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永恆深淵...禁忌洞天...」 葉新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緊緊盯着深淵之子背後的那幅模糊畫卷,努力回想自己曾經的記憶。www.90xss.com 大宇宙中,對於禁忌洞天是有排名區分的,排名越靠前,便越加可怕,描繪時所遭遇的天譴也就越加恐怖。 那是一個令人無限畏懼的名單,世間修行者根本無人敢去嘗試,而其中排名在前十的,更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絕對禁忌。 從那些宇宙天驕的口中,葉新從沒聽說過有修行者成功描繪出過十大禁忌洞天,所有敢去冒險嘗試的,都已然在天譴中灰飛煙滅,無一倖免。 就算是十萬年前威壓一整個時代的無盡仙帝,其洞天畫卷足以碾壓世間一切大敵,也不過是排在禁忌名單的第二十位而已。 眼前的這幅永恆深淵圖,會排在第多少位呢? 大夢百年,葉新曾登臨極高的境界,可以說差一點便能超凡入聖,但是以他的眼界,竟還是看不出這幅永恆深淵圖的奧秘。 葉新下意識的望向寶船上的雷武和優優,見到兩人微微搖頭之後,他心中便基本確定,這幅永恆深淵圖,應該沒有在大宇宙中有過任何記載。 雖是如此,但葉新卻十分肯定,深淵之子想要描繪出的這幅永恆深淵圖,絕對屬於傳說中的禁忌領域! 也就是說,這是一幅前所未有的禁忌畫卷,排名未知! 深淵之子一旦成功突破,實力必定呈爆髮式增長,而且他的頭頂竟還有大道之花隱約浮現而出,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大造化! 大道之花若是綻放開來,便代表着修行者在突破境界時進入到玄妙之境,其實力增長還將是正常突破的三倍以上! 深淵之子在殊死一搏,失敗則身死道消,成功必絕世恐怖! 「葉新!絕對不能讓葉暗突破!」 蘇小涼、無智等人心中驚懼顫抖,忍不住凝聲開口,他們雖然不清楚什麼是禁忌洞天,但深淵之子在藉機突破,這便是最真實的威脅。 「葉暗!地球雖天道殘缺,你也休想要逆天!」 葉新眸光冷冽,拚命殺向深淵之子,擁有兩大頂尖神體的他將自身狀態提升到極致,但卻依舊無法靠近永恆深淵,他嘗試將進入次元空間的絕仙古劍召回,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禁忌洞天真的太過於可怕,天道縱然殘缺不全,但卻依舊降臨毀滅一切的天譴之力,有大道規則演化而出,鎮壓永恆深淵。 葉新心中忌憚不已,因為他也不敢輕易沾染天譴之力,否則很可能惹火上身。 而就在這須臾之間,深淵之子背後的模糊畫卷已然清晰可見,葉新凝望着永恆深淵,眸底倏地湧現出來自於靈魂的恐懼。 他看到,在永恆深淵的盡頭,好似有一隻深邃眼眸,在同樣凝視着他,毫無情感,冰冷寂滅。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着你。」 深淵之子緩緩開口,發出漠然沙啞的聲音,葉新的身體猛地一震,緊緊盯着深淵之子的雙眸,瞬間駭然失色。 「你...不是深淵之子!」 「你是在問我嗎?」 深淵之子抬手指了指自己,面露一抹極其古怪的笑意,有種說不出的荒誕之感。 「甘願將一切都獻給深淵的忠誠信徒,偉大的深淵之神決定賜予其無窮力量,而我便是來自於深淵的使者,降臨這方天地以完成神的意志。 」 深淵之子張開雙臂,口中發出神諭一般的宣言,他的胸膛深處黑光瀰漫,彷彿是一道通往異世界的門戶,有神秘的氣息逸散出來,縈繞在他的周身。 「轟!」 緊接着一聲巨響,赤紅色的雷電瞬間布滿整片天空,天譴終是降臨,無情的規則之力出現在永恆深淵的上方,試圖毀滅所有的一切。 「果然屬於禁忌領域。」 葉新心中驚懼,無奈地後退,不敢再上前半步,就算是殘缺的天道規則,也不容許任何人挑釁。 這個時候,他只能默默祈禱,天譴能夠將永恆深淵徹底湮滅,眼前的深淵之子跟着一同身死道消。 「殘缺的天道,能奈我何?」 深淵之子緩緩抬頭望天,眸中閃過一抹輕蔑之意,隨即渾身黑光大盛,背後的永恆深淵陡然開始向外擴張蔓延,竟然在吞噬天道規則的力量,而他頭頂的那朵大道之花,也即將綻放開來。 「這...怎麼可能?!」 葉新只覺得頭皮發麻,神魂忍不住都在戰慄,他心中明白,這種情況下,絕不能再奢求天意的眷顧了。 來自於深淵的可怕能量,擁有可以抗衡地球天道的詭異魔力! 「殺!」 葉新低吼出聲,突然間爆發出驚天殺意,無所畏懼的衝上前去,赤紅的天雷閃電轟擊在他的身上,整個軀體隨之龜裂開來,血與骨都清晰可見,觸目驚心。 儘管如此,葉新卻並沒有退縮,他拚命施展殺招,希望能夠打破深淵之子的破境。 「啊...開天九殺!霸王神滅!」 危急關頭,葉新決定放手一搏,金色神識小人從他的肉身中飛出,以聚劍式凝聚成一柄琉璃光劍,又將逆天霸術與武、殺二字的奧義相結合,融入到聚劍式當中,進而創造出開天九殺的第四式,霸王神滅! 頃刻間,琉璃光劍的恐怖能量貫穿整片天地,滅神兵與武、殺奧義的融合,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可怕威能。 這一劍,無與匹敵! 劍光照亮蒼穹之巔,隨即迅速黯淡下去,深淵之子的身體微微一顫,頭頂即將綻放的那朵大道之花倏地支離破碎,消散於無形。 「滅神之力...」 深淵之子不禁低頭輕語,看着被琉璃光劍洞穿的胸膛,眸中湧現出無限憤怒之意。 葉新的神識金身回歸肉體,強大的氣勢萎靡下去,身體進一步龜裂開來,近乎解體崩潰,這一劍耗盡了他的所有力量,體內未愈的傷勢再次爆發。 但是,他賭對了,霸王神滅,成功將深淵之子重創,並且斬落了大道之花。 「你對深淵的力量,一無所知。」 深淵之子再次抬起頭來,死死盯着葉新,發出低沉的怒吼:「深淵之神,賜予你,死亡!」 黑光忽然再次大盛,深淵之子抬手間風云為之色變,恐怖的威壓彌散全場,葉新大口吐血敗退,被瞬間鎮壓。 生命本源的流逝讓葉新明白對方的可怕,來自於深淵的神秘力量似乎壓制這方天地的一切,讓葉新升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意識在逐漸變得模糊。 「葉大魔頭,你絕不能倒下!」 寶船之上,無智在放聲大吼,試圖喚醒葉新的鬥志,但葉新的身體已然被黑光吞噬,生命氣息在極速消散。 「葉大魔頭...」 周露痕喃喃開口 ,眸中有淚花湧現,這一刻,寶船上的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葉新,不願接受這樣的結果。 深淵之神,深淵使者,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竟能令深淵之子抬手鎮壓葉新?! 結局,似乎已經註定。 然而,木子沁的目光卻異常堅定,她緊緊盯着葉新倒下的身影,期待着奇蹟的出現。 「葉隊,是不會這麼輕易倒下的。」 雷武和優優兩人同樣對葉新有着執着的信念,只有經歷過大夢百年的他們,才明白這樣的信念究竟源於何處。 「他,擁有無限可能。」 蘇小涼的聲音響起,雷武和優優不由心中一動,擁有無限可能,確實是對葉新的最完美詮釋。 曾經的他,無數次在絕境中奇蹟翻盤,擁有着無限的可能性,哪怕到最後一刻,也有希望改變一切! 「汪汪!葉小子,本哈允許你死了嗎?!」 大寶不知從何處竄了出來,一口將葉新唯一沒被黑光吞噬的後腦勺咬住,然後拚命的後拉,想要將其拖拽出來。 黑光瞬間瀰漫,籠罩住大寶的全身,但他卻沒有就此沉淪,狗頭上空懸着一面璀璨神鏡,光華流轉間,為他護住生命本源之力。 「嗷嗚!本哈早晚得被你這小子給坑死!」 大寶很明顯也無法抗衡深淵之力,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他怪叫一聲,然後伸出狗爪摘下頭頂的八咫神鏡,一把扔在葉新的腦袋上。 失去神鏡的庇護,黑光迅速吞噬他的生機,大寶驚恐的撒丫子狂奔,展現出極限速度,似乎幻紫妖姬的副作用已然消失一般。 「難道這貨的狗血能夠抵消副作用?」 望見這一幕的無智目瞪口呆,而其餘眾人的關注點依舊在葉新身上,他們看到葉新的眼皮好似顫抖了那麼一下,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一定要醒過來啊...」 眾人捏緊了拳頭,全都屏住呼吸盯着葉新的眼睛,這一刻,似乎無比漫長而又轉瞬即逝。 在萬分期待的目光下,葉新倏地睜開雙眸,雖然全身還籠罩在黑光深處,但八咫神鏡卻救回了他的一線生機。 「你,想好了沒有?」 葉新的識海之中,有一道蒼茫古老的聲音響起,葉新凝聚神識,化作一尊金色小人,他的對面,是一道模糊的背影。 雖然模糊不清,但卻彷彿霸凌天地、偉岸如山。 「我想好了,可是...你真的想好了嗎?」 葉新深呼吸了一口氣,望着這道偉岸身影,心中複雜莫名,因為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曾經獄寒魔尊體內的那道分裂人格,霸魔古皇。 絕世殺陣一戰,葉新的布局不僅救出了自己,同時也將霸魔古皇從獄寒魔尊的神識中分割出來,他最後的殘念並未徹底湮滅,而是逃入葉新的身體中,不久前才剛剛蘇醒。 霸魔古皇向葉新提出了一個近乎瘋狂的想法,而這個瘋狂想法,在如此絕境之下,葉新似乎別無選擇。 「你覺得本皇的殘念萬古不消,是因為什麼呢?」 模糊背影緩緩轉過身來,葉新望見那一道萬分堅定的目光,默默點了點頭。 一柄血跡斑斑的斷矛出現在葉新的掌中,纏繞有神秘的灰色氣息,栩栩如生的骷髏圖案,彷彿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開始吧,本皇等這一刻,等的太久太久了。」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