,克萊門汀與卡吉特的死靈狂潮順利發動這樣的世界最後會崩壞成什麼模樣?櫻庭不知道,但是看着堵在家門口的大軍,他知道不能再繼續鹹魚下去了「overlord」「不死者之王」展開

《納薩力克的無頭騎士》章節試讀:

十天時間很快過去,遊戲關服的日子如約而至。

坐在第十層的階梯前,櫻庭的心情極為忐忑。

他和其他玩家所懷心情不同,沒有對遊戲的眷戀,沒有垃圾遊戲終於關服的解脫,更沒有對以往的追憶。

有的僅僅是對未來的幻想和恐懼。

如果沒有穿越要怎麼辦?

繼續留在這個絕望的世界?

不。

絕對不行。

櫻庭的心跳急速上升,遊戲對身體的檢測系統發出警報,刺耳的聲音讓他從恐懼脫離。

呼。

不能再想下去了。

「吱呀。」

王廳的大門緩緩開啟,飛鼠率領着公會NPC,管家塞巴斯以及昂宿星團走入。

剛才黑洛黑洛過來敘舊,櫻庭在一半的時候因為過於緊張所以率先離開,現在看來兩人應該是聊完了。

至於有關是否帶着其他成員穿越一事。

且不說櫻庭自身都沒有百分百穿越的信心,光是每位成員穿越後還會不會是同伴,這需要畫個大大的問號。

因內訌而滅亡的八欲王可還歷歷在目。

櫻庭不敢賭,更不想賭。

不是每個成員都像飛鼠一樣重視同伴,甚至願意為之付出珍視的東西。

「待機。」

飛鼠一抬手,塞巴斯等NPC根據設定的指令在王階之下待機,他沒有坐在王位之上,而是像櫻庭一樣坐在階梯上。

「雖然早就知道這一天,也做了很多準備,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心情還真是複雜啊。」飛鼠嘆息道。

「是啊。」櫻庭隨口應了一句。

「瞧,那顆寶石我們當初用了兩天時間才融合出來,失敗了那麼多次,結果還不是什麼強力道具,差點被翠玉錄埋怨死。」飛鼠指着最前方吊燈上瑰麗的紅寶石,滔滔不絕的繼續道:「還有第一次下副本得到的藥劑,明明只是稀有級,但是至今都放在寶物殿,武人建御雷的最後一把武器也沒有製造完全,路西法的七十二柱惡魔也僅僅只是完成了六十七柱,還有…還有啊。」

飛鼠聲音戛然而止,他低着頭,雙拳不住的顫抖:「明明…明明這裡承載着大家的過去,為什麼所有人都可以輕易的拋棄!」

因為他們有家庭啊。

櫻庭撇過眼,但是沒有說出這句話。

一旦說出來,這會讓臨近崩潰的飛鼠徹底瘋狂。

「至少,我們還在見證着最後。」櫻庭輕聲道。

這句話讓飛鼠的心頭一顫,如果不是因為骷髏頭的原因,恐怕現在的表情一定非常複雜。

「我們以後要不要再找個遊戲?」飛鼠試探性的問道。

「拜託,你都這麼大了,趁早找個女朋友才是正經事吧?」櫻庭玩笑道。

「哪裡能找到啊,像我這種人,反倒是你,你工作還算不錯吧,是時候安定下來了。」飛鼠無奈道。

「還有五分鐘就零點了,外面應該在放煙花了。」

「要出去看看么?」

「算了吧,還是守在這裡吧。」

櫻庭搖搖頭,他還不知道穿越的必備條件,如果離開王廳就無法穿越,那麼為了一陣虛擬的煙花,未免也太吃虧了。

兩人靜靜等待着時間的流逝,飛鼠環顧四周,目光落在王座旁相貌與身材皆是沒有瑕疵的雅兒貝德身上。

如果真的找女朋友,若是能找到這種模樣,那可真就是太好了。

憑心而言,飛鼠很喜歡雅兒貝德這種類型的女性。

說起來,雅兒貝德的設定者是翠玉錄那個設定狂魔,從前都不允許其他人查看設定。

要不要看一下?

畢竟已經是最後一天,就算稍微過分一點,翠玉錄也能原諒自己吧。

飛鼠這樣想着,於是用會長權限打開了雅兒貝德的設定。

「這是什麼啊!」當看到密密麻麻如同論文一樣的設定,他不免震驚的道。

「哦,雅兒貝德的設定啊,其實不只是她,翠玉錄另幾個NPC的設定也過分的多。」櫻庭湊過腦袋補充道。

「你看過?」飛鼠詫異的道。

「一部分吧,我給翠玉錄提供了一點點的想法,所以允許我看了一部分。」櫻庭說完便回過頭,距離關服還有三分鐘,他實在是放鬆不下來,於是閉上眼睛,再不管任何的事。

飛鼠興緻勃勃的翻看着,不過因為即將就要關服,只能掠過中間的位置,直接翻到最底下。

「她是個賤人。」

嗯?

嗯??

飛鼠空曠的眼裡閃過紅光。

這是什麼意思?

賤人?

是他想像中的那個賤人?

就算是為了反差,畢竟是納薩力克的守護者總管,有這種設定也未免太過分了。

要不要改一下?

現在已經是最後時刻,當納薩力克永遠埋藏在記憶里之前,理應讓公會變得更加完美。

嗯,沒錯。

通過這種方式說服自己,飛鼠立刻用公會法杖的特權修改,他先是刪除了賤人的設定,看着空白的最後一段,思索幾秒,填上了令自己羞恥萬分的話。

「深愛着飛鼠。」

羞恥,太特么羞恥了。

飛鼠做賊心虛的立刻關上設定,好在櫻庭在一旁低着頭,完全沒有注意到。

否則一旦被發現,恐怕會無地自容吧。

飛鼠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看向遊戲時間。

還有最後十秒鐘。

「9,8,7,6…」

櫻庭在心裏默念,直至時間徹底歸零,精神出現一陣輕微的恍惚,這和遊戲登出有微妙的不同。

成…成功了?

櫻庭不敢確定,甚至不敢睜開眼睛,如果映入眼帘的依舊是出租屋,他真的會當場崩潰。

好在上天並沒有開如此巨大的玩笑。

「遊戲服務器關閉時間延期了?」

聽到飛鼠的聲音,櫻庭猛地睜開眼睛,看着華麗的王者之廳,嗅着空氣中的香味,以及體內流淌的強大力量。

與此種種無一不在說明一個事實。

他!

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