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萌寶要翻天,神醫娘親很惹火
萌寶要翻天,神醫娘親很惹火 連載中

萌寶要翻天,神醫娘親很惹火

來源:google 作者:小清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容雪 郝日國

【雙強甜寵、逆天打臉爽歪歪】重生前,她是家族的恥辱,爹爹不親姥姥不愛,幹啥啥不行,犯蠢第一名重生後,她靈智全開,瘋狂吊打,腳踩渣女,炮轟渣男外帶富養三隻小萌寶還撿了個扮豬吃老虎的太子哥哥當老公……某日,白蓮綠茶來找茬,裝可憐道:「太子殿下,太子妃她想讓我去死!」太子冷睨一眼,沉聲道:「孩他娘本宮管不了,讓你去死,你就去死吧!」白蓮綠茶,「……!!!」某太子妃,「老公,三碗螺螄粉,謝謝!」某太子屁顛屁顛去廚房,「好嘞,媳婦請稍等」白蓮綠茶:「……」展開

《萌寶要翻天,神醫娘親很惹火》章節試讀:

八月酷暑。五洲大陸,司家地牢。一滿身污穢,臉上更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女子腹部高隆,儼然已是足月的身孕了。她凄厲哀嚎,仔細聽也只有一句,「夜哥哥,救……救救我們的孩子!」「孩子?呵呵,你這孩子可不是大皇子哥哥的,與怪獸林的畜生雜交出來的東西,能算是人嗎?」鐵床旁,一手拿烙鐵的女子面容姣好,笑若桃花,可偏生心思歹毒,連嫡姐都敢害!「二姐,跟她費什麼口舌,咱們可是商量好的,我幫你和大皇子哥哥騙她進怪獸林,你就讓我的寶貝蟲子好好飽餐一頓的哦!」又有一十二三歲的女孩倩影翩翩的從牢房外走入,她將手中的竹筒放置在幾度昏厥的女子耳畔。眼見一隻滿身粘液的大蟲從竹筒里蠕動出來,再一眨眼,就鑽進了耳道。那是嗤腦蟲,天階修士要想快速精進,一向都是用這種邪門歪道。嗤腦蟲一口一口啃食着她的腦袋,司雅安心底翻騰的怒火瞬間爆發。她掙脫禁錮住手腳的繩子,周身爆發出駭人的靈力磁場,生生將司月清與司月華震飛了出去。逃出司家!去找夜哥哥,他……他一定會保護自己和孩子的!入夜,孤月灑下一地的光華。司雅安血淚橫流,嗤腦蟲叫她再難上前走出一步,一個踉蹌,狼狽的摔倒在地。她雙手抓撓着地上的泥土,大門就在眼前。我的孩子,你……你一定要挺住啊!娘親,娘親帶你去……去見……「真是個髒東西,死也不死的乾淨些!」一道陰鷙深沉的男聲忽從頭頂上方壓下。好熟悉。司雅安一雙被血淚沖紅的眸子瞪得溜圓,她費力的撐起半邊的身子,月光下,樹影中,半明半暗間,赫然是夜哥哥一張俊朗妖異的臉。他……他在說什麼?司雅安腦袋一陣劇痛,思緒也開始飄忽,最後一絲力氣也消耗殆盡了。她趴在夜風則的腳下,扯着他的袍角,苦苦哀求道,「夜哥哥,孩子,我們的孩子……你救救他……他是……是我們的孩子!」「雜交的野種也敢拿來侮辱本皇子?」夜風則沒有半點憐惜,抬起一腳,將她的臉深踩入泥。與此同時,司月清與司月華也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司月清一見夜風則也在,趕忙換上一張清純乖順的模樣,挎着他的胳膊嬌憨道,「大皇子哥哥,月清可是替你除了這礙事的賤貨,之前你答應月清的事可不能食言啊。」「月清,本皇子就喜歡你這種肯聽話的!」夜風則腳下用力,不顧司雅安的掙扎怒吼,他將她徹底踏進塵埃。半晌,人不動了。嗤腦蟲從司雅安的鼻孔里爬出,在一旁看熱鬧的司月華上前探了探鼻息。她咯咯一笑道,「大皇子哥哥,二姐,人死嘍!被活活憋死了呢,真好玩!真好玩!」司家草包嫡女死了,和她未及出生的孩子一起死了。屍體埋入荒野。當夜,有路過的行人聽到一聲聲啼哭。一年後,埋屍處長出一片桃林,林中,一年四季皆如春。五年後。司家嫁女,三小姐司月華嫁給殘廢的郝日國太子殿下。而做主這樁婚事的人就是大皇子殿下,更是司家二小姐的未婚夫婿。十里紅妝,敲鑼打鼓的送親隊伍特意選了一條偏僻的小路繞進皇城。

《萌寶要翻天,神醫娘親很惹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