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系統說我應該在虐文里搞笑
快穿,系統說我應該在虐文里搞笑 連載中

快穿,系統說我應該在虐文里搞笑

來源:google 作者:嘎嘎亂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嘎嘎亂飛 庄畢 現代言情

【入坑指南:日常互懟二人組+各路美男+不一定什麼時候掉落的金手指】一句話簡介,無能系統,和它的怨種宿主庄畢突然有意識的時候就被綁定了一個系統,說是要帶她體驗不同人生,總之說的天花亂墜,惹得她心動不已,結果上任了才發現……484:宿主,又來任務了!庄畢:不用解釋,我就是收拾爛攤子專業戶,到時候隨便死一死就好,不用管我了,都別管我了,我死一死就好了!!!展開

《快穿,系統說我應該在虐文里搞笑》章節試讀:

庄畢一臉感動的回頭看着墨時庭,但是他目視前方,好像在說我就是隨便弄弄你喜歡就好的樣子。

那傲嬌的樣子,要是有個尾巴,都能搖的起火星子,不愧是狗男人。

墨時庭的手機再次響了一聲,這次庄畢開口了:「時庭,你要是有事情要忙的話,就趕緊去吧,我一個人在這裡就可以。」

墨時庭遲疑了一會兒,拿起了手機出去接電話了,這電話一接就一直都沒回來。

庄畢先坐下看着桌子上的美食,非常想吃,但是,還不行,她可不能表現得那麼太興奮,要不就前功盡棄了。

終於,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墨時庭的電話,電話是被接通了,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卻讓庄畢感覺到興奮。

「時庭,你別攔着我,讓我死吧,我太痛苦了,我好痛苦,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我覺得我都快要撐不下去了,你為什麼要救我。」電話里徐嬌的聲音傳出來。

「我送你去醫院。」墨時庭的聲音隔着電話都能聽到的緊張。

「不……我不要去醫院,這個孩子你既然不想要,就讓我帶他一起去死吧。」徐嬌帶着哭腔,茶言茶語要威脅墨時庭。

電話里墨時庭就像是靜默了半晌,隨即開口說道:「留下吧。」

這邊庄畢接着電話特意沒有壓低手機的聲音,靠在她比較近的人都聽到了,她捂着嘴眼淚一顆一顆的掉下來。

可以說是讓在場的人看見都是我見猶憐的樣子。

未婚夫給已經懷孕的未婚妻過生日,在這當天又爆出來另一個女人為了他懷孕,還鬧自殺,把未婚妻一個人丟在餐廳,管也不管。

庄畢表面上是失落的在餐廳里坐了半天,實際上在腦海里和484聊嗨了。

「宿主,沒有想到,你這次居然這麼機智。」484開始吹捧。

「那是當然,我哪次沒有這麼厲害,那必然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啊。」庄畢十分驕傲的挺了挺胸脯。

「宿主,那咱們什麼時候來大總攻啊。」484一臉求知若渴的說道。

「嗯……這孩子才四個月,暫時不急。」庄畢差不多已經摸清楚了這裏面的道道,變得更加運籌帷幄。

「對了,宿主,今晚上會下雨,你現在還不回去嗎?」484把自己剛才檢查到的數據告訴給庄畢。

「你啥時候開發出天氣預報的功能嗎?你不是啥也不知道嗎?」庄畢疑惑道。

「宿主不要小看我,我還有很多功能待開發,只是宿主現在等級太低而已。」484這麼說,庄畢竟然出奇的沒有生氣,而是一臉好奇的問道。

「那你快說說都有啥功能?能不能提供道具啥的,或者……反正好東西。」

484有點卡殼,這些功能都是隨機掉落的,不知道有沒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開發出來。

484半天不答,庄畢求知若渴的眼神就變成了鄙視。

「給我放個電影吧,估計我還得等一會兒,你能不能確切到幾點才能下雨,我好踩點回去。」庄畢說道。

「宿主,現在你喜歡看的電影還沒有開發到付費選項,現在只能看廣告。」484說道。

「行吧,你也沒啥用,你個螺絲帽也就只是擺設了。」庄畢說道。

484的原型是一個小螺絲,十分精巧,現在在腦海里和她對話的是它的投影。

「宿主,現在已經晚上七點了,這個喜羊羊與灰太狼已經循環了好幾遍了,馬上就要下雨了。」484提醒道。

「知道了,送我回去吧。」話音一落,庄畢就感覺到冷了,她緩緩的坐起身,就有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

手腕處還的眼淚還沒有干,甚至已經流到了桌子上,眼睛腫的像個核桃一樣。

庄畢感覺到奇怪:「484傻,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484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你在回腦海里的時候,是這具身體的宿主在支持這個身體。」

「哦!你不是說這是規定嗎?委託人不是不可以被放出來嗎?」庄畢表示了解,但是有些疑惑。

「她想感受自己的孩子,求了我。」484說道。

「哦!」白黎哦了一聲,她肚子里的孩子就開始踢她的肚子,她把手放在肚皮上安撫這個已經過分活潑的小朋友。

「好了,好了,是不是你媽媽剛才回來看你,讓你這麼興奮啊?」庄畢也是同情這個委託人。

按理來說,把身體委託給她以後,可以選擇回來還是不回來,不回來就去別的位面抹去記憶投胎了。

回來的話她任務完成以後就會把身體還給她,這都是委託人的意願,是需要代價交換的。

至於姜酒,交換的代價可能就是自己的性命。

庄畢站起身扶着肚子,看着外面已經烏雲密布的天氣,她打算現在就回去。

她要了一把傘,怕出門的時候被雨澆到。

果然,她剛走出酒店的門,外面就開始下起了雨,她想要打車回去,可是這種天氣的士也是人非常滿。

她覺得太冷了,現在身上穿着的還是今天早上墨時庭給她搭配的禮服。

臉上的妝容已經被大雨弄的花了,這可真的是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打了。

在她不曾注意的身後,冒着大雨走過來一個男人,一把把她抱起來。

給庄畢嚇得,還以為是拐賣婦女的人販子呢。

結果仔細一看,居然是遲旭。

不愧是男配,每次都來的這麼及時,但是她好像忘了,這可不是她的男配,最後還是間接害死她的兇手。

遲旭沒有說話,抱着她就把她放進了自己車上的副駕駛。

「你怎麼自己在雨中。」遲旭看着庄畢的神情簡直要氣的冒火。

這個女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那麼弱?更何況肚子里還懷着孩子,就這麼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嗎。

「我想回家。」庄畢說道。

「墨時庭呢?他不是說你在家養胎嗎?怎麼會把你一個人扔在大街上淋雨?」遲旭不知道自己站在什麼立場上,在質問這個女人。

「不知道。」庄畢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