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我能穿越修仙世界
靈氣復蘇,我能穿越修仙世界 連載中

靈氣復蘇,我能穿越修仙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瓜皮吃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凡 瓜皮吃瓜 都市小說

【搞笑+輕鬆+日常】靈氣復蘇,能力覺醒,修仙者顯世,葉凡意外從一名精神病的手中獲得一枚碎片,發現竟然可以通過這枚碎片穿越修仙世界利用自己可以隨意穿梭兩界的優勢……展開

《靈氣復蘇,我能穿越修仙世界》章節試讀:

和李易道別後,葉凡回到了家中。

房子是租的,並不大,只有三十多平。

躺在床上,葉凡開始研究林長空送給自己的木片,三角形形狀,除了看起來很古樸外,與正常的木頭並沒有什麼區別,相反看起來似乎馬上就要腐爛一般,另外上面還有一些無法辨識的符文。

林長空為何要將這件東西送給自己?

林長空雖然沒有正形,但將這東西送給自己的時候很慎重,應該是有什麼用處才對。

抓着木片研究了半個小時,葉凡終於覺得是自己想多了,這木片壓根沒什麼特別之處。

自己就不該對林長空這個精神病患者抱什麼期望的。

葉凡本來還以為裏面會有什麼修鍊功法的,怪不得林長空要把它交給自己,估計是他自己也研究不明白,便隨意的丟給自己而已,害得自己廢了那麼多功夫,萬一是一個普通木片被林長空拿來糊弄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那老頭是極大可能是某家精神病院逃出來的重度精神病患者,自己竟然會相信他?

可笑!可笑!

不過今天還是有不少收穫的,和老季的替身一戰,李易也大致摸清楚自己戰鬥力,雀氏不弱,或者說是真滴強!

以後再遇到那些外來的妖魔鬼怪葉凡也可以放心戰鬥,順便還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

「夏天夏天,悄悄過去……」葉凡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打開手機,顯示是王師傅來電。

糟了,忘記自己還有兼職了,葉凡一邊接起電話,一邊穿上外套準備出門。

不對,自己現在可是擁有超能力的,而且還剛從段平遠那裡得到一筆呵護費,自己還需要去打工嗎?

顯然,並不需要,直接放飛自我它不好嗎?自己現在有的是資本,至少對於一個學生來說確實如此。

最次自己就算是去李易家給李易當保鏢,葉凡掙的錢也比自己現在好幾份兼職掙的多。

「王師傅,今天我就不去你那裡了,而且我也準備辭職了。」想到這裡,葉凡急忙對着手機說道。

電話的另一頭聲音突然變得震驚,「辭職,為什麼要辭職,不是乾的好好的嗎?是嫌工資少?」

葉凡的這一份兼職是夜間在夜市算賬,收賬的工作,說白了就是服務員加小會計。

這份工作對作為學霸的葉凡來說再簡單不過,是葉凡幾份兼職中最為輕鬆的,偶爾還可以摸摸魚。

「沒有,王師傅你想多了,這不是距離高考沒幾個月了,準備沖、刺一波,提升提升自己的能力。」葉凡委婉的回答道。

「是這樣啊!學業重要,你想辭就辭吧,稍後把工資發給你。」電話的另一頭王師傅一聽說是為了學業,失望的嘆氣一聲,也沒有繼續勸說。

見辭職成功,葉凡掛掉電話,以相同的理由相繼辭掉了馬老闆,李廚師那邊的工作,雖然是兼職,但葉凡都做得不錯,加上自己相極佳的相貌,可以吸引女性顧客,幾位老闆都極力挽留葉凡,還好葉凡辭職的理由足夠正規。

將全部兼職辭掉後,葉凡又躺平在床上,細細觀察着木片,始終沒有發現特別的地方,最後竟然直接迷迷糊糊的睡着。

睡夢中,木片被抓在葉凡左手手心,一陣細微的光芒從木片的符文中散發而出,過了一會,木片徹底消失不見,葉凡的手心則出現與剛才木片上相同的符文。

而葉凡所熟悉的房間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清晨,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到屋內,葉凡抬手擋着陽光,艱難的睜開眼睛。

嗯?

(•_•)這被子,這床怎麼有點軟啊!

葉凡觀望四周,猛然從床上驚起,自己所處的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間,葉凡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太陽都曬屁股好久了,少爺你終於醒了。」身旁,一個穿着青色古裝的小丫頭歪着頭和葉凡說道。

她稱呼自己少爺?葉凡反應過來,自己這是穿越了?難道和昨天林長空送給自己的那片木塊有關?

葉凡急忙翻身尋找那塊木片,卻沒有找到那塊木片,直到葉凡看到自己左手手心上的符文,和那塊木片上的一模一樣,葉凡才明白過來,木片是被自己吸收進手心了?

盯着手心上的符文,葉凡腦中突然湧入大片混亂複雜的記憶,葉凡忍者疼痛努力消化這些記憶,發現這些記憶是原主之前的記憶。

自己現在是在另外一個世界,名為修真大陸,原主的名字同樣叫葉凡,是修真大陸北方一個小城落魄家族的少爺。

旁邊的小丫頭叫小青,是葉凡的貼身侍女,嗯,可以暖床的那種侍女,當然目前還沒有暖過床,倒是給自己溫過被子。

葉凡一共有兩名丫鬟,除了小青,另外一個是小白,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去買菜了。

「少爺,洗臉。」一旁小青將蘸着水的毛巾在葉凡的臉上細細的抹了抹,擦完臉後,小青又在葉凡的臉上塗了可以護臉的東西,然後用白嫩的小手來回在葉凡的臉上揉來揉去。

小青的手很軟,手法也極為嫻熟,葉凡不禁感到一陣舒爽。

你這樣我可就把持不住了,葉凡心道。

自己還是個雛,人生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靠近女子,此刻這樣被侍女揉着臉,看着近在咫尺的姑娘,內心忍不住蕩漾萬分。

不對,小青似乎才十三四歲,葉凡暗罵自己一聲,所有的情緒瞬間蕩然消失,自己可太行了。

「少爺,你怎麼了?」小青疑惑看到少爺的異樣問道。

葉凡急忙搖頭,閉着眼享受小青的揉捏,沒再生出其他的心思。

雖然是落魄少爺,但有侍女照顧,小日子倒是過的不錯。

剛剛獲得的記憶中,家族已經落魄到只剩下葉凡一個後人的地步,除了兩名侍女外,只有一個馬夫、僕人兼打手,嗯,其實就是少爺小時候在路邊撿的小乞丐,身體素質略比少爺好一些,不過飯量倒是大的很。

幸好葉家現在落魄如此,也沒什麼值得他人覬覦的地方,不然這樣的少爺,這樣的家底,別說守住家產,就連身邊的兩個侍女都無法守住。

唯一可以說道的就是主僕二人都是修真人士,葉凡練氣期二層,僕人二蛋練氣期四層。

這樣的實力雖然不濟,也入不了強者的行列,但在小城中也不至於淪落到隨意受人欺負的地步。

擦完臉,葉凡準備走出房間去瞧一瞧葉家府邸,在葉家未落沒之前也是小城第一大家族,府邸也是闊氣的很,可惜現在也只能是空無一人住,雜草滿地生。

待會再去小城內看一看,看看這底層修真世界的模樣。

小青看葉凡準備下地,急忙從一旁推出一輛輪椅,低着頭聲音細微道,「少爺。」

葉凡正疑惑小青為什麼要推一個輪椅出來,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的雙腿,葉凡朝腿上狠狠砸下一拳,竟然沒有任何痛覺,這個世界的葉凡竟然是坐在輪椅上的殘廢!

自己的開局這麼糟糕的嗎?

媽媽,我想要回藍星!

這屬於是天糊,不,天崩開局,一般打遊戲遇到這種開局,葉凡都會選擇重開一個號,之前玩某遊戲的時候抽卡太歪,160多抽才出貨,於是葉凡果斷放棄玩了一個多月的號重開,結果下一個號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少爺,你……」小青有些膽怯的說道,腿部殘疾是少爺的痛處,每每提及少爺都要無能狂怒,向自己的雙腿還有牆壁發泄。

因為這個原因少爺吃飯都用的木製餐具,小青並不是很敢提及有關腿的事,何況現在小白姐姐也不在,小青一個人還有些害怕少爺失控的。

這一次少爺突然想要出去,小青還有些開心,因為少爺最近愈發低沉,今天終於有了想要下地的想法,也算是一個進步(獎勵一朵小紅花)。

怪不得自己剛剛獲得的記憶中沒有關於葉家府邸,和小城容貌的記憶,原來原主因為腿部殘疾,根本就沒有離開這間屋子半步,也根本沒有見過它們,這廢物少爺的名頭算是落實了。

雖然咱腿腳不太靈便,但帶着兩名漂亮嬌滴滴的侍女出門難道還會丟臉不成?不僅不會丟臉,還會吸引一堆男人的嫉妒,葉凡很享受這種被人嫉妒感覺,桀桀桀……

要是自己,天天出門溜達一圈,羨慕是那些單身狗,自己一個殘廢都比他們的日子過的舒服,最關鍵的是他們就算羨慕也不能出手,這種感覺實在太棒了。

「我的腿是怎麼廢的?」葉凡問道,並不擔心會暴露自己,因為剛剛獲得的記憶就是原主的全部記憶。

之所以沒有有關腿是怎麼廢掉的記憶,應該是原主刻意忘記的,畢竟這也算是不堪回首的往事,臉面驕傲的人確實不願意回憶這些事。

不過葉凡的認知卻恰恰相反,臉皮這東西一般情況下沒有什麼用處,除非你實力夠強,所以這玩意它是越厚越好。

「是小時候被覆滅葉家的仇人廢掉的。」小青將輪椅推到葉凡面前輕輕說道。

是看自己小,所以沒下殺手嗎?那個所謂的仇家滅了葉家全門,又偏偏留下自己,卻又廢了自己的腿,到底該說你是仁慈呢?還是殘忍呢?

反正這仇怨是結下了,葉凡一定會找到那些人報仇血恨的,到時候把他們第三條腿全部卸了,讓他們屈辱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直接讓他們變成人棍也可以。

葉凡將自己緩緩移到輪椅上,示意小青將自己推出去。

此刻,二蛋正站在門外,嘴裏正叼着狗尾巴草咀嚼,看到葉凡出門,顯得有些驚訝,「少……少爺!」

「沒想到吧,我竟然出門了。」葉凡先入為主,打斷二蛋的話,給二蛋的感覺似乎少爺一下子開朗了許多。

見此,二蛋有些欣慰,少爺終於想開了嗎?

「是沒想到。」二蛋從小青手中接過輪椅,推着葉凡繼續往前走。

「修行進度怎麼樣?」葉凡問二蛋道。

「還是停留在練氣期四層,距離突破只差一步,不過沒有修行功法,自己摸索起來比較困難,想要突破恐怕還要一些時日。」

葉凡點了點頭,「確實,可惜葉家的修行功法之前都已經被毀了,不然以你的天賦,現在應該已經有練氣期八九層了。」

「少爺不必說這些,沒有你,我早就凍死餓死在路邊了。」接着二蛋又道,「少爺你的修行天賦也不差的,如果不是雙腿被廢掉,以少爺你的天賦,現在就算是突破到築基期也不是不可能。」

葉家的府邸還是很大的,畢竟之前是小城第一家族,當時滅門葉家的那些人只殺了直系葉家族人,還有不少受葉家優待的客卿之類的人活着,這些人有些還記得葉家的恩情。

因為害怕當初滅掉葉家全門的人,這些人並不敢明面上幫助葉凡,但是他們的存在,使得現在葉家府邸也沒有被其他勢力瓜分吞食。

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原主竟然還那麼頹廢,就算變賣家產也能在青樓勾欄里逍遙快活一輩子吧,葉凡不禁感慨。

原主不懂得利用現有的資源,只會蹲在床上emo自己已經被廢掉的腿,還想着自己的臉面,果然是廢物。

怪不得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要讓自己穿越到他的身上,可能在自己穿越前的一秒鐘,原主自己把自己抑鬱死了。

不過話雖如此,記憶中這些年府里唯一的經濟來源卻是源自原主,他棋藝極好,常有人來葉家挑戰,挑戰的前提是支付場地費和挑戰費,挑戰失敗還需要另外交錢,反正到目前為止,原主還沒有輸過棋。

最開始和葉凡下棋的只是一些聞訊而來的少爺公子,到如今只剩下一些擅長棋藝,專精棋藝的老頭子來找葉凡,卻是屢屢碰壁,要不是原主還有這一技之長,恐怕早就自刎床邊獨留下兩位侍女了吧。

還好自己來了,可以拯救小青小白二位侍女以及二蛋三人。

這時,葉府門口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現,是小白,她身材高挑,手裡提着一個小竹筐,裏面是今天做飯的食材。

然而小白的身後還有一道身影,一雙皎白的手臂露在外面,削蔥般的手指中抓着一柄沾滿鮮血的劍,應該是不久之前殺過人。

真正的好劍,殺人之後劍身是不會留下鮮血的,顯然,這把劍並不是一柄好劍。

「你是誰?」二蛋擋在葉凡身前喝道。

葉凡沉默不語,默默注視着來人,人是小白帶來的,但小白的神情很正常,身後的那個女人應該不是什麼仇敵,更何況葉家這些年沒有得罪過人,更何況是女人。

小白本來是不想帶着陌生人來葉府的,但聽說她是來退婚的,而且誠意十足,為了葉凡可以專心修鍊,小白便將這女子帶來了葉府。

這個時候來葉府,還是個女子,看起來年齡應該和自己相仿,來者的身份已經昭然若揭了。

葉凡的身上有一個婚約,和郡城李家大小姐的婚約。

「你是李凌月?」葉凡將擋在身前的二蛋緩緩推開對着那女子說道。

「果然如傳聞中所言,葉家公子是個聰明人,一眼便猜出我是誰?既然你已經猜到我是誰?那麼應該猜得到我來做什麼吧?」那女子將劍收回劍鞘道。

葉凡頷首,「自然知道,你是來退婚的。」這種情節,葉凡已經是輕車熟路,記得有一段時間書荒,十本玄幻書開頭有五本是被退婚的,剩下三本是開頭主角被同家族的表哥表姐欺負。

還有兩本是這種情節都有的,沒想到自己隨便穿越一次就遇到這種情節。

「自然知道?」李凌月有些驚訝,「聽你的語氣,似乎並不准備拒絕我的提議。」這讓李凌月對葉凡刮目相看,看來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處境,留下自己與他的婚約對他並沒有什麼好處。

李凌月的追求折不少,要是讓他們打探到葉凡的消息,葉凡確實會遇到不小的麻煩。

說著,李凌月走上前將一張紙丟到葉凡面前,「休書,以你的語氣寫的,我已經簽字畫押了,只需要你再簽字畫押即可,此次前來,只是剛好路過,順便將這件事辦了。」

李凌月語氣冷漠,雖然是來退婚的,不過倒是很照顧自己這個落魄公子,應該早就聽說葉家公子臉皮薄,這份休書的內容竟然是葉凡將她休掉,而不是她來主動退婚,和自己想的退婚情景倒是有很大區別。

竟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劇情,倒是可惜了,自己還想復刻一次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豪言壯志的,李凌月竟然不給自己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