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老童生的狀元之路
老童生的狀元之路 連載中

老童生的狀元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會飛的牛98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明遠 蘇紅珊

單女主+無系統穿越成新朝大楚一個小山村的老童生,如今35歲高齡卻是四個孩子的爹,還有一個心心念念的娘子,前朝末期因戰亂被停的科舉現在可以重新考了,這讓林明遠這個百無一用是書生又燃起了希望,踏上一條為了家而戰的科舉路展開

《老童生的狀元之路》章節試讀:

牛車上坐着一大家子,林世軒趕着車,從林家村到清水鎮坐牛車也是要半個時辰,林明遠第一次坐牛車,感覺挺有意思,不過村裡的山路不太好走,坑坑窪窪,走出了村道這才好走一些。

晃晃悠悠的來到了清水鎮,這鎮是附近方圓十幾個村子趕集的地方,人來人往,很是熱鬧。林明遠一眼望去就看到一個大門坊,門坊上寫着清水鎮三個大字,筆畫蒼勁有力,可惜有點舊了。

找了處陰涼地方,下了牛車,老大留下看車,其他人進鎮里去。林明遠拿過蘇紅珊手中的籮筐背在身上,接着浩浩蕩蕩走了,留下老大孤獨的背影。

進了鎮,老二和老三一個去書院一個去客棧,林明遠和蘇紅珊小女兒去了綉坊。

錦繡坊在鎮子中間第二大街上,這裡的人流量很多,走了進去,迎面五顏六色,掛滿了綉樣和布料,旁邊還有幾個綉女在綉着東西,掌柜的看到蘇紅珊笑着說「蘇娘子,帕子都綉好了嗎」

蘇紅珊點點頭臉上帶着笑「綉好了,最近綉了幾個新圖案,掌柜看下行不行」接着遞給了掌柜趙氏。

這趙氏是錦繡坊的掌柜也是老闆,趙氏接過蘇紅珊的手帕,一個一個看了起來,接着笑着說「蘇娘子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最近鎮上的小姐們都在模仿蘇娘子的圖案呢」

蘇紅珊輕輕一笑「這些圖也是平時無聊瞎琢磨的」

「這次是新圖案,那一張帕子比平時多給你一倍,也就是四錢,這裡有五張剛好二兩,你覺得如何」

蘇紅珊想了想說道「嗯,這樣可以,多謝掌柜」

趙氏拿出二兩錢遞給了蘇紅珊,這才發現站着的男人便說道「蘇娘子,這是你相公吧」

林明遠拱了拱手微笑道「多謝掌柜平日對我娘子諸多關照」好傢夥幾天功夫就二兩,難怪家裡日子這麼好,原來娘子是個小富婆啊。

趙氏心裏想着,還真是啊,不是流言說林郎君鬱鬱寡歡嗎。看着不像啊,舉止有禮,果然流言不足信啊,接着笑道「這也是蘇娘子綉工好,帕子在我這裡也招了好多生意,說來還是要謝謝蘇娘子呢」

蘇紅珊笑着說「掌柜的說笑了,還是謝謝掌柜當初給我這個機會綉」

這時店裡來了幾個客人,蘇紅珊見狀便提出告辭。

走到了街上,蘇紅珊從荷包拿出了二兩銀子遞給了林明遠「相公,這些你拿着,等回去我給你做個荷包」男人在外不能沒有錢在身,要不然怎麼買禮物送驚喜呢,蘇紅珊還是挺期待改變後林明遠的禮物的。

啊,我這算是被包養了嗎?好像這些年一直都是啊,不過我喜歡,林明遠笑呵呵收下「娘子真好,咱們先去書局買些紙墨再去逛一下吧」

說著說著 ,看到林玉嬌目光一直盯着旁邊賣葫蘆糖的,到底還是個孩子,林明遠抬手刮林玉嬌的小鼻子「想吃爹給你買啊」咱現在有錢哈哈

「爹真好」林玉嬌歡欣鼓舞跳了起來。

「你就慣着她吧」蘇紅珊笑罵道。

林明遠買了三個葫蘆糖,一人一個,還別說挺甜的。大門坊旁的老大此時正蹲在牛車旁畫起了圈圈,嗯,挺無聊的。

這邊林明遠三人已走到了本鎮最大的書局-文遠書局,此時書局外 圍了好多人,其中好多人都在議論着。

「聽說這文遠書局是王員外家的,今天是王員外家的老母親七十大壽,現場作對聯,取三對,第一名聽說有十兩」

「是那家豬生象的王員外嗎?」

「是的,是的,那天我還跑去看了,簡直就是豬鼻子插蔥啊」

眾人哈哈大笑「這比喻倒是挺形象的」

「今天坐館的是縣裡衡興書院的院長張舉人」

「聽說張舉人和縣太爺至交好友,要是能得張舉人青睞,這臨安縣的路哪裡不好走啊?」

聽着這些吃瓜群眾嘰嘰喳喳議論着,林明遠好想笑,說到祝壽的對聯,倒是想起了一對,上聯:海屋春秋增添壽算,下聯:平泉花木頤養天年。

不過林明遠不想參加,因為他是個講究人,做不來原本照抄這種事啊。

看了一會熱鬧,林明遠三人進了文遠書局,買了些紙墨,看了看旁邊書架上的小說本,看到書名笑了。

這時掌柜的問林明遠說「公子,可是喜歡這話本,這可是青弘先生的最新作《霸道嬌妻心悅我》」

林明遠扯了扯嘴角「聽這書名倒是挺特別的,不過我不太喜歡看這些」

蘇紅珊笑了笑說「相公,這青弘先生很厲害的,他寫的話本,本本暢銷,聽說都賣到了京城去了」

「娘子,也喜歡看話本嗎」

蘇紅珊搖了搖頭「以前未與相公成親時,在家有看過,之後就沒看了」說著蘇紅珊有些落寞起來。

林明遠這才反應了,對啊,這便宜老丈人和丈母娘還沒見過啊,林明遠搜索着記憶。

在記憶深處,原來這蘇紅珊已和老丈家斷了父女關係,當年蘇紅珊是臨安縣裡蘇員外家的女兒,林明遠當時是去臨安縣裡求學,路上救了落水的蘇紅珊,年輕人嘛,又是**,這麼一來二去就化作兩隻鴛鴦,可總有人想要棒打鴛鴦,這不那個便宜老丈人就想拿一百兩給林明遠,裏面有搭救之意,也有讓林明遠離開蘇紅珊的意思,林明遠硬是沒有拿,這也就讓蘇紅珊更加堅定的跟着林明遠,於是後面斷了父女關係,跟着林明遠來到了林家村。

想到這,林明遠上前摟住蘇紅珊輕聲道「娘子你還有我呢」想到這些年蘇紅珊的日子,林明遠心中更是自責。

林玉嬌也上前抱住蘇紅珊「娘還有我呢」

蘇紅珊挑了挑眉微笑道「我沒事,我還有你們」

旁邊的掌柜一臉尷尬,啊,這怎麼說著說著就抱了起來了,怎麼感覺身上在發光,我是不是應該先走開啊。

最後林明遠付了錢,三人走出了門口。門外的吃瓜群眾也是越來越多,三人費了好大的勁才擠了出去,鎮上的人都這麼閑的嗎?

接着林明遠三人在鎮上逛了起來,買了一些米糧和一些調味料,這時代的調味料已經很豐富了,有胡椒辣椒之類的,不過還沒有蚝油,林明遠的最愛,只是臨安縣不靠海也沒辦法弄到生耗這些,以後有機會再實驗一下吧,聽說只是把生耗煮到黑乎乎的濃汁就行,還挺簡單。

又買了一些糕點零嘴,付錢時林明遠一陣肉疼,蘇紅珊給的二兩錢也是快花光了,主要是筆墨糕點貴,還剩下二錢多,不當家還真是不知柴米油鹽貴。

背着滿滿籮筐的林明遠原本筆直的身軀走着走着變得佝僂起來,不過蘇紅珊瞥過來時又瞬間筆直了,哎 這身體還是要多多鍛煉,不行,家裡的柴,今後我包了。

蘇紅珊看到林明遠的小動作,心裏好笑,開口道「相公累了吧,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