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美人如玉槍如龍
美人如玉槍如龍 連載中

美人如玉槍如龍

來源:google 作者:江南夜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笑 獨孤傾城

萬丈懸崖上,楚笑心想:「上輩子庸碌一生,窮困潦倒,受盡白眼,今生老天既然讓我在這個世界重活一次,要再窩囊地過一輩子,不拼一把,還真不如死了算了!」三年了,他等了三年,就是在等待一個機會,不是為了向別人證明自己多麼了不起,而是要告訴自己:命運,是可以改變的!一切剛剛開始,一切只是開始...如今的修仙世界與自己曾經夢想中的仙俠世界,恐怕已相去甚遠然而,仙俠仙俠,修仙行俠,不就應該是自己要走的道嗎?!至於未來?就讓時間去見證吧......展開

《美人如玉槍如龍》章節試讀:

「是你打傷了她?」

桃林村上空,正欲離開的離塵子幾人被一個幾乎是瞬息而至的玄衣女子攔住。朦朧的輕紗下,傳出的是她這句冰冷的問話。

此刻,離塵子全身汗毛豎起,面前的這魔女絕對是他平生所遇的第一強敵——先前在南風城外,她大殺四方的一幕還刻在他腦海里。

至於楚笑三人,卻是被玄衣女子一下子給驚艷到了。雪發玄衣,無風自動,即使看不清臉,但那清冷而超凡的氣質,以及…恐怖的實力,便足以令人傾倒。

玄衣女子卻沒有看他們,還是盯着離塵子問道:「你似乎很怕我?」

「怕?我是怕嗎?」離塵子心中暗暗叫苦,這話問的,他都不知該怎麼回答。

但這時候,玄衣女子似乎已沒什麼耐心,不待離塵子說話,便已幻化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朝他們拍下。

見狀,離塵子情急之下直接踢走腳下的酒葫蘆,讓它載着楚笑三人飛了出去,而他則獨自舉起之前打藍衣女子的大酒壺,硬抗巨掌一擊。

然而,離塵子僅撐過一息,便直接被拍入了地下,生死不知。

「師父!」遠遠看着這一幕的楚笑和蕭小遙不由得一陣悲呼,宇無極也是緊咬着牙,卻同樣無能為力。待失去了離塵子操控的酒葫蘆一停下,他們便御劍飛了回來。

另一邊,玄衣女子拍下一掌後便再也沒有關注他們,畢竟對於她來說,這就是三個小修士,根本不會放在心上。之後她便快速地來到受傷的藍衣女子身邊,給其吃了一顆療傷丹藥。

與此同時,陳守南和林千里也帶着一幫人終於踉踉蹌蹌地追到了這裡。

只不過,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以至於他們都看到了玄衣女子,卻沒有一個人再敢向前。

「公主,我…」藍衣女子想說什麼,卻被玄衣女子打斷:「不要說話,快點療傷!」

而後,她站了起來,看着眼前已變成一片廢墟的祭壇,再看了一眼追來的陳守南和林千里等人,心中已有了決定。

只見才過了一會兒,以玄衣女子和藍衣女子所在的位置為中心,周圍十丈內便升起了一團黑霧,將她們二人籠罩在內,外人絲毫看不到裏面發生了什麼。

「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這…算了,那黑霧一看就不同尋常,還是先等等看吧!」

「也好,那我們先把這裡圍起來。」

外邊,陳守南和林千里等人還在商議;黑霧裏面,只見玄衣女子已拿出一個精緻的器物,上面刻着許多玄奧的紋路,看那樣子,竟和原來的那個祭壇十分相像,只是小了太多罷了。

緊接着,玄衣女子找到了原來祭壇的方位,將那個器物放了上去。看樣子,她要用這個來代替原來的祭壇!

藍衣女子看到,也立刻明白了玄衣女子要幹什麼。

不過,她還是有些擔心,因為陰陽童元已經沒有了,這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弄到的。如此,即使有了祭壇貌似也沒什麼用。

只是下一刻,她便看到,玄衣女子竟咬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逼出了一滴精血。

「公主,不可!」她連忙喊道,想要阻止。因為她知道,消耗精血來代替陰陽童元不是不可以,但這對修為的損害是非常大的,即使僅是一滴。

但是,玄衣女子並沒有停下,一邊將精血注入那個器物,一邊道:「無妨,我已確定此地並無能與我抗衡的強者,待辦完此事,我們即刻離開!」

聞言,藍衣女子也知道阻攔不了她,最後只能點了點頭。

卻說楚笑三人跑了回來,將離塵子從人形大坑裡抬出來時,離塵子已經氣若遊絲,昏迷不醒。

蕭小遙早已哭得稀巴爛,楚笑也在默默流淚,雖然師徒相處時間不長,但現在,不知不覺間他已徹底認可了這個師父。

「咳…咳…咳…」也不知過了多久,離塵子竟忽然醒了過來,咳嗽幾聲,嘴裏有氣無力地念叨着:「酒…酒…酒…」

見狀,最先反應過來的楚笑扯了扯還抱着師父痛哭的蕭小遙,讓他給師父拿酒。然後,他自己則將離塵子扶起來坐着。

蕭小遙頓時激動不已,忙從離塵子腰間解下了離塵子之前準備送給楚笑的那壺酒,給他喝了幾口。不一會,離塵子的臉色便肉眼可見地變得紅潤起來。

「這是什麼酒?感覺…後勁有點大啊。」已經好轉了一些的離塵子問道。

「不知道啊師父,這不是您的酒嗎?在您腰間解下來的。」蕭小遙說著還把酒壺拿到離塵子眼前晃了晃。

「嘔!」離塵子看到,直接吐出了一口老血,蕭小遙見狀又被嚇到了,趕緊去給他揉了揉胸口。

過了好一會,離塵子才又好些,狠狠地拍了一下蕭小遙的手,道:「真是笨蛋,那是專門給你師弟準備的,師父受傷之軀,怎麼能喝呢…」

「啊!」蕭小遙一下子反應過來,這種酒當年他也有喝過,知道它對修為的提升極有幫助,但當得知自己師父有喜歡腋下藏丹的毛病和這酒的調配方法後,他就再也不想喝了。

想到這裡,蕭小遙不禁有些同情地看着楚笑,默默地將酒壺遞給他。

楚笑聽着兩人的對話,一時摸不着頭腦,但見師父說這酒是給自己的,他還是高興地接過,並對離塵子道了謝後直接喝了一口。

不一會,他便感覺全身暖洋洋的,之前的疲憊也一掃而空,要不是現在在這不好修鍊,他都想直接打坐運功一番,相信修為必能有所提升。

之後,他把酒也給一直站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宇無極喝了一口。等到再遞給蕭小遙時,蕭小遙卻連忙擺手拒絕,搞得楚笑兩人都為他感到可惜。

「你們快看!」這時,蕭小遙突然喊道。

隨後,楚笑、宇無極和離塵子都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見那邊的一團黑霧中,忽然亮起了一道鮮紅色的光柱,直衝雲霄。

與此同時,在南域另外六個不同的地方,同樣亮起了相同的紅色光柱。

如果此刻有人飛到高空中,定能看到這七條光柱亮起的地方,若是連接起來,正好是一個像勺子一樣的北斗七星形狀!

「不好,看來這魔女已經布成了什麼陣法!」黑霧外,陳守南一見那光柱亮起便吃驚地說道。

「我也有預感,我剛接到城中守衛傳訊,城裡聚靈陣的靈力正在飛速流失,似乎是被引到了哪裡。我敢肯定與魔族盜走我的控靈珠有關,難不成是用在了這裡?!」在一旁的林千里也忙說道。

但,到底他們還是沒弄清楚這魔女究竟想要幹什麼。

另一側,蕭小遙見狀也忙將自己的推測告訴了離塵子,得到了他的認同。

「師父,您看這些要不要去告訴宗主?」楚笑在一旁問道。

「嗯,此事我自會跟他說,希望他會把我這個老酒鬼的話放在心上吧!」離塵子說完苦笑一聲,又嘆息道:「唉,其實只要他們對凡人多點關心,肯多花點心思去探尋真相,那麼早就能像你們一樣發現問題所在了。」

楚笑三人沒有答話,因為離塵子一語道破了關鍵,他們一樣有同感:

修鍊了幾百年的那些強者有哪個是傻的?但他們往往都只被眼前的一些東西蒙蔽了雙眼。很多時候,越是站得高,越是不想往下看,也就越看不見底下的情況。

雖說如今都是人心向道,但向的是那個道?這個恐怕只有眾人自己清楚了。

與此同時,楚笑還聯想到了另外一層,即如今的修仙世界與自己曾經夢想中的仙俠世界,恐怕相去甚遠。

然而,他又想,仙俠仙俠,修仙行俠,不就應該是自己要走的道嗎?!

離塵子看着若有所悟的三人,不由得有些滿意地點點頭,他其實也未曾想過自己的話會引發他們的思考。

待他們回過神來,離塵子才繼續道:「不過,如今我們還是要拿結果說話。你們已經知道,要結法連陣,魔族定然不止布置了這一處祭壇,所以我們需要找到其他亮起過光柱的地方才行,以此勾畫成圖,方可推斷。」

見三人點了點頭,離塵子接着又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說道:「此事你們去辦吧,現在先離開這裡。記住,拯救南域的重任就落在你們的肩上了!」

聽得蕭小遙一陣激動,只有楚笑感覺怪怪的,師父說這話時的口吻怎麼好像有點熟悉呢?

不過,他也沒有再多想,他只知道,有些事情是自己該做的。

如今事情並未結束,既然已阻止不了,那麼不如就順着跟下去,怎麼也要弄清楚她們到底是在找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