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
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 連載中

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

來源:google 作者:喵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喵抹 梅梨 現代言情

梅梨穿越了,來到一個魔法的世界,她還不能用魔法在學校,同學因為她廢材,嫌棄她,回家找媽媽,發現媽媽不見了....展開

《媽媽失蹤,男友背叛,我變強了》章節試讀:

梅梨看到有一個老師,心裏給自己打氣,走到老師面前,問道:「老師,教導處怎麼走?我年級是二年級,我想去教導處問一下,是不是搞錯了。」

「把你學生證給我看看。」梅梨連忙在包里拿出學生證。老唐接過學生證看了一下:「沒搞錯,你就是這個班的。」

梅梨微微一怔,解釋:「可我還沒有去一年級。」

「我知道。上面就是這樣安排的。」老師把學生證遞迴去,又問:「還有沒有問題?」

梅梨眼裡充滿疑惑,搖搖頭:「沒有。」

老師聲音平淡地說:「沒有的話就進教室吧。」

老師走進教堂,梅梨跟在後面。老師平淡地說:「自我介紹一下。」梅梨自我介紹完之後,下面的人紛紛把目光投到了梅梨身上,伴隨着竊竊私語。

天笑從梅梨進門地時候就目不轉睛地盯着梅梨,福福發現後,在天笑面前擺擺手,天笑疑惑地看着福福,福福開玩笑說:「一見鍾情?」

還沒等天笑回復,就聽到拍桌子地聲音,老師沉着臉,怒道:「靜一靜,我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菜市場呢。」

學生們聽到老師生氣了,立馬把嘴巴閉緊,不過打量梅梨地目光沒有停過。

「那個隊伍缺人的舉下手。」老師等了有一會,還沒有學生舉手,思考了一會:「樂樂,你們隊帶梅梨吧。」

那個叫樂樂的人站了起來,目光有點閃爍,咬着嘴唇說:「老師,我們隊滿6個人,要是再加上梅梨同學,我們隊就太多人了。」

老師聽到這個解釋,臉上沒有表情。梅梨感覺整張臉像是被火燒,低着頭看地板,手腳不知道往哪裡放。樂樂被老師盯着,有點心虛,頭都不敢抬起來。

突然有一個開朗的女聲傳來:「老師,我們這裡缺人。」梅梨望了過去,那個女生舉着手,雙目清朗透徹,感覺一種聰穎而熱情的光澤,讓人很親切。

這句話讓女生一下子成為了全班的焦點,她隔壁的男生聽到男生的話,瞪大眼睛,拉着女生,壓低聲音,小聲地說:「你瘋了呀。」

老師對着女生那個位置點了點頭:「梅梨,你去福福那個隊伍。」梅梨聽從老師的安排,去到了福福那邊。

福福看着梅梨有點拘謹,把她拉在周圍的椅子坐下,梅梨看着福福,福福拉着梅梨給她介紹隊里的成員。

福福指着一個在盯着梅梨看的男生:「這位是天笑。」梅梨不喜歡別人盯着她看,不過天笑目光坦然,一絲雜念也沒有的樣子,不會讓她覺得不舒服。

她隔壁的男生,臉色沉了下來,扭頭看向窗邊,福福指着他說:「這位是白沖。」白沖好像沒有聽到聲音一樣,一直看着窗外。

福福被冷場了也不尷尬,她又指向白沖隔壁的男生,熱情開朗地說:「這位是泉柴」

泉柴天生一張白嫩的瓜子臉,明眸皓齒,一雙眼睛看人的時候彷彿會說話,在介紹到他的時候,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看起來很禮貌。

福福指着冷冷地看着他們的女生,有點敷衍:「這個是朱珠,是我們的隊長,不過這個隊長沒啥用。」

這種有點挑釁的話,朱珠當沒有聽見,她笑了笑,笑容看起來冰冷,沒有半點笑意。

下課的時候,有一個亞麻色的**浪捲髮的女生走了過來,一雙微微吊起的眼梢卻無端透出些許刻薄。

她嘴角斜斜地勾起,半眯着的眼充滿了不屑:「朱珠,你好可憐哦,本來吧,隊里的人實力就不怎麼樣,還要給你找一個廢物。」

朱珠低着頭看書,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打量她。那個女生看着朱珠漠視她,心中惱怒不已。 兩隻手攥在一起,故作溫柔:「要不這樣吧,我去跟隊長求情,讓你回來。」

「不用了,我在這裡很好,你能不能不要打擾我學習。」朱珠不耐煩地打斷她,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切,還在那裡裝,別到了後面求着回來。」那個女生翻着白眼,露出蔑視的神情,然後不屑一顧地回身走了。

福福看到那個女生走後,挑了唇,似笑非笑地開口:「朱珠,我還以為你會迫不及待的答應她呢。」

「我不喜歡這個隊伍,並不代表我就會去以前的隊伍。」朱珠低頭看書,頭都沒有抬起來過,平淡的語氣讓人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天笑看着梅梨怒氣沖沖的站在那裡,手握拳頭,一臉鐵青。連忙開口:「說起來今天我們的戶外區域還沒有清潔呢。要是不達標的話,我們的隊伍分就更少了。」

朱珠合起書本,去拿工具搞清潔,梅梨跟在後面,就聽到朱珠冷淡的聲音:「梅梨和福福你們就不用去了,梅梨你第一天來應該對學校不熟悉,福福你帶她熟悉一下學校。」

「切,還真把自己當隊長了。」福福在梅梨身後,小聲的嘀咕。梅梨沒有聽清,以為福福要和她說什麼,疑惑的問:「什麼?」

福福回到隊伍位置,坐着對梅梨說:「沒什麼。」梅梨在福福對面找了個位置,想了一會,低聲細語:「我怎麼感覺你討厭朱珠啊。」

福福聽到這句話表情一下子就變了,感覺聽到了什麼晦氣的東西一樣,翻了一個白眼,不耐煩地說:「我是挺討厭她的,跟你這麼說吧。我在那時候會舉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膈應她。」

梅梨聽到這句話,心裏悶悶不樂的。福福看着梅梨這個樣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也有點過意不去,略帶歉意:「生氣了?抱歉,」梅梨咬着嘴唇,搖搖頭說:「沒事。」

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福福覺得氣氛尷尬,找了個理由去廁所。

福福走了之後,有兩個俊俏地女生走過來,笑着說:「福福那人就是這樣,她之前就是因為經常和隊里的人吵架,後面隊長申請換人,她就被請離出來了。」

另一個女生跟着搭話:「福福她就是一個問題學生,其實剛剛我們隊也想要你,沒想到被福福搶了,不過我們做不成隊友也可以朋友,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