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每一步都是蓄謀已久
每一步都是蓄謀已久 連載中

每一步都是蓄謀已久

來源:google 作者:亦方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易正桉 沐子意 現代言情

【爽文+電競+強強+主播+甜寵】某日,當紅電競大神鬼厲,氣呼呼的闖進正在直播的房間,「你說我只是你鄰居?」「別鬧了,我直播呢」隨後,他便懟到鏡頭前,高調的宣示主權,「麻煩各位網友傳下去,我不是她鄰居,我是她未婚夫,我們已經同居了」一個是電競天才少年易正桉,禁慾系的天花板,擁有高冷淡定的外表,無人能及的逆天操作,年少成名,在電競圈鳳鳴鶴唳一個是新人菜鳥主播沐子意,大大咧咧的女漢子,直播風格幽默風趣,在那個直播技術流滿天下的時代,她倒是憑自己菜出了一條路無人知道,電競大神鬼厲,其實是個懟天懟地的戀愛腦,唯獨鍾愛網上那個名聲微弱的小主播,為了她,還甘願開小號,換馬甲,只為能跟她直播打遊戲只因想要靠近她,他便直接搬去了她家對門做鄰居只因她不開心,他便怒在直播間送禮十幾萬隻因滿屏彈幕罵她,他便直接編程清屏只因她想上分,他便在游戲裏大殺四方直到電競大神二次元馬甲被戳破,他們的愛情,才終於回歸到了現實……展開

《每一步都是蓄謀已久》章節試讀:

晚上九點,齊琦已經做好了飯,沐子意吃的一臉享受。

見她吃得如此開心,齊琦卻笑不出來,沒好氣的說道:「你以後能不能少吃泡麵啊?你不會做飯,難道點外賣都不會嗎?非要吃泡麵,也不怕把自己吃死。」

沐子意眸一暗,眼角耷拉着,委屈巴巴的抬眼看着她,說:「外賣多費錢啊,再說了,我這地方,連配送費都比其他地方貴。」

齊琦嫌棄的白了她一眼,說:「別用你這種眼神看我,要了命了,行了行了,不管你了,真是拿你沒辦法。」

沐子意跟川劇變臉一樣,收起那委屈模樣,呵呵的樂了起來,說:「琦媽最好了,如果你真怕我把自己吃死了,可以經常來給我做飯啊。」

齊琦望着她那厚顏無恥的臉,微微搖了搖頭,這丫頭每次就會裝無辜,佯裝生氣,可又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問:「你真打算對那事負責到底嗎?這都好幾年了,也差不多了吧?」

沐子意眸子一暗,淡淡的說:「不然呢?父債子還,天經地義嘛。」

「什麼屁話,那事關你什麼事啊,讓你來償?憑什麼?」齊琦一着急嗓門都大了起來。

沐子意一臉無奈的看着她,嘴裏的肉吃起來都沒味了,「你就彆氣了,這件事情,我有數。」

「你有什麼有?他們把你害成什麼樣了?那還算人嗎?簡直就是垃圾。」齊琦筷子一扔,氣惱的不成樣子。

沐子意臉上擠出一絲笑意,拍了拍她的手臂,說:「行啦,做了這麼多好吃的,不吃可就浪費了,更何況,他們算是垃圾的話,我算什麼?小垃圾嗎?」

「滾犢子,沒心思跟你開玩笑。」

「消消氣,這麼些年,不都這樣過來了嗎?沒事的。」

齊琦盡量壓着嗓子,指頭敲着桌子,苦口婆心的說:「他們就像個無底洞,你不清楚嗎?」

「清楚啊。」沐子意咬了一口排骨,無所謂的笑了笑,「可日子還是要過啊,不是嗎?」

「行吧行吧,有事你就說話,我幫你就是了,不過少吃點泡麵,行嗎?我真的不想哪天過來的時候,你已經躺那了。」

沐子意不說話,只是微微點着頭,鼻尖居然有些酸酸的,真是丟人啊。

那晚,齊琦是幫沐子意收拾完廚房後才走的,走之前,還不忘苦口婆心的勸她少吃泡麵,多吃飯。

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

沐子意便被一陣門鈴聲給吵醒了,因為昨晚上睡得實在太晚,她着實不太想起來,可是門口的人卻不死心,一直將門鈴按個不停。

沐子意罵罵咧咧的從床上起來,眼睛都還有些睜不開,迷迷糊糊的往門口走,心裏暗暗發誓,自己一開門,一定要把那個不開眼,擾了自己美夢的人臭罵一頓。

門被打開,沐子意還沒來得及開口,便看見一張俊臉出現在她面前,這人長得好看極了,五官好看的過分,眼睛很大,鼻樑很挺,嘴唇厚薄適中,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有個若隱若現的酒窩,一身簡單的休閑裝,都能讓他穿出秀場走秀的感覺,當真是個妖孽。

沐子意獃獃的看了許久,一陣風過,她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這才回過神來,問道:「你……你誰呀?幹嘛一直按門鈴,擾人美夢。」

「我不知道你還沒醒,不好意思,我是今天剛搬來的,住你隔壁,我叫易正桉。」

沐子意愣了一下,微微點點頭,說:「歡迎你啊新鄰居,不過下次打招呼之前,記得要選對時間。」

說完這話後,沐子意便準備關門,畢竟,她只是單純的以為,易正桉來敲門,只是想跟她打個招呼,介紹一下他是搬來的新鄰居而已。

易正桉伸手拉着門,盯着她的眼睛,輕笑一聲,說:「我剛剛搬來,屋裡東西還不是很齊全,不知道,能不能在你家借個鍋?」

「借鍋?」沐子意一臉的不可置信,畢竟,她真的無法想像,他把自己吵醒,為的,就是要借個鍋。

「對,我買了菜準備做飯,不過沒鍋,不知道……能不能……」

「不能。」沐子意義正詞嚴的拒絕,一臉嚴肅的問他,「你都買了菜,決定要做飯了,你居然不記得買鍋?」

「忘了。」易正桉尷尬的笑了笑,回答的倒是直接,隨後又提議道,「不如這樣吧,我借你的鍋,然後做好飯後,我請你吃,怎麼樣?」

聽見這話,沐子意倒是有些猶豫了,借個鍋就能換頓飯,倒也是好事,更何況,她又不會做飯,這鍋,除了齊琦來的時候有點用處外,其它時間都是擺設,只是,事情真的就這麼簡單?

「怎麼樣?可以嗎?」易正桉見她久久不說話,又問了一遍。

易正桉挑了挑眉,細細打量了沐子意一番,眼裡滿是期待,沐子意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她沐子意天不怕地不怕,臉皮厚的子彈都打不穿,如今居然被一陌生男人盯紅了臉……

「這樣吧,你鍋都沒有,怕也沒什麼其它的東西了,不如,你來我家做飯吧。」沐子意忽然如此建議,雖然說的理由很合理,但是,她卻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想着,如果自己不借他鍋,顯得小氣,如果借了,他一會兒做了飯,讓自己吃,她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呢?吃的話,她怕他放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不吃的話,又顯得她這個人太不好相處,所以,如今就讓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飯,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啊?」易正桉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一臉的震驚。

「怎麼了?不來算了。」說著,沐子意便抬手準備關門。

「你等等,我去把菜拎過來。」

隨後,易正桉便跑進自己家,將買來的菜拎了出來,心裏雖然高興,卻也為沐子意的安全意識感到擔憂。

一進屋,易正桉便向著四周看了看,隨後又順着沐子意手指的方向,往廚房走去。

沐子意如今倒也沒了睡意,將沙發上的一個外套拿起,胡亂的穿上,然後便站在廚房門口看他。

「你為什麼搬來這裡啊?這裡這麼偏僻,我已經很久沒看見有人搬過來了。」沐子意好奇的問着他。

「哦,這裡比較安靜,適合我。」易正桉笑着回答,隨後便開始洗菜,看樣子倒是有條不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