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命運的交響
命運的交響 連載中

命運的交響

來源:google 作者:含風染素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雀 現代言情 達拉

阿斯塔法,是一片有着花香和微風吹拂的富饒大地毗鄰這大陸的南方,有一座美麗又孤立的小島,名為翡翠之國一位與世隔絕的美麗少女在這裡生活着陪伴在她身邊的,有負責照顧她的傭人,瑪麗安還有一位每隔一年便來探望他的孤傲少年,琥珀以及一頭渾身雪白,碧綠雙眸的優雅白豹在命運的指引下,少女離開了從小生長着的島嶼,開啟了一段非凡的人生之旅......展開

《命運的交響》章節試讀:

女子看着昔日的愛人,被他剛說出的無情話語驚呆了。

「我不可能那樣說,也不會愛任何人。」

他慢慢向她靠近。

「求你了......哪怕一句話也好。就算是騙我也無所謂,說你愛我,米迦!」

女子的眼淚瘋狂地流着,她緊閉着雙眼,根本就沒勇氣再看米迦冰冷的眼神,只是痛苦地哀求。

不行,別再說下去了。難道你不明白,他的眼裡沒有你嗎?

雲雀擔憂地來回看着他們倆人,心裏很是焦急。

「這是不可能的要求。」

「我要殺了你!一起死吧!」

女人再次把槍口對準了他,而那握住槍柄的雙手卻是在劇烈地顫抖。

「開槍吧,但是不可能和你一起。我死時也只是一個人去死。我沒興趣陪你玩這種自私的傷感遊戲。」

這種傲慢是多麼難以形容的美啊,但卻是那麼悲傷,這種感覺......對了,和第一次見到琥珀時的感覺一樣。

雲雀獃獃地看着米迦,想起了初見小珀斯和琥珀時的事情。

「你自己選擇吧,死在這裡的是我?還是你?」

米迦揚起嘴角對這個女人展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但這笑意並沒有抵達眼裡。

「選吧。」

他蠱惑的聲音再度響起。

看着面前這張無與倫比的美麗面容,女子淚流滿面,她痛苦地抓着自己的頭髮,絕望的將顫抖的手舉起,然後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腦袋......

雲雀見狀敏捷地撲上去,將她手中的槍撞飛在地。

「不要!放開我!」

這時,火速趕來的琥珀和凱也破門而入。他們控制住了在地上瘋狂掙扎喊叫的女人,將她帶了下去。

「琥珀!要把她帶去哪裡?」

「不用擔心,只是讓她去冷靜一下。」

「雲雀小姐,我們也走吧。」

凱驚魂未定,要是雲雀小姐有個什麼意外,他就是有一百條命也不夠賠。

「不要!」

「你好好看清楚,雲雀。這傢伙根本不是珀斯!」

「你就是負責照看雲雀,宋氏財團的統帥,宋.琥珀是吧?」

認清來人後,米迦再次確認。

「我聽到有人背地裡中傷說,亞洲的宋氏本家是瓏泉財團的分公司,現在看來,貌似有點道理啊?」

「我倒是對被高呼成卡文迪下任總裁的你竟沉迷於這樣的事,真讓我感到不可思議。這樣的情況就是你對自己身份的回應嗎?」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米迦擺出一副無所謂的輕佻面孔。

「玩弄女人,讓她們為你痴狂。這還真不是普通的愚蠢。」

「我不管你怎麼理解,你還是先考慮下現在不法侵入的下場吧。」

兩人間對話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走吧,雲雀。」

琥珀命令道。

雲雀看看一臉嚴肅不容置疑的琥珀,又一臉哀怨地看向「珀斯」,最終還是依依不捨地跟着琥珀他們離開了。

「原來琥珀少爺也會吃醋啊......」

電梯里,凱縮在一旁小聲地嘟囔,結果被耳尖的琥珀聽到,朝他丟了一記冰冷的眼刀。出電梯的時候,還被他堵在電梯口,不讓他跟過去。

他突然有種看清了琥珀少爺真面目的感覺。

「不要再見那個男人了。」

琥珀走在前面悶聲說道。

「為什麼?米迦是爸爸選出來的人對吧?」

「西蒙怎麼可能會選出那種殺人犯!」

「殺人犯?」

「那傢伙已經讓三個女人自殺了。」

「米迦只是將自己的生死交給對方,他並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死和對方的死。但是......感覺他好像也不想活在這世上。」

「是嗎?」

他回頭。

「生死都不在乎,更何況是愛。我也明白,因為你們都是一樣的。他和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是一樣的。」

花雀向他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樓上的米迦此時正站在窗邊目送着花雀一行人的離去。

「你讓我很生氣啊,東方少年。」

他黃玉般的眼睛裏流露出對那個叫琥珀的黑髮少年的厭惡。

而雲雀剛回到家就被琥珀關進了卧室。

「太蠻橫了!這裡可是我的家。」

她和琥珀一個在門內一個在門外,兩人就這麼用力抵着房門,誰都不肯讓着對方。

「不對,這是西蒙的家。」

琥珀反駁。

「在西蒙出差的這段時間,這裡全權由我負責。」

琥珀一用力,門被合上了,他趁機上了鎖。

「琥珀!你太過分啦!」

「凱,暫時不準雲雀出去。」

他吩咐走廊上的凱。

「耀,加緊對卡文迪的調查!那個毒花米迦肯定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醜事。」

「是。」

「就算那傢伙確實是西蒙選中的人,我也會不顧一切地阻止他。」

琥珀交待完便離開了。

「還以為琥珀少爺是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激動的人,原來只要是跟雲雀小姐有關的事情他就會特別在意啊。」

看着琥珀少爺渾身肅殺的冰冷氣場,凱有些吃驚。

雲雀這會正氣鼓鼓地坐在床上自顧自地抱怨。

「真不敢相信!這樣一來還不如在衣索比亞更自由。」

「琥珀居然會露出如此討厭一個人的表情......真是奇怪!」

"不過......總感覺以前也好像有過類似的情景。」

她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琥珀當年看珀斯時的眼神。

「對了!跟那時一樣的表情!」

她一會兒自言自語,一會兒沖門外的凱軟磨硬泡。就這樣折騰到了下半夜,終於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在雲雀家莊園外的樹林里,米迦攔住了正要前去莊園幹活的女傭。

「你在瓏泉家工作對吧?」

女傭被突然出現的美麗男人驚住了,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男人那雙特別的迷人瞳孔。

「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米迦沖他溫柔地笑着,準備使出他無往而不利的——美男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