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重生成為異蟲皇后
末日:重生成為異蟲皇后 連載中

末日:重生成為異蟲皇后

來源:google 作者:紫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羽 奇幻玄幻 紫月゛

可曾聽聞在末日的廢墟中,那群如同鬼魅一般的異蟲?它們動輒成百上千的遊盪在城市的廢墟之中,掃蕩着一切膽敢阻擋它們步伐的障礙它們不懼死亡,兇狠殘暴,無窮無盡且令行靜止無論是喪屍、異獸還是人類倖存者都不敢直面蟲海的鋒芒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統領整個異蟲種族的皇后,竟是意外的可愛精緻玲瓏的臉蛋,奶白奶白的長髮配合著纖柔易推的身材,那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無論放在哪大概都能引得無數人為之尖叫什麼?你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因為這就是我本人啊千羽如是說……展開

《末日:重生成為異蟲皇后》章節試讀:

但很快千羽便搖了搖頭,末世之中別說金銀首飾了,就算金條都因為不能吃而很快變得廉價起來。

金也逐漸失去一般等價物的地位,從而變成普通的稀有金屬。

取而代之的,則是酒精這種液體等價物。

或者說,是乙醇!

然而令當初的千羽有些意外的是,乙醇這東西並不類似於黃金,越純越值錢,反而是越接近75%的濃度越值錢。

當時甚至有傳聞說,如果被喪屍抓傷,立刻切掉受損皮膚並用大量的75%酒精擦洗傷口,可以大概率避免被感染。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千羽沒試過,也沒那個資本去試。

畢竟,末世中每一滴酒精都是天價。

千羽繼續往前走,很快另一家店鋪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家名叫『順目流』的刀具店,末世之中一柄好用的武器可以極大程度的提高生存率,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她點了點頭,當下邁步走了進去。

叮鈴鈴……

掛在門邊的小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千羽立刻被迎面而來的滿牆刀架震驚到了。

什麼長的、短的、大的、小的、直的、彎的,簡直是應有盡有。

「歡迎光臨,本店承接定製,謝絕試用,謝謝配合……」櫃檯後一名短髮男子沒精打採的棒讀了一句,隨後又自顧自的忙着手中的活,從始至終都沒抬頭看千羽一眼。

不過她也樂得自在,轉身開始打量起店內刀架上的每一柄刀劍。

嘶……這裡的刀劍,質量都意外的好啊。

千羽越看越心驚,她本來的打算是問問老闆有沒有什麼壓箱底的好刀,她甚至可以花大價錢買下來,不過現在是這每一把刀都超出她的心理預期。

曾經身為曙光營地最底層的一名遊獵者,千羽對這方面的眼界可是很高的,絕大部分武器她只要一打眼就能大致分辨出質量。

這是多年摸爬滾打出來的自信。

本以為這不起眼的小店,能有兩把讓她看得上眼的就不錯了,結果現在的她甚至在擔心自己的這點存款到底夠不夠。

說來也奇怪,照理說這裡這麼多好刀,沒道理自己前世對它們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那群如狼似虎的『零元購』倖存者們,沒理由會放過這麼多好刀的嘛。

當千羽仔細凝視其中一柄的刀刃時,發現了原因所在,原來,這一屋子『寶刀』都是處於未開刃狀態的。

那就不奇怪了,刀雖說是好刀,可如果未開刃的話,充其量也就只能拿來收藏,沒有什麼實戰意義,它們沒在自己的前世留名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老闆,這一柄多少錢?」千羽指了個質量稍次一點的問道。

畢竟那麼好的刀胚,她是真的擔心自己的聯邦幣不夠,而且現在的道德秩序還未崩壞,她不想,也沒實力去做那殺人越貨的事。

櫃檯後面的短髮青年聞言挑了挑眉,順着千羽的手指瞥了一眼那柄刀,然後翻了翻白眼隨口答道:「三千聯邦幣。」

嘶……

千羽倒吸一口涼氣,這種做工,這種用料,居然只賣三千?!你沒逗我?!

再結合青年這種愛搭不理的態度,她或許知道這裡為什麼這麼冷清了。

「誒?」剛想繼續埋頭工作的青年輕咦了一聲,隨後再次抬頭仔細打量了一番千羽。

「小妹妹,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刀具不能賣給你,請回吧。」

嗯?!

千羽細眉一蹙,頗有些生氣的反駁道:「喂,你什麼意思,我已經成年了好嘛。」

「你?」青年反覆上下打量了一番,旋即自嘲般的笑了笑,「行吧行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言罷,也不管千羽作何反應,繼續低頭擺弄他自己的東西去了。

叉着腰的千羽嘆出一口氣,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嫌棄現在這幅身體了,真是幹什麼都不方便。

她明知對方是好意,但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無奈,她又指了指自己面前這面牆上,最高處的一柄直刀,「老闆老闆,那個多少錢呢?」

「三十萬。」這次那名青年連頭都沒抬,隨口報出一個天價,擺明了就是想勸退千羽。

看樣子,他是徹底將千羽定性為那種不聽人勸,自我主義,且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了。

「喂,老闆,這柄的質量充其量也就比剛剛那把好上半成,你就敢賣三十萬,那這一屋子有的是比它們倆強上數倍的,難不成要賣上百萬?如果真是這樣,那你為什麼還在這麼破的地方隨緣賣刀?」

「哦?」青年眉毛一挑,神色逐漸認真起來,看樣子是遇見懂行的了,「抱歉,是我疏忽,這年頭懂行的人可不多了。」

他從櫃檯後面繞出來,「重申一遍,你剛剛問的應該是最上面那柄吧,那個定價三千二聯邦幣。」

千羽滿意的點了點頭,看樣子這人總算是能好好說話了。

「那麼,那個賣多少?」千羽轉過身,指向自己身後的一柄重刀。

短髮青年聞言雙目一亮,無它,只因為千羽指的是所有擺在明面上,質量最高的一柄。

「五千八聯邦幣。」青年如實回答。

「那,能麻煩老闆幫忙取下來我試試么?」千羽踮了踮腳,確認這玩意的高度不是自己能企及的,轉而拜託老闆道。

「當然可以。」黑髮青年點了點頭,至於他剛剛說的謝絕試用,那純粹是擺給外行看的規矩罷了,遇見內行的千羽自然就不作數了。

然而就在千羽從老闆手中接過那柄重刀的一瞬間,自己差點沒被這鐵疙瘩給來個過肩摔。

這重量也太誇張了點吧!

失策失策,千羽的慣性思維導致她下意識按照自己之前的身板挑選武器,這一下好懸把這重劍直接丟地上。

將重刀還給老闆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頭髮,「那個,老闆你看有沒有我能用的,當然如果合適,價錢不是問題。」

「吼?是這樣么?」短髮青年沉吟了半晌,隨後轉身從櫃檯後面拿出一個長條形方盒,「你看看,這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