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笙歌陸時年
林笙歌陸時年 連載中

林笙歌陸時年

來源:google 作者:陸時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笙歌 現代言情 陸時年

深夜,坐落在富人區別墅的林宅,此刻卻燈火通明從樓梯上滾下來的林書吟縮在黎美姿的懷裡,哭得梨花帶雨「媽,我好心給姐姐送咖啡喝,她打翻咖啡不說,還下那麼重的手推我下樓,我腿好痛啊,以後是不是都不能跳芭蕾了」展開

《林笙歌陸時年》章節試讀:

從樓梯上滾下來的林書吟縮在黎美姿的懷裡,哭得梨花帶雨。
「媽,我好心給姐姐送咖啡喝,她打翻咖啡不說,還下那麼重的手推我下樓,我腿好痛啊,以後是不是都不能跳芭蕾了。」
林笙歌難以置信的看着林書吟,她袖子里的手現在還火辣辣的疼,那是方才林書吟用滾燙的開水潑的,劇痛之下她條件反射般揮手,林書吟後怕的往後躲,卻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她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林書吟的錯,她卻可以栽贓得如此理所應當!
「媽,不是我推的,是書吟自己……」「夠了!」
她的話被黎美姿厲聲打斷:「你的意思是書吟在污衊你?
林笙歌,書吟和你不一樣,她從小生活在家境優越,教育良好的環境下,她不會撒謊!」
「你的養父母究竟是怎麼教你的,讓你連這種惡劣的事情也能做得出來!」
所有的話語哽在喉頭,像是卡了一根魚刺,疼得林笙歌呼吸困難。
媽媽話里的意思是,她生活在魚龍混雜的底層社會,所以她思想惡劣,謊言連篇。
可是這一切都不是她可以選擇的,是他們在她剛出生時抱錯了孩子,導致她和林書吟的人生互換整整十八年!
可笑的是,當真相大白,她重新回到林家時,她的父母心中已經沒有了她的位置。
比起她這個長相平凡,膽小卑微的親生女兒,他們竟然更喜歡親手帶大,漂亮大方,方方面面都比她出彩的養女!
所以,即便他們已經清楚的明白,林笙歌才是和他們有着血緣關係的女兒,他們還是把林書吟留了下來。
因為林書吟心臟不好,所以她凡事都得讓着她。
她不敢爭,也沒有資格爭。
全然不顧臉色慘敗的林笙歌,黎美姿已經扶起林書吟,着急的命令司機趕緊開車帶她們去醫院檢查。
大門忽然打開,攜帶着冬日的寒意,瞬間湧進客廳。
眾人抬頭,便看到顧時年邁着長腿走了進來。
他脫下外套,露出輪廓分明的下顎線,精緻的五官在燈光的襯托下,愈發的俊朗非凡。
原本還哭哭啼啼的林書吟,見到顧時年出現,臉上的陰雲瞬間消散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喜。
「小叔,你怎麼來了?」
顧時年朝黎美姿微微頷首示意,聲音清冷:「我剛結束一個手術回來,聽林董說書吟摔傷了,過來看看情況。」
黎美姿忙吩咐傭人倒茶,又拉着林書吟坐到他的身邊。
「時年來了正好,你是杭城最好的內科醫生,有你在我們就不用去醫院了。
你趕緊看看書吟的腿傷得厲不厲害,可擔心死我了。」
他掃了一眼林書吟的腿,沒有紅腫也沒有外傷,想來只是磕碰傷,沒有什麼大礙。
就在他起身時,眼角的餘光卻緩緩落到站在角落沉默不言的林笙歌身上。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笙歌臉的有些微微發燙,她不動神色的把那燙得已經麻木的手,往身後藏了藏。
「我、我沒事……」顧時年打量着她被咖啡浸濕的手臂,隨後微微蹙眉:「受傷了?」
話音落下,他越過林書吟,徑直走到林笙歌的面前,將她藏在身後的手輕輕拿了出來。
挽起袖子,林笙歌才發現剛剛燙得發紅的手臂,現在已經冒起一個個透明的水泡。
顧時年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手燙得這麼嚴重怎麼也不處理?」
面對他略帶指責的話語,林笙歌眼眶不自覺的蒙上一層水霧。
整個杭城,唯一會給她關心的,也就只有他了。
他轉身從藥箱里拿出一支燙傷膏,遞到林笙歌面前。
「我從醫院回來沒有帶什麼葯,明天你去醫院找我,我再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林書吟不滿的搶在林笙歌出聲前開口:「小叔,那我呢?
我需不需要去醫院?」
他擰了擰眉,沒有回答林書吟的話,反而對黎美姿說道:「書吟的腿沒有問題,明天勞煩林夫人送林笙歌過來醫院,我先回去了。」
黎美姿的臉色有些尷尬,最後仍舊只是點了點頭:「今天麻煩你了。」
顧家在杭城,有着不可撼動的地位,不僅因為顧老爺子名號的緣故,還因為顧氏集團旗下的企業,在國內都是數一數二的領頭羊。
顧時年沒有接手家裡的產業,反而是選擇了學醫,如今已是杭城鼎鼎有名的內科醫生。
顧林兩家是世交,顧時年比她和林書吟大了八歲,從小林書吟都跟在他身後小叔的喊,而她回到林家之後,也受到了這位長輩不少的照顧。
顧時年走後,黎美姿和林書吟不約而同的朝林笙歌看了過來。
「姐,你是不是故意讓小叔看到你受傷,讓他覺得媽厚此薄彼,覺得我們都虧待了你是不是?」
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黎美姿就已經搶先道:「算了,書吟,跟這種沒教養的人有什麼好說的。」
看着黎美姿慈愛的摟着林書吟上樓的背影,林笙歌只覺得一股寒意從頭頂澆下,她四肢百骸都涼得徹底。
她才是她們的親生女兒!
可她的親生媽媽,卻對另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關懷備至,反而說她沒教養。
林笙歌心如刀割的回到房間,覺得終於忍不住要哭的時候,立馬從抽屜拿出那張早已被她摩得有些泛黃的照片。
照片上的顧時年,眉目如畫,俊朗非凡。
忽然想起她被接回林家那天,她第一次見到顧時年的情景。
她穿着一身破舊的衣服,一臉局促的站在別墅門口,腳底的泥踩髒了門口昂貴的地毯,周圍人都一臉嫌棄的看着她,包括她的親生父母。
正在她局促得快要落淚時的時候,他如同一束照亮黑暗的光,驟然出現在她的視線中。
他穿過人群,拿出一雙漂亮的鞋子,半蹲放在她面前,嗓音低沉又溫柔,「笙歌是嗎?
歡迎你回林家,你能回來伯父伯母非常開心,小叔也是。」
分明爸爸媽媽都不喜歡她,只有他撒謊告訴她,爸爸媽媽很在意她。
還說,他也很開心她的到來。
那一天,林笙歌感受到人生中第一次心動的滋味。
她將照片貼到心口,「小叔,謝謝……」第二天一大早,林笙歌騎着她破舊的單車早早出了門。
她沒打算去醫院找顧時年,一點小傷她不想麻煩他,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讓媽媽覺得難堪。
在那個家裡,每一分一秒都讓她覺得窒息,還不如待在學校。
林笙歌在心裏打定主意,還有一年,她就要畢業了,到時候她找到工作,就搬出去住。
臨近期末,學校統一收集學生資料。
輔導員將學生的地址收集齊才發現,林笙歌和林書吟的家庭地址,竟然一模一樣。
兩人在一個學校,林書吟是特長生,家境優越,長得又很漂亮,在學校里很受男生歡迎。
相比起來,林笙歌這個從鄉下轉學過來的窮學生,不愛說話,性格內向,在學校里向來是個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要想把兩人聯想到一塊,屬實不太可能。
輔導員有些好奇:「書吟,你和林笙歌的家庭地址怎麼一模一樣啊?
你們又都姓林,你們不會是姐妹吧?」
他的話帶了幾分玩笑的語氣,教室里原本鬧哄哄的,聽到輔導員問林書吟,眾人的視線都聚焦到她和林笙歌的身上來。
林書吟掃了一眼林笙歌,漫不經心的回答。
「哦,你說林笙歌啊,她是我爸爸媽媽從鄉下領的養女。」

《林笙歌陸時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