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黑蓮花BOSS的嬌軟白月光
快穿:黑蓮花BOSS的嬌軟白月光 連載中

快穿:黑蓮花BOSS的嬌軟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瓔珞桃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挽風 江菀

【快穿】【甜寵】【1v1】江菀是快穿公司一名鹹魚職工,可沒想到有一天會天降大餅——尋找高冷上司神識的任務落到了自己身上於是江菀就見識了各種各樣的上司:腹黑傲嬌的攝政王;軟萌可推倒的電競天才;美強慘的頂流男明星......江菀表示:上司太帥太會撩了,根本頂不住!可沒想到尋找神識這個任務就是自家那黑蓮花上司設的一個局,目的就是為了和他的小仙女公費談戀愛展開

《快穿:黑蓮花BOSS的嬌軟白月光》章節試讀:

慕挽風剛醒來,就對上一雙清澈的眼眸。

江月見他醒來,笑得眉眼彎彎:「你醒了!」

慕挽風微微頷首,不動聲色的和她拉開距離。

在洞內昏暗的微光下,他的側臉說不出的俊逸。

然後他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江菀的身影。

「江菀呢?」

江月微微皺眉,擔憂的說:「我一醒來就只看見你一個人,不知道妹妹在哪。」

慕挽風心下微驚,這洞里這麼黑,江菀一個人會不會害怕,還有她腿上的傷……

慕挽風持劍而起,也不管後背摔在青石上的疼痛,低聲說:「去找她。」

江月雖然是倒在慕挽風懷裡,沒怎麼受傷,但是手臂還是被擦破了皮。

她柳葉眉微皺,想要讓慕挽風停下等她休息休息,可是慕挽風匆匆往前走,江月不得不跟上他的步伐。

江月看着慕挽風修長挺拔的身影和漆黑的長髮,問:「慕挽風要不我們休息休息吧,你身上還有傷。」

慕挽風驟然轉身,琉璃色的眼眸泛着冷光:「江菀中了蛇毒,多待一刻生命便垂危一刻,你作為姐姐就是這麼關心她的嗎?」

「我……」江月眼眶濕潤,聲音哽咽:「我不過擔心你而已,我當然也憂心我妹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慕挽風神色淡淡的看着江月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往下掉,毫無勸解之意。

不過江月一直哭一直哭,慕挽風心裏煩躁,又想到她畢竟是姜叔唯一的徒弟,不得不把語氣放輕了一點:「我的傷不要緊,當務之急是找到江菀。」

江月輕輕哼了一聲,用袖中的手帕輕輕擦了擦臉上的淚珠,卻沒有擦眼角的淚花,看上去楚楚可憐。

她略帶鼻音,輕輕的說:「挽風,這裏面太黑了,我好害怕,你可以拉着我走嗎?」

彷彿慕挽風不同意她下一秒就能哭出來。

慕挽風默了一會,然後遞過來手中的長劍,冷聲說:「我叫慕挽風,怕就握着劍。」

江菀正想發作哭哭啼啼一下,慕挽風卻沒有給她表演的機會,瀟洒轉身往前走,只留給江月一個冷漠的背影。

江月生怕慕挽風丟下她,忙小跑上前握住春水劍的劍鞘,抽抽搭搭的聲音迴響在寂靜的洞穴內。

慕挽風聽着江月的聲音十分頭疼。

他本就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人,冷麵冷心,唯一的特例也就給了那跳脫的小美人江菀。

要江月不是姜鳴子的徒弟,慕挽風真的會把江月一個人丟在這裡去找江菀。

而此刻的江菀剛剛乾完飯,也正在尋找慕挽風。

「前方十米左轉,然後繼續直行。」七七軟萌的聲音迴響在寂靜的洞穴里,四周昏暗,江菀抱緊七七,慢慢根據它的指示向前走。

慕挽風邊走邊在牆上刻上記號,可尋找了半個多時辰,連江菀的影子都沒看到。

慕挽風大聲喊着江菀的名字,可回應他的是一陣陣渺茫的迴音。

江月也跟着喊,雖然和江菀不太熟,但是這個洞裏面昏暗又恐怖,她心裏還是比較擔心這個妹妹的。

前行的道路越來越狹隘,甬道兩旁的石壁上長滿青苔,暗河的聲音洶湧,慕挽風隱隱約約聞到一股泥土的腥味。

走至前方突然無路,兩側是細細的水流順着石壁凹陷處流下,藉著微光,慕挽風見到中間有一道緊閉的石門。

慕挽風抬手觸碰了一下,石門上刻着繁複古老的圖騰。

可他剛剛收回手,石門轟然而動,空中粉塵四散,石門緩緩向上打開。

石門內是一條長長的甬道,甬道兩側畫著典雅的壁畫,頂上掛着兩盞水晶吊燈,吊燈上有一顆碩大的夜明珠,映照得甬道內宛若白晝。

慕挽風已經猜到這是哪了。

他之前看父親的手記里說過,上古武神軒轅氏曾將遺體埋在斷魂崖底,陪葬的有他以畢生所學寫的武功秘籍。

在他父親那個年代,軒轅氏的武功秘籍可是天下習武之人競相追逐的珍寶。

可後來因為斷魂崖底驚險萬分,而且軒轅氏遺體掩埋極深,漸漸被武林中人淡忘了。

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倒找到了,可惜,自己今天還有要事。

江菀安危未定,慕挽風是不會因為尋找武功秘籍而放棄尋找江菀的。

江月看着精美的甬道微微驚奇,她放開慕挽風的劍,進入了甬道,觸碰那些精美的壁畫。

慕挽風還在回想來路,準備換條路線尋找江菀,就見江月已經傻乎乎的進去了。

見狀,慕挽風一個箭步衝進去想把江月拉回來,可他剛剛進去,石門轟然關閉。

慕挽風無語的看着緊閉的石門。

而江月顯然已經被嚇傻了,她茫然地睜着一雙大眼睛,斷斷續續的說:「我,我只是想看一下,我不知道……不知道…..慕挽風對不起。」

慕挽風面無表情地俯身查看石門,想看看有沒有機關能出去。

江月哭哭啼啼地拉着慕挽風:「怎麼辦呀,慕挽風對不起。」

慕挽風輕輕甩開江月的手,聲音有些冷肅:「江姑娘,我並不喜歡哭哭啼啼的柔弱女人。」

江月聽到這句話,深吸一口氣,壓住滿心的委屈,小聲的抽噎着。

慕挽風長劍在石門上劈了兩下,石門巋然不動。

顯然這石門從裏面打不開。

慕挽風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說:「罷了,往裡走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出路吧。」

江月連連點頭,跟在慕挽風身後,一雙眼盈滿淚光。

慕挽風看着她這樣子就煩,又想到生死未卜的江菀,眼裡冷意更甚,抱着劍在前走得飛快,半挽的馬尾飛揚。

江月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

越往裡走甬道越開闊,兩側還立着身高八尺的奇異玩偶。

這些玩偶統一穿着大紅色的襦裙,沒有臉,盤了一個典雅的圓髻,手裡托着一個空空的玉質托盤。

慕挽風看似隨意,實則步步為營,他總覺得這些玩偶有異樣。

江月緊緊挨着慕挽風,很顯然這些玩偶將她嚇得不輕,可她又想到慕挽風說「不喜歡柔弱的女人」,硬生生壓下恐懼,寸步不離的跟着慕挽風。

——

作者有話說: