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朝小相公
明朝小相公 連載中

明朝小相公

來源:google 作者:半包軟白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勝男 沈運

四十年來公與侯,縱然是夢也風流我今落魄邯鄲道,要向先生借枕頭沈運說:別急,我得好好想一想,這一輩子,我到底是要公侯萬代,稱王稱霸,還是過着幾畝薄田,幾間草廬,順便在錢莊里存個幾億兩的簡單生活……展開

《明朝小相公》章節試讀:

「如果再跳一次秦淮河,不知道會不會再穿越回去?」

沈運怏怏不樂的走出詩詩小築,有些生無可戀的看着自己的四周,大明朝對他簡直是太不友好了,虧他還想着好好的在這裡活下去,好好的活出一個人生來,眼下看來,他是過不了這個坎兒了。

北鎮撫司千戶所,原來就是錦衣衛千戶所,那個快要斷氣的馮老爺,就算沒有棺材本,也不應該訛到自己頭上來,他有那個錦衣衛千戶撐腰,看來自己是沒活路了。

一千兩銀子啊!自己要什麼時候才能還得完,按照他出門的時候花了三個大錢買了一頓早餐來算,這大明朝一兩銀子的購買力,差不多相當後世的六七百人民幣了。

也就是說,他眨眼之間,就背上了差不多後世六七十萬的債務,而且,只怕不還還不行。

很是委屈的在那馮老爺手裡留下了借據,他倒是不想留呢,但是那馮老爺身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一個彪悍漢子,看起來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兒,為了避免眼前吃虧,他捏着鼻子寫了下借據。

算了,還是回去問一問那吳勝男,願意不願意和自己私奔吧,自己那破院子加上自己這百十來斤,反正絕對是值不了一千兩銀子的。

他來的時候,還饒有興趣的打量着秦淮河兩岸的行人景色,此刻回去的時候,這副景色在他的眼裡,幾乎變成了一副黑白畫,怎麼看都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

回到沈家巷,大抵是眾人都知道了他昨日里投河的事情,見到他耷拉着腦袋怏怏的回來,有人和他打過招呼,見到不理,也就算了,只道是他心情不好,他也沒心情搭理這些閑人,直接奔着自己的家裡而去。

開門,關門,進屋,掀起床前的青石板,他伸手就朝着記憶中的小銀錠摸去,就算是要私奔,多少也得帶點錢,他可就這麼一點家當了。

「咦!」

小小的銀錠依然在那裡,可憐巴巴的躺着,在他旁邊,和它放在一起的鐲子,也是昨日放進去的模樣,只是他拿起鐲子,鐲子上傳來一股溫熱,這和他平時的感覺可是大不相同啊。

他將銀錠放進了懷裡,將鐲子戴在了手上,只是鐲子上的那股暖意,貼着他的皮膚,正在急速的消褪,速度之快,感覺可是相當的明顯。

有點意思!

他納悶的將鐲子再次褪了下來,拿在手裡,就這片刻功夫,鐲子上的溫熱已經消褪乾淨了,在手裡,就是冷冰冰的一片。

他心裏一動,將懷裡的銀錠拿了出來,和鐲子一起放在手裡,果然,那種淡淡的暖意又出現了,沒有剛剛那麼明顯,但是,這鐲子的確是變得溫熱了些,而且, 很確定,這不是自己掌心的溫度。

這玩意對銀子有反應?

他腦子急速轉動一下,果斷的將鐲子放回了床下的青石板下,他心裏突然湧起了一個不可置信的猜想,如果這手鐲對銀子有反應的話,那麼,剛剛從青石板上拿起來的時候,反應可是大的多,如果這麼推算,一小錠銀子這麼一丁點兒反應,那麼,很多銀子,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吧?

自己是應天府沈萬三的後人,不管他自己信不信,但是,別人可都是這麼說的,這院子不知道是沈家的祖產還是後來沈家落魄後購置的,但是,富家天下的沈萬三,在自己的產業里,到處藏點金銀財寶的,絕對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這個時代的大部分的人,覺得將錢藏起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挖個坑埋在地下。

他的心砰砰跳動起來,若是放在他曾經生活的年代,一個小小的金屬探測儀就能解決問題,但是,這裡是大明朝啊,可沒什麼金屬探測儀,若是真的這鐲子有這個功能的話,倒是也應該算個寶物了。

自己這家裡,不會真的藏有金銀吧,要是這樣,自己的困境可就解決了。

足足等了大半個時辰,他再次拿起鐲子來,果然,鐲子又變得溫熱了起來,比起和小銀錠放在一起的熱度,那是天壤之別。

他興奮的將鐲子戴在手上,走出門去,將大門關好,然後從側屋裡翻出一把鏟子,回到自己房間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