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母親的執念
母親的執念 連載中

母親的執念

來源:google 作者:梁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梁婧 都市小說 陳願

「陳願,你竟然連這麼一點挫折都過不去,以後能成什麼大事?」「你看看梁婧,人家怎麼就不和你一樣矯情,什麼時候讓家長操過一點心?」梁婧是我大姨家的女兒展開

《母親的執念》章節試讀:

媽,雖然知道她聽不到,但是我還是小聲說了一句,這次我真的死了,以後都不會再讓你操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了什麼,母親又拿出了手機。
她愣愣地瞅着屏幕。
手指微微發顫。
終於撥下了剛剛學校打來的電話。
這次,是班主任接的:陳願媽媽嗎?
你到哪裡了?
母親的嗓子有點啞,她猶豫着問道:老師,陳願她……您做好心理準備,汪女士。
班主任打斷了母親的話,情況很不好,我們已經報警了,法律上的事情等您和先生來了再說,行嗎?
手機摔在桌子上,發出砰的一聲輕響。
母親的嘴唇哆嗦着。
她不是一個見過多少大場面的人,每當不知所措時,身體上的緊張就會第一時間出賣她。
終於,母親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氣,站了起來。
她沒有理會其他人探究的目光和拋出來的一個又一個問題。
抓起手機,離開了飯店。
坐在的士上,她開始給我打電話。
打了有十幾通,一直都是無人接聽。
我跳下去的時候,手機放在校服褲子里,和我一起摔得粉碎。
怎麼可能還打得通。
司機大概也察覺出了母親的不對勁,他瞥了一眼副駕駛上這個面色蒼白的中年女人,安慰道:現在肯定是有事,過一會再去電話咯。
這句話也不知道是觸到了母親的哪根神經。
她一下子恨罵道:都是騙子,騙子!
教學樓被黃色的警戒線封鎖了。
我就這樣跟着母親,重新回到了五高,我生前最後看到的地方。
父親已經先從公司趕了過來,此時正和學校教務處的老師理論。
我女兒的屍體呢?
父親的聲音很大,遠遠地就可以聽到,她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今天早上離開家的時候還是活蹦亂跳的,結果現在你們給我說她跳樓了,死了,這個責任學校要怎麼承擔!
母親的腳步停了下來。
聽到父親口中我死了那句話的時候,她像是傻了。
一動也不會動了,就這麼獃獃地看着父親。
父親臉漲得通紅,幾乎要跳起來:我就這麼一個孩子,這是我的獨生女!
我養她養到十八歲,就這麼被你們作踐沒了!
我第一次看到父親這樣激動的一面。
好像眼淚和鼻涕都一起飛了出來。
老師們連忙衝上去,有的人掰住他的手,有的人抱住他的腰,齊齊把他按住。
陳先生,您先鎮定,事情調查結果還沒出來……我們等警方結論……我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可是許多事情學校也不是完全能夠阻止的。
放屁!
父親吼道,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不可能離開學校!
陳願的屍體,我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帶走的!
聽到這句話,教務處主任的臉色變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面對父親,小聲說道:陳先生,這個天氣,我們學校實在是沒有地方專門保存陳願的遺體啊,您一定也不想看到女兒……腐爛變質吧……父親不說話,只是目光緊緊地盯着主任的臉。
半晌,教務主任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好,您提的賠償款,我們可以……陳志鋒!
這個時候,母親突然叫住了父親。
她大步向前,一手撇開了前面圍着的老師,沉聲說道:我想知道,陳願死前到底都發生了什麼?
她頓了頓,又補了一句,應該,有監控吧。
教務主任看了眼母親,嘆口氣,把保衛處工作人員叫了上來。
監控從我跟着班主任走出教室開始。
因為前幾年學校設備升級改造,監控設施內置了拾音器,所以可以聽到我和班主任的對話。
沒有廝打,沒有爭吵。
看起來平靜得有些詭異。
轉折點似乎發生在那一刻——班主任拿起手機,要給我的父母打電話。
而我的臉上,露出了相當恐慌和害怕的表情。
主任指了指屏幕上的畫面,小心翼翼地說:我們老師也沒有什麼過激的動作和語言,當然當然,我們肯定是會對她做出嚴肅處分的。
不過,您們也看見了,陳同學跳下去之前自己都說了,這件事情,和老師沒有關係。
最後這句話,主任說得明顯底氣不足。
而且一直偷偷看着我的父母。
你說什麼,你們什麼意思?
推卸責任是吧!
父親梗着脖子,剛喊了一聲,媽就打斷了他的話。
陳志鋒,你沒聽見陳願的最後一句話嗎?
在這種騷動混亂的場合中,母親好像一個異類。
奇怪的平靜。

《母親的執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