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林伊然厲寒軒最新章節
林伊然厲寒軒最新章節 連載中

林伊然厲寒軒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厲先生又在追妻了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厲先生又在追妻了

嫁給暗戀的青梅竹馬,林伊然激動萬分。婚後三年,厲寒軒的白月光回來了,簽字,離婚!這個厲夫人,她不當了!他一改往日冷淡,拒絕簽字。「林小姐,別鬧了!我沒有什麼白月光,只有青梅竹馬。」「厲先生,難道你玩不起?」這回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厲先生在追妻。展開

《林伊然厲寒軒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咚咚咚。
突然的敲門聲讓林伊然微微一愣,她擔憂的看了一眼時間。
九點。
這個時間厲寒軒怎麼會回來?
林伊然緩緩的走到門口,她打開大門,看到門口的人鬆了一口氣:「你來做什麼。」
林伊然的語氣里透露着不耐煩,她對於鞏梅梅和高柔柔這母女倆,已經夠容忍了。
可是這個高柔柔卻難改綠茶本色,厲寒軒在的場合,她一開口就是茶里茶氣的味道。
「我來看看我的妹妹啊。」
高柔柔自顧自的走了進來,她賊眉鼠眼的到處查看着,似乎在找什麼。
林伊然是知道高柔柔的心思,她語氣平靜的打破了高柔柔的幻想:「厲寒軒沒在。」
當初厲家主動提起,林伊然和厲寒軒的婚約不能作廢。
厲家的老爺子更是拍着桌子直呼林伊然就是他的孫媳婦兒。
這可讓林伊然當的繼母鞏梅梅涼透了心。
她天真的以為,厲家想要的無非就是林家的女兒罷了,她只要讓高柔柔改姓林,也可以順理成章的嫁到厲家。
幻想着土雞也能變鳳凰的鞏梅梅,被厲家老子這盆冷水澆的透心涼。
在兩家人吃飯的那一天,林伊然打扮的很是素雅,高柔柔卻打扮的艷麗妖嬈,母女倆在飯桌上不停的說著話,搶盡了林伊然的風頭。
鞏梅梅大言不慚的誇讚着自己的女兒是大家閨秀,似乎就在等待着厲家老爺子改口,取消林伊然和厲寒軒的婚約。
一切都讓鞏梅梅失望了。
不過鞏梅梅對於厲寒軒給他們的錢倒是很滿意。
見錢眼開的鞏梅梅,大手一揮,臉上滿是笑意的換了心態,祝福着林伊然和厲寒軒。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在林伊然看來,有錢也能讓鞏梅梅去推鬼……
林伊然撇了撇嘴,臉上瞬間暗了幾分。
從小到大這個「姐姐」什麼都要與她爭搶,自己和厲寒軒已經結婚三年了,高柔柔竟然還在惦記着厲寒軒。
高柔柔穿着一雙高跟鞋在地板上踩來踩去,等她確認了厲寒軒確實沒有在家,才翹着二郎腿坐在了沙發上。
她嫌棄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離婚協議書,拿起來看了一眼,話語里滿是嘲諷:「你不會真打算和厲寒軒離婚吧?離婚之後你準備去要飯嗎?」
「和你沒關係。」
林伊然走到高柔柔的身前,她緊皺着眉頭奪過高柔柔手裡的文件夾,合上放到了電視柜上。
「林大小姐,你不會還以為自己是林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吧?離開厲寒軒,你連活着都是問題……」
高柔柔冷哼了一聲,嘲笑着眼前的林伊然。
她的身旁富二代不少,高柔柔還是第一次見到林伊然這樣的人。
林氏集團現在已經歸厲寒軒所有了,他們林家的所有人,離開了厲寒軒,連飯恐怕都要吃不飽了。
在這個時候竟然還要鬧離婚。
「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林伊然有些不耐煩,高柔柔的嘴和她媽媽一樣,說出來的話讓人聽着就覺得不舒服。
「你要離婚我也不攔着,你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麼關係?不過在離婚之前,你先管厲寒軒要點錢出來,我和媽媽要開個美容院,現在缺五百萬。」
高柔柔對着林伊然挑了挑眉,她認為五百萬對於厲寒軒來說不算什麼。
他們一家三口也考慮過,林伊然跟了厲寒軒三年,幫助厲寒軒繼承了厲氏集團。
趁着這個時候管厲寒軒要一些錢,厲寒軒也沒有什麼理由不給。
林伊然坐在單人沙發上揉了揉眉心,她聽着高柔柔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為什麼要離婚……
就是因為厲寒軒給了她太多的欺辱,她還想要自己的這張臉。
可她背後的家裡人非但沒有給她依靠,反而還不知羞恥的讓她以離婚為條件,再管厲寒軒要錢。
林伊然攥緊了拳頭,她抬起眼眸面不改色的看向高柔柔。
這三年厲寒軒把她的脾氣都磨沒了,林伊然竟然都忘記了,生氣是什麼感覺。
「還要臉嗎?」
林伊然忍了又忍,還是把最想問的那句話問了出來。
高柔柔顯然被林伊然問的愣了神,緩過神來的高柔柔才知道,林伊然是在諷刺她。
她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林伊然,你以為你是什麼?這三年,你不過是厲寒軒的床伴罷了,他達到目的繼承了厲氏集團,說不要就不要你了。你高高興興的和他睡了三年,最後五百萬都拿不回來?」
高柔柔起身拿起茶几上的杯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絲毫不畏懼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太丟人,只顧着大聲的喊着,林伊然不拿出五百萬,她就不走了。
啪!
林伊然眼眸一黯,走到高柔柔的身前:「你給我滾!滾!」
從小到大,她作為姐姐,搶奪自己的東西還不夠多嗎?
林伊然用力的將高柔柔推出了門外,她重重的關上了門,任由高柔柔在門外踹門大聲的喊罵。
她緩緩的走到沙發上,看着碎了一地的杯子碎片。
在這一刻她放聲的哭了出來。
高柔柔的那些話就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扎進了林伊然的心臟,讓她痛到痛不欲生。
林伊然的媽媽離世之後,林伊然再也沒有感受到過家的溫暖。
繼母帶着高柔柔來了之後,她們總是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態怒斥着林伊然。
林伊然把這些人當成家人,她的這些家人卻把她當成了提款機,一個會生產錢的工具。
只要沒錢了,他們就會讓林伊然去管厲寒軒要。
林伊然不同意,他們就不嫌丟人的跑到厲氏集團,親自開口管厲寒軒要錢。
這麼多年,他們從來沒有為林伊然考慮過。
她的爸爸,她的繼母和姐姐,就只會自私的考慮自己。
在門外的高柔柔,大喊大叫的說什麼難聽的話,林伊然都聽不進去了。
在她的腦海里反覆回蕩着的,就是高柔柔的那句話。
【你不過是厲寒軒的床伴罷了,他達到目的繼承了厲氏集團,說不要就不要你了。】
林伊然閉着眼睛,緊皺着眉頭。
她雙手捂住耳朵,情緒早已崩潰,只能拚命的搖頭:「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

《林伊然厲寒軒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