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
陸闖 連載中

陸闖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犬馬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章節試讀:


喬以笙有一半的心理其實是新奇。而今天得知陸闖去做了手術,她心裏很難沒有感動。加之她仔仔細細地盯着他看了那麼久,於是生出了如此大膽的念頭,並將大膽的念頭付之行動。
而這個嘛……主要,她認為絕對是目前為止技術難度最高的……
進去衛生間之後,反應過來自己所做的事情,喬以笙沒臉再出去了。她以為和他陸闖之間已經親密得沒有什麼事情能讓她再害羞了。結果現在嘗試結束她慢三拍地又久違地臊了。
由於她躲在衛生間里太久,陸闖不放心地來敲門。
喬以笙應了聲,然後又磨磨蹭蹭了五分鐘才打開門。
陸闖就站在門外等着她。
四目相對,兩人均未說話。
氣氛是喬以笙也沒預料到的莫名的尷尬。
她很意外陸闖竟然沒有調侃她或者發表感言,他整個人的難為情程度似乎不亞於她,安靜而詭異地對視片刻後,兩人有些默契地同一時間錯開眼。
「……我去整理畫本。」
「……我去把圈圈放出來。」
兩人又不約而同地同時開口,然後錯開身,往相反的方向走。
喬以笙以為她躲在衛生間期間,陸闖能清理得很乾凈,可她走去窗邊撿起她的畫本時下意識地往他之前站的位置一瞄,就瞄見深色的地毯上……
「……」喬以笙也沒管,默默地走去沙發拿她的包,將畫本和畫筆塞進包里。
圈圈歡快地先於陸闖從客房裡跑出來,哈着它舌頭竟往窗邊狂奔,喬以笙不得不攔下它。
然後她用眼神給了陸闖一個示意:「離開前,這裡我們還是自己收拾乾淨。」
她和陸闖搞髒的,卻讓別人清理,怎麼想怎麼奇怪。
陸闖的表情也仍舊是尷尬的,點點頭,進衛生間取毛巾當抹布。
喬以笙有點不太想和他呆在一個空間里,正好外面這會兒雨停了,她便牽着圈圈從後門出去散散步。
下過雨之後的小河水位漲得之前高一些,水流的速度也比之前急不少,撞到石頭的一部分嘩啦啦的,漫了不少到河岸邊,水的清澈度則似乎又比昨天更甚。
這樣子小木船肯定是劃不了的,陸闖昨天在湖上的想法必然得打消。
圈圈很調皮地總是試圖要伸爪子進水裡抓水花,喬以笙不讓它伸,它轉頭又想去踩水坑。
喬以笙算徹底服了它,明明那麼怕洗澡,卻又這麼愛玩水。
因為圈圈,也因為雨後山林間的溫度偏涼,喬以笙出來時只穿了件短袖,有點冷,所以這才出來沒一會兒她就想回去了。另外……她的嘴巴也是還有一些些地不舒服。
熟悉的雪松味悄無聲息自身後給她裹了件外套,同時裹住她的還有熟悉的懷抱。
陸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頭,他的嘴唇黏糊糊地蹭了蹭她的耳朵:「喬圈圈,你可真能耐,害得我的三魂七魄到這會兒才回歸我的身體。」
喬以笙:「……」
她的臉頰發燙:「那你可真不能耐,就這樣而已也能丟掉三魂七魄?」
換作以前,陸闖必然是不可能在這方面服輸的。如今陸闖卻只是自喉間溢出低低的笑,笑着說:「沒辦法,誰讓我以前沒有過經驗,全部的實踐都只來源於你,禁不住你對我的疼愛……」
喬以笙雞皮疙瘩起一身。怎麼說得好像他成了朵嬌花?不過他確實……挺敏感的……除了他的喉結,她今天找到了他的其他敏感點。
陸闖的一隻手抬起,捏住她的兩頰,使得她的臉側過來,他也抬頭盯着她看。
因為他的動作,喬以笙的嘴巴微微張開。他灼灼的目光彷彿將溫度也傳遞到她的臉上來,她臉上的溫度持續上升。
她想捶死陸闖。
她也確實將想法付諸行動了。
不過喬以笙砸了他兩拳之後,就被陸闖捉住腕子,掰過她的雙肩,將她往他的懷裡帶。
他抱着她,下巴摩挲在她的鬢邊:「喬圈圈,你讓我感覺……你很喜歡我……」
「???」聽得喬以笙又想打他了,「什麼意思?以前就沒感覺我喜歡你?非得做了這種事你的心才長出來了?你覺得喜歡你得對你這樣?那你隨便花點錢,就能找出無數女人喜歡你了。」
發脾氣歸發脾氣,她心裏還是清楚,其實和上一次在海邊的房車裡,他對她那樣了之後,問她「這樣,夠喜歡嗎」是一個道理。他覺得就是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
就像他為她結紮,她認為也是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
陸闖也確實否認了:「當然不是。」
他的手臂收緊,頓挫數秒,清沉的嗓音低低地送進她的耳朵里:「你是天上的雲,漂亮又乾淨。我就是地上的一灘爛泥,低賤又骯髒。我們本來不會有交集的。現在有了交集,我也並不值得你很喜歡我。你有一點喜歡我對我就夠了。喬圈圈,很夠了……但你還是繼續給我更多的喜歡。無論是你原諒了我當年間接害死你的父母,還是今天你這樣放低你的身段……」
喬以笙臉頰上的燙,彷彿蔓延進她的眼睛裏。只不過她的眼睛不僅是發燙,更多的是泛酸。
「你有病啊!」含着淚,喬以笙忍不住罵人了,「你再貶低你自己,就是在貶低我,你如果那麼差勁,豈不代表我的眼光也特別差勁?喜歡誰不好喜歡你這麼個大爛人?」
「嗯,我有病,我本來就有病。」陸闖此時此刻的聲音令喬以笙錯覺她聽到了他在澳洲就診時錄音里的音色,脆弱又坦誠,沉鬱又病態,「在擁有了你的這段時間以來,病得越來越嚴重,只有你呆在我身邊,我才是個正常人。所以喬圈圈,你要有個覺悟:我已經離不開你了,否則我會死。」
喬以笙的眼淚掉出眼眶,嘴唇則是向上揚起的:「這年頭了,還有人用這種方式威脅人的?」
「嗯,就是在威脅你。」陸闖的聲音恢復了一絲笑意,「喬圈圈,你沒有選擇,你只能接受我的威脅。」
喬以笙掐了掐他的腰。她還是想說,他威脅不到她,得看他以後的表現。
陸闖新的一句話又山林間柔軟徜徉的風吹入她的耳朵里:「我愛你,喬圈圈。」

《陸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