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南頌喻晉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頌喻晉文 都市言情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試讀:

喻晉文眉梢一挑,南家大小姐?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嗎?
———-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而南頌一回到南氏,第一把火就燒的狗急跳了牆。
管理層來了個大換血,數十位高管人事變動,有元老,還有董事,其中包括那天在南寧柏和南寧竹帶領下意圖給南頌下馬威的幾個老臣子。
南寧柏的辦公室一大清早就堆滿了人,拍桌子的、踢板凳的,吼聲震天響,「我不管,老子在南氏集團幹了這麼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憑什麼撤老子的職?你們南家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合著鬧了半天,你們叔侄相逢一笑泯恩仇了,把我犧牲了,憑什麼啊!」
其他幾位也跟着吵吵嚷嚷討說法,吼得臉紅脖子粗,唾沫星子噴了南寧柏一臉,哪有半點平日里西裝革履的端莊從容,都露出了可怖的嘴臉。
南寧柏被吵得腦袋嗡嗡作響,「諸位冷靜,冷靜……」
南寧竹則坐在角落裡把玩着新得的一串佛珠,愛不釋手,完全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閑散王爺模樣,反正他副董事長的位置坐的穩穩噹噹。
刀子只要不扎在他身上,愛扎誰扎誰去。
南寧柏極力安撫着這些老夥伴,然而心裏也淡定得很,反正不管底下人員怎麼變動,只要他這個董事長坐穩了,別影響到他的利益就成。
其實人事變動的名單,南頌第一時間拿來給他看了,也是他們商量之後的結果。
「二叔,南氏現在不比以前,咱們家底沒那麼厚,實在養不起閑人了。為了挽救公司,我這些年積攢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了,如果繼續任由這幾位米蟲留下來腐蝕集團利益,那麼恐怕我們只有賣房賣地這一步了,據我所知,二叔和三叔剛剛盤下北郊的一片空地,想建一個高爾夫球場……」
人一旦觸及到自身利益,就另當別論了,原本急眉瞪眼的南寧柏頓時換了張臉,當即一拍名單——撤職!必須撤職!
堅決不養米蟲!
南頌懶得去和那一幫老傢伙掰扯,反正惡人自有惡人磨,從集團離開,她直接回了家。
南家莊,也叫做玫瑰園,原本是一個玫瑰公園,因為南頌的母親和南頌都喜歡玫瑰花,南寧松就買下了這塊地,建成了一座莊園,作為一家三口的住所。
三年沒回來了,南頌竟然生出些許緊張,是近鄉情怯嗎?
為愛任性了三年,不知道父親母親在天上看着,會不會怪她。
如今是陰曆四月,陽曆五月,南城的玫瑰已經到了花期,北城的氣候比南城要冷,她從喻公館離開的時候,玫瑰還沒有開。
南頌眸光一暗,一想到那個男人,她的心還是會扒皮抽筋似的痛,可既然決定離開,她就要試着去放下。
車子駛進莊園,南頌等不及要去看玫瑰,然而等她下了車,發現父親親手栽種的那片玫瑰早就消失不見,全換成了牡丹,雜草叢生。
一股怒火瞬間衝上心頭,鳩佔鵲巢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毀她的玫瑰花園!
那群不要臉的東西,是真當她死了嗎?
耳邊忽然傳來幾聲嬌笑,南頌扭過頭去,就見兩個女孩有說有笑地從裡頭走了出來,打扮得精緻靚麗,手上各自挽着一位男士。
走在前頭的那個穿着白色蕾絲裙,頭戴鑽石小皇冠發卡的女人,更是翹着腳湊上去直接貼在了男人的唇上,光天化日之下,吻得旁若無人。
還是那位男士發現不遠處有人,適時推開了南雅,卻在看清南頌面容之時,臉色當即一變,整個人都差點從台階上跌下來,踉蹌一步倒在地上。
他活見鬼一般,指着不遠處,惶然出聲,「頌……南頌!」
另外三人的目光也順着看過去,待看到南頌的時候,也跟着大驚失色,紛紛捂住嘴巴,南雅直接尖叫出聲,「你是人還是鬼?」
南頌一身白衣,站在牡丹花叢中,目光凜然,紅唇捲起嘲諷,聲音陰森妖冶。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前來索你們的命,秦江源、南雅,你們準備好了嗎?」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