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反派寵不休
快穿之反派寵不休 連載中

快穿之反派寵不休

來源:google 作者:錦魚姑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凌城 現代言情 蘇心暖

蘇心暖穿越各種虐文女配!身為炮灰級的她!為了實現原女配們五花八門的願望!什麼情哥哥,什麼冤大種,什麼霸道總裁,統統不在話下!「哥哥,我對你這麼死心塌地,女主她不會生氣吧?」「哥哥,我對你這麼百依百順,女主她不會揍你吧?」「……」「不像我,只會寵哥哥!」展開

《快穿之反派寵不休》章節試讀:

蘇心暖抓住了問題的重點道,「如果我有價值的話,那麼你就會放棄幹掉我的想法嗎?」

這話說的很有計較性。

薛余皓眯起了眼睛,服務員上了咖啡後,他輕輕地抿了一口才道,「那要看你的價值能不能對等你的這條命,我是個商人,商人最看重就是利益最大化。」

蘇心暖很有信心,她能讓薛家這位爺放棄幹掉她的想法。

「我有杜凌城哪家公司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這副身子的原主人是愛慘了杜凌城,只是再怎麼愛也最少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可惜了到最後她都沒選擇,反倒是蘇心暖在這方面上根本就沒什麼顧忌,「還有他之前一些貪污的證據,你知道杜凌城當初為了能發家背地裡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勾搭,這些勾搭足以讓他把牢給坐穿。」

「你既然能扳倒他。」

薛余皓喝着咖啡,明明很苦澀,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甜味,「那為什麼還要來求我,求我放過你,或者說你可以拿着這些證據去逼杜凌城,讓他去跟秦冰雅商量放過你這事。」

這話聽着讓蘇心暖笑了,她很了解杜凌城是個什麼樣子的男人。

他唯利是圖,哪怕她手裡抓着公司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哪怕……

她能讓他坐穿牢。

他也不會拉着他最愛的女人秦冰雅一起。

蘇心暖目的很簡單,「我要他們這對狗男女一起坐穿牢,不,我要讓秦冰雅死無葬身之地,我要讓杜凌城跪着求我,求我放過他,求我讓他繼續如同一隻狗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副身子的原主人並沒有許這個願望。

但是她在看過顧心暖留下的那些記憶後。

顧心暖所有的痛苦源泉都是杜凌城這個男人造成的……

「**!」

薛余皓忍不住拍手鼓掌,一個女人能做到對自己深愛的男人,這麼狠也就是意味着她完全已經不再繼續愛他了,「虐渣的事,我沒什麼興趣,我喜歡給人戴綠帽子,而且我很喜歡看着杜凌城頭上的這頂綠帽子越戴越大。」

蘇心暖一下懵了,眼前的這個薛家的爺還打算給她找幾個男人?

然後結伴同行一起來綠杜凌城?!

這是什麼騷操作啊!

蘇心暖臉上震驚的樣子,讓薛余皓看着很想笑,他忍不住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她的臉蛋,然後湊近貼在她耳邊旁,「我想跟你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

前前後後嗎?

蘇心暖一下子臉發紅了,紅的發燙,這個男人簡直要命啊!這麼撩人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咳咳!」

蘇心暖推開男人,小手不知道應該往哪裡放了,只是看着男人那張似笑非笑地臉,她的小手就那麼掐了過去,在男人的大腿上面狠狠地掐了一把,「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拉褲子後就翻臉無情那種,你別對我笑,說的就是你,說的就是你這種男人……」

蘇心暖的聲音越來越小。

「你在害羞?」

薛余皓臉上笑着越來越燦爛,他聲音似乎沒那麼冰冷了,反而帶了一絲的溫柔,「沒想到你害羞起來還挺好看的,只是心思太重了,男人都喜歡單純的女人,越是單純越容易控制住,我是個男人,並不排斥這種類型的女人,反倒是你讓我很感興趣,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

那種在一起的感覺?

蘇心暖不是小孩子了,一下子就聽出來這裏面貓膩!

她完全坐不住了!

薛家的這位爺實在是心思太深沉了!

蘇心暖匆匆忙忙地起身,然後一溜煙的就跑了,沒注意到在她身後一直盯着他看的薛余皓臉上突然一變,他從褲袋裡拿出一包煙,點了一根,然後慢慢地抽了一口煙後,「都拍了嗎?」

服務員在旁,拿着照相機回著,「薛總,都拍了,一張不漏!」

杜家別墅。

蘇心暖剛跟吳媽回來,手裡的幾大袋東西還沒放下就被站在二樓的杜凌城叫了上去,她站在他面前,雙手垂直地放着,眼睛平視的前方好像根本都不在意,不在意眼前的秦冰雅一屁股坐在了杜凌城的大腿上面,雙手還勾在了他的脖子處,擺出了一副很嫵媚的模樣。

分明不把她當一回事!

狗男女!

蘇心暖在心裏狠狠地罵了這麼一句,面上絲毫沒有顯露出來。

反倒是秦冰雅譏笑道,「心暖姐姐,我真是沒想到啊,你跟吳媽出去這麼一會的功夫,你都能勾搭上一個男人啊,那個男人好像來頭還不小啊,凌城哥哥,你說是不是這樣啊?」

秦冰雅的手很細長,白嫩的手指勾着杜凌城心裏痒痒的,根本沒注意到蘇心暖在他面前會這樣,只是他眼睛一掃桌上的那些照片,心口的那股怒氣就冒了上來,「賤人!出去一會就背着我找其他男人了?你們還喝了咖啡,我看是你想吃了人家吧?賤人就是這樣,一分鐘都能忍不了,沒有男人的日子!」

蘇心暖站在那裡冷冷地笑了。

「我沒有男人,但是比一些只會貪圖男人錢財的女人不知道要強多少!」

她挺直了腰板,眼神很是堅定,說出來的話帶着一股正氣,「我只知道有付出才有收穫,我只知道有耕種才能得到果實,我只知道只有靠着自己不斷地努力才能獲得成功,那些只懂得攀龍附鳳的女人最後都是過着人人喊打的日子。」

這話很明顯就是在指責秦冰雅這種女人。

啪——

杜凌城推開掛在他身上的女人,他站起來給了蘇心暖一巴掌。

他狠狠地唾棄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在我眼裡你連冰雅的十分之一好都沒,她的善良是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你對她做出那種事,你害着她永遠沉浸在那種記憶中,你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教她,賤人,賤人就是賤人……」

蘇心暖反手就回擊了過去。

她的手狠狠地拍在了杜凌城的臉上,她低着頭,雙手在顫抖着,再抬起頭的瞬間,她的眼眶已經濕潤了。

「我是賤人?那她是什麼?我為了你浪費了我九年的青春,我為了你放棄了留學的機會,我為了你到處借高利貸,你最後是怎麼對我的,你在公司走上正軌的時候,你到處花天酒地,你背着我玩了一個又一個女人,最後把這種女人帶進家裡來,你現在來告訴我她算什麼?」

《快穿之反派寵不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