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撩爆!陰鬱病嬌哭着求乖寶疼疼他
撩爆!陰鬱病嬌哭着求乖寶疼疼他 連載中

撩爆!陰鬱病嬌哭着求乖寶疼疼他

來源:google 作者:琉璃軟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斯宸 江雪音 現代言情

【心機腹黑陰鬱病嬌大佬×軟萌寵夫狂魔小仙女】【甜寵無虐、重生打臉虐渣】前世,江雪音被渣男和繼妹陷害,從掌上明珠淪為塵埃,最終落了個死無全屍的凄慘下場靈魂出竅之際,她看到那個她討厭了一輩子的陰鬱男人為她收屍,為她復仇,最後帶着她的屍身跳海殉情一朝重生回19歲,江雪音發現,愛她如生命的男人,此時只是一個孤苦無依的小可憐美少年,於是她在手撕白蓮繼妹、拳打渣男之時,還不忘化身護夫狂魔,發誓要把傅斯宸寵上天-傅斯宸暗戀江雪音十一年,如今終於得償所願擁美人入懷,為了不讓寶貝離開他,他裝窮裝乖裝可憐,紅着眼求寶貝多疼他一些只是紙包不住火,當他病態陰戾的真面目被有心人揭開,他惶恐,害怕寶貝會離開他誰知江雪音卻心疼地將他摟住,聲音綿軟,「我愛的是你的所有,所以不要怕,阿宸,我帶你回家……」展開

《撩爆!陰鬱病嬌哭着求乖寶疼疼他》章節試讀:

「音音,我活着的唯一意義,只有你。」

——傅斯宸

「轟隆隆——」

一道銀色的閃電劃破夜空的沉寂,巨雷劈開渾濁的夜色,頃刻間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A國的第一高樓天台,一抹潔白無瑕的纖細單薄身影,被兩雙塗著紅色美甲的手狠狠一推!

潔白蓬鬆的婚紗裙擺,在高空中蕩漾出了脆弱的弧度,江雪音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快速地破開深空,直墜而下!

「砰!!!!!!」

她還沒來得及脫口而出的驚呼聲哽在喉嚨里,隨着地面巨大的肉體墜地撞擊聲,一起被密集的雨聲遮掩得無影無蹤。

五感消失,江雪音的世界瞬間安靜下來……

噴濺而出的滾燙鮮血和肉塊,把純潔無暇的婚紗,暈染成了刺眼的紅。

江雪音死在了自己24歲生日的這一天。

這一天,也是她即將舉行婚禮的日子。

江雪音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要與之白頭偕老的未婚夫謝思遠。

竟然是夥同後媽鄔媚,和繼妹江舒柔,一起殺死自己的罪魁禍首之一!

青梅竹馬的情誼,和謝思遠對她的溫柔寵溺,都是他為了搞垮自己,順利讓江舒柔成為**唯一繼承人而做出來的假象!

而自己對謝思遠24年來的追逐,不過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笑話而已!

她就是一個小丑,被後媽、繼妹和青梅竹馬玩弄於股掌之間,耍得團團轉。

不但被他們害的眾叛親離,從江家的掌上明珠跌落雲端,失去了四個哥哥的寵愛和信任。

更是不顧真正深愛自己的那個男人傅斯宸的苦苦哀求,三番五次地逃離他的懷抱,執意要與謝思遠結婚。

最終,卻落了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靈魂出竅之際,耳邊傳來跑車劇烈的剎車轟鳴聲,刺耳至極。

已經在空氣中變為透明的江雪音,心如死灰的望過去——

卻在看到從跑車駕駛座上,跌跌撞撞朝她的屍身瘋跑過來的黑色修長身影時,猛地怔住,久久不能回神。

俊美絕倫的男人衝進密集的雨幕,瘋了似的撞開圍觀的人群,在看到白布下殘破不堪,卻依稀能辨認出輪廓的熟悉屍體時——

「砰!!」

傅斯宸整個人猶如被打了一悶棍,雙膝無力地直直跪倒在地,俊美的容顏瞬間褪去血色,變得灰敗慘然。

黃豆般巨大的滾燙淚水,從漂亮的黑眸里,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斷湧出,跌落在滿地的血水裡。

那個向來運籌帷幄、從容自信,掌控着全球經濟命脈的商界和醫學界大佬。

此時卻像一隻幼獸般,從胸腔和喉嚨里發出悲痛的嘶吼和嗚咽。

那雙漂亮蒼白,拿慣了手術刀治病救人的手,絲毫沒有嫌棄地、撫摸着江雪音摔得粉碎的恐怖血腥屍身。

他的動作輕柔憐惜,就像是在撫摸一件絕世珍寶。

傅斯宸哭得椎心泣血,他捧着江雪音不再完整的臉龐,一字一句問得破碎不堪。

「音音,你醒來!你一定是在裝睡對不對?你給我醒來啊!!!!」

「江雪音!!!你像平常那樣起來打我罵我啊!!你躺在這裡不出聲是什麼意思!!!」

「你給我醒過來啊啊啊啊……」

「音音!!你給我醒過來!!!」

不遠處,傅斯宸的特助陳寂不忍地走過來,輕聲開口:「夜少…江小姐已經去了……請您節哀……」

「她沒死!!!」

傅斯宸的眼尾紅得嚇人,幽深的黑眸此刻猩紅一片。

他用力地撈起江雪音血肉模糊的屍體,死死地擁進自己的懷裡,泣不成聲地否認。

「音音只是睡著了……她沒死……沒死……」

看着傅斯宸因為自己的死,已經陷入了癲狂的絕望和悲痛里。

江雪音心裏湧上無盡的痛苦和酸楚。

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此刻冰涼一片,伸手一摸,卻摸到了大片大片的淚水。

時至今日,她才知道從前傅斯宸無緣無故對她的囚禁和限制,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他知道謝思遠的目的不純,為了護她安危,從謝思遠身邊把她搶過來,護在自己的羽翼下。

他對她小心翼翼地呵護,除了不讓她隨便出家門一步,剩下都是有求必應。

而她呢?

因為謝思遠的原因,她對他從來都是怒目而視,沒有一次的好臉色,惡毒厭惡的話對他說了不知多少遍。

更是在他怕她着涼想抱她回房休息時,狠狠地給了他一耳光,理由是嫌棄他隨便用手碰了她。

可縱使江雪音對他是又打又罵,傅斯宸卻從來沒有惱過一次。

他永遠都會用溫柔寵溺的語氣哄着她,根本不在意被打得破了相的俊臉,只會柔聲問她。

「手打的疼不疼?我給音音吹一吹好嗎?」

回憶總是很美好,可現實總是很殘酷……

江雪音記起從16歲認識傅斯宸以後,他對自己數不清的憐惜和寵溺的那些畫面,頓時心如刀割,痛得她喘不上氣來。

明明她已經死了啊,明明已經變成了輕飄飄的靈魂。

可她此時為什麼哭得這麼大聲,為什麼哭得這麼凄慘……

江雪音急迫地飄到撕心裂肺哭吼的傅斯宸身後,她伸出雙臂想要擁抱他,卻只能看見自己透明的手,活生生地穿過了他的身體。

擁有的時候不珍惜,是所有人類的通病。

她弄丟了這個世界上唯一對她好的男人。

他們兩個人陰陽兩隔,她再也不能親口對他說一句「對不起,我辜負了你的喜歡。」

直到死亡,她才意識到過去的自己是多麼的愚蠢無知,硬生生地把真正愛她的男人往外推。

是她識人不清,被豬油蒙了心,一次次的為了謝思遠傷害他。

她真的想補償他,可是,再也沒有機會了……

雨,還一直下着……

傅斯宸抱着懷裡這具冰冷的屍體,哭了整整一夜,大雨將他澆的濕透,將他的容顏洗刷的慘白。

可他就像是感受不到寒冷似的,無論任何人來勸,他都死死地摟住江雪音的屍身不放手,偏執地嘶吼:「音音根本沒死!!」

這一夜,江雪音一直以靈魂的狀態陪在他的身邊,她把畢生的眼淚都流幹了,卻再也不能親口喚一聲傅斯宸的名字。

直到雨停後,烏雲褪去,天邊露出了魚肚白,猶如行屍走肉的傅斯宸,才木然地抱着屍體站了起來。

他不顧四周阻攔的刑警和醫務人員,把江雪音恐怖的屍身,輕柔地放在跑車的副駕駛座上。

他的聲音很輕,就像是怕吵醒她似的,「音音乖,等我一會兒……」

接着傅斯宸就猩紅着黑眸,一步一步地來到假哭的鄔媚和江舒柔,還有佯裝悲傷的謝思遠面前。

他的聲音悲愴破碎,卻醞釀著滔天的恨意和戾氣。

「是你們殺的吧……」

「殺了我的音音……」

謝思遠面色一僵,佯裝鎮定:「夜少怕不是因為悲傷過度,產生了荒謬的猜測?」

「雪音因為意外墜樓身亡,我這個未婚夫也很痛苦,但是人死不能復生,夜少還是早點看開比較好。」

傅斯宸灰敗滄桑的面容露出一抹自嘲,他木然地自言自語。

「音音,這就是你喜歡了整整24年的男人,你究竟看上了他什麼……」

「我到底哪裡…不如他……」

「為什麼你…從來、都不肯看我一眼……」

謝思遠看着面前因為受了刺激,而明顯不正常的傅斯宸,剛準備警惕似的向後退一步——

卻只看見面前銀色的刀光一閃!

謝思遠的脖頸突然一涼。

下一秒!

謝思遠大動脈被割破後噴濺而出的鮮血,直直地噴濺了傅斯宸一臉,將他蒼白的俊臉襯得越發妖異詭譎。

謝思遠都來不及反應過來,就直接斷了氣摔倒在地沒了呼吸。

傅斯宸冷冷地抿住冰白的薄唇,忽略耳邊刺耳的驚呼尖叫聲。

他捏住手裡薄如蟬翼的手術刀,快如閃電地對着因為衝擊而僵立在地的鄔媚和江舒柔,同樣利落無情地割了她們的脖子。

扔下身後倒下的三具屍體,傅斯宸目不斜視地跑回跑車上。

在眾人驚惶失措的目光里,他栽着江雪音的屍體,飛速地駛離了這裡,向著公路盡頭的大海奔馳而去。

傅斯宸義無反顧地用力踩下油門,把時速飆到最高。

他柔情地看着旁邊的屍體,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溫柔摩挲。

「音音,我為你報仇了,我親自手刃了殺害你的畜牲們……」

「音音,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沒有你,我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我們去地下,做一對自由自在的眷侶,好不好……」

「砰!!!」

黑色的跑車毅然決然地撞開海邊的圍欄,朝着波濤洶湧的大海直栽而去!

靈魂體的江雪音悲痛地發出哭吼。

「傅斯宸!!!!!」

可無論她怎樣哭泣,卻根本制止不住被海浪吞沒的黑色車身。

江雪音痛不欲生地跳進一望無際的深海里,試圖尋找傅斯宸的身影。

可一個猛浪打過來,令她眼前一黑,瞬間就墜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裡,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