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魔紀開元
魔紀開元 連載中

魔紀開元

來源:google 作者:銳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程勇 都市小說 項烈

地球是所監獄?是的,但囚禁的不是人類惡魔真的存在?是的,但神也不能夠永生人類?是的,我們只是神與魔眼中的爬蟲但是我們從不肯放棄,活着的權力,自由的嚮往,以及我們卑微的愛情光明與黑暗的戰鬥,從宇宙初始就已經開始,時空輪迴間,無數次的戰鬥,無數文明的湮滅,黑暗的陰影依然籠罩在藍星每一次,我們英勇奮戰,我們灑盡熱血,我們死戰不退,可是我們仍舊一次都沒有贏過這次呢?展開

《魔紀開元》章節試讀:

第五節 會議

時間 神聖歷 2018年 3 月 11 日 22時。

地點 京華市 軍部作戰廳 會議室。

馬躍川深深地吸了一口煙,然後緩緩吐出,眼睛看着淡淡地青煙裊裊而起,盤旋着在燈光之下。他平時不抽煙,除非心情特別煩躁的時候。

「各位請放心,我確信那種綠色的液體沒有生態污染,」江輝的弟弟,江滿正在高談闊論,「我大哥在第一時間就給打電話了,他們在現場做了簡單的化驗,這種液體無毒無害,極易溶於水,它的化學成份更類似於某種菌類生物,只不過因為體量太多,所以才會顯得驚世駭俗。」

馬躍川聽了幾句,忍不住又嘬了一口香煙的過濾嘴,然後將剩下的煙蒂碾在煙灰缸里。

「小江,我聽說馬賽生物研究室已經獲得國際衛生組織批准,對這次南極塔墓採集樣本進行各種危害性測試,實驗結果最遲後天公布。」一個白頭髮的老專家說道。

「對,不止馬賽,悉尼大學的生物實驗室,也拿到了樣本。」江滿補充道。

「不知道我們漢陽大學什麼時候,能拿到樣本啊!」老專家感慨道。

「郭老不用急,等我哥從南極回來,肯定是會帶回來樣本的,到時我送一份給您,有了這份報告,您的院士身份就坐穩了。」江滿臉上露出恭維的笑容,「那時候,我就要叫您一句郭院士了。」

馬躍川低嘆一聲,伸手又要去拿桌子上的香煙。一隻大手突然摁住煙盒,馬躍川抬起頭,一位面容和善的老者正對着他皺眉。

「蘇老!」馬躍川打招呼。此人正是國家核能物理的領軍人物,著名院士蘇光宇。蘇老今年已七十六歲,比馬躍川大六歲,現在已經基本退出了一線工作,只在科學院掛個名,搞點理論研究,同時也是**的參政和軍部的高級顧問。

他和馬躍川相熟,是因為蘇光宇不僅僅在核能物理上有傑出的成就,還是個瘋狂的歷史愛好者,自他退休加入顧問團,認識了馬躍川之後,最喜歡纏着馬躍川討論歷代的興衰,令他煩不勝煩。倒不是因為別的,主要是馬躍川研究的人類的文明史,熱衷於歷史遺迹的挖掘工作,對那些王侯將相,勾心鬥角沒有任何興趣。而這位蘇老偏偏又是個夜貓子,經常凌晨時分給他打電話,有正事還好,往往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什麼曾國藩一天吃幾頓飯,王陽明寫草書,還是寫行書,常常搞得馬躍川哭笑不得。

「老蘇!」蘇光宇糾正道,接着又勸了一句,「別抽了,歲數大了,對身體不好!」

馬躍川苦笑。這是他欣賞蘇老的地方,雖然位居高位,卻從不擺架子,平易近人。但另一方面,也令他頭痛不已,這老蘇雖然年紀很大了,卻還是個標準的憤青,不但嫉惡如仇,而且腦子一根筋,此刻他過來聊天,肯定是看了早上自己公然指責江輝的視頻,引起他心底的共鳴了。

「老馬說說吧!」蘇光宇順勢坐到他的身邊。

「說什麼啊!?」馬躍川揣着明白裝糊塗。

「唉!咱們這麼晚不睡覺,幹什麼來的啊!」蘇光宇不滿的提示。「對這事,你有什麼想法,早上的直播我可看了啊,你就差破口大罵了。」

馬躍川橫了他一眼,淡淡地說:「你是個研究物理的,我是個搞歷史研究的,能有什麼可說的。人微言輕!」

「那就講個故事吧!」蘇光宇提議,「我喜歡聽你講故事——總比聽那幫人互相吹捧強。」

「不講,煩!」馬躍川又把手伸向煙盒。

「哎,哎,這才幾分鐘,又抽!」蘇光宇連忙攔着。

「別鬧,困着呢!」馬躍川掙開他的手,這倒不是假話,早起六點起來參加電視台的直播,現在真的有些精力不濟。

正在兩人拉扯之時,外面進來一位中校,喝道:「周將軍到!」

瞬間剛剛還喧囂如鬧市的會議室,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到,蘇、馬兩人也連忙坐正,只見一位高大英武的中年人走進來,他鋒利如刀的眼光掃過整個會議室,才在正中間的主位坐下。

軍帽放下的時候,馬躍川特意掃了一眼,然後和蘇光宇會心的對視,「怒發將軍」果然名不虛傳,那頭烏黑的頭髮,幾乎根根都是傲然獨立的,他乾脆剃個大平頭,看上去像個頂個鍋蓋,所以也有人叫他鍋蓋將軍,不過人們也只敢背後小聲議論,當面是絕對不敢提的——周玉昆,華夏國最年輕的將軍,現下只有三十六歲,現任軍部作戰廳廳長,兼任京華禁衛軍團軍團長,屬於軍方少壯派的領軍人物。

「各位久等了,」將軍十指交叉,置於胸前,拇指不停的觸碰,顯示出他內心的不平靜。「請大家來這兒,本來是總長的委託,對近期南極生態事件的影響,做一個初步的評估。但是剛剛接到了一些消息,打斷原本的計劃,我們做了短片,現在先給大家播放一下,請各位專家——」他停頓一下,思慮許久才繼續說:「給個意見吧!」

會議室燈光一下全部熄滅,投屏亮起。

畫面中出現一座小鎮的俯拍圖,顯示四、五個居民舉着獵槍,站在高高的穀倉頂上,神情惶恐的東張西望,地面上有個巨大的影子,看上去就像一隻遠古的霸王龍。

「這是衛星捕捉的畫面,地點是阿根廷南部的一座小鎮。」周將軍平靜的說。

接下來,畫面切換,半空中一隻翼展足有七米的不明飛行物,爪子上抓着一個人形的生物,但是畫面非常的模糊。

「因為這隻怪物的飛行速度非常快,衛星很難捕捉到它的清晰照片。」周將軍解釋道。

江滿忍不住發聲:「對不起,將軍。您剛剛說怪物?」

「是的,怪物。」周將軍篤定的回答。

畫面再次切換,這次是連接在一起的短視頻,平坦的水泥地面突然隆起,接着一隻長着牛角的巨大生物,從地底破土而出,仰天怒吼,它那張血盆大口,足以吞下一輛卡車,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屏住呼吸。接着數不盡的蜘蛛型生物,從四面方八蜂擁而至,匯成一條龐大洪流,沖入了遠方的城市。

「這是軍方的黑客,在入侵阿根廷軍用監控系統時,找到的畫面。」將軍的聲音有些震顫,「具體的位置我們不得而知,但是目前整個阿根廷的通信已經中斷。」

畫面再切換,視頻在無盡的深海中,一條巨大的殘骸緩緩降下,燈光亮起,赫然是一隻體長近30米的抹香鯨,它幾乎被攔腰咬斷,僅剩下一絲外皮,猙獰的傷口,讓人觸目驚心。

一個古生物研究的學者,直接出聲:「巨齒鯊!」

「不可能,巨齒鯊早已經滅絕了幾百萬年,」江滿也是研究生物學的,他否定道:「更何況巨齒鯊也長不了這麼大。」

「一定是巨齒鯊,這創口只有巨齒鯊才能做的。而且沒有確切的證明它滅絕了,也許它們一直生活在深海,只不過我們沒有發覺罷了。」兩人開始爭執起來。

「是不是巨齒鯊,把屍體拖回來看看不就行了。在這兒爭有個毛用!」馬躍川嫌他們太吵,在一旁冷言冷語的說道。

兩人同時醒悟,巨齒鯊的咬合力非常大,往往會在撕咬獵物的時候,將牙齒留在屍體上。於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周將軍的身上。

「沒機會了。」周將軍目帶悲痛的說:「這是我們的一艘潛艇在太平洋海底拍攝的視頻,在收到視頻之後不久,他們就失聯了。」眾人一陣沉默。

畫面再變,晴朗的天空中,兩隻巨龍在盤旋,不是華夏國傳統意義的龍,而是歐洲傳說中的惡龍。頓時,所有的專家,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請注意,這不是電腦合成的特效動畫,而是一位意大利的記者,今天下午在非洲幾內亞海灣拍攝的照片,還有最後幾張——」

畫面變成一隻紅龍正在奮力展翅,想要將爪子上的大魚拉出海面。接着,又變成一隻藍色的巨龍,在一艘戰艦的殘骸上休息,猙獰的頭顱上,每個皮膚褶皺都清晰可見。而這殘船已經支離破碎,鋼鐵的船身上到處是烈焰燃燒後的灰燼。

「根據目擊者的描述,紅龍高8米左右,兩翼展開超過20米,整個長度也有15米。另一隻藍龍稍小,翼展也有17米,這個數據和我們通過對照片比例計算,得出的結果相差不大。」

周將軍的聲音仍舊鏗鏘有力,但馬躍川卻好像聽出其中的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