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冷王的傾世醫妃
冷王的傾世醫妃 連載中

冷王的傾世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泠月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南宮夜 姬晚香 穿越重生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巫醫傳人,如今穿越成名聲盡毀的盲女;還被渣男欺負,被賤女羞辱,這展開

《冷王的傾世醫妃》章節試讀:

姬正卿帶着姬晚香快馬加鞭很快回了姬府里,將姬晚香從轎子里背下來的時候,因為著急,姬正卿差點摔倒。
此時,不遠處,一名身着鵝黃小衫的女子,看着眼前的這一幕,捏着手帕的手不由得緊了緊,又移動裊娜步子,悄悄地走了過去...... 姬晚香感覺到姬正卿的着急,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二哥,你慢些行動,我沒事~」 見姬晚香醒了,姬正卿鬆了一口氣,但步子沒停:「晚香妹妹,你剛服了毒,別出聲,留點力氣!
誒,晚香妹妹!」
不等姬正卿說完,姬晚香就從姬正卿的背上跳了下來,不過因她眼盲,落地時正好絆到了什麼東西,如果不是姬章正好趕了過來扶住她,她差點摔倒。
姬章擔憂地對姬晚香道:「晚香,你怎麼樣?」
姬晚香淺笑着搖了搖頭,秀眉卻是不明顯地蹙了蹙。
不等姬章再多說些什麼。
這時,一旁傳來了一道宛如鶯燕、卻泛了些聒噪的女子之聲:「晚香姐姐,你沒事妹妹就放心了!
聽說你在婚禮現場鬧自殺被恆王殿下給趕了回來,你的一片痴心,恆王殿下現在不懂,以後一定會懂的!」
此時,有下人聽了姬曉兒的話,不由得對姬晚香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新婚之日被夫家趕回來,那得是多大的恥辱?
正說著,那女子假惺惺向姬晚香撲了過去,但姬晚香不着痕迹地躲開了。
她的眼底旋即閃過一抹冷光,就是這個刺鼻的胭脂香味,剛剛就是忽然聞到了此,她才差點被什麼東西給絆倒。
她也聽了出來,現在正在說話的這位,是她三叔府上的庶妹,姬曉兒。
想到此,姬晚香眼底的冷光更甚了。
不等姬晚香說些什麼,姬章已經呵斥姬曉兒道:「胡說!
曉兒,今日是晚香當眾跟恆王殿下退親!
恆王殿下無故將晚香貶妻為妾,要我說,他根本就配不上晚香!
晚香是大哥大嫂的女兒,堂堂安西將軍、安南將軍的獨女!
從前是眼瞎,才看上了他恆王!
我看這婚退得好!」
姬章長得強壯,這麼一急起來,唾沫星子差點噴到了姬曉兒的臉上,將姬曉兒嚇退了兩步,心裏也對這個二叔越來越嫌惡了。
下人聽了姬章的話,目色倒是再變了變。
雖然同樣是退婚,但主動退親和被趕回家是天差地別的。
而從前姬晚香追南宮恆追得厲害,南宮恆則一直對姬晚香這個准未婚妻很冷淡,姬章早就對這門親事不滿了,這次姬晚香被貶妻為妾,如果不是姬晚香非吵着鬧着要上花轎,姬章也不會同意姬晚香嫁過去的。
現在姬晚香「幡然醒悟」想要退婚,他求之不得,容不得姬曉兒再說姬晚香對南宮恆痴心的話!
姬章又覷了姬晚香一眼,語氣放緩了些,帶有試探:「晚香,你放心,你這麼秀麗賢淑的女子,離了恆王殿下,有的是好男兒給你選!」
又瞧着姬晚香有些不太好的面色,擔憂道,「晚香,你可是真的服毒了?
正卿,快!
先帶晚香去看府醫!」
其實這麼一路走過來,姬章也不確定姬晚香是不是真的服毒了。
聽了姬章的話,姬晚香不由得淡淡勾了勾唇,秀麗賢淑。
憑原主那樣的爛名聲,只怕也就她二叔這麼想了。
姬正卿來扶姬晚香:「晚香妹妹,走。」
但姬晚香推開了他,循着聲音道:「你們別擔心我,我沒事。
二叔,恆王殿下這麼作踐我,現在哪怕他求着我去他府里做正妃,我也不會答應了!」
姬晚香還是那一襲紅嫁衣,言語堅定,說話的時候,竟是讓姬章和姬正卿有了一瞬的晃神,就好似是,原本還被他們捧在掌心裏的人,一下子就長大、可獨擋一面了。
她的身影,甚是讓人有些望而生畏。
姬晚香又挑了挑眉,道:「二叔,我也沒有真的服毒,雖然曉兒妹妹讓我在婚禮上假裝服毒自殺、以此來引起恆王的注意,但我現在已經看穿了恆王的真面目,根本不想嫁進恆王府,所以是不會服毒的。」
沒錯,原主之所以在花轎里服毒,就是姬曉兒教唆原主的,說這可以引起南宮恆的注意、把正妃的位置還給原主。
實際上,在皇子的婚禮上鬧事乃是大忌,便是原主沒死,她這樣在婚禮上服毒「自殺」,只會惹起眾人對恆王府的非議,南宮恆又根本不喜歡原主,到時候,原主妥妥的就是個罪人,只會受到懲罰,根本沒有搶回來正妃之位一說。
姬曉兒的毒心,可見一斑。
而,原本姬曉兒教唆原主的是服毒假死,怎麼原主服了毒藥,就真的死了呢?
姬晚香的話音剛落,在場的人全都愣了愣,姬章和姬正卿都怒目瞪向姬曉兒,姬曉兒似意識到什麼,眼底閃過一絲恨意,結巴道:「蔓、晚香姐姐,你、你說什麼呢?
我什麼時候讓你服毒了?
分明是你自己......」 不等姬曉兒說完,姬晚香又補了一句:「曉兒妹妹,毒藥是你親自拿給我的,我還沒用,就還回去吧?」
知道了毒藥的來源,要追查下去,只怕也不難。
姬曉兒說不出話了,姬章隨便掄起一根木棍就追着姬曉兒打了過去:「姬曉兒!
你這個害人精!
二叔今天就替你爹好好教訓教訓你!」
姬曉兒驚叫:「二叔,別打了!
我知道錯了!
我都是為了晚香姐姐!」
聲音遠了,姬晚香的眼底一片空洞漆黑,只喚了句:「二哥,你送我回院吧。」
就有人來扶向了姬晚香。
香和院主屋,屋內四處都是華麗的陳設,姬晚香屏退了左右的丫鬟,此時已是夕陽西下,屋內的光線甚是暗淡,但沒有點燭火。
姬晚香屏息凝神,盤坐在床榻,她換了一襲紅色錦裙,鮮艷的紅唇,肌膚白皙,整個人美嬈絕塵、氣質卓然,將美艷和清純都詮釋得極致。
她的秀指輕捻,秀眸微閉,有細密的香汗從她的額頭滲出。
須臾,夕陽餘光愈發暗淡,隨着姬晚香後背一個鳳凰圖紋一閃,一瓶藥水就憑空出現在了姬晚香的手中。
提起藥瓶,幾滴葯汁入眼,等再睜開眼時,已有光影撞入姬晚香漆黑的眼底。
眼前不再空洞,房間的一切落在姬晚香的眼底都成了實物。
她,復明了。

《冷王的傾世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