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夢幻空間
夢幻空間 連載中

夢幻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黃海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愛麗絲 黃海華

偶然一次陰差陽錯,少年黃海華來到了繽紛奇麗的魔法世界,他的無厘頭與天生王者風範,兩種極端卻又神奇混合一起的姿態,讓神族與魔族的女神首領紛紛為他傾倒,也讓世間廣大民眾仰賴他的救助,然而他卻也無意中成為邪惡勢力的目標就在一步步的磨練與冒險中,黃海華找到了他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漸漸成長起來,展開了通往王者寶座的道路,並找到了回去屬於自己的世界的方法……展開

《夢幻空間》章節試讀:

「我回來了!」隨着聲音接着「乓!」的一聲門被一腳踢開,接着一個身穿白色短襯衣,下穿黑色西裝褲,手拿黑色書包的少年正在門口脫鞋。

少年的樣子長得看不清楚被一頭蓬鬆黑髮遮住,一米七多的身材。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回家會用腳踢門。

這是一棟高級公寓又處在都市最好的黃金路段不是大富大貴之人是住不起的。

「看看你,老是哪么粗魯,門都開好等着你還要去踢一腳,真是……」一個很甜美的聲音在房內傳出,接着出來一個人。

一頭金黃金黃的長髮,一米七的身高比例均勻的身材,穿着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還在胸前系著白色圍裙,再配上絕世容貌,給人一種純潔中帶着高貴的感覺,好象看到神一樣,任何人看到她都會獃獃的。

在脫鞋的少年好象不在意那美女,把書包扔給那美女,「媽……我肚子好餓,快餓死了!」少年摸着肚子走進房內。

「早就弄好點心了,我還不知道你這小鬼,看看你衣服也不包好一點。」那美女見到她兒子的衣服一半包進褲子一半露了出來,忙幫他弄好。

「你都高一了還那麼邋遢,小心沒女孩喜歡你哦!」

「我才沒那麼閑。」少年不高興的叫道。

那美女愛憐的搖了搖頭。

那少年叫黃海華年齡16歲在省中讀高一,門門功課都在及格線上,又粗魯而且不注意儀錶,所以在學校默默無聞還真的沒有女孩看上他。

父親叫黃世年是個世界有名的考古學家還是世界考古學會的會長常年在外,母親叫愛麗絲擁有歐洲貴族血統同時是一家大公司的總裁但常年在家裡照顧兒子所以用電腦管理事務。

真難想像兩個傑出高雅的人會養出一個平庸粗魯沒氣質的人看着愛子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做的糕點,十分受用。

「你爸爸早上回來一下又走了。」愛麗絲用手撐住下巴看着黃海華說道。「啥咪?我有3個月沒看過他一面了!可惡的臭老爸!」黃海華狠狠的咬了蛋糕一口。

「呵呵!你爸爸有帶禮物給你喲!」看到兒子生氣了忙接著說:「喲呵!好耶!在哪裡在哪裡?」看着黃海華手舞足蹈的樣子愛麗絲笑着搖搖頭拿出一個盒子遞給黃海華。

「哇……謝謝媽媽!」黃海華拿起盒子跑回房間。

「這孩子,都十六七歲了還跟小孩一樣。」愛麗絲搖搖頭收拾餐具。

因為黃海華的老爸是考古家所以送給兒子的禮物都是一些古董文物,很有耐看性和價值。

進入房間只見50平方米的地方中間一張床,旁邊一張書桌和椅子,地上有幾件大大的啞鈴每個怕有幾十公斤重,邊上的天花上還吊著一個拳擊袋,四周全是2米高的柜子有些放滿書有些放着古玩文物,十分簡單。

黃海華坐在書桌前邊拆盒子邊想,「爸爸這次給我什麼東呢?」盒子打開只見裏面躺着兩件東西,一件是魔法陣六芒星型的鏈墜,中間有個圓洞,一件是黑黑的小圓珠。

黃海華毫不猶疑的拿起那珠子,「跟爸爸學了那麼多年眼光是有那麼一點。」黃海華得意的說道。

他可以肯定那粒珠子比那鏈墜價值高很多,左看右看那黑珠除了也有一個魔法陣六芒星外沒有什麼了,「奇怪沒啥特別的為啥我老是覺得它很特別呢?」黃海華不解的看着黑珠。

「海華,我進來了!」門被敲了一下。「哦。」

「明天是去公司的例行日,你跟媽媽去嗎?」愛麗絲進來坐在床邊說道。

黃海華想也不想,「我明天要上課。」

「你這獃子明天是星期六。」愛麗絲用手指點了一下黃海華的頭,「哦那好啊!」黃海華正在研究那珠子不大在意的隨口應道。

「這孩子。」愛麗絲搖搖頭走出去黃海華在把玩珠子一時心血來潮把它塞到鏈墜的圓洞里,再把珠子六芒星與鏈墜的六芒星對齊,只聽「啪」的一聲珠子裂開兩半,掉下一個雪白的小珠。

拿在手中好象有點暖暖地感覺,裏面好象有雲霧水在流動。

「喲呵……寶物!」黃海華興奮的叫道:「不知有何用處呢?要是像武俠小說裏面說的吃了它就可天下無敵那該多好啊!」看着手裡的白珠越想越有一股想把它放入口的衝動。

「啊……不管哪么多,常言道『愛拼才會贏』拼了!」把珠子放入口「咕嚕」一聲一口吞下,「反正有毒的話可以去清腸。」

「奇怪沒有熱熱的感覺,內力呢?我要內力呀……可惡。」黃海華盤坐在地上等了好久啥反應都沒有,失望的站起來。

「狗屎!啥咪都沒有,我的奇遇又沒了,我何時才有像小說里寫的那樣的奇遇啊!」

黃海華躺在床上嘆了一口氣望着手指夾着的鏈墜,那個分開的黑珠已經合回並在鏈墜里。

「唉!學校好沒意思,什麼都和讀書有關讀書好的可當幹部,老師也喜歡同學也喜歡,幹壞事也有人包庇。但那些知識學到沒用,學來幹嘛?」

「不是我自大我想考好的話門門都可拿滿分,要科科考60分還真辛苦,就是算哪些題加起來才有60分都要好累啊!」望着四周的書櫃笑了笑,「這幾千本書都看熟了,現在我天文地理數理化都精通了,還會各國語言,最會的就是考古學了!」

黃海華起來脫掉襯衣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把鏈墜掛在胸前。抓起地上的啞鈴,手上的肌肉突了起來,那幾十公斤的啞鈴拿在手上好象木做的那麼輕鬆,「高中畢業後我就跟爸爸出去闖,我最喜歡找古物了,但是媽媽會同意嗎?她一向想培養我成為公司的繼承人,經商的理論硬要我掌握,雖然我都會了但我還是沒興趣,唉……管他呢還有幾年可玩呢?」

放下啞鈴對着沙袋拳打腳踢,「呵!5歲練空手道現在都不知幾級了!」

幾小時後停下運動,這時他全身都是汗水頭髮都**,他用手把頭髮往上梳喘了口氣這時可看清他的樣貌了。

他摸摸全是一塊塊肌肉的肚子,「找個機會去醫院把肚子里的珠子取出來,就這樣在肚子里放着太浪費了,好!洗澡!」

「媽……我的衣服呢我找不到……媽幫我找找!」正在房間看書的愛麗絲聽到後搖搖頭放下書走了出去。

第二天,「大懶蟲起床了!」

「不要才9點,今天是星期六讓我再睡一會兒。」愛麗絲把黃海華扯了起來,「不要忘了你答應今天陪媽媽去公司哦!」黃海華揉了揉眼睛,「啥咪?我啥時答應了?」愛麗絲扯着黃海華的耳朵,「昨天晚上你忘了?」

「是,是,沒忘……好痛好痛。」

「沒忘就好,快點!我在樓下等你。」

「是!」

愛麗絲鬆手離開。

黃海華邊換衣邊想,「老媽老是那樣,我對商務一點都不感興趣,還老是要人家去公司見識,真是……」

坐上最新款的法拉利跑車來到一座摩天大廈樓下,「你先上去媽媽去停車。」

「哦!」黃海華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入大樓。

在大廳坐了10多分鐘,「媽媽搞啥嘛那麼慢?」剛想去看看就聽到廣播,「黃海華先生,黃海華先生,總裁在地下15樓等你。」黃海華連忙跑去電梯處。

「地下15樓?怎麼回事?以前都在頂樓的總裁辦公室的呀?老媽怎麼搞的跑到地下去了?」黃海華靠在電梯牆上看着不斷增加的數字想道。

「叮」電梯門打開黃海華被兩個高壯的警衛在門口攔住:「對不起,這是禁區。」

「我媽叫我來的。」

「你媽是……」

「是海華嗎?進來。」黃海華剛想回答就被門邊揚聲器里老媽的聲音打斷。

警衛忙退立兩邊並打開身後的門。

「搞什麼嘛?這麼……」話未說完黃海華就被眼前的景象震呆了。

只見在一個有兩個足球場大的空間,四周擺放着各種電子儀器,每部儀器前都有一個穿白袍的人在忙着,也有一些人在跑來跑去,給人一種緊迫感。

這些儀器和人圍成一個大圓,儀器的線透向圓心,「哇!幾百個人在這幹嘛?」剛想前去看看。「海華,來這。」隨聲望去只見老媽在一邊看來。黃海華跑過去,「老媽這裡是幹嘛的?」

「是原料分析所,現在分析的是你爸在埃及挖到的東西。」

「老爸挖到的?什麼東西?」

「好象是魔法陣六芒星。」

「魔法陣六芒星?哇!喲呵!魔法陣六芒星!」黃海華興奮的跳起來,「奇遇!奇遇!我的奇遇呀!」跑向圓心時停也不停回頭問道:「媽我可去看看嗎?」

「可……」愛麗絲還沒回答完,黃海華已經沖入圓心。「呵這孩子。」望着他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只見在圓心擺着一個直徑六米金屬做的魔法陣六芒星,黃海華蹲下摸着魔法陣的邊,「奇怪,有圖案可惜看不懂。」金屬的邊上有一些奇怪的花紋。

他慢慢的細看邊移動邊摸着花紋,「啊!這不是跟老爸給我的一樣嗎?」在眼前有一個和黃海華帶的鏈墜一樣的圖案,「好象是凹進去的,不知那鏈墜可不可塞進去?」想到就試從脖子取下鏈墜想也不想就塞進去。

好一會兒什麼也沒發生,「怪了,對了,那白珠被我吃了所以沒效,唉!只好弄出來後再試一回,可惜呀!」黃海華搖搖頭拿起鏈墜掛回脖子嘆了口氣,站在魔法陣六芒星的正中呆了一下。

當他正要離開時,魔法陣六芒星發出一陣轟鳴並急速的自轉,那些粘在邊上的線頭紛紛離去,嚇得全體人都呆住了,「哈哈行了!喲呵!」這個不知死活的人就是站在中間的黃海華。

「海華、海華,快出來,快……」見到媽媽被人死命的拉着不讓她前來又帶着哭腔的喊聲,心疼了一下但又被不可預知的奇遇的興奮抵消了。

「媽,沒事的,你放心。」剛說完魔法陣發出強烈的豪光,眼睛都差點張不開。那些豪光聚集成一個巨大的六芒星,而在中間的黃海華身子慢慢地浮在空中。

黃海華好象知道時間到了向媽媽揮揮手,「媽媽,我會回來的,不要擔心。」又向頭頂越來越大的白光鑄成的光球叫道:「我來了,喲呵!喔喔!」

一陣白光眾人都閉上眼,等白光消失後大家打開眼,黃海華不見了,地上的魔法陣六芒星也不見了,大家都呆住了,只聽到他們美麗的總裁悲涼的叫喊「海華!」

我們人類生存的空間被稱為第三空間,而平面的東西如圖畫。電視。文字等被稱之為第二空間,第一空間就是我們的意識也就是我們腦海里想的想法,第四空間就是宏觀的宇宙,第五空間就是黑洞里的空間。

除了這五個空間外還有第六空間,那是一個充滿魔法、神、魔、各種種族的空間,也是充滿各種奇遇的夢幻空間。

第六空間在一片無際的草地上,微風吹拂着青草,陽光暖和着大地,一切是那麼寧靜。

一陣微微的嗡嗡聲打破這寧靜。

只見在草地上方出現了一道白色光芒,接着慢慢形成一個魔法六芒星陣。

等魔法陣消失後在陣中原地上出現了一個人。

「喲呵!哇塞,喔喔。我夢想之地,喲!」

黃海華還沒來得及高興肚子一陣疼痛,「好痛好痛,我又沒吃啥,難道是那粒白珠,好,試試看!」

忙忍痛盤坐,用起心法這是從一本古書學到的,果然有用,不一會兒靜了下來,只覺得那顆白珠緩慢的從肚子處往上爬,經過胸口但沒有爬到口裡而是爬到頭部的眉心中間停了下來。

接着從珠里流出兩股水流一股往左是炎熱的一股往右是寒冷的,就這樣由背梁骨為分界兩股水流充滿了全身每個細胞,只可惜一邊像被火燒着,一邊像結了冰。

不知過了多久,那兩股水流慢慢的融合,完全沒有抵抗的融合,融合後再散布到全身這回就舒服多了又不知過了多久,黃海華睜開眼睛站起來,「哇!好爽好象來了一次三溫暖。哦,看東西好清楚,覺得身子好輕哦!」

「喲呵!我有內功了,好試試我降龍十八掌的利害。」

「看招『降龍有悔』……」耍了一會拳腳,一掌打向地下,擺定姿勢,手掌伸直。

1分,2分……沒有反應,烏雲滿天,大雨傾盆而下,「你奶奶的狗屎。」黃海華被淋了一身濕指着天破口大罵,也難怪,以為有內功了卻還是一頭空,本來就氣得夠可以了又被淋了個夠。

「你大爺我表演那麼辛苦也不鼓鼓掌,我沒功勞也有苦勞呀!你竟敢**!我跟你沒完!」

天好象同意他似的連打3個響雷,「看你那麼懂事,算你啦!」

黃海華滿意的點點頭,大雨淋在身也不管,剛說完,一道閃電劈到身後,一聲巨響,他獃獃的回頭看去,在後邊離身體只有一尺的地上被劈了個坑還冒着煙他慢慢地回頭斜着頭望向天空,手指剛指起剛想開罵,「轟」的一聲,這回就在腳邊,腳指都有點麻麻的,「唉喲,我的媽呀!」黃海華抱頭逃竄像一隻被淋**的火雞,「老天爺!我下次不敢了。」聲音越來越小,只一會兒,人影就像花生米那麼大小,有夠快的。

不一會兒黃海華跑到最近的一棟房子前,(早在從打坐醒來時就看到遠處有村落了)雨停了太陽出來了打量了一下房子,那是木結構的單層小木屋,最多有兩房,「這裡不知在哪裡?要冒險就該知道這裡的一切。」剛想去叫門,門卻開了,出來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穿着西方古代牧農的布衣,滿臉的白鬍子。

「小夥子進來換件衣服吧!」老人先招呼道:「英語!我懂。」

「謝謝你啊老爺爺!」黃海華弓着腰微彎着腿雙手互相搓着一臉獻媚的笑着地進入屋子。

「快進去換換不要感冒了。」老人進房拿出一套衣服給他並指着房間。

「是,是……」黃海華接過衣服,他可肯定這裡不是原來的世界。因為屋內的擺設,衣服的布料都是沒見過的,但又不知是不是自己渴望的玄幻世界,他決定好好的套些情報。

「咦,我的鏈墜不見了這是什麼?」黃海華換衣時發現胸口有六芒星的烙印,跟鏈墜一樣大小,「可能來的時候鏈墜融化時印的吧!」有了解釋也不去煩了,但他不知道他的背部也有一個大大的六芒星烙印。

黃海華出來了那老人一看呆了一下,因為黃海華頭髮**梳了上去,可以看到整個臉型,「呵!好樣貌。」老人笑着說。

「呵是嗎?」看了老人一眼,老人震了一下心裏嘀咕。

「好厲害的眼神,那是傲視天下王者的眼神,這小夥子不會是普通人。」

「老爺爺我想問你點事。」

「叫我谷拿吧!」老人豪邁的笑着說。

「那谷拿爺爺你叫我海華吧!」

「好!海華你從那裡來?你穿的衣服我都沒見過的。」谷拿滿意的笑了。

「噢,我是從很遠很遠的村裡來,走了幾天我都不知如何回去了,那裡只有幾家人,連村名都沒有村子太小了。哦,那衣服啊是村裡人做的,我那村人除了還會做件衣服外啥都不會,在那村子裏啥也學不到,像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就跑出來見見世面,剛出來又迷了路還不知怎辦,可好就見到您這見識多廣的老人家,您就給我講講吧讓我見識見識。」

「呵呵!在這村就屬我見識多了,我年輕時也出去闖過,好我給你講講。」谷拿指着身旁的椅子笑着說:「坐坐,來吃點水果。」

「這裡么是瓦圖村離這30里處有亞那城。」

「等等,你先給我講講世界吧像講古那樣。」黃海華打斷道,他想先了解這是個什麼世界。

「好吧!我們這世界有七大陸四大洋。」

「好象……」

「每一個大陸有一個國家分別是:那帕斯、穆爾納、亥努加、和諾德、布里士、里加爾、斯德爾,我們這是屬以穆爾納國的南部小鎮。」

一聽到這些名字馬上有了靈感,「這些名字不是在魔法世界才有的嗎?」試探的問到,「呃谷拿爺爺這裡有魔法師嗎?」

「沒有。」

「啊!」黃海華失望的低下頭。

「村裡沒有,城裡才有。」谷拿接著說下去。

「那泥?喲呵!聖母瑪麗亞我愛你!喔!爽呀!您早說嘛!」黃海華高興的跳起來因為這個世界他知道是魔法世界了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奇遇。

「你為何如此高興?」谷拿不解的看着黃海華,「我當然高興了,在我那村裡沒人會魔法想學都沒得學,出來闖是明智的選擇。」

谷拿看着他那陶醉樣含笑點了點頭摸着鬍子想「為何我會對一個剛見面的人產生一種一種對孫子的感情呢?」不解的搖搖頭。

「對了爺爺你會魔法嗎教教我好嗎?」黃海華急切的看着谷拿。

「可惜呀我是屬於戰士系的會的魔法教不了人。」谷拿望着黃海華那失望的樣子心裏也有點難過。

「對了你會不會血之盟約?」谷拿想補償他。

「不會不會你可教我嗎?」黃海華性急的問道。

「當然可以這是全大陸的人都會的嘛!」谷拿聽到他不會很高興自己可幫他。

「血之盟約有啥用?」黃海華好奇。

「你連這都不知道?」谷拿奇怪的看着。

「我那村人都沒人會與世隔絕嘛!」

「哦我忘了。」谷拿拍了一下自己的頭。

「血之盟約是人跟各種精靈結盟的,你跟他結了血盟他就會成為你的僕人,終身聽命於你,絕不背叛,還可提升你的法力。」谷拿喚出他的精靈,只見那精靈閃閃發光,耳多尖尖,背後有四片透明的翅膀,個頭小小的,和手臂差不多大小。

「哇!那麼好。」黃海華看着精靈羨慕極了。

「人人都有的呀,你學會了也有呀,對了,你不要什麼都跟他結血之盟約,不然一不小心你反而成為僕人,永世翻不了身。」谷拿語重心長的說。

呆了一下,「那該乍辦?」剛才他還想和龍結盟帶着出街炫耀,如果反過來的話,那不天天要掃龍糞。

「要注意等級,現今世上頂級的只在傳聞出現的神龍。」

「龍?是像蛇一樣的還是像鳥一樣的?」

「神龍像蛇一樣,其它的龍像鳥一樣,神龍有兩條,一條白神龍一條黑神龍,就代表着光明與黑暗,它們是世界的支柱,傳說當它們快壽盡的時候同時把它們的力量合力凝集成球,用以代替它們。」

聽到這裡黃海華呆了獃想起那粒白球,「不會那麼巧吧?」因為那在眉心的小球在聽神龍兩字時動了動。

「除了頂級的神龍外就輪到特級的,這特級有三個天神、魔神、金龍,這些不用太再意你要留意的是魔王及那些魔族。」

「哇!太爽了這個世界太有趣了快教我血之盟約,放心我會找些小精靈來結盟的。」黃海華想到那些恐怖的神魔界的大哥大就打消了跟他們結盟的念頭。

「好吧!記住只能找小精靈,但精靈也不是那麼好找的只能隨緣。儀式很簡單咬破中指用手對着想要結盟的精靈畫魔法六芒星同時念到:『萬能神聖的神龍啊讓我和眼前的生靈結為以我為主的盟約。』就行了。」

「就行了?好簡單哦!」黃海華跟着比畫,「不然你以為有多難?」

「對了爺爺,哪裡可以學到魔法呀?」他覺得學到血之盟約沒有多大用,因為精靈不好找,要是弄到和那些大哥大結盟這一生就完了,所以要學些魔法防身。

「可以在各個城市的魔法學院里學,這附近的亞那城裡就有,不過……」谷拿為難的看着黃海華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爺爺。」黃海華看着谷拿急切問道:「是不是要很多錢?」他知道在任何世界沒有錢是寸步難行的。

「是的,不過學魔法不用錢,只要在學院報了名老師就會教你,但學魔法要很大能量,普通人的能量用一次最低級的照明術,用上10分鍾,就可讓人累得在床上躺上1個月。」

「哇!那還有啥搞頭。」黃海華大叫。

「所以先輩們發現了代替品,那就是能量水晶,哦你等一下。」谷拿說完就進入房間黃海華呆在廳里。

「原來要能量水晶才能學魔法,那剛才說的要很多錢看來是用來買能量水晶的了。」正胡思亂想時谷拿從房裡出來了谷拿把手上拿的小盒子放到桌上,那盒子好象放了很久都布滿灰塵,谷拿拂去灰塵打開,三道耀眼的紅、黃、藍三色光芒射了出來。

等光芒消失後只見在盒子內躺着三粒呈兩節手指大小的菱形水晶,黃海華被那鮮艷的三種原色所吸引,就連他這不知能量為何物的人都可從那感覺出巨大的能量。

「這三顆能量水晶是當年我參軍時用戰功換來的,這些能量水晶都是1等品每個都有1萬度。」

黃海華聽到谷拿的話才回過神來,「1等品?一萬度?」疑惑的問到:「能量水晶是由它顏色的純度及能量來分等級的純度和能量越底等級越底,當能量用沒了就會破裂變成粉末消失掉,度是能量計算單位也是法術的用量單位,如最低級的照明術持續一小時的用量為10度。」

「哇!那一個可用太好了!」

「不要太過依賴能量水晶要把自己的能量度提高,頂級的魔法師的能量度有超過10萬的。」谷拿在教育黃海華。

「那……那沒得比啦!」黃海華覺得拍馬也追不上谷拿。看到他有點信心低落鼓勵他,「不要小瞧自己說不定一分鍾前你還默默無聞一分鍾後你就名震天下。」

「對!爺爺說的對,何必看輕自己!」看到黃海華流露出來的傲人氣魄欣慰的點了點頭,「對了爺爺你剛才說的要很多錢,看來是用來買能量水晶的了對嗎?」

「是的像這三顆每顆都在10萬穆爾納幣左右,就算是9等品都要1萬穆爾納幣,練一種魔法要能量水晶提升魔法等級又要所以需要很多能量水晶才能練成一種魔法,那是要很多錢來買的。」

「對了爺爺剛才說個人體內的能量度如何知道度數?」

「哦!用能量測量器,把手指放進去就可顯示出來,能量水晶也一樣。」

谷拿把盒子推到黃海華面前,「這三顆就送給你,反正我一把年紀了留着沒用。」

黃海華呆住了,「爺爺這怎麼能行?」把盒子推了回去。

「你叫我爺爺就不要和爺爺客氣,收下。」谷拿按住盒子假裝生氣。

「那是謝謝爺爺了!」黃海華想到學魔法要用到它而且也沒錢買就不客氣了。

「哈哈哈……」谷拿看到他收下了開懷的大笑,「對了我告訴你能量水晶的顏色代表什麼能量吧,紅色是火、黃色是土、藍色是水、透明的是風、白色是光、黑色是暗,這些都只能學三樣,如火、土、水,只能學一樣,光和暗也一樣。因為它們向克的,而風是都可學的。」黃海華學過五行學一點就懂,「不過……光和暗的能量水晶很少可說沒有,據說每顆光和暗的能量水晶可賣1千萬枚金幣。(1枚金幣等於100穆爾納幣)所以整個世界的魔法師大部分只會2種能量的魔法,除了個別的魔法天尊會3種能量的魔法。」

「哇塞,我要找到光和暗的能量水晶就發了,想到就流口水……」黃海華猛吞口水,「爺爺那能量水晶在哪可以找到?哪裡有得買?」他開始打主意了。

「哦!山裡河裡海里森林裏那都有,就看你找不找得到,可去魔法商店買也可跟人買。」

「哇也就是說可賣給商店也可賣給別人,嘻嘻,做生意我可不會輸人。」黃海華偷笑,「多虧了老媽灌給我的經商頭腦,我發了。」

「是了,海華,這三顆你挑一種能量來學,其它兩顆你賣掉換點錢來生活。」

「啊,啊,是賣掉換點錢來。」黃海華呆了一下應道(這小子肯定在打那三顆能量水晶的主意)。

「對了爺爺如何去『亞那城』?」黃海華急着去撈一筆他現在不想急着學魔法反正有錢了隨時可學。

「這裡沒什麼路可去的!」谷拿還沒說完黃海華就又打斷了。

「啊那怎麼辦?」谷拿看着黃海華急得像火燒屁股的樣子笑道。

「看你,我還沒說完就急成那樣,有魔法陣嘛!」

「魔法陣?」黃海華呆了一下想到自己那個魔法陣。

「魔法陣是用來傳輸用的,每個城鎮門口都有,很方便,想去哪裡念個地名就可。」

「噢那麼好?」黃海華現在才知道魔法陣的用處,「像公車一樣。」

「爺爺你這有魔法陣嗎?」

「呵呵!只有一些特定的地方才會有固定的魔法陣,我們要用就用召喚。」谷拿笑道如不是黃海華編的慌話太真實了他一定會懷疑黃海華的身份因為魔法陣的用途連三歲小孩都知道。

谷拿很想留黃海華住幾天因為跟他很合得來,但他又知道黃海華急切的心情,無奈之間也不再留他。

谷拿離開屋子在空地上念道:「召喚!魔法六芒星陣!」隨着聲音一個魔法陣出現在眼前的地上直徑有1米大小,「比上次我那個小多了。」黃海華想,「爺爺,我也可召喚魔法陣嗎?」

「你現在不行就算有能量水晶也不行,等你的身體能量度達到1千度後才可,沒達到之前千萬不要用,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谷拿嚴肅的說道:「好,進入魔法陣圓心。」

「是!」有過一次經驗的黃海華二話不說連忙進入站好。谷拿這時有一種難以理解的感受,就好象是長輩看着晚輩離開身邊時的感覺。谷拿搖搖頭念道:「魔法陣六芒星呀!請把陣中的生靈送往亞那城的魔法陣吧!」黃海華記住了咒語,以後有用嘛,同時一道黃色的光芒射出並包圍住黃海華,他沒注意到這次的光芒和上次的白色光芒不同,他的心早就飛到到了亞那城如何賺錢。

魔法陣慢慢升起一陣強烈的黃光後就慢慢消失了,谷拿獃獃的凝望着魔法陣消失方向的天空,聆聽着還遺留在空間的黃海華歡快的聲音,「爺爺再見!您保重!下次我帶您去吃香的喝辣的!」

直到聲音完全消失了,谷拿才嘆了口氣,低頭回身進入屋子,看他微彎的背影好象老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