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狂妃歸來
狂妃歸來 連載中

狂妃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不見花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衍 蘇妤

大慶四零年,相府嫡女蘇妤嫁給太子君望晟第二年先皇駕崩,太子登基,蘇妤本以為能夠成為皇后輔佐君望晟,但是沒想到封后典禮之日遭到庶妹蘇雪算計在大眾下失貞,後被君望晟投湖,掙扎中看到君望晟摟着蘇青對她冷嘲熱諷窒息中聽着蘇青說出如何與君望晟苟且,如何利用她成為皇上等一樁樁一件件齷齪之事,蘇妤憤怒卻無可奈何,淹入湖底許是上天垂憐,將21世紀的蘇妤的靈魂注入,蘇妤重生了這一世的蘇妤不再任人擺布,誓將自己的痛苦要一步一步的拿回來展開

《狂妃歸來》章節試讀:

昨日買的僕人都已送到靈秀院,只是那神秘男子到子時都沒有出現,蘇妤心裏捉摸着,手裡擺弄着拿來的玉佩。

「小姐,玲瓏要見小姐。」香兒跑來說道。

「嗯,讓她進來吧。」蘇妤收起玉佩。

「玲瓏拜見主子。」玲瓏單膝跪在地板上。

我走過去,拉起了玲瓏,為她把脈。玲瓏中毒多年,但是這個毒不致命,只是會折磨人。倒也不難解。

蘇妤拿筆寫下一些藥材吩咐香兒去買,香兒應聲出去了。

「你以後聽我一人的話就行了,還有不要老是叫我主子,你和香兒一樣喊我小姐就行。」蘇妤回到蒲團上坐着。

「是,小姐。」玲瓏低頭,聲音還是嘶啞,她這副模樣恐怕還要繼續做男子。

蘇妤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端起一杯茶潤喉後說道:「你不必擔心,吃了我的葯,你的毒會解,聲音也會變好。你也不用穿着男僕裝,去換身女裝,好好打扮下。」

玲瓏抬頭,眼裡有些淚花,「謝謝小姐。」

玲瓏剛出去,蘇青便帶着陳星和一眾下人氣勢洶洶的來到靈秀院。

「蘇妤,還不趕快把男人交出來。」蘇青尖聲尖叫。

蘇妤皺皺眉走出房門,看到這樣的架勢反倒氣笑了。

「妹妹這是怎麼了,我的院中除了打掃的下人,便再無男性。」

蘇青趾高氣昂地看着我說:「蘇妤,別裝了,昨天秋月都看到了。」隨後用眼神示意秋月。

「我昨天看到有個人把一男子偷偷摸摸送到大小姐的房中。」叫秋月的丫鬟上前說道。

蘇妤打量了一下秋月,突然想起這是前幾天被趕走的下人之一。

蘇妤眯起眼睛,冷氣從周圍釋放,冷冷地說道:「一個下人覬覦主子房裡,該當何罪?」

「杖八十,賣給牙行。」香兒拎着藥材回到蘇妤身邊。

秋月被嚇住了,小心地看了眼蘇青。

蘇青憤憤地說:「該做不敢認,嚇唬一個丫頭做什麼。」

「呵,你說你看到了,可有證據?」蘇妤忽略蘇青,眼睛直直地看着秋月。

秋月一愣,愣是一句話沒有說出來。蘇青瞪了一眼秋月,對蘇妤說道:「你有膽就讓我去搜你的院子。」

「可以,不過沒有搜到怎麼辦?」蘇妤慵懶地看向蘇青。

「任你處置。」蘇青瞪着蘇妤。

蘇妤挑挑眉示意蘇青可以來搜,蘇青趕忙讓人去搜,可好一會都沒有搜到一個男子。

「不…不可能,我明明看見…」秋月惶恐。

「你說的是我嗎?」玲瓏這時出來,嘶啞的聲音低聲說道。

此時的玲瓏已換上女裝,清秀的臉也暴露在外。

秋月瞪大眼睛說道:「你…你…你不是男的嗎,為什麼變成女的了?」

蘇青一驚,心裏想怕是秋月看花了眼,她看到蘇妤笑盈盈地看着秋月,怕惹禍上身,於是先下手為強:「秋月,你個賤人,看錯人不說,還差點壞了我與姐姐之間的情分。」說著便上手打秋月。

蘇妤看着這場鬧劇,冷哼一聲道:「妹妹別著急動手啊,這人也沒找到,不應該任我處置嗎?」

「姐姐,你要怎麼罰我,我都接受。」蘇青換上一臉委屈的嘴臉。

「香兒,把秋月拖出去杖八十然後送去牙行。」蘇妤輕聲說道。「至於你嘛,跪下向我道歉好了。」

蘇青震驚,暴怒道:「蘇妤你別太過分了,想讓我跪下,除非你死了。」

我挑挑眉不說話,這時在看戲的陳星連忙上前拉着蘇妤的手假惺惺地說道:「哎呀,妤兒,都是姐妹鬧着玩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呢。」

蘇妤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對陳星說道:「姨娘這說的什麼話,若是我的院中真被逮到有男子,那麼我的下場怕不是下跪那麼簡單吧。」

陳星沒有否認,她還真想在蘇妤的房裡搜出點什麼,但眼下…

「不願意下跪也罷,從此你們母女三人不得踏入我靈秀院,否則下一個斷手斷腳的不知道輪到誰了。」蘇妤眯着眼威脅說道。

「蘇妤,你…」蘇青剛想開罵,便被陳星着急拉走,蘇妤見狀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陳星拉走蘇青後,對蘇青說道:「現在還不能撕破臉,別忘了太子那邊…」

蘇青突然頓悟,君望晟雖為太子,但皇帝不願讓他繼承大統,若是太子得到相府的幫助成為皇帝,那麼自己…可是蘇青只是庶女,皇帝不可能讓一個庶女成為太子妃,所以只能讓蘇妤變成太子妃了。

蘇青冷笑,心想 蘇妤這回你就栽到我手裡吧。

靈秀院,眾人走後,蘇妤看着院中的樹梢說道:「出來吧,這場戲結束了。」

樹梢微動,猶豫了一下,跳下來一個男人,香兒大驚,剛想叫喊,便被蘇妤點了昏睡穴睡了過去。

「你家公子死了?」蘇妤開口道。

影衛嘴角抽了一下,這蘇大小姐說話也太直接點了吧。

「沒有,只是昨日公子有事在身不方便來,明夜我家公子會來拜訪小姐。」說完,那影衛一下跳上房頂跑走了。

「她竟然發現了你?」另一邊,暗房裡坐着的男人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王爺,是屬下無能。」影衛低頭,原來這男子是當今聖上的七子,被封為瑞王的君衍。

「無妨,離鏡,明晚本王去會會她。」

《狂妃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