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行商
末世行商 連載中

末世行商

來源:google 作者:湯平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湯平鶴 黎陌

「兄弟,買掛么?」「我推薦你買這款『以德服人』大禮包,全是我改裝過的德械,末世神器啊!」「絕對不會卡殼,沒了子彈只要有積分我給你送!」「積分怎麼來?殺喪屍啊!」「現在剛開張搞活動,買大禮包還送工兵鏟!近戰神器啊!」「那麼好的機會,不買一個試試?」情感淡薄的二次穿越者黎陌為了填補內心的空虛,化身行商行走末世賣裝備的故事展開

《末世行商》章節試讀:

身材嬌小的李佳怡蜷縮在離地將近三米的電視架上瑟瑟發抖,這兩平方不到的小平台,成了她最後的孤島。

孤島之外,全是穿着湯平高中紫色校服,滿臉鮮血,對着她虛抓着的喪屍海。

在屍海之中,身高大約一米八的女喪屍是離她最近的,那喪屍臉上和身上儘是抓痕和咬痕,校服都被撕成了條狀,大片的皮膚都不見了,滿是鮮血的手對着李佳怡虛抓着。

只要像往常一樣踮起腳來輕輕一跳,她的手就能攀住電視架的邊緣。

然而淚流滿面的李佳怡知道,她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做出那些通常只有男生才能做到的帥氣灌籃動作了。

一個半小時前,病毒毫無徵兆的爆發,整個湯平高中化為人間煉獄。

好姐妹楊若男帶着她一路奔逃,最終逃進了教學區五樓這間教室之中,把她送到了將近三米高的安全區。

然後被追趕而來的喪屍浪潮淹沒。

她回想起楊若男生前的最後一刻。

在李佳怡撕心裂肺的叫喊聲中,力竭的楊若男最終倒在了喪屍海中。

她只看到楊若男帶血的嘴唇無聲地張合著。

……

時間過去多久了?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還是幾分鐘?

太陽還沒落山,看樣子沒有過去多久。

但李佳怡的心,已經死了。

儘管楊若男到最後都讓她不要放棄,但是名為「絕望」的情緒,不知不覺地充斥了她的內心。

一旦產生,這股情緒就如同病毒一般瘋狂地自我複製,將她的內心撐得隨時都要炸開。

要是沒有若男,我早就死了吧?

現在呢?

本可以獨自逃出生天的若男死了,我卻還活着?

等白馬王子?

算了吧,那只是幻想罷了。

與其期待這不切實際的幻想,不如現在就下去一了百了,何必忍受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的煎熬?

已經哭得淚眼模糊的李佳怡看向下方,似乎看到了滿臉笑容的楊若男正對自己張開雙臂:

「公主,下來吧,王子來接你了!」

她顫抖着,似乎找到了自己該去的地方,滿臉驚喜地向前挪了一步又一步。

噗通

一聲悶響將她喚回現實,李佳怡渾身一抖,發現自己只要再向前挪動一次,便會掉到喪屍海之中,驚得她渾身發汗地又縮了回去。

李佳怡蜷起身子抱着雙膝,後怕的同時看向教室。

咦,怎麼感覺少了點什麼。

教室里的喪屍,原來不是滿滿當當的嗎?

怎麼感覺少了那麼多。

自己走出去了?

「下面請禽獸……秦教授為我們講解面對感染者的時候該如何自保。」

「咳咳……根據我的觀察和實驗,感染者的力量相當於三到五個成年人,正面搏鬥可以說是毫無勝算,在此建議各位市民盡量不要與感染者正面衝突。」

猥瑣的聲音夾雜着電流從教室的後方傳來,不少喪屍被聲音吸引往後方的窗口靠去。

當它們將腦袋探出窗外想要尋找聲音的來源時,一隻大手從旁邊伸出,扯住它們的領子向外一拉。

噗通

BIA嘰

不多會,除了圍着李佳怡所在孤島的數只喪屍外,所有的喪屍都被拉了出去。

「若是手無寸鐵又被感染者包圍,因為感染者的平衡性較差,我個人認為,可以用滑鏟來突出重圍!」

「滑鏟喂喪屍嗎?不愧是禽獸!」

隨着一聲輕笑,在目瞪口呆李佳怡的注視下,身着黑色作戰服,背着個登山包的身影敏捷地翻進了教室中。

那青年一頭幹練帥氣的短碎,面容俊俏卻又帶着線條分明的陽剛,讓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非要給這張帥臉扣點分的話。

應該就只有那副欠打到極致的滑稽表情了。

數只不肯離開的喪屍被響動吸引扭過頭,看到青年之後晃晃悠悠地向他撲去,然而青年卻不閃不避地把手按在了腰間的怪異長刀上。

滋的一聲輕響,青年收刀回鞘,數只喪屍身首異處,切口無比平滑,甚至變成了高溫削過的白色!

七成熟!

李佳怡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王子,居然真的出現了!

「王子,你來救我了嗎?」

「嗯?王子?」

那青年扭頭看了看四周,除了發聲的李佳怡和那隻連頭也不回,個頭和自己差不多的高大女性喪屍,這教室里似乎就只剩他自己了。

「說我啊?我可不是什麼王子。」

那青年撿起地上的一條斷肢,隨手就砸向了那連頭也不回喪屍的後腦勺。

「我叫黎陌,是個行商。」

李佳怡當然知道黎陌想幹什麼,她聲音顫抖地說道:

「王子……不要殺她好嗎……她是我的好姐妹……」

「我是行商,不是什麼王子。」

黎陌沒有去看李佳怡,注意力更多地是放在了那隻似乎怎麼惹都不會生氣的女喪屍身上。

「那行商王子,求求你不要殺它!」

「哦,你先閉嘴獃著,我做個小實驗。」

李佳怡:???

怎麼感覺王子對自己的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呢?

不應該啊,自己怎麼說也是班花,長得不差啊!

黎陌翻找着背包半天,摸出一個機械裝置貼在了自己喉嚨上。

然後發出了類似喪屍低吼,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

那女喪屍終於有反應了。

它緩緩轉過身,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黎陌。

「若男?!若男你還有意識嗎!我是佳怡啊!」

然而女喪屍並沒有再看李佳怡,而是好奇地向黎陌走了一步。

黎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嗚嗚呃呃地說了一大串李佳怡聽不懂的語言。

最終,那女喪屍點了點頭,回頭望望李佳怡,不顧那焦急的叫喊,搖搖晃晃地走出了教室。

「呼,這個世界也有『青睞』呀,還好我沒上去砍它腦袋。」

黎陌鬆了口氣將門板合上,掏出平板就對着自己的VIP客戶發了一段訊息。

就聽到撲通一聲悶響。

他回頭一看,焦急的李佳怡居然跳下了平台,在地上滾了老遠。

「行了吧小姑奶奶,你再叫就把別的喪屍給引來了。」

黎陌聳了聳肩,一臉的嫌棄。

「王子,你可以和若男溝通嗎?!能不能把它叫回來,我想向她道歉!」

李佳怡不顧腦袋上的大包從地上爬起,然而她在小平台上縮了那麼久,腳早麻了,剛站起來又倒了下去。

「你……想不想和剛才那位,像末世降臨之前那般在一起生活?」

黎陌的眼睛轉了轉,試探着問道。

李佳怡先是一愣,猛地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

她是捨不得楊若男。

但……

她也害怕死亡。

黎陌點了點頭,掛起了營業性的滑稽笑容掏出一塊黑色平板,用誘惑力十足的低沉嗓音說道:

「跟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

「咳……成為配得上你那位好姐妹的末世女帝吧!」

李佳怡愣住了。

比起騎着白馬英姿颯爽的王子,眼前的這位……

怎麼更像是誘使人類出賣靈魂的……

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