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犼再遇見新,已經是10年後的事情了。
那次的事發生的很突然,就連犼自己都沒有想到。
犼在崑崙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窩在自己院子里做怪物。
聽說禁情依舊在閉關,而神風和伏羲則是每日在禁情門口徘徊。
犼不由得在心中嗤笑,這兩個人一個是想要去向那冷心冷情的女人獻殷勤,另一個則是佔便宜上癮,想要趁着禁情閉關過去找便宜的。
就禁情那個尿性,估計這兩個人一個都逃不了好。
隨後,犼便帶着自己最近新製作出的一個「新寵」,躲在禁情宮殿附近的牆角處偷窺,準備吃第一口瓜。
果然如犼所料,伏羲那邊先有了動靜。
看着伏羲一邊向他自己的宮中逃竄,一邊不停的用手去拍打着那一團正追在他身後,試圖吞噬着他身體的黑絲。
犼躲在角落中,差點笑出聲來,伏羲都吃了禁情多少虧了,竟然還如此死性不改。
再看另一邊的神風,同樣是沒有見到禁情,可神風卻是神態自然、大大方方的在禁情宮門口轉了一圈,彷彿像是散步路過此地一般。
而後神風計算好時辰,裝出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騰雲而去,讓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志得意滿。
看到這,犼不由的有些嘆息:看看人家這腦子,明明宮殿的門都沒開,神風連禁情的臉都沒看到,卻偏偏能夠做出一副幽會之後的滿足模樣。
犼現在算是明白,神界中傳說的「禁情要同神風結侶」的話是怎麼來的了。
他之前就覺得奇怪,那女人怎麼可能結侶,她只適合嫁給她的開天斧,反正兩個都是冷冰冰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誰想,犼吃瓜吃的太快樂,竟然連他帶來的小寵物都忘了。
等到犼想起這件事來的時候,那小寵物早就逃到人間搗亂去了。
犼懊惱的直撓頭,他這個新作品對於他來說是十分乖巧可愛。
但是對於其他人而言,這種見誰咬誰,牙齒和爪子特別鋒利,還有特殊攻擊技能的東西,應該被稱為凶獸吧。
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將這隻凶獸抓回來。
並不是犼擔心這凶獸會禍害人間,只不過是因為他十分不喜歡女媧只因為他家小寵物多吃了幾個人,就天天到他宮門口唧唧歪歪、哭哭啼啼的鬧個不停。
尤其是只要女媧在,伏羲也絕對會趕過來在一旁扇風點火,生怕他們打不起來。
犼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熱愛和平的神尊,因此他從來都不打算同其他幾個神產生任何糾糾紛,只除了禁情。
就像鄰居家的孩子一樣,禁情是犼心中最大的障礙。
犼覺得他遲早有一天,會向盤古父神證明父神的選擇是錯的,他才應該是父神最為驕傲的孩子。
只不過這個時間有點長而已。
想到這,犼急匆匆的去了人間,他要快點將自家寵物抓回來,不然還不知道女媧會失去多少心頭肉,
現在這批人族是由女媧娘娘親手自造出來的最完美人類,他們的壽命幾乎同神一樣長。
十年時間,人族有了巨大的變化,他們的山洞變成的木屋,所有人都在部落中織補耕種,甚至還開始大規模的養殖牲畜。
與人間的巨大變化不同的是,十年對於犼來說不過是一瞬間,他身上的衣服和裝扮都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犼隱身站在部落用來格擋野獸入侵的竹牆外,好奇的向裏面張望,只聽見裏面一片歡歌笑語,還能聞到一陣陣奇妙的香味。
問着這個有點熟悉的香味,犼輕輕的皺起了眉頭,心中出現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經過犼仔細辨認後發現,他之前所想的正在歡快的禍害人間的凶獸,已經變成了一大坨死肉,被一群臉上洋溢着快樂笑容的人們,架在火上烤制的外焦里嫩,不斷散發出強烈的香味。
而那群已經有了一定規模的人類,也都拿着自己的碗和盤子,圍坐在火堆前,快樂的準備分食他的凶獸。
這一幕對於犼來說衝擊力實在太大,這凶獸雖然不過是犼無聊時製作的玩具。
此時見它竟然上了別人的餐桌時,犼的心態瞬間崩了。
他好歹也是神尊,向來只許他的東西吃人,不許人吃他的東西。
神尊一怒,天地變色。
犼氣的怒發衝天,瞬間在眾人面前顯出身形,就連身上的光暈都已完全變成了暗黑色。
他的雙目變成暗紅色,陰狠的看着周圍的人族,他要這些人血流當場、一個不剩。
正當犼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的時候,忽然間,正坐在火堆前同眾人說笑的新發現了犼的存在。
新開心的跑到犼面前,一把拉住他的衣袖:「你怎麼過來了,餓不餓,這邊烤了好多肉,我們一起吃吧!」
新的態度熱情爽朗,臉上永遠都帶着笑容,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好感。
而且,新的語氣也不像是在面對一個,只在許多年前有過一面之緣的人。
更像是看到了一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般,還沒等犼反應過來,他便已經被新拉到烤肉架旁。
只見新指着烤架上已經熟透的凶獸:「你聞聞,烤的可香了!」
犼:「...」我的心肝啊!
犼揪心的皺起眉頭,剛想伸手將這個女人當場擊斃。
可是,卻被新誤解了他的意思,新一把抓住犼的袖子,拉着他直接坐下。
犼就見新從凶獸的大腿上撕下了一塊肉,放在碗中遞給自己:「這塊肉烤得外焦里嫩,特別好吃,你快嘗嘗。」
看着新那張毫無防備的嬌俏笑臉,犼有些怔楞,從沒有人這麼對待過自己。
一時不察,他竟下意識的將那塊肉塞進了嘴裏,細細的咀嚼起來:這女人還真沒說錯,這肉果然挺嫩的。
見犼將肉吃下,新笑的更加開心:「既然好吃,那就原諒我們吧!」這一神一獸,身上的氣勢完全相同,說明面前這個就是尋上門要凶獸的事主。
既然被事主找上門了,當然要想辦法將人哄住,不然就他們這些脆弱的凡人,怎麼能承受的起神得攻擊。
讓新慶幸的是,還好這位神過來的時候,架子上還有肉,不然,她還真做不到用骨頭討這神的歡心。
聽了心的話話,犼嘴裏咀嚼食物的動作猛然一頓,愕然的看向新:既然這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竟還哄着自己吃自家寵物的肉,這女人是魔鬼么!
()
樂文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