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異種,我能吃喪屍
末世異種,我能吃喪屍 連載中

末世異種,我能吃喪屍

來源:google 作者:老湯吃肉必配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尤秀 老湯吃肉必配蒜

【劇情流+偏慢節奏+無系統+天選之人+實力養成+偏爽+偏真實】末世降臨人類世界崩壞,到處充滿喪屍,希望在哪兒?真的以為有救世主來幫助你嗎?人心險惡,危機四起,這種世界真以為能成神嗎?有的不過是活下去的信念,有的不過是我尤秀的幸運罷了…在一場營救行動中我不幸掉落,成為喪屍口中的肥羊,我被咀嚼成爛肉,天不亡我,讓我能夠以這身姿態復活…我要努力的活下去…保護家人…保護兄弟我或許是個BUG…但我不是神,我也要不停的摸索末世生存之道展開

《末世異種,我能吃喪屍》章節試讀:

「撤退!!」

突突突突!

二樓的槍聲響徹在整棟樓的每條通道、每個房間。

撞針在每一次扳機的扣動下,撞擊子彈底火引爆火藥產生高壓氣體,迫使彈丸射出槍膛。

子彈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劃破空氣,擊中變異喪屍的胸膛,產生的空氣波在肌肉里擴大,撐開肌肉又迅速回彈。

變異喪屍撐不過幾秒便倒地不起。

而這顆「幸運」的子彈,僅僅是射擊這隻喪屍幾十發子彈中的一員。

變異喪屍行動迅捷,在如此狹窄的過道內,哪怕用上尤國勇的方法也只是起到了牽制的作用。

在廣播樓後面,幾百隻變異喪屍正在排隊進入二樓窗戶,踏入房間內。

然後從各個房間跳出來偷襲正在作戰的士兵。

原本一樓駐守的士兵聞聲全部上樓支援。

「換彈!掩護!」

士兵們被喪屍群逼到了樓梯口,一樓的士兵上樓接替二樓士兵射擊。

二樓的士兵後撤步,裝彈的同時緩慢的走上前往三樓階梯。

「裝彈完畢!!快上來!!」

樓梯上的士兵大吼,正在二樓作戰的士兵趕忙轉頭跑上去,交替換彈,隨後從圍欄往下瞄準。

突突突!

無數火舌在這狹窄的樓梯間內跳動!

「快跟上!我帶你們去樓頂!」

此時三樓尤國勇拿着手槍,帶着尤秀等人往四樓跑。

樓下士兵也在默契的配合下,逐漸接近三樓。

就在這時!

從三樓最裏面的臨時看押室走出一個黑影。

他快速接近樓梯口的士兵,此時士兵們全都面朝二樓,激烈的槍戰導致他們根本沒發現,身後有把槍對準了他們!

噠噠噠噠!!!!

「死!!!!都去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開槍之人正是小汪,他瞪大眼睛,吐出舌頭狂笑!

雙手握着步槍死死的扣着扳機!槍口不停的左右搖晃!

打完彈夾後把槍一扔!迅速跑上四樓!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樓梯中間拐角處的士兵注意到有子彈從樓上射過來,急忙躲閃!

可是小汪所在的位置是視野盲區,根本就看不清是誰射擊。

唯一能看見的就是十幾名士兵從上面倒下來,壓在了樓梯口的同伴身上。

就在他們分心的同時,二樓的變異喪屍也越來越多!

它們趁着火力空缺的這幾秒迅速跳上樓梯旁的牆壁!

一隻、兩隻、五隻、十隻!

十幾隻喪屍爬上牆壁跳入樓道轉折處,在人群中瘋狂亂舞着爪子!

士兵們瞬間亂了陣腳,隨後無數喪屍快速湧入,他們殘忍!兇猛!

只聽見無數慘叫響起,血肉橫飛!殘肢斷臂在空中飛舞,內臟碎塊重重的粘貼在牆壁上不見滑落!

當中有幾名士兵被同伴的身體和喪屍壓在地上,艱難的把手伸入腰間!

叮!

嘣!嘣!嘣!嘣!

幾聲爆炸響起,手榴彈的衝擊把牆體震碎!把喪屍炸飛!

整個樓梯間,瞬間充滿了牆粉與火藥爆炸後混合的煙霧!

整個樓梯間…安靜了…

所有一樓和二樓的士兵,都在撤退中死在了過道內,房間內,最後的樓梯間里。

「噶啊!!!」

一聲尖叫響起,變異喪屍從煙霧中衝出!沿着樓道的牆壁迅速爬入三樓。

帶頭的喪屍從牆壁跳下,嗅了嗅,隨後面朝通往四樓的階梯「看」去。

咯吱…

樓頂生了銹的門被打開,尤國勇趕緊讓學生們走入天台,身後的士兵們也都陸陸續續的進入。

尤國勇在門口等待着一二樓的士兵,等了幾分鐘,只等到面無表情的小汪跑上樓。

在尤秀等眾人氣憤的目光下,小汪淡定的走到一旁的角落獨自蹲下,背靠圍牆閉目養神了起來。

「踏馬的!我去捶死這個逼!!!」

李武看到小汪這幅好似什麼都沒做,這愜意的,毫無愧疚的樣子,頓時惱火不已!

說完便跑上前!奮力躍起!整個身子騰空,一個飛踢踹到小汪的身上。

小汪本以為在這麼多當兵的身邊老安全了,沒想到剛閉上眼睛回想剛剛自己帥氣的表現還沒幾秒。

又他奶的被踹了個大逼敦!

「啊!槽!」

這一腳可比上一腳更狠,更結實!

上一腳好歹還翻了個跟斗緩衝了一下,這一腳讓背靠着牆的身子沒地方緩衝了!

小汪大罵一聲,疼痛感直入腦門,整個人蜷縮在地上捂着胸口,眼睛惡狠狠的盯着李武。

咚!

雙是一腳!

「你丫眼神挺兇狠啊!」

這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小汪的臉上!

小汪這次沒叫,而是再次抬起頭睜開眼又惡狠狠的盯着李武!

咚!

叒是一腳!

「不是?!你丫挺硬啊!!」

(▼皿▼#) ?

咚!咚!

李武被盯的更是惱火!

叕又是兩腳踹在小汪臉上!

小汪被踹的頭暈眼花,隨後吸嚼了一下嘴巴。

「咳……tui!」

嘴裏的一顆牙齒連同血液被吐了出來,轉過頭再次惡狠狠的看着李武,嘴角也慢慢上揚,發出淡淡的陰笑。

李武被小汪這麼盯着,突然全身發毛,抖了一下身子罵咧道。

「槽!神·經·病!別出現在老子視野里!滾!」

說完便轉頭回到了尤秀等人身旁。

幾人對着李武豎起大拇指,心裏暗爽!

而小汪也緩緩爬起身,躲到了幾個通風管道後面,消失在幾人視野里。

與此同時,尤國勇發現樓下的槍聲停止了,隨即而來的是幾聲爆炸響起。

「嗯?」

尤國勇突然浮現出不好的預感,抬起手槍緩慢的往樓下謹慎走去,而樓下的煙霧也飄了上來。

「咳咳咳!」

尤國勇一隻手拿着槍,一隻手在面前揮動,眯了眯眼,咳嗽了幾聲。

接着把頭伸出樓梯圍欄,看了看樓下的情況。

突然!

「噶啊!!!」

下面的樓梯口幾隻變異喪屍大叫一聲!迅速往上沖!

尤國勇一驚!趕忙轉身往樓頂的門狂奔!

喪屍緊隨其後!

尤國勇跑上最後一個階梯的同時,身後的喪屍也只距離他一米!

咣!

就在喪屍快要追上之時,尤國勇衝出門框,轉身關門一氣呵成!

叮!

門剛被關上,喪屍的尖爪便插穿了門,發出尖銳的金屬撞擊聲!

而爪子距離門後尤國勇的頭只有一厘米的距離!

尤國勇冷汗冒出,迅速一個後撤步!同時深吸一口氣!雙手舉起手槍扣動扳機!

**啪啪!

「噶啊!」

一輪流暢的五連射!幾顆子彈瞬間射穿鐵門,只聽見門的另一邊,喪屍一聲尖叫,便沒了動靜。

尖爪也死死的卡在門上沒有被抽回。

「呼…」

尤國勇擦了擦額頭的汗,呼出一口濁氣。

可是下一秒,鐵門就遭到猛烈的連續撞擊!

咚!咚咚!咚咚咚!

「快!防守!」

尤國勇見狀大吼一聲!

身邊十幾名士兵迅速上前瞄準鐵門!

「噶啊!!!!」

咚!!!!

門後一隻變異喪屍大叫一聲!接着猛的撞擊了一下鐵門!

尤國勇這邊只見鐵門瞬間凸起,幾顆螺絲被衝擊力崩出!

「打!」

見鐵門馬上就要被撞開!尤國勇毫不猶豫的命令射擊!

突突突突突!!!

身旁的士兵聽令,同時扣動扳機!

幾十發子彈打穿鐵門,射進門後的喪屍體內!

「噶啊!」

喪屍的慘叫不停的從樓道內傳出,一隻喪屍倒下,另一隻就會衝上前,隨後被射死。

槍擊持續了幾分鐘後終於停止,此時再看鐵門已經被子彈從馬蜂窩硬生生的打出了一個大洞!

這個洞足以讓一個人進出!

兩名士兵提着槍,半蹲往前漫步前進。

看了看門洞後面,此時樓梯上堆滿了屍體,把台階和樓梯轉折處堵的實實的。

「噶啊!」

四樓梯口處的喪屍見上不去了,大叫一聲便沒了聲響。

「報告尤隊!堵死了!」

「好,你們幾個守着樓梯口,其他人原地休息!」

經過了一整天無休止的戰鬥,士兵們都累壞了,這一戰可謂是傷亡慘重。

八百名士兵在二樓死了一半多,現在樓頂上也只剩下三百多名士兵。

尤國勇有些自責,他沒有想到變異喪屍會如此之多,本以為樓下幾百名士兵可以成功撤退。

也就沒有讓三四樓的士兵支援,而是保護學生退到樓頂。

畢竟上一層樓也只有兩階,不像商場的避難樓梯間有三階。

他怎麼都沒想到,士兵撤退失敗都是因為自己忽略了一個普通的學生,小汪這個反骨仔。

而誰又能想到,小汪竟然如此喪心病狂,摸到樓梯口從背後開黑槍,殺完人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就在眾人休息時,尤秀抬頭看了看藍天,突然看到6個黑影從遠處天空飄來。

「爸!飛機來了!」

尤秀站起身激動的大叫道。

尤國勇抬起頭看向遠處的直升機編隊,心裏想着。

「希望接下來別發生什麼意外才好…」

有些時候上帝就喜歡和人開玩笑,你拚命想的事兒不成,你不想發生的事兒它偏偏就來!

「啊!!!」

一聲慘叫打破了平靜,眾士兵瞬間起身提槍!

只見一隻喪屍從天台圍牆外探出半個身子,左手抓着圍牆邊沿,右手利爪**面前背對着他的士兵胸口,高高舉起!大叫一聲!

「噶啊!」

突突!!!

「喪屍!!!」

另一名面對面聊天的士兵只見面前隊友的胸口**穿,喪屍爪出現在眼前,血濺一臉!

立刻舉起槍射擊!同時恐懼的大喊!

此時天台圍牆四周,一個個變異喪屍從外面的牆壁爬上來,尖銳刺耳的叫聲四面響起!

「噶啊!!!」xN

尤國勇瞬間一驚!立刻大吼道!

「圍住四周!死守喪屍!!」

三百多名士兵立刻跑向四周,距離圍牆一米!前排士兵蹲下,後排士兵站立!第三排士兵替補!

剩下幾名士兵把學生圍在圈內保護着。

突突突突!!!

槍聲從四周響起!無數喪屍爬上圍牆,露頭就被射擊!

一具具屍體從五樓掉下去,有的砸在樓底的屍群頭上,有的結結實實的砸在地面…

接着又聽到了士兵的慘叫聲。

只要有一隻喪屍躲過子彈爬上天台,就會立刻跳進人堆利爪亂舞,一個橫掃便能瞬間秒殺兩三名士兵。

而且還不是獃獃的站在原地揮舞爪子,而是邊跳邊甩!

其他士兵看到一個喪屍漏進來也不敢轉移注意力!只要一個洞漏了不補上,就會有無數個洞接連不斷!

而這隻變異喪屍進入天台短短几秒,就殺了十幾名士兵!

「老子和你拼了!!!!啊!!」

這時有一名士兵看着喪屍接近他,跑上前一個彈跳!准準的抱住了喪屍,隨後連同自己跳出了圍牆!

一人一屍從五樓落下,重重的砸在地面!

而後,更多的喪屍也都在一些空隙中跳了進來,後面的士兵們有樣學樣,全都衝上前抱着喪屍往外跳!

然而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有些士兵剛接近就被喪屍一爪子切開。

運氣好一些,一換一,運氣不好,三換一、五換一。

畢竟只有這種方式可以消滅已經進來的喪屍,拿刀肉搏打不過而且人多擁擠不好發揮,開槍會誤傷到同伴。

這時直升機編隊也到達學校上空,6架運輸直升機懸停在不同的樓頂。

沒有樓頂的學生在窗戶口大叫着,拿着顯眼的物品一直揮舞着。

直升機懸停在這些樓層上空,丟下繩梯,存活的師生們一個接一個的跳出窗戶往上爬。

有樓頂的直升機便降落,打開後艙門讓他們進入。

五架直升機確認了沒有倖存者後,上升先行離開了學校。

而尤秀等人上空的直升機在頭頂5米處丟下了梯子,螺旋槳嘈雜的聲音在頭頂一直呼呼。

尤國勇見狀,退到士兵圍成的圈圈裡說道,「兒子!快!你和同學們先上去!」

「爸!那你呢?!」

「我隨後就上來!」

「讓我同學先上吧!我和你一起上去!」

「聽話!」

「爸!我陪着你!」

「你他娘的真犟!」

看尤秀如此,尤國勇便不再說什麼,和尤秀一起扶着同學一個一個的爬上梯子。

到大頭,老黑,小胖時,三人一同看着尤秀,十分的擔心。

「別看了!快上去!磨磨唧唧的!」

說著就把大頭等人推上去,幾人也是無奈的進入了飛機往下看。

此時圈中間只剩下尤國勇,尤秀和活着的兩百士兵沒有上飛機了。

而變異喪屍還是不停的往上爬,戰況異常激烈。

「兒砸!快上去!」

尤國勇推了一下尤秀,把他推到梯子邊上。

尤秀此時內心忐忑不安,這批飛機離開,下一批飛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到…

如果自己父親堅持不到,那他會非常後悔沒有讓父親先走。

就在尤秀正糾結的時候。

飛機上的大頭等人大叫道。

「秀兒!!後面!後面!」

奈何飛機聲音太大,根本聽不清!

「走?還想走?往哪兒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時小汪拿着從士兵屍體旁撿來的步槍,頂着尤秀的腦袋,囂張的奸笑着。

尤國勇和尤秀同時一驚!

「哈哈哈哈,尤警官,我腦子裡一直在回想你說的,『你犯法了~法律還在~監獄還在~回安全區接受審判吧~』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小汪低着頭,眼睛惡狠狠的盯着尤國勇,陰陽怪氣的說著,笑容陰森又變態。

「接下來…我宣判!你!失親之痛!讓你體驗一下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感覺~哈哈哈哈哈!真好玩!」

從黑化的那一刻開始,小汪便開始記恨尤國勇,因為是他讓自己變成了這樣,他也記恨李武。

但是李武已經在飛機上,他想着等下再收拾也不遲。

而此時飛機上的李武看到小汪,肺都要氣炸了,蹲在飛機門邊不停的破口大罵道。

「槽你娘個腿!你踏馬的臭傻X,你給老子把槍放下!&%#*@」

然而也是無用功,螺旋槳的聲音太吵了。

「有話好好說!把槍放下!放了我兒子!」

尤國勇這下很焦急,沒想到這個反骨仔這麼反人類!

「放了?您真幽默!哈哈哈哈哈哈!」

小汪大笑着,一手拉着尤秀往後退,一手抬着槍頂着他的頭,慢慢的穿過正在激戰的士兵身邊。

身旁的士兵餘光看到這一幕都蒙了。

「這他娘的演哪一出?!」

可是他們根本就分不了心幫忙,喪屍一直不停的衝上來,一個不留神就會被鑽了空子。

這時小汪已經拉着尤秀退到了圍牆角落。

他抬起頭正好看到了李武指着他嘴裏扒拉着啥。

小汪不屑的一歪嘴說道,「小·鱉·三!」

隨即把槍口微微上抬。

噠噠噠噠噠噠!

叮叮叮叮叮!

幾顆子彈射出,命中飛機裝甲上被彈開,還有一顆卻准準的打中了李武的胸腔!

「啊!」

李武被子彈命中,往後一翻。

身旁幾人急忙拿起旁邊的急救箱,抽出繃帶按了上去止血。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命…中!」

尤國勇看着小汪的操作頓時一驚!連忙掏出手槍瞄準小汪。

而小汪卻雞賊的把頭埋在尤秀背後,槍口頂着尤秀說道。

「尤秀…我玩夠了,你…去死吧。」

此時尤秀和小汪距離尤國勇3米多的距離,任何人說話對方都聽不清。

當聽到小汪說出這句話,尤秀便知道自己要沒命了,張開嘴,對着尤國勇說了句話。

「爸,好好活着。」

尤國勇看着尤秀的嘴巴,看懂對方說了什麼,隨即瞪大了眼睛,伸出手,大聲吼道。

「兒!!!!子!!!!!!!」

噠噠噠噠噠!

槍聲響起,只見尤秀的身上出現幾個窟窿,子彈貫穿尤秀的身體,射到了附近幾名士兵身上。

與此同時,小汪的身後爬上一隻喪屍,利爪伸出。

猛的一插,爪子瞬間貫穿兩人!

而身旁的士兵麻木且本能的轉過槍口,瞄準喪屍射擊。

噠噠噠。

喪屍被擊中,身體往後一倒,被爪子貫穿的兩人連帶着從牆邊掉落…

尤國勇崩潰了,拼了命的跑上前伸出手打算抓住尤秀,可是跑到了圍牆邊。

也只能親眼看着自己的兒子掉落在屍群里被圍食。

「啊!!!!」

尤國勇大叫着,憤怒,崩潰,痛苦湧上心頭。

拿起手槍往天上不停的扣動扳機

****……

直到子彈射完,跪在地上抱頭痛哭。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