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連載中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喬以笙陸闖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說來聽聽,怎麼就是灘渾水了?」兩位負責人好奇。
喬以笙的好奇更是只多不減:「是啊,焦師傅你剛剛為什麼說陸家那群人你瞧不上?」
焦師傅卻打起馬虎眼:「我剛剛有講這句話嗎?哈哈哈,你聽錯了吧?陸氏集團每年那麼多項目,誰不上趕着巴結,我怎麼會瞧不上?」
後面焦師傅轉到其他話題上,不再提宜豐莊園、陸氏集團和陸家人。
喬以笙看出來他可能覺得人多口雜,不方便講,識趣地不再追問。
但散席之後,喬以笙單獨找到他面前:「焦師傅,宜豐莊園項目的內幕,你知道多少?能不能再跟我講講?」
這會兒焦師傅很難看不出她異乎尋常的關註:「你為什麼想知道?」
為了撬開他的嘴,喬以笙交付出一些誠意的坦白:「宜豐莊園以前換過好幾撥建築師和方案,我家裡有親人也曾經參與設計過,最後不了了之。雖然時隔多年,但我很想幫忙搞清楚原因。」
焦師傅聞言思慮片刻,開口:「你前面問我怎麼發生變動的,我真不清楚。我只知道因為宜豐莊園的項目,我的公司被人搞了。沒等來合同,我再去找陸家晟的時候,陸家晟就說現在他做不了主了。」
「我那會兒鬼迷了心竅,一門心思想傍上陸家這棵大樹,到處求人托關係,要試試陸家其他人的門路。有人就指點我,陸董事長一病,陸家內部斗得正厲害,外人摻和進去很容易受牽連,白白變犧牲品,讓我等他們斗出結果,塵埃落定了,再想辦法搭上去不遲。」
「好傢夥,他們大家族的內鬥,可不是我們普通小老百姓能想像的,跟演電視劇有的一拼,不是你弄得我殘疾,就是我弄得你絕後,一個個全是豺狼虎豹,管你人命不人命。我不過求財,搭不上就搭不上,總比有錢沒命掙好。」一秒記住
「……」喬以笙聽着眼皮直跳,「你剛剛說,外人摻和進去很容易受牽連?」
「是啊。」焦師傅臉色凝重,「你家裡的親人當年如果只是不了了之,那已經算幸運的。我以前的公司可是費了兩三年緩過來,原先以為是同行競爭,後來才發現是陸家其他人相互之間為了暗中阻撓搗的鬼。」
「我打聽過,不止我,前期牽扯進那個項目的,不少人和我一樣元氣大傷。我們可不就是受牽連的犧牲品?所以這些年陸氏集團的項目,我能不沾盡量不沾。」
「……」回到辦公室里,喬以笙久久無法平復下心緒工作。
焦師傅的話不可避免地往她心裏埋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懷疑曾經父母的車禍,是否單純的意外。
過去十幾年她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
喬以笙根本按耐不住,數次嘗試依舊無法進入工作狀態,她索性摸魚,離開辦公室,給舅媽打電話。
對於這種時間點接到她的電話,杜晚卿意外之餘更是關切:「圈圈啊,怎麼了嗎?」
喬以笙無意讓杜晚卿擔心,竭力鎮定地扯謊自己在工地這邊上班時間比較彈性,因為碰到有工人是貢安人,所以想她了,給她打電話。
杜晚卿笑:「那你周末也在工地嗎?要不我燒幾道你愛吃的菜,裝保溫盒裡,讓你表哥開車給你送過去吧。」
「不用啦舅媽,雖然近,但也得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饒過表哥吧。」喬以笙已經能想像,真這麼做的話,戴非與該怎麼跟她吐槽,並再次斷絕塑料兄妹情。
閑話家常了一會兒,喬以笙佯裝隨口問起:「舅媽,我爸媽當年的車禍,是怎麼造成的,你還記得吧?」
這件事委實敏感,她以前總避而不談,以致於現如今即便她已經小心翼翼,也顯得突兀,令杜晚卿感到異常:「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舅媽,」喬以笙安撫她,「我在嘗試接受我爸媽的去世。之前我敢回家裡了,是個不錯的開始。現在想看看能不能做到談起以前爸媽的意外,我也能不再難受。」
「圈圈,不嘗試也沒關係的。」杜晚卿的語音難掩心疼。
「舅媽,你就讓我試試嘛。這道坎我總得自己邁過去。」喬以笙暗暗鬆氣,至少杜晚卿相信她的借口了。
杜晚卿輕輕嘆氣,一副拿她沒轍的口吻:「那天不是你爸媽的結婚紀念日嗎?你爸爸提前從工作單位下班,接了在商場逛街的你媽媽,準備在外面一起吃個飯,過紀念日,意外就是在前往餐廳的路上發生的。過十字路口的時候衝出了紅燈……」
後面杜晚卿不忍心再講下去。為了躲避迎面開來的大卡車,喬敬啟緊急轉彎,撞上路邊的護欄,一個當場死亡,一個昏迷不醒。
喬以笙心裏窒悶得厲害,卻還是堅持問:「為什麼會衝出紅燈?」
杜晚卿告知:「看交通事故調查報告,是你爸爸車子的剎車有問題。」
喬以笙應聲瞳孔驟縮:「怎麼會剎車有問題?」
杜晚卿說:「好像車子太久沒送去檢修,你爸爸沒注意剎車有問題。警官還是很認真仔細的,排查過我們有沒有和誰結仇結怨。我們正正經經本本分分的人家,平時與人為善,哪裡有結仇結怨?警官也判定是意外了。」
是啊,怎麼會和人結仇結怨?即便換作她,也會認為不可能——但這是在今天之前。現在要是再來問她相同的問題,喬以笙很難不和焦師傅的話聯繫在一起,很難不想到宜豐莊園,想到陸昉,想到陸家內鬥……
「圈圈?……圈圈啊?圈圈。」許久沒再聽她出聲,杜晚卿很擔心。
喬以笙恍然回神,只覺得這春日午後的陽光冷冰冰的,她握緊在手機的指節發僵:「……噢,舅媽,我沒事,我繼續工作去了。」
掐斷通話,喬以笙卻根本走不動路。
不是意外的……爸爸媽媽的死不是意外吧……
她該向誰求證?
陸昉?
——陸闖……她唯一能聯繫到的陸家人,只有陸闖。
喬以笙點開通訊錄。
「誒誒誒!讓開快讓開!底下怎麼有人啊!別找死快讓開!喂——」
喬以笙怔怔抬頭,看見工人焦急又驚恐的臉。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