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夢域締約者:睥睨天下
夢域締約者:睥睨天下 連載中

夢域締約者:睥睨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吼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喬治亞佐 小剛花菜子 都市小說

光怪陸離的夢境,千奇百怪的生靈,共同見證異世界超乎想像的高能!一入夢域深似海,天才少年點亮無限天賦,夢域人生就是要激昂戰鬥!夢域人生就是要酣暢淋漓!什麼?妥協?不存在的!什麼?屈服?我堂堂天選之子怎會將敵手放在眼裡!什麼?悲痛?我是誰,我是快樂之王!沖吧!夢域之中,無所不能!夢域之中,唯我獨尊!夢域之中,睥睨天下!展開

《夢域締約者:睥睨天下》章節試讀:

現在是冬季,夜裡十點。

遠處平原上,一列滿載木材的火車正由西向東,穿越茫茫黑夜,汽笛長鳴。

此時,山中靜寂。

半山腰的一處平地上,白光大燈映照下的伐木場愈顯清冷。

喬治亞佐放下斧頭,拍了拍身上積的厚厚一層的木屑,結束了一天的工作。

他雙手兜進棉手套內,疲憊地向場子門口走去,身形高大而瘦削。

山腳下,是沉睡的村莊。

山路上,冷月映照,清寂異常。

「咕嚕嚕~」

腹中飢餓,他腳下的步子,不覺也快了起來。

…..

安靜,還是安靜。

山中,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還有棉鞋底摩擦碎石的響動。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慢慢的,他只覺得自己闖入了某種透明的半真空的巨大容器之中。

再一看,

眼前的霧氣上升,腳下的塵埃浮動,沉睡的鳥也從枝頭上悄然落下。

似是空氣被抽吸了一般,眨眼之間,世界一片澄明。

「嘶~」

喬治亞佐倒吸一口冷氣,心中一緊,剛想大喊救命,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竟變得軟綿無力起來。

再看腳下,周圍的碎石竟如流水一般,聚攏而來。

只片刻,便將雙腳牢牢地纏縛在原地!

緊接着,漩渦乍現!

空白,還是空白。

現在是20世紀,看着眼前扭曲的大地和腳下的漩渦,喬治亞佐只覺得無法理解,大腦里一片空白。

他就像個傻子一樣,獃獃地立在原地。

而腳下的漩渦,正越旋越大…..

「嗖~」

只一瞬間,他便被吞沒!

…..

明暗,明暗。

伴隨着身下冰涼的觸感和身心的極度疲憊,喬治亞佐努力地一次次睜開雙眼,而後又一次次無力地合上。

恍惚之間,只發現自己正身處於一個偌大的殿宇之內。

身下,是冰冷的石床。

不遠處的寶座上,是一個白須白髮的白袍老頭。

寶座之後,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喬治亞佐努力地向更遠處看去…..

「嘶~」

彷彿是在承受着巨大的恐懼一般,他的瞳孔驟然一縮,額頭上,密集的冷汗直直地滴落下來。

落地窗外,遙遠的天際之間,一隻巨大的猩紅獸眼赫然懸掛其上,正空洞地俯視着世間。

正此時,白袍老頭邪魅一笑,

「喬治亞佐,就差你了。」

「這,就是你的命運。」

喬治亞佐抬起手指,氣若遊絲,「你…..」

…..

「你好,喬治亞佐,歡迎你來到夢的世界!」

一片白茫之中,沉睡的喬治亞佐被一陣柔曼之聲所喚醒。

他睜開雙眼,似是被消除了記憶一般,剛剛的情景在大腦中一掃而凈,只留下一抹恐懼,隱隱約約。

轉眼一看,講話的竟是一位小女生,年齡看上去大約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模樣漂亮又靈動。

她梳着兩個俏皮的小辮子,一張鵝蛋臉精緻可愛。

眼睛大而有神,鼻子嬌小俊俏。

尤其是那張紅彤彤的小嘴,彷彿熟透了的櫻桃一般,脆滴滴,嬌嫩嫩。

喬治亞佐咽了咽口水,竟全沒了之前的疲憊。

他湊上前去,又仔細地打量起眼前這個裝扮怪異但精緻可人的小女孩。

她穿着有些許緊身的黑底金花的蓬蓬裙,胸脯高挺,腰身纖細。

再看身形,嬌小玲瓏,個頭也似乎只有一米五左右。

「怎麼樣,還喜歡我的裝扮嗎?」

喬治亞佐仍舊不言,只是傻笑着。

「我知道你的想法,喬治亞佐,按照你的所想去做吧。」

喬治亞佐搓了搓手,臉上滿是嬌羞。

「喬治亞佐!快過來把這堆木頭劈了!」

白茫之中,伐木場老闆衝出來大喝道。

喬治亞佐低頭一看,自己的手上竟驀地多了一把斧頭。

他極不情願地轉過頭向著木堆的方向走去。

周圍,全都是黑影綽綽的參天大樹。

「去~」

夢中女孩右手輕輕一揮,喬治亞佐便出現在了自家客廳的沙發上。

他的對面,就坐着這位夢中女孩。

「喬治亞佐,我想沒有必要再與你的潛意識浪費時間了,

我告訴你,你現在是在夢裡,

不過不同以往的是,以後你將會長久地成為這裡的一員,這裡是夢的世界,

咳~按我們的說法就是,這裡是夢域。」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你也不是第一次不明白了,因為此時在夢境里的你,就是一個呆瓜,

呆到你醒來的時候,就會忘記掉夢裡的事情,

不過沒關係,因為上神通過神骰選中了你,所以,我會努力把你變成夢域里的一員的。」

日上三竿,雞鳴三遍。

煤爐上水壺的熱氣正奮力撞擊着蓋子,伴以尖銳刺耳的鳴叫。

猛的一下,喬治亞佐從床上驚坐起來,腦子裡一時全是一句話:

「神骰選擇了你,夢域締約者。」

咕咚咕咚,兩大口涼水下肚,夢裡的這句話也隨之被沖走了一半。

繼而只剩下半句話在他腦子裡盪着:

「夢域締約者…..夢域締約者…..」

直到重複得讓自己都發了笑,

「神他娘的夢域締約者!」

他搖了搖頭,夢境的幼稚模糊,不覺讓他略感羞恥。

但轉眼之間,心中卻掠過一絲疑惑,他竟全然忘了自己昨夜是如何回到家中的。

以為是太過勞累,睡昏了頭,這才沒有細想下去。

鏡子前,一位少年正精心地打扮着自己。

他仔細地梳理着自己剛剛塗抹過髮蠟的油頭,又用他媽的雪花膏仔仔細細的擦拭着臉部的每一寸肌膚。

這讓這位濃眉大眼高鼻樑的少年看上去更加英氣不凡。

想起自己三年前,那在學校里也是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

如今,他不再渴望什麼,雖然只有十八歲,但是過早扛起的生活重擔已讓他倍感蒼老。

「亞佐,老子要喝水,快點!」

父親自從在一次礦難之後,就已經半癱在床上了,但脾氣卻是愈發的火爆了。

喬治亞佐把水端了過去,一邊手把着茶缸喂着父親,一邊思緒卻已飄飛起來:

三年前,母親對着即將出門上學的亞佐哭訴道:

「亞佐,以後你不能念書了,你看你爸都這樣了,這個家的擔子以後你要跟媽一起扛了。」

伺候父親吃過午飯後,亞佐便倚躺在床上發著呆,想着一些不着邊際的事情。

不一會,呼嚕聲便響起來了。

「喬治亞佐,我們又見面了,其實,這已經是我們第36次見面了,

我想,是時候介紹一下我自己了,

我呢,名字叫小剛花菜子,目前是夢域中一位神職人員,級別嘛,不高不低,夢域使者。

我再告訴你一遍,現在夢域里惡怪叢生,時局動蕩,

急需從現實世界,哦,我們叫實域,招募一些人培養為神職人員,

你很幸運嘛,你被神骰選中了,歡迎你成為夢域締約者,喬治亞佐。」

「不是,你嘰里呱啦說了這麼一大堆,但我根本不認識你啊,

如果不是看你甜美可人,身材又這麼好,我才懶得搭理你呢,

你就直接說吧,要不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哼~」

小剛花菜子嗤笑一聲,又道:

「你這個反應很正常,夢境里人們會更傾向暴露自己的真實意圖,

不過沒關係,你現在還只是個呆瓜,下面,我將會讓你明白,

這是夢,但又不是你認為的夢,或者說,你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你在做夢,

這裡,對你來講,其實是另一個世界。」

花菜子剛一說完,不尋常的事情便出現了。

只見從遙遠的天際一端,洪水奔騰而至。

所到之處,劈石倒峰,拔樹摧竹。

還未至眼前,耳邊便聽得一陣「轟隆隆~呲啦啦~」。

不多時,大地便被淹沒成一汪巨大的深藍色海洋。

剛剛還在跟夢中女孩對話的喬治亞佐,再看的時候,已深陷一黑色鐵籠之中。

這鐵籠浮於白雲之上,眨眼之間,竟又陡然落了下去。

亞佐雙手緊緊握住欄杆,身體卻隨着鐵籠的降落漂浮起來。

就這樣,他與鐵籠越降越急,耳邊的風聲也越來越大…..

不多時,只聽得一聲,「媽耶…..嘭~」

鐵籠撞擊海面,亞佐完美入水。

「咕嚕~咕嚕~」

此刻,伴隨着不斷蒸騰上升的白色氣泡,亞佐感覺自己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人了。

深邃的藍色海洋中,他就如同一隻被射殺的海鳥一般,從海的淺層上,向著幽暗的海水深處,緩慢地無力地跌落下去。

他開始想念他的媽媽,並且思考過後表示不想念他的爸爸。

他想念自己一身工裝,手握鐵斧,削砍枝丫;

他想念山上山下,一年四季,日子雖苦,倒也安樂;

他還想念…..

最後一個氣泡上升,他年輕的黑髮上揚,眼瞼垂下…..

夜幕降臨,院里的老母雞們挨個飛到樹上,咕咕咕的交流着。

「砰~」

喬治亞佐從床上猛然驚醒。

他深吸一口氣,緩了緩神,而後憤憤道:

「娘的,最近還真是倒了霉了,老是做這種邪夢,看來我得找驢三爺給瞧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