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

來源:外網 作者:俞恩傅廷遠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俞恩傅廷遠 恐怖靈異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展開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章節試讀:

俞恩實在是不想搭理他這幅厚臉皮的樣子,可是又一想反正他也要出差去了,快別跟他計較,趕緊給他喝了湯打發走,她也能清靜幾天。

新西蘭挺遠的,估計他這一走最少一個周回不來。

所以俞恩也沒說什麼,轉身去廚房盛了一碗湯遞給傅廷遠。

傅廷遠喝完之後頓時覺得整個人都暖和了起來,要知道最近天氣驟然變冷,這麼一碗熱乎乎的湯實在是太能給人增加幸福感了。

他喝完之後俞恩接過碗來就轉身去了廚房,多餘的話一句都沒跟他說。

傅廷遠看着她站在明亮的廚房嫻靜洗碗的樣子,很是懷念當初她給的溫暖。

天冷的時候他飢腸轆轆又疲憊不堪地回家,一盞溫柔的燈光,一碗熱乎乎的湯,一桌美味的飯菜,所有的疲憊和寒冷都被驅散得無影無蹤。

那幾年他什麼都不用操心,彷彿只要他一回頭,就能看到她在原地為他做這做那。

可現在……

傅廷遠實在是不想承認,他淪落到了要靠一隻貓才能跟她增加感情的地步了,也淪落到要跟老爺子沾光才能喝到她燉的湯的地步了。

原來,真的沒有人會傻傻待在原地一直等下去。

心中無限感慨,只恨自己當初沒有好好珍惜。

這樣想着他邁步去了廚房,百轉千回地喊了一聲她的名字:「俞恩……」

俞恩實在是怕了跟他單獨相處,一見他走進廚房,立刻擦乾淨手從旁邊跑了出去。

傅廷遠:「……」

她這是老鼠見了貓嗎?

他有那麼恐怖嗎?

轉身來到客廳,他瞪着她和她懷裡的那隻貓抗議:「你跑什麼?」

俞恩輕輕揉了揉懷裡的小貓,若無其事地說:「小小在叫呢,我出來看看它怎麼了。」

傅廷遠呵呵冷笑了一聲,有了這隻貓,他們兩人可真是能拿這隻貓當太多借口了,他以看貓為借口來看她,她以看貓為借口逃脫他。

以及她現在睜着眼說瞎話的本事也真是越來越強了,說什麼小小在叫,他剛剛根本就沒聽到那隻貓叫一聲!

還有,她把那隻貓抱在懷裡,是在用這樣的方式抵抗他的靠近嗎?

那隻貓對他不善,他一靠近說不定又要撓上他一把。

傅廷遠剛剛因為一碗湯而搭建起來的好心情,再次因為俞恩這一出而煙消雲散。

俞恩催着他:「時間不早了,你趕飛機去吧,我也要去看爺爺了。」

時間確實要來不及了,傅廷遠也只好邁步離開。

俞恩看着傅廷遠的車子消失在視線里,總算長長鬆了一口氣。

自從傅廷遠跟她表白說愛上她了,就一直各種出現在她面前,就連她去北京他都不能消停,她感覺都要喘不上氣來了。

總算等到他出差去了,俞恩能不輕鬆嗎?

傅廷遠離開之後俞恩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帶着燉好的湯去醫院了。

到達老爺子病房門口的時候,她聽到裏面有說話聲就頓住了腳步,因為她聽到了董文慧的聲音。

俞恩從病房門上的玻璃看進去,就見董文慧站在老爺子床邊漠然地說:「爸,您可要注意身體啊。」

董文慧嘴上這樣說著,但語氣里絲毫沒有對老爺子的關心,以及她那副表情更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漠然心,似乎她過來探望老爺子不過是應付而已。

老爺子沒什麼表情地說:「謝謝,沒事你就回去吧,我很好。」

老爺子一發話,董文慧立刻扭頭頭也不回地離開,好似一秒鐘也在這裡待不下去似的,眼底全是嫌棄。

俞恩在外面正好將董文慧的表情看了個一清二楚,心裏忍不住氣憤極了。

老爺子一把年紀了,董文慧有必要對老爺子這樣冷漠無情嗎?

就算傅倩倩這件事老爺子沒護着傅倩倩,董文慧怨老爺子,可老爺子這麼多年也幫董文慧培養了傅廷遠不是嗎?

如果不是老爺子的教導,她的兒子能有今天的成就嗎?

俞恩正想着這些呢,董文慧已經開門走了出來,俞恩有些後悔自己沒先躲起來。

她想躲起來倒不是怕董文慧,她都將董文慧給氣暈過去一回,有什麼好怕的?

她不過是不想跟董文慧在老爺子的病房門口爭執什麼,省得惹老爺子生氣。

董文慧一開門看到俞恩站在門外,手裡還拎着一個保溫盒,表情先是怔了怔。

雖然董文慧已經知道了俞恩是葉家女兒,但這些年在俞恩面前的高高在上,讓她本能地就對俞恩冷言冷語了起來:「你怎麼在這兒?」

俞恩沒什麼表情地回:「我來看望爺爺。」

董文慧瞥了一眼她手裡的保溫盒,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俞恩,你不會還不要臉地想通過討好老爺子的方式來討好廷遠吧?」

俞恩語氣冷了幾分:「傅夫人,你想多了,我來看望爺爺,僅僅只是因為爺爺曾經對我很好。」

董文慧冷笑了一聲:「誰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另有所圖呢?」

董文慧話里話外都在自信地以為,俞恩做這些是為了傅廷遠。

俞恩看了董文慧一眼,隨後勾唇笑了起來。

在笑聲中她聲音清脆地說:「傅夫人,您放心,在對待男人這件事上,我的心絕對沒有您這樣大。」

俞恩這番話讓董文慧一頭霧水,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俞恩展顏一笑:「傅先生外面女人不斷,您卻隻字不提離婚,不是心大嗎?」

「我就不一樣了,我接受不了這些,所以毅然決然離婚,而既然離婚了,就不會再回頭。」

「所以啊,您就不要再總是以為我還惦記着您兒子了。」

俞恩笑中帶刺的一番話說完,董文慧差點再次被她給氣暈過去。

「你——」董文慧咬牙切齒。

俞恩後退了一步跟她拉開距離,然後抬手擋在自己胸口:「傅夫人,請自重,把我手鐲打碎了的話,您可要賠嘍。」

俞恩故意提及自己的手鐲,是為了警告董文慧少像以前那樣試圖動手打她,她現在是葉家的女兒,可不是她董文慧能打罵的那個父親不愛哥哥不疼老公不護的俞恩了。

其實她手上也根本沒戴玉鐲,她只是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醒董文慧自己現在的身份而已。

《離婚後前夫總想追我俞恩與傅庭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