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
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 連載中

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

來源:google 作者:湫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瀾緹 顧松寒

從一幅古畫進入快穿世界的沈憶,無時無刻不在展現她的恣意第一位面她只是個小郡主,反了朝廷,帶着北境兵馬直取皇帝項上人頭第二位面她是圈內公認最牛x的女導演,不久之後傳出她潛規則了又冷又帥的影帝……第三位面時,沈憶瞧着后座衣衫單薄的人,原以為制服下的男人又冷又漠然,沒想到是個身嬌體弱的某存在感極低的系統君:(‧_‧?)1v1無雷點,女主虐渣打臉不傻白甜,歡迎入坑展開

《快穿:偏執男主總對我窮追不捨》章節試讀:

    幾樣東西收拾好,沈憶就準備離開。

    有顧松寒在,終歸還是有些威壓,不論身份的話,他穿着一身玄袍,氣勢壓人的很,路上婢女討論的聲音都小了許多。

    走到庭院,剛好正面迎上了宋瀾緹。

    她手裡提着一份剛買來的糕點,正在低頭挑揀花色,措不及防一抬頭就看到了沈憶。

    宋瀾緹挺住了腳步,忽然開口。

    「真是晦氣,郡主以後也是要養在我姐姐宮裡的,但不知道一年能見到我姐姐幾次呢。看你現在還收拾了東西,是準備出去沿着大街要飯去?」

    沈憶冷笑,絲毫不留情。

    「你姐姐可真是倒霉,自己的妹妹有這麼張臭嘴,把皇家的臉都給丟盡了。」

    宋瀾緹氣的一陣顫抖。

    她直接把手裡的糕點對着沈憶丟了過去,顧松寒眼疾手快的就準備伸手去擋,卻被沈憶輕輕側了個身子就躲開,四色的糕點散落在地上,摔了個稀碎。

    顧松寒動作停在空中,倒是有點詫異沈憶反應竟然如此敏捷。

    宋瀾緹提着裙子就走過來,步伐很大,頭上的步搖都險些掉下,「我撕了你這張臭嘴,竟然敢對我大不敬?」

    剛一靠近,沈憶一巴掌直接甩了過來。

    宋瀾緹當即懵在了原地,顧松寒想出手阻止也來不及了,這為質子第一天,被別人當做笑話不說,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皇后妹妹的臉上。

    皇帝可以算了,但皇后不可能啊。

    顧松寒有點頭疼。

    宋瀾緹還沒反應過來,愣愣的捂着臉盯着沈憶,似乎是不敢相信她居然會打自己,就連宅子里的僕人都被這一幕嚇到了,顧松寒又站在沈憶身後,上去三五個人都能被他輕鬆撂倒。

    沈憶反而不緊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袖,垂眸掃了一眼被糕點弄髒了些許的鞋尖,「沒有聖旨封的尊位,家族也沒有大功,就憑你姐姐是皇后,你一介平民就能對我動手?」

    她餘光掃了一眼淚水直掉的宋瀾緹,冷笑一聲。

    「不自量力。」

    她沈憶再不濟,也是聖旨封的郡主,賜了封號,全靠自己姐姐沾了點光的皇后妹妹,哪來的臉在這狂吠?

    沈憶徑直走出門外,雖然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但她半點也沒有在意的意思,一身長袍自人群中走過,片葉不沾身。

    顧松寒乖乖的跟在後面幫她提東西。

    這一路肯定不順暢,顧松寒很早之前就知道這一點,可沒想到剛出宅子走了幾步,裏面碰到了轎攆,為首的人直接攔住了沈憶。

    「可是晚吟郡主?」

    「是。」

    「我們是太子殿下的僕從,前日里曾經給過你一封拜帖,如今殿下想着也沒有來往的必要了,特地讓我們過來收回。」

    沈憶斜眸看他,「你們家太子殿下呢?他送的東西,讓他親自過來拿。」

    僕從當即冷了臉色。

    「也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不過是折了你的面子,讓你交出來你就交出來,我們又沒要你的性命,不用拿你父親來壓我們。」

    顧松寒額頭青筋暴起,但仍然握住了沈憶的肩膀,把她快要揮出去的拳頭攔了下來。

    「給他。」

    能忍則忍,如今的皇帝想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如果不忍氣吞聲,她一個小姑娘在這偌大的京城,都不知道要吃多少苦頭。

    沈憶沒反駁他,從隨身的包袱裏面拿出個東西,往眼前人臉上一甩,直接借道走了。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有朝一日縱馬踏平京城,她全屍都不給這些人留。

    僕從接了東西,不屑的掃了一眼沈憶離開的背影,啐了兩口唾沫。

    「什麼玩意啊,顧松寒這下場就是以後她沈憶的下場,也敢在我們面前撒潑?」

    「就是!」

    「……」

    轎攆裏面坐的,就是太子,剛剛全程一句話都沒說。

    搵諒反而在聽到兩個太監的議論聲之後,輕輕睜了一下眼睛,半眯着的眸子里沒有什麼暖意,含着冷光抬起,掃了一眼前方。

    「腌臢貨,什麼時候你們這群閹割了的玩意,也配議論主子的事情?」

    下面頓時沒有了聲音,那兩人已經直接被捂住了口鼻,帶下去處理了。

    搵諒神色淡淡的閉上眼睛,繼續閉目養神。

    這天稍微有點熱,惹人煩的蒼蠅真多。

    ——

    沈憶搬了新宅子,場面倒是凄慘。

    顧松寒斜抱着不知道從哪弄來的劍,弔兒郎當的靠在門口,看着沈憶來這裡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擺弄一些花花草草。

    他嘆。

    當年他入京為質,有一段時間一蹶不振。

    這位晚吟郡主倒好,悠閑又自在,看起來完全不像是被困在京城的人。

    顧松寒看着,心底倒是生出幾分同情來。

    她纖白的指尖染上了塵泥,像是不可方物的神走入了人間,染上世俗的煙塵。

    顧松寒一個大男人不好留在這裡太久,給沈憶買了兩塊糕點之後便走了。

    那道清風明月般的身影在門邊消失了良久之後,沈憶才直起腰,拍了拍掌心的泥,她掃了一眼石桌上的糕點,又看了一眼門口。

    種花很好玩。

    ——

    半月過去,京城一如既往的太平,西陽王的位置如今已經由顧松寒叔叔坐上。

    而鎮北王已經帶着大軍回歸北境,皇帝依然高坐廟堂,讓自己的爪牙伸出京城,牢牢控制着四王。

    可北邊和西邊平靜下來了,南邊莫名開始鬧饑荒了。

    南邊天氣溫和,江南水鄉往年占天下糧倉六分,滋養着自京城往北的百姓,貢品也大多來自於此。

    這一次秋收的饑荒來的莫名其妙,南邊三郡以蘆城為中心,已經餓死了足足幾十萬人,南邊知州知府上報情況的時候,穩坐京城的文臣皆大吃一驚。

    沈憶聽到這消息的時候,正是傍晚,和顧松寒這麼個名副其實的紈絝子弟在酒樓喝酒。

    她放下杯子,唇齒間滿是醇香,半帶着醉態看他,一邊嬌笑着。

    「世子爺,我是個有野心的女人。」

    沈憶不是第一次說這話了,顧松寒都能猜到,下一句就是讓他別去招惹她,否則會被她利用。

    風卷着衣衫袖子輕輕拂過,外面喧鬧的聲音入不了顧松寒的耳,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喉結滾動了一下,沉默的幹了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