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陸少天天跪榴槤
離婚後,陸少天天跪榴槤 連載中

離婚後,陸少天天跪榴槤

來源:google 作者:論禪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落笙 現代言情 陸君夜

【女強男強➕雙潔➕前期虐渣追妻火葬場➕中期小腦洞靈魂互換➕後期花式撒糖】「葉落笙,你送上門的樣子,可真噁心」三年婚姻,葉落笙為了愛情,放棄了一切,卑微到了骨子裡可到頭來才知道,陸君夜的心是石頭做的,她這三年的努力卻換不來他的一次信任葉落笙心灰意冷:「趕緊的,老娘要離婚,男人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眾人:你還會拔劍呢?然而,接下來短短的幾個月,葉落笙的馬甲掉了一地,華國第一設計師kings,天才作曲家,居然還是神秘黑客M……眾人:還有什麼是您不會的嗎?……後來三個月,某個不要臉的男人從街上買了個超大榴槤,直接跪在葉落笙的前面:「笙笙,這次是我主動送上門,包運費」「但是不能退貨」排雷:上聯:女主全能不聖母下聯:男主哭唧悔過早橫批:歡迎入坑展開

《離婚後,陸少天天跪榴槤》章節試讀:

兩人很快到了民政局,由於是周一,辦手續的人特別多,兩人只好坐在大廳里等了會兒。

葉落笙和陸君夜之間隔了三個座位,女人一襲白裙,一雙鳳眸盯着手機屏幕,刷到好看的視頻還會笑幾聲。

陸君夜西裝革履,此刻眉毛擰到了一塊兒,這女人居然還笑得出來,看樣子居然是認真的!難道昨晚上錯怪她了?

不,不可能,他自制力一向好,如果不是因為下三濫手段,他絕對不可能酒後亂性。

兩人又靜坐了一會兒,直到輪到辦手續,兩人才一前一後的往窗口走去,陸君夜拉了拉葉落笙的白裙,黑眸緊緊的盯着女人,冷聲道:「葉落笙,我警告你,離婚是你主動提的,到時候別又拿爺爺壓我。」

「我不吃那一套。」

葉落笙沒有回答陸君夜的話,只是翻了個白眼:「我當初怎麼會看上你這麼個玩意兒?」

眼盲心瞎。

陸君夜黑臉:好,很好,女人你會後悔的!

陸君夜在想什麼,葉落笙不知,她此刻只想早點辦完手續,為這段婚姻畫上一個句號。

流程走得很快,前後不到十分鐘,兩人就辦好了手續。

葉落笙看着眼前的紅本本,只覺得渾身輕鬆,她終於又可以毫無顧忌,仗劍走天涯了!

「以後,別聯繫了。」

男人薄唇輕啟,嗓音涼薄。

葉落笙抬頭瞥了眼男人決絕的背影,沒有一絲留戀。

可真夠狠心的。

葉落笙低笑了一聲,不過,這正合她意。

她收拾了下隨身攜帶的物品,邁開步子正準備離開民政局。

突然,一輛加長版勞斯拉斯停在了她的面前。

車窗打開,露出了男人那張丰神俊朗的臉,他劍眉微挑,唇邊斂着玩世不恭的笑:「離了?」

葉落笙頷首。

眼前的矜貴男人,正是沈氏集團的執行總裁沈執,也是葉落笙的發小。

男人戲謔道:「不追求愛情了?」

葉落笙眉毛緊皺。

男人笑意更甚:「還重色輕友嗎?」

葉落笙拳頭緊握。

「還會放我鴿子嗎?」

葉落笙脾氣來了,這樣下去還有完沒完,她看了男人一眼,冷聲道:「你還想聘我嗎?」

男人一秒鐘斂了笑意:「聘,當然聘,上車吧,大設計師。」

……

車子開到了沈氏集團樓下,沈執卻臨時接到了個電話。

他略帶歉意的說:「笙笙啊,我有點事情得出去一趟,你先上樓,好嗎?」

葉落笙點頭,挎着包,直接從車上下來。

眼前的大樓,富麗堂皇,共有88層。

葉落笙來到集團內,正準備乘坐電梯上樓,耳邊卻傳來一陣保安極傲慢的聲音。

「站住,外來人員不得進入公司電梯。」

葉落笙不知道保安是在喊自己,沒止住腳步,畢竟就在剛剛,她已經入職了。

保安見自己被無視了,火氣蹭蹭蹭的往上漲。

平常也總有家屬上班時間來探望親人,哪個不是腆着臉求他讓進去的?

但是現在竟然被無視了!

「你耳朵聾了嗎?我讓你站住你沒聽見?」

葉落笙皺眉,這保安素質真不高,她回頭瞥了眼,「有事?」

保安上前直接拉着葉落笙的衣服,然後一隻手指着公司大門,鼻孔朝天:「出去。」

葉落笙眼底一沉,語氣冷冽:「放手。」

保安被這通身的氣質嚇了一跳,手條件反射般鬆開了。

葉落笙抽了張濕紙巾擦了擦被保安扯過的地方,而後才不疾不徐道:「我是公司內部人員,今天才上崗的kings,暫時還沒工作證。」

保安只抓到了後面半句,感覺自己有理了,腰板也挺直了:「沒工作證就滾出去!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也是你這種人能進來的?」

刺耳又難聽。

葉落笙冷哼一聲,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她不想跟一個低素質保安計較,這樣把自己的檔次都拉低了。

她直接拿出了手機,打了個電話:「喂,沈執,我現在被攔在公司門口了,進不去,你難道沒有事先跟門衛說一聲嗎?」

她的語氣不好,隱隱有責怪的意思,沈執自然能聽出來,他有些心慌,葉落笙可是**第一設計師!kings這個名號在設計界簡直無人不知,如果這次再被放鴿子,他又得損失幾百億。

「我明明親自交代了啊。」

沈執直接拿了另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葉落笙沒等沈執回復,直接掛了。

保安見這個電話前後半分鐘都不到,看葉落笙的眼神更不屑一顧了。

果然不出所料,渾身上下衣服加起來都不超過兩百塊錢,還敢在他面前橫?

就在這時,口袋裡的對講機響了。

保安正準備向上級告狀,很快接通電話:「隊長,您已經知道有個山雞貨色站在大門口了?我正準備把她轟出去呢。」

他已經迫不及待要把眼前的這個女人丟出去了。

然而……

他的笑容漸漸凝固在臉上,看向葉落笙的時候是一臉的驚愕。

葉落笙看他的表情,大概知道電話那邊說了什麼。

她冷笑着問,「我可以上去了嗎?

「您……您請。」

葉落笙走上電梯,再沒看保安一眼。

一旁的保安早已傻眼,剛才那個渾身上下衣服加起來不超過200塊錢的女人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他莫不是得罪了貴人?

他的飯碗還能保住嗎?

……

葉落笙剛到頂樓,沈執的電話又撥過來了。

「到頂樓了嗎?」

葉落笙點點頭:「到了。」

沈執聽着對面的語氣悶悶不樂的樣子,就知道葉落笙還沒消氣。

「別生氣了,我晚上給你一份驚喜。」

「生氣也不至於,只是你這公司確實該好好整頓一番。」

沈執頷首:「你要不然先去設計部轉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