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婚之亡魂歸來
冥婚之亡魂歸來 連載中

冥婚之亡魂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酒官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九叔 懸疑驚悚 阿清

一次死亡,一場冥婚,兩個男人,一個為我死,一個為我生……展開

《冥婚之亡魂歸來》章節試讀:

  我氣得背過氣去,迷迷糊糊地好像看見了很多人,有義父,有阿清,有顧歡,還有黑袍男人言之,還有張老頭,還有很多,他們同我說話,可聲音總是忽遠忽近,我一句也聽不清楚,我的魂猛地傳來一陣失重感,我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我走在一條瀰漫著死氣的路上,那路很長,一片漆黑,沒有盡頭,路上陰風陣陣地吹着,有東西在我身後死死地盯着我,我很害怕,怕得不敢說話,我不停地走着,也不敢停下來,總感覺一旦停下,身後的東西就撲上來。

  突然我身後傳了一陣異動,我猛地回頭,那隻血洗村子的小鬼就站在我身後,面色發青,渾身流着血,臉上掛着詭異地笑容。

  「咯咯咯咯……我要吃掉你……咯咯……」

  說完他朝我猛地撲來,我嚇得拔腿就跑,他在後面不停的追,流血的手指從我後頸划過,我心裏一緊,更是加快速度,仍由我怎麼跑,那鬼魅的聲音就是在我耳邊不遠不近地響着。

  「吃你!」

  小鬼的聲音在我左邊響起,我發出一聲慘叫,脖子傳來劇痛。

  他咬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覺到我血在飛快的流失,他在吸我的血!

  「想吃我……滾!」

  我發現我竟然能觸摸到小鬼,當下也不管怕與不怕,扯住他的胳膊,就把他從我身上拽了下來,連帶脖子上的肉也被他生生咬去一口。

  他嚼着嘴裏的血淋淋的肉,一臉享受,再望向我又是滿眼貪婪。

  我想一定是趁我虛弱,小鬼把我的魂勾了出來,想要在他的空間里把我吃掉,既然現在我也是魂體,難道就不能反抗嗎!

  「不是想吃了我嗎!來啊!」

  我對小鬼怒吼着,小鬼抖了抖身體,似乎被我嚇到了,也許是一整天我都處於壓抑忍受的狀態,現在又面臨被小鬼吃掉的威脅,一下子失去束縛,腦子一熱,就把所有積壓在心裏的火都釋放了出來,彷彿要暴走了一般。

  見我又沒了動靜,小鬼想我不能把他怎麼樣,又猖狂地獰笑起來,再次準備朝我撲來。

  然而我身體再一次失重,暈了過去,再睜開眼,面前站着的是張老頭。

  張老頭手裡拿着條滿是倒刺的鞭子,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黑得發亮,什麼還有許多乾涸的血跡。

  只見他拿着鞭子對着倒在他面前的小鬼一頓猛抽,一邊抽一邊發火。

  「畜生!差點壞了我的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難消我心頭之火!」

  說著在他一頓抽打之下,小鬼發出凄厲的鬼叫,聽得我耳鳴,張老頭沒打一下,小鬼的身影就淡薄一分,直到打得小鬼魂飛魄散,張老頭才揮手將他的鞭子收進了他的大袖子里。

  我虛弱的喘着氣,看完了張老頭人抽鬼的全過程,越發覺得張老頭手段狠毒,連自己養的小鬼都下這麼重的手。

  我自然不會憐憫那小鬼,我可沒忘了他怎麼殺死全村人,還想要吃掉我,他死了我自然消了心頭一口惡氣。

  可看着眼前真正的罪魁禍首,我才消下去的惡氣又蹭蹭蹭地冒了上來。

  張老頭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這時我才打量起四周的環境。

  我應該是在一個墓室之中,墓室里有許多顆碩大的夜明珠,照得墓室中四處清晰可見,奇怪的是墓里竟然沒有腐敗之氣,反而有股詭異的香氣,而且陰冷得可怕,除了張老頭,四爺那伙人都在,他們圍觀完張老頭打鬼,臉上也露出恐懼之色,但沒有說話便繼續各自忙碌,似乎在布置道場。

  我依舊是被捆着,背後靠着一口破爛不堪的棺材,棺材裏什麼情形我也不清楚,只是正對着我的是一扇漆黑巨大的石門,門上刻着詭異的文字和花紋,看久了總覺得這些文字和花紋在流動,可仔細一看又覺得是產生了幻覺。

  看了許久,我忽然想起小時候虎子給我講過的一個傳說,是關於九轉村的。

  這個傳說在九轉村世代相傳,以前不知真假,但如今聯繫四爺他們的目的和義父口中的「東西」以及我身處的這座墓,我想這個傳說是真的。

  歷史上正一教第七代傳人身份不明,記載不詳,他是否存在也無法證實,然而他卻是九轉村的一大恩人。

  漢末張道陵繼承道教創始人老子和大成者陶弘景的衣缽,開創正一道,後又將天師道改為教的形勢出現,由家族世代繼承掌門之位。直到第六代傳人張樹因某種原因無法將掌門之位傳給張家後人,只能將信物託付給與他交好的一位外姓女子南榮瑾,讓她在接任之後務必找到張家後人並將掌門之位交還給張家後人。

  因此南榮瑾成了正一教唯一一位外姓傳人,因其身份特殊,繼任原因特殊,所以並沒有被記錄在張家的天師冊上。

  安史之亂爆發後,唐朝一直處於戰亂之中,九轉村人的祖先因戰亂逃到巴蜀一代與世隔絕的小山村中,希望重新過上安定的日子,然而山中精怪眾多,他們受到嚴重的生命威脅,而且因精怪阻撓無法逃離此地。沒多久尋人至此的正一教第七代傳人南榮瑾來到此地,冒死收復了所有作亂的精怪,並在九轉村安定下來。

  後來南榮瑾被仇人重傷,冒死將張家掌門信物託付給了後來的第八代傳人張迥,臨死前要九轉村人發下毒誓,在她死後要為其修建陵墓,並守墓千年,她會保九轉千年平安,之後她帶着生前收復的所有精怪躺入棺材,被九轉村人供在村子之中,竟多年不腐,直到陵墓建成才得以下葬。

  九轉村人感念她的恩德,在她的選定的長眠之地按照她的意願為其修建了一座陵墓,並將村中的所有值錢的財物放入陵墓為她陪葬,世世代代居住於此,就當為其守墓。

  然而時間過去兩千多年,九轉村的後人從未在西山找到任何陵墓,這事也慢慢成為傳說,可是今日看來,我所在的陵墓應該就是南榮瑾最後的長眠之地。

  按理說南榮瑾的陵墓不會有什麼價值連城的陪葬品,畢竟都是九轉村人的祖先放進去的,那四爺和張老頭又是來找什麼的?

  按義父的意思,那「東西」會跑出來,那就是說他們要找的東西是個活物,即便不是活物也是有靈性的,義父都如此忌憚,看來是邪物才對。

  門!對了,這古怪的門,張老頭打完小鬼就一直在研究門上的詭異的文字和花紋,難道這門有什麼禁制,所以無法打開,張老頭他們就想以活人祭祀來獲得鬼神的力量,從而破除門上的禁制!

  不知為何看着看着,門上的文字和花紋竟讓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長時間的注視已經讓我把它們深深地刻在腦海當中。

  有什麼東西即將呼之欲出時,我的腦袋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把我心中即將呼之欲出的東西如流雲一般一把就拍散了。

  我惱怒地抬頭,映入眼帘的是言之那張蒼白俊美的臉。

  他什麼時候來的?難道在我發獃的時候?我頓時覺得很是不爽,他來就來打我幹什麼!

  我用眼神質問他幹什麼,他已經欺身擋在我面前,飛速地一手捏開我的嘴喂我吃了一顆像是藥丸一樣的東西,然後用力合上我的下巴,迫使我吞了下去。

  我真想問候他十八代祖宗,我是不是上輩子跟他有仇啊!

  然而言之並沒有理會我眼神的問候,而是用不大不小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冷冷地開了口。

  「姓張的,葯我已經餵了,墓室中留守的殭屍鬼物我也清理乾淨了,答應我的東西,你也最好別我忘記,我這個人一向記仇,你也是知道的。」

  「接下來的事,與我無關,我也不會插手,你好自為之吧……」

  言之一手握拳擋住鼻口,有些虛弱的咳了兩聲又繼續說道。

  你好自為之吧。這句話我總覺得他是同我說的,然而這想法一在我腦中出現我就立馬否定了,我發現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一廂情願胡思亂想了。

  那葯吃下去,好像也沒有特別奇怪的感覺,只是覺得身上的力氣漸漸恢復了,也能說話了。

  「哼,事情做完你就一邊涼快去,少在這裡礙我的眼睛。」張老頭仍在研究門上的玄奧,沒有回頭,只是很不客氣的回了話。

  言之冷冷笑了聲,轉身看了我一眼就出了這個墓室。

  我有些莫名其妙,而且有種不好的預感,還來不及多想,張老頭又開口了。

  「小姑娘……想見你義父和哥哥嘛?呵呵呵呵……」

  我正想開口,他又打斷了我。

  「呵呵,馬上你就能看到他們了……呵呵呵……」

《冥婚之亡魂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