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亦或是遊戲?
末世?亦或是遊戲? 連載中

末世?亦或是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工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工魚 韓都越

[無系統+成長+末世+異能+喪屍+異化種]兩個月前,世界各地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不明之物,一個虛幻的紅色六芒星一樣的東西,靜靜地懸掛在天上,天空都淡淡的變成了紅色,鬧的人心惶惶,而災難,兩個月後,紅色六芒星光芒更甚,一場大暴雨,席捲全球,而災難,也從這裡開始……展開

《末世?亦或是遊戲?》章節試讀:

韓都越有些欣喜若狂,成為了超越者,也就意味着自己存活的希望又大了一分,更有希望能堅持到救援的到來!

正激動着,猛然意識到樓下還有很多喪屍,新聞說喪屍聽覺嗅覺靈敏,韓都越冒頭向樓下看了一眼,道路上的喪屍依舊在漫無目的的遊盪着,偶爾路旁的建築里有一點聲音,它們便會一擁而上,見此,韓都越也冷靜了下來,隨後踮起腳尖,輕聲的回到客廳。

回到客廳,他此時首要的目的就是琢磨明白自己的異能到底是什麼,剛剛施展異能的時候,他能清楚的看見那處空間被封閉了,也許是跟空間有關,但是那些空間里肆虐的亂流,會是風嗎?

韓都越打算弄清楚,隨後他伸出右手,掌心向前,手指彎曲,溝通着剛才那股體內異樣的異能量,果然有了反應,他試着細緻操控那些能量,過程很是順利,隨後那股能量在他掌心的前方慢慢形成了一個,長寬高各10厘米的正方體透明空間,由於成功操控了這股異能量,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片空間裏面是絕對真空,可當他再次試圖形成那股亂流的時候,卻怎麼也無法實現。

「怎麼回事?難道不是風嗎?」

韓都越有些疑惑,既然剛剛能夠形成那股亂流,現在為什麼不行了,沒道理啊?

隨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試着改變一下思路,繼續注入能量,與此同時前方的的正方體空間開始變得越來越大,而當空間達到長寬高各一米的時候,果然這股亂流又出現了,而這一次他也終於搞懂了,原來自己的異能只是空間類,跟風沒有關係,那股亂流,不過是空間不穩定,導致混亂而形成的罷了。

為了維持這個空間,他繼續注入能量,直到他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能量,逐漸枯竭,才終於停手。

大約18秒左右,果然,維持一個長寬高各在一米的正方體空間,還是不能做到太久。

停手之後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能量在緩慢的恢復,看樣子需要歇一會兒了。

韓都越靠在沙發上,開始閉目養神,他在想這個空間之力有沒有其他使用方法的可能性,難道只是製造一個空間壁壘嗎?

沒等他想太久,一股飢餓感傳來,肚子也開始叫了,可是,家裡已經沒有吃的了,只剩下幾瓶可樂,看來必須要出門一趟了。

韓都越打算等能量再恢復一些再行動,這樣更保險一些。

將手機開機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早上8點56分,手機的電也只剩下37%了。

由於還有一些時間,所以,每等恢復一些異能量,他就又開始了自己的異能實驗。

這一次他盯上了茶几,他將右手放在茶几上,溝通體內的異能量,這一次他操控着空間的大小,只試着製造一個長寬高20厘米的正方體空間,以免再次造成異能量消耗過快。

他想要證明自己的猜想,於是當空間形成之時,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茶几的觸感消失了,將空間散去,果然在茶几的桌面上形成了一個20厘米長寬的空洞,而茶几下層豎立的隔板,也消失了大半。

韓都越有些驚喜,能做到這一步,這意味着他可以利用空間切割物體。

為了驗證這個猜想,他將目標又盯上了自己主卧的牆體。

這一次他更加細緻的溝通異能量,以便更加精準的操控,這一次他決定製造一長70厘米,寬高各在1厘米的長方體空間,試着移動這塊製造出來的空間,果然,可以隨自己的手任意揮動,在他手中,猶如實體一樣,試着將空間插入牆體,很順利,在牆體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寬一厘米的空洞,而缺失的牆體不翼而飛,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憑空消失。

「這簡直比電影中的激光劍還好用,無聲無息無形。」

隨着實驗逐步成功,也慢慢了解自己這份空間之力,他更能意識到這個異能的可塑性,多樣性。

「這一招便叫做空間之刃吧,只要下次使用的時候,再次減小空間的體積,就能消耗更少的異能量了,比如,長1米,寬高各為一毫米的長方體空間,空間體積更小,消耗的異能量也會更少。」韓都越喃喃自語。

又在客廳里休息了一個小時,期間也構思出了更多空間之力的使用方法,不過現在沒有時間給他證實了,目前的緊要之事就是出去找食物,異能實驗,只能等回來再說了。

為了確保安全,或者說讓自己心裏覺得自己更安全,他從卧室柜子下面翻出一雙馬丁靴,這雙靴子是他之前為了耍帥在網上買的,鞋頭的部分還有鋼板,很是結實,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首選了。

至於衣服褲子就沒辦法了,從衣櫃里隨便拿了兩件黑色衣服穿上,又套上黑色外套,就算可以了。

隨後他從柜子里又拿出一個黑色背包,這個背包是他之前在春城做房產中介的時候公司送的,由於自己不上學,一直也沒用上,沒想到現在起了作用了,將包裝袋撕開,把背包背在身上。

準備完畢,韓都越正準備出門,他又看了一眼廚房,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帶上水果刀,不過隨即一想自己有空間之力,而且只要控制體積就不會太消耗能量,所以還是不帶了,而且水果刀他也試過,很容易卡在喪屍的骨頭上,而且水果刀也沒那麼鋒利,關鍵時刻反而是拖後腿。

決定好之後,他來到門前透過貓眼看向樓道,並沒有看到什麼,仔細聽了聽樓道里也沒有什麼異常的聲音,應該是沒有喪屍的。

韓都越還是有些緊張,握住門把手的右手有些發抖,不過為了活命,他必須要出去,只能狠下心來。

慢慢的將房門打開,樓道依舊鴉雀無聲,也沒有任何打鬥或者鮮血的痕迹。

他租的房子在3樓,並不是很高,於是他關上門,輕手輕腳的順着樓梯下樓。

可突然,剛走出幾步的,他意識到一件事。

「卧槽……鑰匙忘帶了……」。

韓都越對自己有些無語,一時緊張給忘了。

不過隨即一想,反正家裡什麼也沒有,老鼠進來都得哭着出去,大不了找找,換一個窩就是了。

樓道里很安靜,也並沒有喪屍來偷襲他,很順利的便下到1樓,單元門是關着的,刷卡才能進,大概是因為這個喪屍沒有進來吧,不過也不排除樓上有感染的情況,可以後也跟自己沒有關係了,反正自己不會回來了。

打開單元門,他這棟樓離小區大門口很近,只有20米左右,出單元門拐個彎直走就到大門口了。

四周掃了一眼,小區大門口這條路上並沒有看見喪屍。

不過韓都越還是非常小心,輕手輕腳跑到大門口,小區的大門很普遍,中間是對半開的兩扇大鐵門,鐵門右側是一個行人通過的小門,小門挨着的就是保安亭。

他來到小門,剛把手搭上去,突然渾身一抖,不對勁!

他聞到一股惡臭,而這股惡臭,他在張遲身上聞到過,是喪屍!

他下意識的跳開,果然,有喪屍!在保安亭里!

剛才喪屍的手從保安亭的窗戶里伸出來想要抓他,還好自己躲得快。

不過當他眼神看向一邊,心頓時放下了許多,保安廳的門是關着的,看來是插銷在裏面插着,而喪屍並不會開,而保安亭窗戶又有防盜欄,所以,這喪屍根本出不來,也就能在窗戶上耀武揚威了。

見狀,也不打算和他過多糾纏,韓都越彎下身子一步一步的挪出小門,喪屍的手不夠長,站立着還差不多,彎下身子低頭走,它完全碰不到。

總算出了小區,大致的看了一眼四周。街道上喪屍還真的不少。

此時已臨近秋季,天氣並不炎熱,曾經車來車往的道路,如今冷冷清清,只有喪屍的輕吼聲,耳邊傳來的風聲和落葉聲。

「唉……」韓都越輕嘆了一聲,也不知道這座城市還有多少活着的人。

看一下目標方向,還好道路兩旁都有停放的車輛,也許是平江市的特色吧,這種老小區,門口的道路基本沒人管,很多人都把車停在道路兩旁,也不管有沒有停車位。

不過也方便了他,正好可以利用這些車躲開喪屍。

他打算去附近的一個沃爾商場,由於兩個月前天上的紅色發光體。鬧得人心惶惶,所以這兩個月以來,居民們大多窩在家,只有買菜或者上班之類才會出門。

商場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雖然工作人員也不少,但起碼不會多到毫無辦法,而且,他需要找一些工具,例如手電,電池,手錶,繩索,望遠鏡之類。

沃爾商場離小區只有兩公里,不算遠,但在這種情況下也不算近。

他準備走馬路旁的小道,小道一邊是樹和停在路邊的車輛,一邊是小區的外牆,寬度只有三米,而且由於有樹和車輛擋着,再加上風吹落葉聲,也能起到一些干擾喪失聽覺的作用。

規劃好路線,韓都越便向沃爾商場走去。

這一條小道還算安全,不過小路的盡頭是一個小廣場,雖說因為當初的紅色發光體很多人都窩在家裡,不過出門的也確實不少,而廣場平日里還是很多玩滑板玩跳繩的孩子,以及鍛煉跳廣場舞的老人。

但穿過小廣場,過了馬路對面就是沃爾商場,這是最近的一條路。

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事實證明,走這條小道還是很明智的,一路上並沒有太多危險,車輛,樹木,以及風吹落葉聲幫了大忙,而且韓都越走路也很小心,並沒有喪屍注意到他。

再有20米就能走出這條小道了,而走出小道,穿過七米寬的馬路,就能到達小廣場。

韓都越加快了步伐,就在他走出小道的一瞬間,他聞到了喪屍身上經典的味道。

頓時汗毛豎起。

他連忙向左閃躲,差點撞在樹上,而此時,小道盡頭的拐角,一隻女喪屍撲空,趴在了地上,離自己距離還不到半米。

「我去……」還好自己閃躲及時。

特么的這就是傳說中的轉角遇到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