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命運的玩笑
命運的玩笑 連載中

命運的玩笑

來源:google 作者:小二上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龐詩雨 李戒

他的名字有個戒字,是戒賭的「戒」,只因他小的時候,阿爺在道上可是靠賭術打出一片天展開

《命運的玩笑》章節試讀:

她怎麼在這?
我愣了一下,抬腳走了進去。
走近了我才看清這個攤位明顯已經擺了不短的時間,白布上放着一堆零錢,五塊錢的,十塊錢的,一百塊的足足好大一堆。
一個青年蹲在攤位前熟練地收攏好客人們的下注,放進去一顆小紅球後,就開始飛快地移動起手裡頭的三隻紅碗來。
我認得清楚,這是在玩三仙歸洞,而很顯然,龐詩雨也參與了進去。
她手中揮舞着一張五十塊的鈔票,跟着人群興奮的大喊,那模樣讓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賭桌上賭性正濃的賭徒們。
「開,開,快開,我壓這個!」
龐詩雨額頭上浸着細汗,一眼不眨的盯着青年攤主左手邊的紅碗下定了賭注。
但我哪怕不用看,也清楚龐詩雨是輸定了。
「1,2,3,買定離手,開!」
果不其然,青年攤主笑眯眯地抬起了手裡頭的紅碗,裡頭空無一物,顯然是龐詩雨輸了個徹底。
龐詩雨鬱悶地皺了皺小鼻頭,十分泄氣。
「小姑娘,你今天運氣不怎麼樣啊,可沒有昨天那種大殺四方的架勢,你昨天可是贏了哥哥好幾百。
怎麼說,要不要再繼續玩一把,說不定下一把就中了呢?」
青年攤主收好錢,對着龐詩雨笑道。
「玩,當然玩,我就不信本姑娘今天這麼點背!」
龐詩雨眼睜睜地看着剛還屬於自己的五十塊錢揣進了青年的兜里,自然是戀戀不捨。
不過一想到昨天自己就是在這個攤位上掙了好幾百,頓時起了想要翻盤的想法。
只可惜橫財來的快,龐詩雨都去買了化妝品早就花的不剩啥了。
剛剛放下的五十塊錢是她身上所有的錢,哪裡能再掏出錢來。
青年眼睛轉了轉,似乎是看出了龐詩雨的難處,開口道。
「小妹妹,怎麼?
昨天剛從哥這贏了幾百塊就沒錢了?
要不要哥放水兒錢給你,哥這利息不高,正常的九出十三歸。」
「借九百還一千就成,要不要說句話,興許你下把中了就能回本了呢?」
青年蠱惑道。
聞聲,龐詩雨的眸光閃了閃,似乎十分意動,她昨天就是無意中發現了這個攤位,贏了好幾百難得的在一群閨蜜面前奢侈了一把。
見狀,我知道自己再不開口不行了。
三仙歸洞,是華夏的傳統戲法,不知道的以為是魔術,神奇的很。
但是清楚裡頭門門道道的卻知道,這玩意要是真的碰到行家,那人家想讓你贏就贏,想讓你輸,恐怕你得輸的當褲子。
那枚紅色的球隨時都握在掌心裏,從不在碗中停留,憑藉熟練的技巧可以讓紅球自由出現在任何的一個紅碗里。
曾經電視上曾經揭露過三仙歸洞的戲法,裡頭的道道早就讓人盤清了,但總是有傻子自負眼神兒好,很顯然龐詩雨就是其中一個傻子。
十賭九騙,跟着阿爹我見了太多這種事兒了。
阿爺和阿爹最看不上這樣低端的騙局,我也看不上。
唐詩雨在修理廠對我一直都很看不上,我也樂得看她出醜,但就算是看在老龐的面子上,我也不能讓她被這群騙子給坑了。
「唐詩雨,你在這幹什麼?
剛龐叔還找你呢,讓我叫你回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們不玩了,不玩了。」
我伸手就準備拉着唐詩雨離開。
可誰曾想,我的手還沒碰到唐詩雨,就被拍掉了。
「土包子,你在這幹什麼?
我做什麼事兒可用不着你管。
斌哥,你繼續開,你這水錢我借了,借一千,咱們來一把大的。」
「一賠十,干不幹!」
唐詩雨瞪了我一眼,隨後對着青年攤主說道。
聞聲,叫做斌哥的攤主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他比划了一個OK的手勢,從包里熟練的數出了一千塊錢和一張借條。
「成啊,妹子這麼漂亮,怎麼不成?
不過話說回來,一賠十,妹子夠有魄力的,哥就賠你玩這一把。
輸贏天定,哥要是輸了,這包里的萬把塊都給你,你要是輸了……」 斌哥搓了搓手,結果不言而喻。
「我才不會輸,斌哥你別忘了,我昨天可是從你攤子上贏了五百塊走的。」
唐詩雨叫道,她說著還示威是的朝着我看了一眼。
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可着昨天人家就給你下套了,你今天還巴巴的找上門來。
一賠十啊。
地攤上的騙局一般不會玩的這麼大,輸贏已經到了萬把塊。
很顯然,唐詩雨這麼個冤大頭這麼配合,這個叫斌哥的準備好好坑上一把,大不了挪窩換個地方。
可我卻着急的不行。
這一場騙局完全落入了我的眼中,我甚至能夠看到一會唐詩雨欠了一萬多債務的情景了,唐詩雨雖然平時對我很刻薄,也看不起我,但我不能坐視不管。
「唐詩雨,這一把我和你一起玩。」
「你別急,這錢算是我借的,輸了多少我都幫你還,如果贏了,賺多少錢我都一分不少的都給你,絕不留一分錢。」
我連忙說完,顧不得唐詩雨反駁,一把在斌哥掏出的拮据上寫上了自己的大名。
唐詩雨都看傻,隨後皺了皺小瓊鼻,最終沒反駁。
「得嘞,誰玩都一樣,哥祝你們倆旗開得勝,富貴在天。」
斌哥擺了擺手示意無所謂。
不論是誰借錢,只要入了局就好。
斌哥心裏樂的牙花子都要出來了,他沒想到昨天只是無意中做了個局,竟然吊出來兩個冤大頭,一想到一會就有萬把塊入賬,斌哥的心情就是無比愉快。
他使了個眼色,身旁明顯有兩個斌哥的同伴圍了上來,生怕我們賭輸後跑掉。
緊接着,三個紅碗開始快速的轉動了起來。
圍觀的人不少,所有人都注視着紅碗變換,沒敢發出聲音。
一萬塊,足夠任何人緊張了。
一旁的唐詩雨蹲在那裡一眼不眨的盯着三個不斷變換位置的紅碗,彷彿眼前在沒有其他的什麼東西比這個更重要。
她額頭冒着細汗,胸前勾勒出飽滿的弧形,連走光了都沒有注意到。
忽然,三隻紅碗停了下來。
唐詩雨緊張的看着眼前的紅碗,更加緊張了,畢竟是關乎着一萬多塊錢的事情,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她猶豫了半晌,伸手就要指向一個紅碗。
我不用看都知道,這個叫斌哥的恐怕都要樂瘋了。
「慢着,詩雨,別急着決定,我們商量一下,我再仔細看看。
斌哥,這應該沒問題吧。」
就在唐詩雨就要開口做決定的時候我忽然說道,斌哥不以為意做出請自便的手勢,我看了一下唐詩雨,後者難得的沒有挖苦我,而是點點頭。
「行,我看看,這個碗……沒有!」
我邊說著湊近了一點,就在眾人以為我在仔細觀摩的時候,我手一伸,猛的掀開了一個紅碗。
眾人愣了一下,果然發現紅碗里空無一物。
斌哥張了張嘴,很明顯,他沒預料到我不按常理出牌。
可是我已經掀開了第一個紅碗,他再想要阻攔,我怎麼可能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這個……也沒有!」
一連兩隻紅碗被掀開,原本正屏息看着結果的圍觀群眾一下子就炸開了,兩隻紅碗里都沒有紅球,那結果不言而喻,肯定紅球在第三個碗里。
讚歎聲傳來,所有人望着我們都羨慕不已。
身旁的唐詩雨揮舞着小拳頭,她激動一下子跳起來,狠狠的給我來一個擁抱。
剎那間,我只感覺到唐詩雨胸前柔軟的雙峰在我的胳膊上擠壓變形,雖然短暫,可那柔軟的觸感讓我不由得心中一盪。
 

《命運的玩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