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男主都愛上我了
快穿男主都愛上我了 連載中

快穿男主都愛上我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麻醬涼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安然 現代言情 系統

林安然受夠了在醫院不見天日的生活,直到被系統意外綁定,儘管只是作為主角感情的促進的工具人,對林安然來說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活下去這些都不算什麼,只是主角你不去找你的女主纏着我幹嘛展開

《快穿男主都愛上我了》章節試讀:

那,,那個 ,能不能今天我和你一起搭檔啊?,我聽見了琪姐讓你管上面的vip的」林安安說話聲音小了起來,看見秦雅皺眉的表情,趕緊接著說道

「你放心今天包廂的提成,我,我不會拿的,好不好」林安安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沐遙說道,像是對方不答應就要哭似的。

沐遙沒聽到告白的言語,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失落,只是要要跟秦雅一起搭班而,就這一點事情都說的吞吞吐吐的,好像誰欺負了她一樣

秦雅聽到對方是問這個一副有些為難的樣子

「對不起啊!我今天已經和沐遙都約好了的」

「那,那好...吧」

就在安然要退縮的時候沐遙說話了,「沒事,要帶上也不是不行」

聽到沐遙這樣的話秦雅有些驚訝,挑了挑眉毛回道;「那沐遙都同意了,你就跟着我們吧!」

林安然聽到對方的同意,頓時鬆了一口氣,非常感激的 對着沐遙一直說謝謝。

沐遙看着對方軟呼呼的樣子,不自然的頭偏了過去,對方被雨濺濕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對方貼身的內衣,是粉色的,沐遙臉紅的想「一點小事罷了,你趕緊去收拾一下你自己,不要托後退就行」

「嗯嗯」安然向著對方點點頭

看着對方跑遠,秦雅轉頭看向和自己一起長大的竹馬,

「你什麼時候脾氣這麼好了,不是很討厭她嗎,怎麼今天...?」

「看她可憐罷了,一看就是害怕被人欺負,你不是也平常幫她的嗎?」沐遙淡定的和秦雅說

「是嗎?」秦雅反問道。

「當然了,不要浪費時間了,還是趕緊上去巡場看看有沒有少東西」

秦雅看的對方走遠的身影,眼神冷了下來喃喃自語,「但願如此」

林安然回到了換衣間,找到記憶中自己的柜子,裏面就是簡單的工服和鞋子,不像旁旁邊那些堆積着的化妝品大牌的口紅,柜子門關都關不上,穿好了『藍色』發的工服,也是很好的牌子,穿在身上很顯身材,腰身下面是荷葉的設計更顯得自己的腰身纖細的盈盈一握的樣子,拿着紙巾隨便的擦了擦頭上還是有些潮濕的頭髮,害怕秦雅他們等的太久了,也沒有用吹風機就趕緊跑到樓上和對方回合。

沐遙和秦雅今天管的是2009的包房,她去的時候沐遙已經在裏面收拾抱枕和窗帘這些東西了,安然看見趕緊就走了過去距離對方遠一點起擺動抱枕起來,

沐遙聽到了對方的腳步聲,按照平時對方肯定往他的身邊靠尤其這個時候秦雅還不再,只是等了半天也沒見對方的動靜,沐遙沒忍住抬頭看了過去就看到對方頭髮一縷縷的樣子

「幹嘛不把頭髮擦乾?」

安然乾的正認真她喜歡這樣的氛圍,不會有人和她搭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對方突然出聲她愣了一下小聲回道「沒,沒事,怕你們等」想了想又問;「秦雅...」

「她在樓下拿東西,一會上來」沐遙看着對方忙着手裡的活不再搭理自己,看了一會,轉身出去了。

聽到對方秦雅還是在這裡林安然點了點頭沒說話繼續手裡的動作,看到對方出了包間的門也沒有理會,畢竟原身以前也不招人喜歡,經常被人無視,習慣了,

安然收拾好抱枕又去窗邊把鬆散的窗帘一點一點的弄出折頁的時候眼前一黑頭頂上就被罩上了一個東西林安然下了一跳,畢竟這裡都是一些來玩樂的有錢人,自己就算被這麼樣了,也無濟於事

「還是擦一擦吧,要不然感冒了,到時候更麻煩」

耳邊是沐遙的聲音讓自己舒了一口氣,「我,自己可以的」說著就想伸手去拿頭上的毛巾

「別動」沐遙輕輕的擦着對方的頭髮,兩個人離的很近,近的沐遙可以問道對方身上淡淡的香氣,好聞極了,沐遙克制的後退了一點,還是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就像對方軟糯的樣子和手裡的頭髮一樣軟,還帶着潮濕的涼意

自己不讓動,對方就任由着自己給擦,

真是乖巧極了

沐遙想對方這個樣子肯定是在勾引自己,不然為什麼會這樣

「你們在幹什麼?」

頭上的水漬已經被毛巾吸逝幹了沐遙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就聽到身後秦雅的聲音

「擦,擦頭髮」安然是第一時間看見對方的,害怕對方誤會趕緊解釋道。

「我是看對方急忙的跑來,頭髮都沒有擦,到時候要是生病暈倒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們欺負的呢!」沐遙看着秦雅說道,一點都沒有什麼尷尬的樣子了。

「沒有,沒有欺負的」

「哦,是這樣啊!」秦雅看似不在乎的回答,又對着慌亂的安然說道;「別害怕阿遙性格就是這樣,我從小到大都被這樣照顧習慣了,他就是太好心了」

「謝謝」

秦雅沒有再聽對方的言語,放下手裡的大盒紙巾一個個的折了起來,不一會就出現了朵朵的紙花

林安然低着頭站在外面只是她現在感覺身上酸痛的難受,她看了看了看裏面的一大幫子人,沐遙和秦雅被叫了進去開酒,她一個人無事可做就躲到了外面透透氣聽着裏面的吵鬧,

裏面那個看起來又五十多歲的老頭聽說是那個電視的導演,他周身圍着好幾個女演員,倒是不是很眼熟估計也就十八線吧,吵吵着開酒,秦雅長得的好看站在裏面那些藝人的身邊一點都不遜色,裏面的導演也是慧眼視珠不管一旁的藝人就要秦雅的聯繫方式,說是他有個電影缺一個角色,讓她去試試,

秦雅哪裡還不了這些,但是她會說話三言兩語就應付了,這簡直讓笨拙的林安然羨慕不已對方在她的眼裡簡直是發著光,眼神望着秦雅的時候不期然和沐遙的眼睛對上了。

2011房的包廂里,坐着幾個年輕的男人,都是在京城家室豪橫的闊少爺,也是這裡的常客,旁邊三三兩兩的坐着一些美人在旁邊依偎着,坐在沙發上的黃毛有些不耐煩朝向傍邊拿着紅酒的男人抱怨着一邊逗着懷裡的女人,傍邊的男人模樣清冷 帶着一副眼鏡 看不清他的神情抿着嘴角也不回答 、看着黃頭髮的男人眼眸深沉

「霍大少爺什麼時候到啊」

黃毛並未在意旁邊人的冷漠,繼續喋喋不休「今天是給他接風洗塵 ,這半天正主不來,還不如去陪我那新搞到手小情人,」搖着手裡的空了的酒瓶「我要的那一瓶酒怎麼還沒有拿來啊!」

一旁的服務生趕緊回道;「您稍等一下,我為您下去催一下」

又看着旁邊的男人冷着一張臉發小無語的說道;「你是要當和尚嗎,出來玩冷這個臉」

「行了,行了 就當是出來玩 ,這個酒不咋樣,我記得好之前哎在這裡寄存了兩瓶從西班牙帶回來的酒,讓你們嘗嘗鮮」坐在不遠正和懷裡的人逗趣,看見齊慕的臉色陰沉就打着哈哈,拍拍身旁人的屁股說道;「去,給剛剛下去的人說一聲,把上回存的給調來」

坐在他身邊的小桃起了身來,門口的服務生剛剛被他叫下去走的不見人影了,就在她打算去隔壁找人拿對講機給下面的人呼一下的時候,正好碰見 打算去衛生間的林安安,身手就拉住她。

「你過來」

「你到下面調一下當時登記到這個電話上面的兩瓶酒,到這個包房,快一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