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連載中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來源:google 作者:草莓搖搖奶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桐 現代言情 草莓搖搖奶昔

慕桐和天神大人每隔兩百年就要打一架,這次他們兩個人肉體都被摧毀,靈魂快要消散之際,慕桐的御用系統將慕桐送進了人界女孩的噩夢裡慕桐蘇醒後幫女孩消滅了噩夢裡讓她恐懼的人,踏上了快穿之旅,收集能量重塑肉體,與天神大人約兩百年後再戰…展開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章節試讀:

「站住,別跑!」身後傳來大漢的咆哮,陳知阮被拉着的手手心都冒了汗。

他們拐進了巷子里,「你別管我,自己跑吧,他們要的是你拿的東西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陳知阮的聲音有點顫抖,她是真的被嚇壞了,她以為只是幫忙做個任務,可是一想到剛剛被槍打死的男學生她就怕極了。

「不行,我不能丟下你,我需要把你送到你父親那裡。」於斯年的衣服都被打**,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了。

只有於斯年知道,這件事的背後有多複雜,只有把陳知阮送到陳教授身邊才能保護的了她。

他沒有想過自己做任務,陳知阮會偷偷跟來,比起埋怨,他更怕失去她。

完了!陳知阮和於斯年在大雨滂沱中拐進了一個死胡同,眼看身後的人就要追過來,牆頭不算低但是也是可以爬過去的,於斯年握緊了陳知阮的手又鬆開。

他把袖子中藏的報紙塞到陳知阮的袖子里,「你走,我跟他們打,沒時間了!我把重要的文件放在你父親保險柜地板下往右數第三個瓷磚下,你把它交給我們學院的教官實在不行就把這事兒捅出去。」

說完他靠近牆面紮起馬步,陳知阮是絲毫不猶豫的踩上於斯年給她借力的手,又踩着於斯年的肩翻過了牆。

她知道,她不能拖後腿,如果她再猶豫,她們誰都走不了,雖然不知道於斯年拿的什麼東西,幹什麼用但是她知道,她的男朋友跟那群遊街的學生一樣,都是為了國家。

牆那邊傳來了打鬥聲,陳知阮咬咬牙準備離開。

傾盆大雨下個不停,雨水順着屋檐往巷道中流去,匯成一條條小溪。

陳知阮就快要出小巷的時候,從拐角處走出來一個人,這個人個頭很高,打着黑色的傘,一身黑色西裝,一雙擦的鋥亮的黑色皮鞋。

那個人的臉看不到,但是一步步逼近,陳知阮本能的一步步後退。「你是誰?」陳知阮的聲音有些顫抖,她想拚命的跑,腿卻失靈般,一動也不能動。

「讓你換件衣服你不換,擦擦吧」陳知阮躲開男人伸向她臉頰的手,渾身一顫,卻還是偷瞄向男人的臉龐,觀察他的表情。

男人的聲音聽着很溫柔但配上那雙冰冷沒有感情的眼睛卻讓陳知阮身體都綳直了,帽子下男人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深黑色的瞳孔漂亮卻又危險,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揚,那抹笑卻讓陳知阮感到格外的刺眼。

剛剛她是要走的,這個男人出現了,高大的身軀將她堵在窄小的巷道里,只一句「請」轉身為她撐起了傘。

她見機行事有想過逃跑,可是剛出巷道,兩側又多出來好多個魁梧大漢,她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或者說對方就是來堵她的。

她被矇著那男人用黑布矇著雙眼擁在懷裡帶走了,她聞到男人身上有很重的煙草味,雪茄。

在上海,只有北洋軍閥會對青年會這群人追殺至此,這麼巧出現在這裡,又帶她走,為的不就是這些資料嗎?

陳知阮不敢也不能反抗,她還不知道於斯年活着沒有,現在東西在她手裡她不小心翼翼的話,於斯年他們的努力和生命都會白白浪費的。

「哼」男人輕笑一聲,看着眼前害怕到發抖的陳知阮,活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陳知阮穩了穩心神,壓抑住自己的恐懼,「你,你是誰?究竟要幹什麼?」

男人推了推帽子,露出眼睛,翹着二郎腿,往後靠到沙發背上,「陳小姐,你…又為何出現在那裡呢?」

「我…我找…貓,我養了一隻貓,走丟了。」

「是這隻嗎?」男人拍了拍手。

只見兩個大漢帶上來一個盒子,放在桌子上,男人打開了盒子,一隻橘貓蜷縮在盒子里,應該是看到了陳知阮,跳着跑向陳知阮鑽進了她的懷中。

陳知阮愣了,這隻貓真的是她一個月丟的那隻,怎麼會在他們手裡?

「據我所知,陳小姐這隻貓已經丟了一個月了,怎麼今天才想起來來這個巷子里找啊?」

一個月前貓丟了,她根本沒敢出來找,街上那段時間不太平,軍閥和租界產生了點矛盾,於斯年奔走青年會的事兒,她覺得貓丟都算小事兒了,她在時時刻刻擔心於斯年能不能活着從遊行回來。

她有告訴爹爹,讓爹爹幫忙想想辦法,但是陳理的學生因為青年會的事兒被扣押了,他們忙那個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根本沒有時間管這隻貓。

她有去相館給貓拍過照片,她就拿着那張照片派給了幾名報社的賣報童,每個從他手裡買報的都會看過那張貓的照片。

可是,一個月多了?這個時候跟他說貓在他手裡?

「啊,是這樣的,有人跟我說貓在那附近見過,我就過去找的」陳知阮不敢抬頭,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但是她感覺到她的謊言他都能看破。

「這樣啊,那陳小姐還真是愛貓心切,冒着這麼大的雨…」男人慾言又止,「陳小姐,貓我也幫你找到了,你就先在我這裡住上幾天」

男人起身,陳知阮慌了,「可是,先生,我們根本不認識,你既然知道我是誰為何不送我回去,或者放我走?」

男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陳知阮便推門離開了,陳知阮追上去卻被兩個大漢堵住了門。

進來了一個年輕小姑娘,對着陳知阮恭敬一笑,「陳小姐,先生讓我帶你去你的房間。」

陳知阮心裏打着算盤,這邊全是那男人的人,先打聽打聽他是誰有沒有惡意。

陳知阮抱着貓跟在那小姑娘身後,一邊問「你怎麼稱呼啊」

「陳小姐,叫我阿月就好了」

「阿月,這是什麼地方啊」

「陳小姐,這是先生的住所」

「先生…姓什麼啊?」

阿月顯然有點錯愕,「陳小姐跟先生不是熟人嗎?」

陳知阮無奈的搖搖頭,「今天第一次見」

「先生姓趙,其餘的我不能跟您透露了,小姐也別再問了,如果先生不跟你講我們也不能說的。你就別再向我們打聽了。」

陳知阮胡亂應了一聲,直到坐在房間里,她都不明白,姓趙的他也沒有認識的人啊,怎麼又是把她帶回來又對自己身份只口不提還軟禁她呢?

甚至還幫她把貓找回來了,而且不第一時間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