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林棲陸執
林棲陸執 連載中

林棲陸執

來源:google 作者:白小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棲 現代言情 陸執

林棲替繼妹嫁到北城,人人懼之的九幽閣,嫁給那個傳說中瘸了腿,面容醜陋,脾氣暴戾,殺人不眨眼的魔鬼人人都等着林棲死無全屍的那一天,結果發現九幽閣的那位好像是個寵妻狂魔展開

《林棲陸執》章節試讀:

第4章

很快,引來了幾個醫護人員,看見房間裏面的情形,立馬拉開林棲。

杜慧娟看着林棲,怒罵道:「小賤人,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說著,一巴掌想要朝林棲打過去,結果半路上就被人攔住了。

陸陵甩開杜慧娟,冷冷的道:「惡毒的女人。」

很快,林建國趕了過來,看着林棲和杜慧娟囂張跋扈的樣子,呵斥道:「你們這是幹什麼呢?在外面鬧什麼笑話。」

說著,連忙讓保鏢將林棲和杜慧娟帶到房間里,隔絕外人。

「你們平時在家鬧就算了,在醫院也鬧,讓別人看我們林家笑話嗎?」

「還有你,林棲,你媽媽死了,關你杜姨什麼事情,你發什麼神經。」

林棲冷冷的看過去,「如果不是杜慧娟換了我媽媽的葯,她也不會病危。」

林建國明顯有些意外,「我怎麼不知道。」

林棲冷笑了一聲,「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的去了,你帶着小三上門,欺辱正妻,虐待正妻的女兒,你肯定不知道,因為你完全不在乎我們。」

林建國被林棲的眼神,看的一下滲的慌,「這也不是你該打人原因。」

林棲忽的笑了一聲,「林建國,你們林家欠我媽媽的,欠我的,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加倍還回來。」

林建國心裏一顫,被林棲威脅,讓他顏面十分掛不住。

「林棲,是我太慣着你了嗎?如今敢這麼說話,你媽死了,那我這個老爹替她好好教訓一下你。」

「將大小姐帶回家,關進地下室,餓個三天三夜。」

「林棲,既然你這麼不懂事,那麼你也別送你媽最後一程了。」

林棲看着林建國,怒吼道:「林建國,你敢?」

緊接着就有保鏢上來,想要拉林棲。

一旁的杜慧娟和林允兒則是十分得意的看着林棲。

保鏢還沒有碰到林棲,房門突然打開。

「你們敢動我的夫人一下試試。」

陸執坐在輪椅上,可是周身強迫的壓迫感卻讓人不禁的害怕。

陸執來到林棲面前,看着林棲,眼裡閃過不悅。

「我聽說我的岳母,去世,過來看看,結果就發現,我的太太竟然被你們如此的欺負,看樣子,林家也該破產了。」

林建國一下子慌了,看着陸執,難不成這就是九幽閣的那位,可是不是聽說九幽閣的人,醜陋無比,脾氣暴戾,殺人的大魔頭,昨天他將林棲送過去,就沒想着還能回來。

現在看樣子,林棲不僅僅沒事,好像還得到了九幽閣的庇護啊。

「閣主,您誤會了,不是您看到的這樣的,只是棲兒不太聽話,我嚇嚇他而已。」

陸執冷冷的道:「是嗎?我也只是嚇嚇你們。」

隨後,冷厲的目光看向杜慧娟,「聽說,您的小三很喜歡給人換藥是嗎?陸陵,帶她去精神病醫院,免費送她三個月的套餐。」

杜慧娟被嚇懵了,精神病醫院,就算是正常人進去都會不正常的地方,她才不要去。

「老公,老公,我不要去,你救救我,我不能去哪裡啊。」

林建國看向陸執,低聲道:「閣主先生,我覺得這之間肯定是有誤會的。」

陸執微微抬了一下頭,冷戾的眼神,讓林建國不由的一顫,「誤會?那好,你也一起進去一起陪她好了,早就聽說你們感情濃厚了。」

林建國連忙搖頭,「沒有,沒有,我根本不知道她做的事情,與我無關。」

陸執不為所動,只見一旁的黑衣人將杜慧娟拖了出去,緊接着就朝林建國走過來。

林建國看着陸執這裡行不通,只能看向林棲。

「棲兒,我是你父親啊,你快去求求情啊,你媽媽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

林棲低垂着眼,冷冷的道:「在你帶着小三登堂入室,任由他們欺辱我們的時候,你就已經不配當我的父親了。」

林建國被逼之下只能道:「林棲,你難道不想知道你媽媽的死因嗎?你不想知道為什麼你媽媽五年前突然一病不起嗎?」

林棲猛的抬眼,看向陸執。

陸執讓人停下動作。

林建國看着林棲道:「你媽媽留下來一本日記本,在林家,你們放過我們,我就將筆記本給你。」

林棲冷笑了一聲,「如果說放過你一個人,我可以看在你曾經有過善待我的感情上,放過你,但是你要我放過那個間接殺害我母親的人,絕對不可能。」

林建國無奈下,只能讓林棲放過自己一個人。

「將筆記本準備好,我會回去拿的。」林棲冷冷的道。

走出房門,來到母親的病房,發現床上已經沒人了,林棲頓時有些慌了。

陸執看着林棲,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情緒。

「我讓人將送到了殯儀館了。」

林棲看向陸執,聲音微哽咽的道:「陸先生,今天謝謝你。」

陸執沒有說話,只是問道:「你想怎麼辦你母親的後事?」

林棲愣了幾秒,「自我長這麼大,好像從未見過我媽媽在北城有其他親人和朋友,她生前一直就希望低調,不怨惹人注目,讓我再陪她三天吧,然後選一塊好一點的墓地讓她離開。」

陸執聽着林棲的話,不知為何,感覺自己竟然有幾分心疼。

「走吧,我送你過去。」

三天後。

林棲看着墓地上到照片,坐在一旁,自言自語道:「媽,其實一開始,我就知道你的病不簡單,我也知道,你這些年一直在躲躲藏藏,我不知道你在怕什麼,但是我一定會找到你病因的兇手的。」

林棲又在墓前絮絮叨叨了很久,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回到九幽閣,將身上到孝服換下,拿着金針來到陸執的房前。

敲響房門,幾分鐘聽見陸執的聲音,才小心翼翼的打開門。

看見房間裏面還有二三個人,林棲不由的有些擔心,自己是不是打擾了他啊。

「陸先生,我之前答應過您,要替您針灸治腿的,現在可以嗎?」

《林棲陸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