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瑪爾斯
瑪爾斯 連載中

瑪爾斯

來源:google 作者:youknowhat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約書亞 霖梟

這可不是一顆荒涼的星球,它在毀滅中重獲生機,它與人類傳承產生了對立,它是一個新的世界,是時候了,開啟新的紀元展開

《瑪爾斯》章節試讀: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到了七月六號,自從幾天前一別,承宇一連好幾天沒找梔蕊,令後者不禁覺得有些反常,今天是和承宇約定好的日子,還是那家咖啡店,做最後的告別。

一大早承宇便發來了消息:上午十點,不見不散。

「好的呢。」看着梔蕊發來的簡短訊息,像是預示着他們之間的時間已經走到頭了。承宇暗暗下定決心,給王哥發去了消息:今天動手!捉到後,我親自把房產證給你。

「好嘞!」王哥此時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弟。這種關幾天拿兩百萬刀勒一本萬利的好事兒,對於他這種壞蛋來說,那就是順帶一把的事兒。

今天的梔蕊格外的漂亮,她還是那個,令他一見傾心的女孩,他今天久違的臉紅了,原本這種事只會發生在前幾年他們不熟悉的時候。

梔蕊看出他今天有些不自然,問道:「怎麼了?不好看嗎?」

「好看,好看,只是怕,以後看不到了。」承宇輕聲道,他今天聲音特別小,像是做了什麼錯事似的。

梔蕊看他的眼神,後者避之不及。這讓她覺得有些奇怪,甚至氣氛都開始尷尬起來。原本熟悉的朋友,一下子好像回到了剛認識時般的生分。

兩人坐着,似乎只有承宇憋着一肚子的話想說,梔蕊大大方方的看着窗外的盆栽,帶刺的枝條上開出一朵鮮艷的玫瑰花,紅艷艷,水珠在花瓣上滑動,二人似乎各有所思,梔蕊一定在想,這些玫瑰花以後還看得到嗎?瑪爾斯的花朵是什麼樣的呢?承宇則是揣測不安。

這時,外面下起大雨來,玫瑰花在風雨中搖曳,雨滴來的又快又急,花朵堅強的在風雨中飛舞,忽然,一陣大風伴隨着雨水將玫瑰花朵擊落。

「呀!」梔蕊起身看着地上的玫瑰,不免有些惋惜。

「嚯!」而一旁的承宇反應比他還大,像是被嚇了一跳。

「你以後會來看我嗎?」

「你以後還會回來嗎?」

二人同聲道。對視一笑,這樣一來尷尬的氣氛被緩和了不少。

「當然!我是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去瑪爾斯看看呢。」承宇說著,目光中似乎有了期待。「那你呢?會回來嗎?」

「我也許不回來了,呵呵……」梔蕊笑道。她愜意的看着承宇難過的表情,享受着與這個男孩最後的友情,她可不想在離別時徒留悲傷。「不要太想我喔。」

「這樣啊。」承宇的表情像是便秘一般。「你可以發郵件給我的嘛,又不會斷了聯繫。」他像是自我安慰道。

「開玩笑啦,也許會回來,也許不回來。若是我喜歡上了那兒的自由,那就天高任鳥飛啦!」說著,梔蕊起身。

「你要去哪兒?」承宇也趕緊站起來,生怕她跑了。

「幹嘛?我去拿點乳糖,放心,我今天還不走呢,一驚一乍的。」說著,梔蕊去吧台向老闆拿乳糖。

見到這個即將離開厄爾斯的常客,老闆也是有幾分惋惜。「小蕊,以後可就很難再有你這樣的小美女來照顧我生意了。」

「呵呵呵……」梔蕊笑着。「怎麼會,有您這樣能說會道的老闆,肯定會生意興隆的。走了我一個客人,會來更多客人的。」說著梔蕊用手環將賬單付清。從前來,她就很少支付賬單,都是承宇付的,這讓她總是不好意思,這次付清賬單,讓她心情大好。

一旁的老闆正覺得納悶兒呢!「這帥哥今天怎麼讓你付錢,要擱平時,早就過來找我退款了。」

「他今天有點心神不寧的,沒關係啦,總是來這兒消費,總不能一直讓男孩子請客吧。」梔蕊輕聲的道。

「依我看吶,你這一走,他怕是要得相思病。」說著,老闆便轉身收拾咖啡機去了。

承宇似乎還沉浸在心事中無法自拔。梔蕊走到門外,來到落地窗前,這時承宇終於回過神來。她輕輕的在窗上呼了一口氣,隨後用指尖寫下:再見!她俏皮的跟承宇揮手道別,這時,剛才的瓢潑大雨剎那間停了,雲開霧散,陽光灑下來,鋪在梔蕊即將要離開的道路上,她示意承宇不要送了,獨自一人離開。

後者追出門,她已經走遠了。此時此刻,她才發現眼裡的淚光早已化作水滴,一顆顆落在潮濕的地面上,她捂着嘴,狼狽的離開了。

站在咖啡店門口的承宇彷彿失了魂,剎那間,雨又開始下了。他卻無力去追她,內心備受煎熬,那個王哥是什麼人,他會不會傷害她?

等到梔蕊回到家,她關上門,深呼吸。回到熟悉的家中,這兒有與媽媽一起生活過的記憶,她開始痛哭起來,直到眼睛都紅腫,梨花帶雨的她,惹人憐愛。

然而此刻家中可並不安全,兩個黑衣人正躲在她的房間里,這兒有她的行李,所以他們斷定女孩一定會進來拿行李,到時候他們就動手!

等梔蕊冷靜下來,她此時是躲在門口的,不經意間發現乾乾淨淨的地板上有一個很不尋常的腳印,這鞋印又大又寬,絕對不是她自己穿的鞋子,也不會是承宇的,他是好久之前來的,而且在那之後她也認真的拖了地。而且這個鞋印有處理過的痕迹,其他的鞋印顯然都是被擦掉了。

她瞬間止住了哭聲,警覺起來。環顧客廳的四周發現沒人後,她輕手輕腳的打開門,走了出去,然後輕輕的關上門。

剛一轉身便撞上了上樓來的承宇。嚇得她叫出了聲。「啊!」

這一聲驚叫,驚動了房間內的兩個黑衣壯漢,他們打開房間門,看到空空如也的客廳,就知道女孩跑了,這怎麼跟王哥交代,要是王哥那兒沒交代,他們可就要交代了,就要火急火燎的追出去。

她見了是承宇,倒是有驚無險。「快走,我屋裡有人,不知道是不是賊。」說著便要拉着承宇下樓。「我們報警!」承宇被她拉着下樓,原本,他是來聽聽動靜的,跟王哥說好了會給她帶上不透光的頭套,裝在黑色麻袋裡,可由於自己太擔心,還是跟過來了,為了確保梔蕊的安全,他也是煞費苦心。沒想到一來,這兩個笨傢伙居然還沒得手,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有人?真的嗎?你看到他們了嗎?」承宇問道。

「是真的!」梔蕊又心急又害怕。

這時樓上傳來急切的下樓腳步聲,這讓她慌了神。「他們來了!」梔蕊急忙往樓下跑,不小心打了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

「啊!好疼!」梔蕊此刻花容失色,這腳踝明顯是扭傷了。

承宇此時站在樓梯上一動不動,像是僵化了。要是平時,他早就去把梔蕊扶起來了。但是好在他緩過來神,趕緊去攙扶,兩人剛扭扭捏捏的跑到樓下,那兩個窮凶極惡的大漢已經快追上他們了!

「該死的!只能硬上了!」其中一個大漢道。

「他媽的,這還他娘的有個護花使者!」說著,這個大漢掏出了一根手臂粗的黑色鐵棍。

梔蕊住的這個地方屬於郊區,治安不太好,但也不至於出現這樣的蒙頭大漢。

「你們想幹嘛?我們只是學生,沒錢的,快走吧,我就當沒有看見你們,否則我就報警了!」梔蕊語氣強勢的道,但其氣息的柔弱是掩蓋不了的。

「喔?報警?你報一個試試!」拿棍的蒙面大漢不緊不慢的接近他們。

梔蕊按下通訊手環上的緊急按鈕,卻顯示信號異常,無法撥通!「怎麼在這種關鍵時刻?承宇,快用你的試試!」承宇猶豫不決的也按下緊急按鈕,居然也顯示信號異常,這讓她心生絕望。「怎麼會這樣?」

「哼,我們早就裝好了信號屏蔽器。還想打電話報警?」大漢說著,走到他倆跟前,一隻大手搭在了承宇肩上。「我說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躲在承宇身後的梔蕊害怕到不能動彈。

「你們不要傷害她,我有錢,可以轉賬給你們,別動手!大哥。」承宇顫顫巍巍的道。

「喔吼吼吼!哇哦!你有錢?你好牛逼啊!」大漢拍了拍承宇的臉,這大手拍臉上那是火辣辣的疼。

後面那個大漢突然衝上來,一把頂開承宇,梔蕊失去重心再度摔倒在地上,崴了腳的她不可能有任何逃跑的機會,她恐懼的瞪大了眼睛。

「乖乖的啊,否則我這兒哥們下手可是沒輕沒重的!」拿鐵棍的大漢道。

另一個大漢拿出了一個漆黑的大袋子。

看這架勢,梔蕊很清楚這是要把她裝進去,至於為什麼要抓她,要把她帶去哪兒就不得而知了。

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承宇,他應該沒事,可為何那麼軟弱,不起來保護她。此時發生的一切都讓她失望。

「是有人不讓我去瑪爾斯嗎?那我不去了!」梔蕊急忙道。

「真的嗎?」倒地的承宇頓時來了精神。

梔蕊看了一眼他,頓時心裏就有了答案。「原來是你?」

「少廢話,進來吧!」說著,大漢便要將梔蕊套進袋子,後者失望透頂的注視着承宇,她眼中的光都灰暗了。

《瑪爾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