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連載中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

來源:google 作者:吃肉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吃肉醬 現代言情 虞曖

【綠茶+白月光+火葬場+攻略】虞曖是個美貌才華集於一身的美人,也是個渣女,攜手001系統在線反渣,綠茶本茶,演技一流的她,聽說總有渣男想作死…腹黑霸總把女人壓在身下,「女人,安分點,你只能做我的金絲雀」年下狼狗影帝把女人抱在懷裡,眼神兇狠,「姐姐,不許喜歡別人」病嬌暗帝眼中偏執陰鬱,「做我的女人,我願只為你一人瘋魔」虞曖眼眸嬌媚,茶里茶氣,「魚塘已滿,想接受餌料餵養,請拿號排隊」展開

《快穿修羅場:渣男哭着吃我骨灰》章節試讀:

虞曖看着過來的李哥,主動打了個招呼,「李哥。」

「小曖,最近來的很勤啊,一個人看小宇練習悶不悶啊?」他在虞曖旁邊的凳子上坐下。

虞曖微笑着回道:「不悶,我性子本來就慢,看着阿宇賽車我覺得挺有激情的。」

他順着虞曖的視線看着賽道上的韓昊宇說:「是啊,這小子很有天賦。」

「阿宇在從小就聰明,學什麼都快,玩車是最厲害的。」

李哥看着女孩看韓昊宇亮澈的眼神,眼底靈動乾淨,不禁問道:「之前幾年,怎麼都不見你來看他啊?」

面前女孩聽到這句話,腦袋低下,眼神暗淡,李哥立馬噤聲,馬上把話題移開。

「小宇性格張揚,和你性格完全不一樣,之前有個女孩子有段時間幾乎天天來找他,我都以為那個女孩是小宇女朋友了呢。」

要不是那個女孩子長相一般,他還真有可能這麼認為。

「李哥說的是周慧吧?」

李哥詫異問:「小曖知道啊?你們認識嗎?」

「當然認識。」不止認識,這個女人還是原主糟糕人生的始作俑者。

「她呀,是我們同學,她和好多男孩子都玩的挺不錯的,雖然和我們女孩子都不太熟,但應該也是個直率的性格吧。」

「她以前也總喜歡和我老公還有小宇他們一起打球呢,可能是太喜歡玩,導致現在留級了不能畢業,她重新修學分應該很忙吧?沒想到她那麼忙還能來看小宇賽車,看來應該和小宇關係很好。」

李哥聽着這話總覺得哪裡不對,一個女孩子身邊沒有關係好的女性朋友,還天天和男生混在一起?

考上了A大那麼好的學校不珍惜還留了級,看來這個周慧下次再來自己得好好觀察下,別把小宇帶壞了。

韓昊宇開車時眼神餘光撇見這邊虞曖和李哥聊的很是投入,有些不爽了,她可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這麼多話。

他停車,朝觀眾席走了過去,「你們聊什麼呢?」

虞曖看着出現在她面前的男人一愣。

韓昊宇俊臉微沉,「怎麼?這副表情,我打擾你了?」

李哥起身,不贊同道:「小宇,你說什麼呢。」

小曖這姑娘怎麼也和小宇這麼多年朋友,怎麼能老是對人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你,你練完了?」虞曖問道。

韓昊宇沒回應她,只對李哥說:「今天就到這裡吧,不練了,我去換衣服。」

「行,那你好好帶小曖吃個飯,好好說話!」

李哥說話也是一副長輩教導他的樣子,韓昊宇皺眉轉身就走。

虞曖看見他走了,立馬站起身跟上。

……

休息室外,等韓昊宇換好衣服出來,就發現虞曖蹲在地上,捂着胃。

「喂?」他低頭看見虞曖捂住胃的手,問道:「你身體不舒服?」

虞曖立馬起身,臉色蒼白的搖頭,「沒事,我們去哪裡逛?」

「你中午沒吃飯!」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虞曖從高中就容易低血糖,她爸媽工作忙,平常沒時間管她吃飯的問題,胃只要一餓就會胃疼。

他還記得虞曖第一次在他們家吃飯時,吃的比貓糧還少,後來虞媽就把虞曖放在他們家跟他一起吃飯,在他們家養了很久才把她胃調好了些。

韓昊宇抬手看了眼手錶,已經下午三點了,他拉着虞曖去了這附近最近的一家飯館。

「耗子!你這個點怎麼來了?」老闆是個比韓昊宇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

「強哥,你幫我先上一份青菜粥,我朋友沒吃飯,其他的還是按平常上。」

強哥看了眼韓昊宇旁邊的女孩,也沒說什麼,只是對他使了個意味深長的眼色,就先去準備了。

虞曖坐下軟聲問道:「你們好像很熟啊?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個小名呢。」

「以前的賽車友,他們都喜歡取些外號,強哥還拿過國際賽銀牌呢。」

看着虞曖有些疑問的眼神,他說道:「強哥比賽受了傷,就退役了,就在我們訓練的地方,開了個餐館,我們哪的人練完車就喜歡在他這裡吃飯,強哥也是真的喜歡賽車,才會在這裡開個小餐館。」

虞曖咬了咬唇,輕輕點頭,「嗯,我知道,就像你愛車一樣。」

韓昊宇倒水的動作一頓,原來她知道自己最喜歡車。

001:「主人,韓昊宇好感+5。」

「我看的見,你別打擾我醞釀情緒!」

韓昊宇頭頂的綠色數字-55,她又不瞎。

001:「主人,你加把勁誇誇他啊,一下子就漲了。」

虞曖:「你只用告訴我什麼時候能兌換系統屏蔽儀就行。」

001:「……」好吧,它閉嘴。

虞曖喝了口韓昊宇遞過來的溫水,感覺胃好受了些。

她就是故意從昨天晚上就什麼也沒吃的,裝出來的怎麼能達到這種效果呢,韓昊宇和原主認識這麼多年,她胃疼的時候什麼樣,他最了解。

等粥上來,虞曖只喝了幾口,胃便暖暖的,舒服了很多。

「餓了為什麼不先去吃飯?」

「啊?」虞曖抬頭,愣愣看着眼前滿是冷意的男人。

「怎麼?餓傻了?」

虞曖獃滯搖頭,「想和你一起吃……」

雖然聲音很小,韓昊宇還是聽見了,但也什麼都沒說,低頭玩着手機。

這一頓飯吃下來,氣氛挺冷的,虞曖緩緩吃着東西,韓昊宇雖然低頭玩手機不說話,但虞曖夾給他的菜,他都吃了。

就這樣詭異又和諧,虞曖吃了一點點就飽了後,幾乎就一直在往韓昊宇碗里夾菜。

韓昊宇看着面前已經被堆滿菜的碗,他放下筷子,「吃飽了就走吧。」

他起身也沒等虞曖就邁着大長腿往外走。

虞曖跟在後面一路小跑,但隔幾步他就會放慢腳步,她明顯感覺的到韓昊宇在等她。

韓昊宇打開車門,虞曖剛握上副駕駛的車柄就被一道冰冷的聲音阻斷。

「坐後面!」

虞曖聽了後,又默默鬆開了手,走到車后座。

「去哪?」

虞曖咬唇沒說話。

「回你家還是送你去你新房找你老公?」

「他不在……」

前頭開車的男人冷哼一聲:「新婚就讓你獨守空房?不會是出去偷人了吧?你眼光可真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