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前妻成了億萬首富
離婚後前妻成了億萬首富 連載中

離婚後前妻成了億萬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歲 沈顏 現代言情

她「有名有份」地跟了他三年,卻抵不過白月光一句「我回來了」離婚,凈身出戶,重新變成首富女兒,復仇,是她送給前夫的四份大禮訂婚宴上,她改頭換面,華麗歸來,誰知前夫卻攔住了她,「你長得很像一個人」她嗤笑,「你的搭訕方式太老套」男人愕然之下,才恍惚,追悔莫及展開

《離婚後前妻成了億萬首富》章節試讀:

第四章 懸崖車禍別墅里,沈慶鴻想去按警報系統,卻被季逐歲攔住。
沈歲一腳踢翻玻璃桌櫃,正砸在沈慶鴻腳邊,嚇得他渾身的肉都顫了幾顫。
二叔,不認識我了嗎?
一家人何必驚動警衛呢。」
沈歲抬腳,將從桌柜上掉下的警報遙控,踢到了一邊。
沈慶鴻撇過頭,我不認識你,和我攀關係,你先看看你自己幾斤幾兩!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話,你就是死在這也沒人能管得着!」
是嗎,所以,怪不得你當年能對才十五歲的小姑娘下手,車禍跌落懸崖,原來二叔心從來都這麼狠啊。」
沈歲冷笑。
什麼。」
沈慶鴻頓時臉色煞白,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他轉身想跑,沈歲直接一腳踹到他膝彎,逼他直接跪了下來,季逐歲立馬按住他。
隨後沈歲又拔了頭上的發簪,握緊一把**他肩頭。
頓時,鮮血流了出來。
沈慶鴻看着肩側的血,心底絲絲恐懼這才蔓延出來,他指着她,指尖不停顫抖,你,你不可能是沈歲,沈歲早就死了,你不......」二叔,我當初只是個孩子,自認跟你無冤無仇,我父親更是向來待你不薄,我們一家到底是怎麼得罪你了,讓你要殺盡我們一家?
別告訴我,只是為了沈氏那點財產?
還記得當年懸崖邊嗎?
我一個人坐在車裡,無助絕望地看着你,你就站在車外,我伸長了手想讓你救我,我以為你會拉住我,結果,是你,把那輛車,推了下去。」
沈歲手機打開當年新聞爆出她慘死的畫面,懟到他面前。
沈慶鴻尖叫一聲扯開視線,撲通一聲坐在地上,脊背徹底彎了,渾身從輕微顫抖變成劇烈顫抖。
這些事情是他壓抑這麼多年的秘密,也是他午夜夢回的噩夢,他誰也沒告訴,而她竟然清楚這些事。
她真的是沈歲。
沈慶鴻猛地抓住她的手,兩隻眼睛快要瞪出,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會活着?」
因為我是鬼,來找你索命的啊!」
說著,沈歲又將發簪插深了些。
徐風四起,沈歲髮絲飄散在空中,烈焰紅唇,一瞬間,好像真恍如鬼魅。
不是我,不是我,沈歲你找錯人了!
要害你的人不是我!
我也是被利用的,不是我!」
沈慶鴻嚇得屁股底下溢出了液體,他瘋狂搖頭,四十多歲的男人跪在地上,狼狽又難堪,恐慌的像個孩子一樣,嘴裏重複這話。
他想抓住沈歲的手,卻被沈歲一腳踹開。
正好警報遙控近在眼前,他立馬撲了過去按下,然後猖狂大笑起來。
沈歲你還敢回來!
你們全家都該死!
憑什麼你們家坐擁沈氏集團?
你爹不比我大幾歲,憑什麼他就能順理繼承?
這種破傳統早該廢除了,他是個什麼東西,他也配!」
沈歲一腳踢在他臉上,踹得他仰身到底。
這時,四周傳來轟鳴聲,無數輛車開了過來。
而屋裡,也出來不少人,沈慶鴻的妻子兒女跑出來,看見這幕頓時嚇得尖叫連連。
見沈慶鴻身上帶血地倒在地上,還以為他死了。
警衛們也跟着沖了過來,各個持槍對着沈歲和季逐歲,包成了圈。
而這時轟鳴聲也停了過來,數輛車沖開了包圍圈,將沈歲和季逐歲護住,車上下來數名黑衣人,各個同樣持槍,而且還都是上了消音的衝鋒槍。
沈慶鴻再次傻住,你,你哪來來的人?
沈歲,你想幹什麼!
我是你二叔!」
不遠處,幾聲警鳴傳來。
沈歲挑了挑眉,笑了,這話你跟我說沒用。
這筆賬,我遲早會和你慢慢算的,二叔。」
沈歲和季逐歲鑽進車裡。
車外,沈慶鴻嘶吼,你還想算什麼賬!
我什麼都不欠你的沈歲!
你做夢也別想查清當年的事,沈歲,你摻和不起!」
車揚長而去,沈慶鴻的聲音卻好在久久盤旋,他發瘋似的躺在地上,亦哭亦笑,又像是將要得到解脫一般的有些釋然。
他說他不是幕後人,他說他背後有人指使。」
車裡,沈歲看着指尖的血。
強迫症似的,她不停地搓那些快要凝固的血塊。
季逐歲看不下去,拿瓶水給她沖洗,也不管會不會髒了車。
他問,那你相信嗎。」
我不知道,關於當年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
當年我受了重傷,就被父親暗自派人送我去了帝都,然後......」那是一個夏天,她重傷在醫院裏醒來,身邊只有一個黑衣人看護她,剛經歷過二叔的殘害,她不相信任何人,拼了命想要逃離。
終於在騙過黑衣人後,剛逃出病房,她就撞上了一個人,那時她身體虛弱,別說跑,連走路都勉強,也就更經不起這般撞擊。
倒地前,她死死抓着眼前男孩的衣領,雖然看着他同樣稚嫩的臉,可她還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她暈倒前還揪着不放,說,救救我。」
然後就遇到了席川野,是嗎。」
季逐歲笑着看她,眼裡掩過一抹苦澀。
是,他救了我。」
那年他二十歲,當年為了不驚動旁人,我的治療非常粗糙。
他發現我後,特意為了請了院長來治療。」
只是那時他就已經很忙了,她醒來後也再沒見過他。
回想這些事的時候,沈歲自己都沒發現自己在笑,哪怕經歷了這麼多事,經歷了那段痛苦的婚姻,她還是從沒怪過他。
好了好了,知道你情深義重,別再想着他了,你們也離婚了,你還完恩也該忘了他,不是嗎。」
季逐歲拉過她的手,見她中指上還戴着那枚鑽戒,他這才臉色稍霽,歲歲,以後沒我的允許,可不許再這麼想着別人,我會吃醋的。」
沈歲抽回手,眯眼看向他,目漏危光,所以,我回來後,是你和你爺爺執意要求,要辦個訂婚宴的吧?」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離婚後前妻成了億萬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