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後秦爺紅了眼
離婚後秦爺紅了眼 連載中

離婚後秦爺紅了眼

來源:google 作者:心靈毒雞湯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溫南溪 蘇怡寧 霸道總裁

離婚後,秦爺哭紅了眼》,溫南溪、秦晟北是作者「心靈毒雞湯」筆下的主要人物,精彩內容主要描繪了:溫南溪被接回親生父母身邊之後,並沒有體會到久違的親情,反而被溫家人推向深淵!她被逼迫着替嫁給一個植物人大少,往後的日子會怎樣,可想而知!新婚日,植物人老公出國治療,她肩負起照顧溫家奶奶的重任……...展開

《離婚後秦爺紅了眼》章節試讀:

「我好難受,你幫幫我。」
夜色昏沉,層疊湧來的躁意不斷吞噬溫南溪的理智,滾燙的身體撞進男人的懷中,將他推進房門。
下一秒,她發顫的小手扯住他的衣領,生澀吻上了他的喉結。
「嘶......」耳畔傳來的聲音瞬時粗重幾分。
「求你幫我,我會補償你......」剩餘的聲響被吞沒,房門帶上。
而夜,足夠漫長。
......溫南溪是在凌晨驚醒的,渾身酸疼。
房間里一片黑暗,只隱約看到睡在身旁的男人,她不自覺地抿緊嘴唇,心頭更多的是荒謬。
三年前,秦氏集團總裁秦晟北重傷成了植物人,才剛剛認回父母的她被迫沖喜,一輛的士,廉價地送貨上門。
而後秦晟北被緊急送出國治療,由始至終,她未曾見過秦晟北一面。
現在秦晟北終於清醒,她在昨天也收到了三千萬的......遣散費。
只是她前腳離婚重獲自由,後腳卻被人設計陷害,倉皇逃離的時候,她將剛要刷卡進門的男人推進房門......溫南溪摸黑穿好衣服,因為昨天的荒唐沒敢看床上的人,只將那張三千萬的支票放在床頭,轉開離開。
......秦晟北醒過來的時候,身旁已經空了,他將支票拿在手中,鷹眸如融進一滴墨,化不開的黑。
這張支票,他昨天才簽字送出。
而收支票的人,是他結婚三年卻素昧蒙面的前妻。
沒過多久,房間門打開。
緊急趕來的助理牧良哲戰戰兢兢:「老闆,昨天酒局被人動了手腳,想往你身邊送個女人,發現事情敗露,人連夜跑了。」
「找。」
淡淡一個字,滿是狠戾。
算計到他頭上,就是嫌命長。
「是。」
牧良哲應了一聲,猶豫看向他,「老闆,要不要查一下昨天的那個女人是誰?」
「不用。」
秦晟北的嗓音冷清。
牧良哲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那張支票上,心頭翻起驚濤駭浪。
「昨天的人......是夫人?」
秦晟北漫不經心地把玩着那張支票,「她收支票的時候,什麼反應?」
支票是牧良哲差人送過去的,秦晟北原本的意思是,可以適當增加補償。
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當做小費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
「夫人沒哭沒鬧,接的很平靜。」
「是嗎?」
草草沖喜,「守寡」三年,還安分替他照顧奶奶,如今卻連三千萬的補償都不要,他這老婆,就當真這麼洒脫?
秦晟北暗眸掃過床上的那一抹紅痕,昨天夜裡的某些畫面撞入腦海,他的呼吸略重了幾分,說到底,是他有所虧欠。
「備車,去蘇家。」
......溫南溪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蘇家別墅,已經接近中午。
才到玄關,客廳里就傳來母親馮欣萍歡喜的聲音。
「怡寧,這次你拿下DK設計比賽,新銳設計師的名頭打響,你以後的路就好走了。」
溫南溪腳下頓住,報名參賽的明明是她,關蘇怡寧什麼事?
何況蘇怡寧有幾斤幾兩她最清楚,要不是她幫忙,蘇怡寧連像樣的畢業設計都拿不出來,怎麼可能贏得比賽。
溫南溪不期然對上蘇怡寧的目光,後者嫣然一笑,「姐姐,多虧了你的設計稿,否則能不能拿獎還不一定呢。」
「你什麼意思?」
溫南溪愣了一下,問道。
「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拿去參賽的設計稿,不是姐姐你給我的嗎?」
蘇怡寧笑的得意。
反正在蘇家,只要她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她得不到的!
誰讓溫南溪只是個在鄉下長大的鄉巴佬?
就算是被找回來,也永遠不可能頂替她!
瞬間,溫南溪氣血翻騰。
她沒日沒夜熬了一個多月的設計,就這麼成了蘇怡寧的功績。
胸口的怒火騰騰,她壓不住失望心酸,冷冷開口:「兩條路,你自己澄清,或者我舉報你抄襲。」
「你瘋了吧?」
馮欣萍的聲音尖銳,「為了一張設計稿,你連你妹妹都要害,果然是外人養大的,骨子裡就是白眼狼,刻薄自私。」
她眼裡,是不加掩飾的厭惡和憎恨。
像是一把刀,狠狠扎進溫南溪的胸口,她緊緊攥着手:「不問自取就是偷。」
「一張設計稿而已,你以後又不是不能畫了。」
馮欣萍明顯不耐,「這個機會對怡寧很重要,你能不能懂點事。」
「對她重要,對我就不重要了嗎?」
喉頭如同堵了一團棉花,她泛紅的眼睛看着馮欣萍,「媽,她是你女兒,難道我就不是嗎?」
蘇怡寧用偷來的設計稿獲獎,他們歡喜慶祝。
她出了事,一夜未歸,無人關心。
同樣是女兒,她做錯了什麼,竟換來這樣的區別對待。
「姐姐,」蘇怡寧笑容滿面,「我能贏比賽還得謝謝你昨天晚上的付出,不然我也沒有辦法頂替你的名額。」
溫南溪腦海中一片轟鳴,昨天,竟然是蘇怡寧算計她!
難怪她故意約她出去,卻始終沒有露面!
原來這一切都是她設計的!
溫南溪怒極抬手,還沒有碰到,蘇怡寧就站立不穩往後摔去。
啪——溫南溪來不及躲,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馮欣萍。
「媽,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她怎麼對我的?」
「你夜不歸宿,不知廉恥,還想怪到你妹妹身上?」
馮欣萍連連冷笑,「當年她讓你有機會嫁入豪門,送了你滔天富貴,你竟然還不知足。」
心口處被劃開了一道口子,疼痛侵蝕她的四肢百骸。
「明明是她不願意嫁給植物人,我被迫替她嫁的。」
馮欣萍心疼小女兒,看着她的眼神更冷,「別說得這麼委屈,你替嫁,不就是為了錢。」
「我為了什麼,你們最清楚。」
她強忍着淚水。
三年前,她剛被認回蘇家,養母就查出重病,百萬手術費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那個時候,替蘇怡寧出嫁是她回報蘇家生恩,和救養母的唯一出路。
秦家聘禮一個億,除養母的手術費之外,她全部交給蘇家。
蘇怡寧掩着嘴笑,「姐姐,你說你養母現在腦子裡長了瘤子,是不是因為三年前明明沒病卻上了手術台。」
溫南溪臉上血色盡褪,眼前陣陣發黑,後背被冷汗浸透了。
「為什麼?」
蘇怡寧笑容更深,「你真的是蠢到無可救藥,這自然是為了讓你心甘情願替嫁。」
怒火直衝腦門,溫南溪失控撲向蘇怡寧的時候卻被馮欣萍重重一推。
她踉蹌幾步,後腰撞上尖銳桌角,疼得她蜷縮起來。
「媽,我養母......」馮欣萍痛恨厭憎的目光,像是一盆冷水兜頭潑下,涼意入骨。
三年前的事情,只憑蘇怡寧一個人,做不到。
「把她丟出去,別讓她的窮酸氣,髒了我們蘇家的地,我們蘇家,沒有這樣的女兒。」
溫南溪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幾個保鏢拽着往外走。
保鏢對她格外粗魯,她站不穩摔在地上,他們也沒有停下,繼續拖拽。
「太太,秦…秦爺來了......」傭人慌慌張張跑進門。
「秦爺來接夫人。」
客廳里的氣氛驟然一變,除溫南溪之外,每個人臉上都寫着驚駭。
寧城能被稱為秦爺的,就只有重傷沉迷三年的植物人......秦晟北!

《離婚後秦爺紅了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