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連載中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謙 奇幻玄幻 落網之愚

標籤:修仙,神醫,炎黃鐵衛,狐族公主,龍族少女,山海經,陰陽二氣訣,合歡宗,「老乞丐,我落榜了,明天跟着你一起要飯」「天玄九針可是天階功法!」「至陽為先,至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自古肉身成聖的人都在少數,小子,你這條路很難走啊」「築基一下皆為螻蟻!」「阿黑,那小子又不好好修鍊,交給你了」「阿白,臭小子的靈魂我可以每天抓起來練,不過這煅體的是還是得你來」「卧槽,白爺,你的後輩們正在被人干啊,要幫忙嗎?」「小子,讓出身體,我來出這口惡氣」「喂,黑爺,代練上一下號」「上號!」展開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試讀:

貴婦的莎馬拉蒂走遠後,老乞丐立刻衝到水龍頭處打開水龍頭瘋狂漱口,沖洗喉嚨。

「哈哈哈哈哈,老東西,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玩脫了吧,還達令要想她喲,yue ……」

吳謙一邊陰陽怪氣的嘲笑着老乞丐,一邊也找了根水龍頭開始吐起來。

「特娘的,要不是老乞丐我在外出生入死,用青春換明天,哪來你這個小乞丐天天錦衣玉食的啊?yue ……」

老乞丐也不甘示弱,抱着水龍頭趁着吐的間隙鬥嘴起來。

「笑死我了,用青春換明天,你這是換豬肉吧,還特么的錦衣玉食,可拉倒吧。」

「臭小子,你懂不懂,就算那是豬,也是一頭珍珠!懂嗎?珍珠!yue ……」

看來珍珠對老乞丐的傷害不小。

「真豬吧…」

吳謙是吐乾淨了。

「臭小子…你不懂美…那種味道…你不懂…」

老乞丐還想狡辯。

「對對對,她嘴裏有海邊的味道吧?」

面對吳謙的致命一擊,老乞丐又吐起來。

甚至一旁的羅藝羅野兩父子都感覺喉頭一陣鬆動。

還好手下人識趣,趕緊把紙巾送到了羅藝手裡。

「尹前輩」

羅藝畢恭畢敬的兩手端着紙送到了老乞丐面前。

「嗐,你們來了?」

老乞丐一副高人模樣,接過羅藝手裡的紙巾,徹徹底底的把嘴巴擦乾淨,然後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小瓶噴劑,往嘴裏噴了噴。

「回前輩的話,我父子倆此次前來,便是履行九年前的約定。」

羅藝輕聲說道。

「我要的東西都找齊了?」

老乞丐不緊不慢的說道。

「回前輩,經過這九年的尋找,最後一味藥材千年雪蓮,已經在米國的拍賣會上購得,所有藥材已經準備妥當,還請前輩履約。」

聽到這裡吳謙大概明白了,這老乞丐怕是以前答應了別人什麼事,這次別人找上門來了。

「行,我尹某答應的事,自然是不會食言的,不過,要等我驗完貨之後才能履約,如何啊?」

羅氏父子倆見老乞丐答應的這麼爽快,樂的都合不攏嘴。

「這是自然,這是自然,不知前輩何時能出發?」

「不急,過兩天吧。」

「那好,我們父子倆已經給前輩您訂好了這裡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房間,還請前輩移駕。」

移駕兩個字都用出來了,看來老乞丐答應別人的事情不小。

按照老乞丐的尿性,吳謙的第一反應就要溜,跟着老乞丐從來沒好事。

吳謙小時候老乞丐帶着吳謙偷看女澡堂,被人發現了老乞丐就把吳謙一推,然後自己溜了。

幸虧吳謙當是未成年,教育教育就放了。

再後來去別人自己家的花園裡偷西瓜,老乞丐讓吳謙做墊子,踩着吳謙翻牆,結果老乞丐自己翻過去以後帶着西瓜跑了,害得吳謙在別人院子里跟大狼狗搏鬥了好久。

最後別人看是個小乞丐,也就算了算了。

看這次的架勢,怕不是一兩句算了算了能解決的,正當吳謙準備腳底抹油的時候。

「還有他,別忘記了,咱爺倆!」

老乞丐朝着吳謙的方向一指,眾人才發現鬼鬼祟祟準備開溜的吳謙不知什麼時候把包都背了起來。

「哎呀,小夥子這麼熱情,東西都準備好了呀,來來來,走走走,咱們上車,餓了吧,走走走,咱們去酒店裡,想吃什麼點什麼!」

羅藝以為吳謙這是準備出發的樣子,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拉着吳謙的胳膊就往車裡請。

吳謙苦笑着看着老乞丐,丟過去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老東西,刀皇是什麼鬼,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眼見逃不掉了,吳謙只好趕緊問清楚情況吧。

對於兩個乞丐之間的對話,羅藝父子倆決定還是不要插嘴的好。

「哎呀呀,這都是以前道上的兄弟們的謬讚啦,哈哈哈哈哈」

老乞丐用手不停的撓着後腦勺,尷尬的說道。

「說謊的時候手會情不自禁的撓頭,這是自然反應。」

吳謙冷冷的說道。

「啊呀,這是有虱子,啊癢,哈哈哈哈哈」

「編,你就給我繼續編,我跟你講,剛才那個珍珠的車牌號我可記下來了……」

還不等吳謙繼續說,老乞丐就捂住了吳謙的嘴。

「我招!我全招了!」

「哼」

吳謙輕哼一聲。

「當年系哇那時在鑼銅灣賣雜碎面的時候哇,有過小伙幾叫什莫琴浩藍呀,動不動就靠哇交甚莫保…保養惠啦,哇肯定系打系不從的啦,夠系介樣,一把菜刀跟他們砍到天昏地暗啊,介才有了刀皇滴名興哇!」

老乞丐又換了一個方言開始信口胡謅起來。

「快!停車!讓我下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吳謙實在是忍無可忍了,要不是被羅氏父子拉着,吳謙跳車的心都有。

「你看你,後生仔,我嗦得尼又不江信……」

沒等老乞丐繼續說完,吳謙一巴掌就拍在老乞丐腦門上。

「陳浩南是吧!」

「雜碎面是吧!」

「銅鑼灣是吧!」

「保護費是吧!」

「哇靠你公啊!」

老乞丐被吳謙在車上一頓暴打,還好加長的商務車空間大,尤其是吳謙最後一句方言罵出來的時候,老乞丐自己都懵了。

當然羅氏父子倆瞪大了眼神看着這兩個,現場只有羅野知道,刀皇的這個名聲可不是在什麼銅鑼灣賣雜碎面跟混混打出來的。

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敢暴打刀皇前輩,最可怕的是刀皇前輩竟然連還手都不敢…

對沒錯,是不敢!

所以,這個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

「好啦,好啦,老夫本姓尹,尹道淼就是本尊,你小子也是到了年紀了,有些事情也要接觸了,等到了羅家,自然會慢慢告訴你,現在還不是時候。」

老乞丐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的樣子,極其嚴肅的對吳謙說道。

車裡頓時安靜下來。

「姑且放你一馬。」

吳謙撂下一句便扭頭看向窗外,不再做聲。

「好嘞,謝謝老闆。」

老乞丐似乎也意識到氣氛過於凝重,馬上又換了一副嘴臉。

這樣一來,羅氏父子臉上才稍稍緩和。

一行坐車來到了帝豪大酒店,在江城僅此一個七星級酒店,就連裏面的女服務員都是身高一米七以上的靚妹。

「尹前輩,請。」

「小夥子,請。」

「叫我吳謙就行。」

「欸,吳公子,請。」

給兩人辦理了入住之後,四人一同前往了酒店餐廳。

「服務員,你們怎麼辦事的,這麼高級的地方,竟然讓一個乞丐進來!趕緊把他趕出去!」

剛進入餐廳,還沒進包間呢,臨近窗戶的一桌,就有個美女開始對服務員發起了牢騷。

羅藝剛想發作,吳謙伸手攔住了他。

羅藝不解,很明顯,這個女人言語之間全是衝著尹前輩去的,就算吳謙再怎麼桀驁不馴,看見多年一起生活的長輩受辱,不應該咽得下這口氣才對。

「一個沒見識的小姑娘罷了,她可能把這裡當作難得來一次的享受地方了,但是那個老傢伙,可是想來就可以來的。」

吳謙說著手往一邊一指。

羅氏父子沿着吳謙指的方向看去。

老乞丐不知什麼時候,跑到了又一個貴婦身邊,不對!嚴格來講應該說有一個貴婦把老乞丐拉了過去。

「這……」

羅氏父子臉上有些尷尬,明明是自己邀請的刀皇,現在被一個娘們截胡了,自然有些不爽。

「無妨,看樣子,應該是老東西的熟人了,走,過去看看。」

吳謙說罷就朝老乞丐那邊走去,羅氏父子只好硬着頭皮跟着吳謙。

「哎呀,原來曼玉你是這個帝豪大酒店的股東啊,沒想到啊沒想到,當年叫你還是個小姑娘,現在成熟了,更有味道了。」

老乞丐不停的撫摸着曼玉的小手,看的一旁的人一臉噁心。

反觀曼玉這邊,卻是一臉享受。

「哪裡的話,要不是當年恩公出手相救的話,哪裡有曼玉的今天,恩公,這位就是當時的那個憨憨的小夥子,現在是我丈夫,志剛,還記得恩公嗎?」

曼玉向自己對面的男人介紹起老乞丐來。

一聽女人說是恩公,男人大驚,立馬起身來到老乞丐身邊,二話不說跪下就是磕頭。

「多謝恩公,多謝恩公,多謝恩公。」

曼玉看着也是咯咯的笑着。

「恩公你別見外,他還是那樣,憨憨的,笨笨的。」

雖然嘴上說著憨笨的男人,可是眼神里流露出來滿滿的愛意。

正在三人還在抒情的時候,服務員突然走過來。

「先生,那邊那位女士覺得您的着裝不妥,這裡是公共場所,還請您回房換一身衣服再來,好嗎。」

服務員說的很委婉,雖然意思有些出入,但是還是表達了訴求。

「誰說讓他換衣服的,我說的是讓他滾出去!」

女人聽到服務員說的話之後,有些不悅,站起身大聲朝着這邊吼叫道,一瞬間引起了在餐廳內所有人的注意。

「這不是那個美女播主嗎,聽說她有幾千萬粉絲呢。」

「是嘛,噢!我想起來了,好像是叫什麼珠珠baby,現在她算是頂流了吧。」

「哎呀,這次見到真人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個珠珠baby吸引過去了。

「臭小子,猜錯了吧。」

老乞丐對着吳謙哼唧了一句。

「切」

吳謙也毫不客氣。

就當大傢伙準備看老乞丐的熱鬧的時候,曼玉突然站起身,走到了珠珠baby面前。

一旁剛才還在磕頭的志剛似乎聞到了兩女之間的火藥味,一個箭步就衝到曼玉身前,護住了曼玉。

在他心裏,他可不允許曼玉受到任何傷害。

「老東西,你以前的故事?」

吳謙朝着老乞丐問道。

「嗯,當年她還是個女娃娃的時候,受過她家的一飯之恩,幫她平了一些小事。」

一飯之恩?

一旁的羅氏父子頭上冷汗直冒,別人可能不知道,他們可是認識這個曼玉,她現在可是江城商業的話事人。

當年曼玉的家族被京城來的豪門瘋狂打壓,雖然強龍跟地頭蛇比起來並不怎麼佔優勢,但是下手卻十分陰狠,京城來的豪門竟然買通黑道的人將還在讀書的曼玉綁架,以此來威脅曼玉的父親。

不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夜之間,整個江城的黑幫全部銷聲匿跡,第二天曼玉就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了家門口,一同出現的,還有一個憨憨笨笨渾身是傷的男孩子,死死的護住了曼玉。

「這位女士,這裡不歡迎你,你的這桌餐我替你買了,請你離開。」

曼玉此話一出,珠珠直接大笑起來。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被一個臭乞丐那樣佔便宜,誰知道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爛貨!」

珠珠直接照着下三路對線。

「嘖嘖嘖,這姑娘倒大霉了。」

羅野和羅藝兩人搖搖頭說道。

突然,一個大堂經理跑了過來,來到兩女面前。

「佟總,對不起,交給我來處理吧。」

曼玉看着一眼,點點頭,不做聲,轉身和志剛回到了老乞丐身邊。

「這位女士,帝豪酒店不歡迎你,請你離開,你本次的消費全免,如果你持有本酒店會員卡,儲值卡,本酒店將立刻註銷,並按照法律三倍金額賠償給你,若你有任何異議,可以走法律途徑,五分鐘之後若你還沒離開,本酒店將通知保安現場將你驅離。」

經理的話說的不容置疑。

珠珠女士若是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人驅趕,以後還怎麼立足!

她二話不說,掏出手機便開始了直播,在直播間里瘋狂污衊,抹黑帝豪酒店。

直播間里群情激憤,但是現場和直播間里的氣氛截然相反。

直播間里各種粉絲全部站隊珠珠,在直播間里瘋狂謾罵著。

「大家看清楚,就是這個老乞丐,大家人肉他,堂堂七星級酒店,為了一個老乞丐和一個女人的私情,竟然驅趕我這麼一個可憐又無助的柔弱女子!」

珠珠拿着手機鏡頭瘋狂的拍攝着,可是過了沒幾分鐘,她的直播間就被永久封禁了。

當然,接下來,迎接她的將會是帝豪公司瘋狂的官司報復,一旦有錢到了一定境界,污衊,抹黑,慫恿這些手段最後都會是被用來斬向自己的手段。

「曼玉啊,何必跟她一般見識呢。」

老乞丐仍舊猥瑣着跟曼玉說話。

「恩公,還沒問呢,這幾位是?」

曼玉這才注意到吳謙和羅氏父子三人。

「噢,這兩位是京城羅家的,九年前的一份舊賬而已。」

「原來是京城羅家,久仰。」

曼玉點點頭,按照體諒來講,佟家並不比羅家差多少,但是羅家畢竟是京城腳下的家族,雖然只是二流家族,但是無論在政治上還是軍事上是佟家這種純粹的商人家族遠遠比不了的。

「這個臭小子嘛,我從小養到大的白眼狼。」

吳謙聽着就白了老乞丐一眼。

「……」

「恩公,今日得緣巧遇,曼玉有一事相求。」

曼玉紅着臉低着頭說道。

「那小子的事情吧。」

老乞丐毫不遮掩的看着志剛說道。

「嗯!」

曼玉狠狠地點點頭,嬌滴滴的像一個小女孩一樣。

「當年在水牢里老夫就講過了,只不過那小子傻傻獃獃的,這個事情,老夫確實幫不到你,如果你真的想要孩子的話,臭小子興許能幫到你。」

老乞丐說著就瞟了吳謙一眼。

「?」

吳謙只覺得這句話怪怪的,總有點不對勁。

突然,志剛撲通一聲跪在吳謙面前。

「既然是恩公推薦,那自然是沒有問題,請少俠放心,以後你和曼玉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若有半點違背,天打雷劈!」

說著志剛又開始磕頭起來。

曼玉紅着臉在一旁不做聲,她心裏想必也是對老乞丐說的這麼直接有些害羞罷。

羅家父子長大了嘴巴,沒想到劇情這麼刺激的。

吳謙這個當事人直接懵在當場。

這啥啊?老東西這是要曼玉借種生子嘛?這是人說的出來的話?

吳謙剛想朝老乞丐發火。

「哎呀,曼玉丫頭,你想什麼呢,老夫的意思是,這小子的醫術比老夫略高那麼一丟丟,興許他能幫那傻大個一次,哎呀,你們想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老乞丐此話一出,場面再次冰凍……

「噗嗤」

曼玉最先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請少俠不吝診治」

志剛再一次朝着吳謙磕頭起來。

「起來吧,既然老東西發話了,白眼狼怎麼得也得出手不是?」

「刀皇前輩,那……」

羅野趕緊上前想說什麼。

卻被老乞丐伸手攔住了。

「你那孫子的腿也是這小子醫,打打殺殺我在行,這種事,只能靠這小子,況且千年雪蓮也是給這小子準備的。」

老乞丐淡定的說道。

「什麼?我這不成了給你打工了嗎?」

吳謙聽到老乞丐這麼一說,頓時暴跳如雷!

「誒……簡單來講,是你自己要開始給你自己打工了,我只是給你開了個頭而已。」

「靠!」

雖然吳謙跟老乞丐表面上看起來兩人總是爭來斗去,但是實際上對於老乞丐的安排,吳謙只是嘴上不依不饒罷了。

「下次你再隨便安排,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吳謙撂下這句話,轉身離開了餐廳,向著自己房間而去。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