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狸狸原上帆
狸狸原上帆 連載中

狸狸原上帆

來源:google 作者:菠蘿不是鳳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禾狸 許無帆

某一天,鏡內的世界忽然被打開,禾狸竟然在這裡遇見了另一個世界的許無帆......「叮鈴叮鈴……「,禾狸搖晃着鈴鐺,不等許無帆的回應就自顧自地走了出來,此時某人正解開着制服上衣的第二個紐扣」哎,我問你,如果有一天鏡子的入口關閉了怎麼辦「」那我就去找鏡子里的你,讓你重新愛上我「,許無帆停下手中的動作,微眯了下眼睛,明凈清澈的雙眸一動不動地看着她」切……,你怎麼這麼自信又自戀,可是萬一鏡中的我跟鏡外的我不一樣呢「」你只會是你,只要是你就行「......禾狸正垂頭喪氣的趴在桌子上,此時身後的許無帆輕輕地敲了敲她的背」叮鈴叮鈴……「禾狸唰地一聲回過頭,驚訝地看着他,」是你!「兩人相視一笑展開

《狸狸原上帆》章節試讀: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周一的上課鈴響起,昏昏沉沉的禾狸看着講台上,老師的嘴一開一合,就像她的眼皮一樣,她快要堅持不住了。

昨晚的她不死心地又搖了幾次鈴鐺,奈何都被「許無帆」推了回來,氣得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

身旁的元晴推了下禾狸,想讓她保持清醒。

「你昨晚賣狗去了?」

「……,對,可惜菠蘿太丑沒人要。」

「噗嗤——」,這一下把兩人都逗笑了,禾狸也終於清醒了一點,側着頭望着窗外的樹葉,時不時地被風吹動。

餘光里,今天的許無帆倒是在認真上課了,一手撐着下巴,一手做着筆記,時不時地看看黑板。

雖然只是餘光,但讓禾狸看到那模樣心裏就憤憤不平,筆尖在不停地大力戳着書本,似是要把它戳出千萬個洞來。

「下課——」

教室里瞬間就熙熙攘攘。

「哎,許無帆,你有沒有試過用顏料作畫呢?」

禾狸轉過頭好奇地問許無帆。

「沒有。」,他還保持着剛才的姿勢,聽到禾狸的問題才懶懶的抬起眼皮回答道。

「為什麼?」

「我用鉛筆也照樣能把這五彩斑斕的世界畫下來。」

……

其實同樣的問題他也問過「許無帆」。

「你有沒有試過用鉛筆作畫呢?」

「無論是用鉛筆還是用顏料,都只是一個作畫工具,對我來說,我只是想用不同的色彩傳遞不同的情感而已。」

這句話禾狸似懂非懂,但是看來兩個世界的許無帆在某一方面有着很大的不同。

元晴也轉過頭看着許無帆,雙眸閃爍着發出亮光,毫不掩飾她那崇拜的眼神。

……

「唧——唧——」

男生們的球鞋不斷在塑膠地上摩擦着,發出刺耳的聲音。球場上的人汗流浹背,有些已滿臉通紅,激烈的運動少不了幾分碰撞。

「嘭——」

許無帆一個半旋,雙手把球高高舉起,向上一躍,划出一個漂亮的半弧,球被準確無誤地投進了籃筐。

「奈斯!」

「好球。」

身邊的幾個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誇讚道。

下午第二節課是體育課,一排女生為了躲避太陽的「追捕」坐在了樹蔭下,看着球場上的男生叱吒風雲,場上的男生似乎感受到了女生們的熾熱的眼光,個個都變得賣力起來,像在打正式比賽似的。

今天的太陽依舊毒辣得很,奈何體育老師不讓他們回教室,也是,學生就應該多運動運動,不然屁股都坐爛了,以後去上班有得他們坐。

元晴本來也想讓禾狸在體育課時幫她拍點照片,實在是頂不住頭頂上那**辣的火球,只好也坐在這裡看男生們打球。

沒想到許無帆也在球場上,平時的球場上倒是很少能看到他的身影,元晴的眼神專註的盯着那個身影,去到哪裡跟到哪裡。

禾狸真是佩服這班「猴子們」,這麼熱的天,等下打完身上都臭烘烘的了,雖說是都挺帥氣的,但真是太拼了,不免讓她舉起相機來記錄下這些時刻。

「咔擦,咔擦。」

跳投,轉身,歡呼。

又有幾張照片可以加入到禾狸的寫真集中了,不得不說,男生打起球來是真帥,平時長得歪瓜裂棗的,現在看是順眼了不少。

繼續拍着,不知不覺,眼前的鏡頭只剩下了許無帆的身影。

少年穿着球服,雙手插着腰,晶瑩的汗水如大雨般從額頭一路流到脖子上,碎發都被沾**,嘴上和鼻孔里不停地冒着粗氣。

「咔擦——」

禾狸不由自主地按下快門。

「阿狸,記得傳給我哦,我也要看看!」,元晴注意到了禾狸在拍照,迫不及待地對她說道。

「嗯..」

放下相機,禾狸看着球場上飛揚的身姿,和腦海里的那抹身影不由得重疊了起來。

他打籃球也一樣這麼帥氣嗎...?

——

「明天見,阿狸!」

「明天見!」

路過沖洗店時,禾狸把今天拍的照片拿進去沖洗。

「哎呀,小狸,稀客啊,怎麼今天過來了。」

這麼多年了,小李知道禾狸通常只會在臨近周末或周末時才回來沖洗照片,這會才周一啊。

「哈哈哈,說笑了小李哥,我的寫真集要加快進度了嘛,今天拍了幾組照片,麻煩啦。」

「說啥客氣話呢,害,這就幫你沖洗去,什麼時候拿?」

「唔……,明天下午放學吧,怎麼樣?」,禾狸思考了一下。

「好,沒問題。」

說完小李笑容滿滿地把膠捲拿進去沖洗了。

晚飯過後,禾狸關好房門,拿出那個金色的鈴鐺,小心翼翼地穿過鏡子。

「叮鈴——叮鈴——」

禾狸這邊聽不到聲響,只能靜靜地等候着。

突然,一股力量把她拉了過去。

「嘻嘻,又見面了。」

許無帆也是吃完飯沒多久,剛回到房間就聽到鈴鐺在響,一隻手在鏡子前直直地伸着。

禾狸自顧自地笑着拍打下衣服上的灰塵,今天她打算在這做作業,因為感覺有個伴監督着能令她更加專註。

今天兩個人都穿着學校的制服,果不其然,雖在不同世界,但是學校制服還是一樣的。

禾狸越過許無帆的身體看向他身後的桌面上,擺放着一台平板,上面的畫面定格在了貞子從電視機里爬出來的時刻。

「啊,你怎麼還有看恐怖片的愛好。」

禾狸趕緊轉移視線,正常人看到這畫面都得被嚇死,太陽才剛下完山呢,這人就開始看恐怖片了,可真夠變態的。

「本來沒有,自從經歷過你的事情後,我看這些恐怖片都覺得索然無味了。」

許無帆看到禾狸的反應後馬上就去把平板上的畫面切走了,其實他昨晚從禾狸走後就開始看恐怖片了,看了筆仙,看了山村老屍,看了貞子,都絲毫感覺不到恐怖。

「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沒想到帶給你這麼深的陰影,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實在忍不住笑出聲了。」

「你又來幹什麼,沒事就趕緊回去吧。」

許無帆無語地看着她,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似是在生氣一般。

「那當然有事了,我來做作業的,沒事,你繼續做你的事,我們互不干擾。」,說完就不客氣地坐到了許無帆的桌前,攤開一本書本,再攤開一本作業本,自顧自地寫了起來。

「還互不干擾,你回去才叫互不干擾。」

她搶了他的位置,叫他坐哪。

「什麼嘛,我就想房裡有個人陪着我!」

她今天就死乞白賴地賴在這了!

「……」

無言以對,許無帆也奈何不了她,本以為待她差不多了解完這裡的時候,就該各過各的日子了,誰知道還變本加厲了起來。

「α是第一象限角,cosα=1132,則sinα等於……」

座位被搶了去,許無帆只好在地上作起畫來,兩人背對背坐着,一人坐在桌子前,一人坐在陽台上,許無帆要畫的是今晚的星空。

無言……

「砰砰砰——」

敲門聲從門外傳進來。

「小帆,要吃西瓜嗎,都切好了,要吃自己出來拿。」

禾狸身體不由得緊繃起來,雖然許無帆說過他爸媽不會隨意進出他房間,但還是坐在原地不敢動彈。

「你在這等着。」

說罷,許無帆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一會兒,就拿了一盤西瓜回來,隨手就放在了禾狸的桌面上。

「吃吧。」,說完又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哇,謝謝你。」

禾狸小聲地向許媽道謝。

豐碩多汁的西瓜被禾狸一口咬住,汁水從嘴角溜了出來,果肉又冰又甜。

「唔——,太好吃了!你不吃嗎」

禾狸一邊吃,一邊用手指着剩下的西瓜示意他來吃。

「待會再吃,免得弄髒了。」

禾狸看着他專註的背影,也不再管他了,在家裡,禾媽很少讓她吃這麼冰涼涼的東西,說對身體不好。

這一夜,兩人都在各做各的,房間里一派祥和,安靜而美好,做完作業,禾狸向許無帆道完晚安後,就回去了。

這一晚,禾狸面帶着笑容美滋滋地睡去了。苦了那一邊的許無帆,收拾完地上的工具,還要收拾桌面上的殘局,無奈地他嘆了口氣。

第二晚——

「叮鈴——叮鈴——」

禾狸又被一股力量拉了過去,但似乎比昨天等得更久了一些。

今晚的許無帆把禾狸拉過來後,一個跨步就坐回到了桌子上。

禾狸看着他那一系列動作,不由得撇起嘴來,不就是怕她搶他的位置嗎,小氣鬼。

許無帆本以為禾狸看到他的作為就會回去,誰知。

「看,許無帆,我給你拍了張照片。」

禾狸放學的路上就去沖洗店拿回了昨天拍的照片,還沒來得及傳給元晴,拿着一張「許無帆」的單人照就過來了。

許無帆心想他可沒見過禾狸拿着相機給他拍照啊,哪來的照片。拿過來一看,照片上的男生有着跟他一模一樣的面孔,是他沒錯,但最近他都沒打球,該不會是另一個「許無帆」吧。

「這不是我。」

「這怎麼不是你,這就是你啊,是另一個你,但還是你。好看吧」

禾狸快速反駁他。

「不是我,那是你那個世界的許無帆,那不是我。」

許無帆不悅地皺起了眉頭,把照片丟回給了禾狸,這種感覺讓他覺得不是很愉快。

「呃。」

禾狸好像感覺到了許無帆的變化,沒再繼續往下說,本來也只是想拿過來逗逗他,誰知道他還生氣了。

「好,那不是你,你不要生氣,我只是想逗你開心開心嘛。」

「我沒生氣」,這緊繃的嘴臉。

「別生氣了,看我,略略略。」

禾狸蹲在他旁邊,朝他做了幾個鬼臉,絲毫不在意自己的鼻子被揉捏成豬鼻。

許無帆雖不正臉看她,但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禾狸見他放鬆了不少,笑着跟他解釋道。

「你知道嗎,我之前試過,我的相機和手機在這裡拍出來都是黑屏,這讓我非常的沮喪,竟然沒機會拍下這裡的東西哎!」

「你喜歡拍照?」

許無帆一下子就抓住了她說話的重點。

「對啊,嘻嘻,我想把你拍下來,才想了那麼個臭主意嘛。。」

見許無帆終於肯跟她說話,笑嘻嘻的說道。

「是挺臭的。」

「……」

沒再說什麼,許無帆在桌上開始畫他昨晚沒完成的畫,禾狸今晚沒帶作業過來寫,只在旁邊靜靜的看着。

少年的神情專註又認真,眉頭時而微微皺起,凝思着,拿着畫筆,全神貫注地把星空慢慢地描繪、勾勒完整,筆尖行雲流水般地運轉着,栩栩如生的畫面漸漸地展現在兩人面前。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